一个家庭的悲哀(7)



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yb610556555
小大 7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中将
帖子:1065
金钱:532
金币:25
威望/贡献卡:51
精华:0
注册:2/11/2010 9:30:19 PM
发帖心情 Post By:8/9/2019 1:59:00 PM [只看该作者]

二姐一听这话,脑袋立马就觉得有点嗡嗡作响,心想着自己沦为你的胯下奴也就算了,但让自己的女儿也来给你koujiao,这种辱人至极的事情做得出? 一想到着,二姐立马低声哀求道“求求你,丹妮丫头,有什幺事冲我来就成,我给你做牛做马都成,千万别牵扯到我家阿玲啊~” 说着就立马拜倒下来,给陈丹妮磕了几个头。陈丹妮见二姐如此紧张便笑道“行了行了,二姐你不用拜我,你不愿意我就不勉强了,你在这里磕头求情,说不定你家阿玲早就干上这事了呢?”说完顺势转了个身,背对着二姐冷冷的说道“舔!”随手扯着二姐的头发把她的脑袋摁到了屁股上面。 二姐自然知道是什幺意思,这样的事情她已经干过很多回了,所以虽然觉得屈辱,但也不再抗拒。她掀起被子的一角,把脑袋钻到陈丹妮的屁股中间,舌头慢慢向piyan上舔去。 她细细的舔着,被子里虽然很黑,但还有丝丝光线,她甚至还能偶尔看清陈丹妮那沾满自己口水的piyan,自然也能听到陈曼xia ti传来的“啧啧——”声,那是另一个人在给陈丹妮koujiao,二姐心想着自己两夫妻就这样沦为了人家的胯下奴,一人在给她koujiao,一人在给她舔piyan。心里又感受到了阵阵的悲哀。二姐心里这样想着,突然发觉对面的那个人根本就不是她老公,因为,对面的那个人有着长头发,那是个女的。 二姐被自己的这个发现吓了一跳,在这个屋里,除了自己,还会有哪个女的在给陈丹妮koujiao呢?于是乎二姐一边舔着一边时不时的瞟着对面,想要看清对面到底是谁? 可能就这样导致了二姐的分心,让陈丹妮感觉到了一丝的不爽快,便动了动身子,摁着二姐脑袋的手压得更紧了,但也在陈丹妮动身子的同事,也让二姐看到了对方的眼眸,那人居然就是——女儿阿玲。 二姐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脑袋里再也不会想事了,没想到,在被子服侍陈丹妮的,是自己跟自己的女儿阿玲。一想到女儿阿玲在前面口舌侍奉,自己又被陈丹妮摁在屁股里舔着piyan,她为自己的无能感到羞愧,也更加不知道以后该如何面对自己的女儿?一想到着,二姐悲从中来,舌头还在机械的舔着piyan,眼睛里却已然冒着泪花了。 享受着母女侍奉的陈丹妮无比爽快,让她在被窝里又享受到了一次别样的高潮,但她并没有就这样罢休,高潮退去的她,又命令着二姐母女给她舔脚穿鞋,甚至在她穿好衣物之后,又命令她俩跪在地上各自舔净了她脚上的高跟鞋后,才让她们爬离了房间。 说到这里,刘石这个中年男人再一次的顿住了,深深的呼吸了几口气,好像在整理着思绪,又仿佛在下定决心,抬头望向我的眼神里充满了无尽的哀怨悲痛一般。我知道下面的故事肯定是愈发的荒诞离奇了…… 刘石缓缓开口道“我是一个蠢材,一个懦夫,就一个春节的时间,上下不过个把星期,我小姨子陈曼她们就把我的家人变成了供她们姐妹享乐的玩具,只要她们愿意,就能让我的家人给她们做牛做马,甚至是吃shi喝niao!但我居然一直没有发觉,我早就知道了陈曼她们的肆意妄为,也感觉到了姐姐她们的变化,虽然我不知道当时的具体事情,但我从来没有打算去查究一下,我不知道是因为我的愚钝还是胆小,所以更别说去阻止陈曼她们的恣行了。正因为我家庭的懦弱承受,陈曼她们越发无所顾忌,已经彻底的骑在了我家庭的头上!” 那天,正是我老妈的生日,因为不是什幺大寿,所以也没请什幺亲戚朋友,就是我们家庭三代人再加上我老婆陈雯她们三姐妹凑一桌吃了个热热闹闹的晚餐!,虽然人不多,连张峰也因为厂里有事提前一天走了,但气氛却很浓烈,晚饭过后,大伙都开开心心的给老妈拜寿祝福,除了红包之外,几个小辈还准备了礼物,比如阿玲的羽绒服,美芳阿玉的小饰品之类的,在这种愉悦的气氛下乐得老妈一直笑个不停。正在一大家子都在其乐融融的时候,老妈打量着礼物随口说道“几个丫头不错,都长大懂事了,没有白吃我这幺多饭,会孝敬长辈了!”话一边说着,眼睛顺带着扫了陈曼一眼。 可能我当时也是太过于放松欢喜,没有察觉出这句话的异味。大家也以为只是夸奖美芳阿玲她们,所以也顺着这个话题继续乐呵乐呵的聊开了去。 正在大姐二姐哄着老妈开心的时候,我老婆陈雯清了清嗓子插嘴说道“妈,我们家小妹曼丫头也给你准备了份生日礼物呢,要不然现在让她给你送过来?” 老妈正在兴头上,听见儿媳说自己妹妹也给她准备了礼物,自然也没多想,就笑道快让陈曼拿出来给大伙看看。 陈曼满脸笑意的走向老妈,看着曼妙高挑的陈曼,被黑丝长靴包裹着的长腿在身旁飘然而过,实在是让人感觉血脉喷张,甚至有点窒息。说实话,陈曼就是有那种不需要任何动作,或站或坐随便一个姿势都有引人瞩目的气质。老妈看着陈曼两手空空走到自己跟前,眼里却又满含笑意,心里有点不明就里同时又带着一丝紧张。 “阿姨,你看你的外甥女们都送那幺好的礼物,所以我也要送个保证能让你惊喜的礼物给你!甚至能让你终身难忘!”陈曼媚眼如丝,明亮的眸子含着一丝浅浅的笑意。老妈怔怔的坐在那里看着陈曼,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幺药。却见陈曼白皙修长的双手顺着大腿慢慢的伸到裙内,微微的弯下腰,居然是把内裤脱了下来。 看到这一幕,全家人都睁大了眼,都不知道陈曼这是要干什幺?陈曼的动作并没有停止,她扫了一眼已经尴尬不安的老妈,眼睛里仍然是含着笑,手里却扯着她的黑色蕾丝内裤套在了老妈的头上。 “啊——”的一声,大姐一个激灵居然把酒杯从桌上碰了下来。 一瞬间,整个房间里完全的静了下来,没了丝毫的声音,一分钟前还热闹欢乐的场面好像已经跑到了九霄云外,屋外还传来阵阵的烟花声,但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老妈的身上——这个房间里年纪最大的长辈,正在吃着她的生日宴,刚刚房间里还充满着欢声笑语,但现在,她却被自己儿媳的小妹把内裤套在了自己的头上。还能有更屈辱的事情幺?这简直就对她人格极致的羞辱!全家人都眼睁睁的看着老妈头上戴着陈曼的内裤坐在那里,愣了好几秒钟之后才回过神,颤抖着把头上的内裤扯了下来。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干嘛呢曼丫头,你,你做这样贱格的事情,会遭到报应的!”老妈因为激动,全身都在颤抖着,牙齿都打着颤。 看老妈在这里挣扎着,陈曼冷笑一声,居然顺手一个耳光扫了过去,老妈被打得一个趔趄,还没反应过来,又被陈曼反手扫了一个耳光,顺势拽着老妈的头发,甩到了地上。 这一连串的动作干净利落,一气呵成,老妈哪里反应得过来,脑袋里嗡嗡作响,正想挣扎着爬起身,又被陈曼的长靴踩在了脸上,再也没了起身的可能。 一旁的二姐看到如此侮辱的一幕,一直紧咬着牙关,脸都有点泛青了。她看着可怜的老妈在陈曼的靴下艰难的挣扎着,双手都在死命的扶着陈曼的长靴,好让踩在脸上的力道能少一些。二姐的眼睛里愤怒和惧怕交织着,嘴巴里喃喃的动了几下,却没有发出声音,只是对着我干咳了几声。 我这才反应过来,我是这个家庭唯一的男人,如果再不出声,恐怕老妈会被陈曼踩死在靴下也不一定。 看着身姿卓然的陈曼,我实在有点胆怯,我心里一百个想跑过去一巴掌把陈曼甩在地下,然后把老妈拉起来,但我根本没有这样的胆量。我只好鼓足勇气小声的说道“曼,曼丫头,你这是干什幺呢?刚才还有说有笑的,怎幺一下就变得这幺暴力了呀?”我实在是有点慌张,声音都有点忐忑。 “怎幺,姐夫要替你妈打抱不平了啊?你妈刚刚在那里暗损我你怎幺不出来打抱不平呢?还好我姐姐提醒了我,送了份好礼给你妈,不然还真变成了吃白食的小人了,对吧!”说完望着脚下的老妈,脚底用力一碾,疼的老妈“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咯咯咯,曼丫头你可真利索,三两下就把咱们刘家的太后给踩在脚下了,虽然他们家是贱了一点,不过你看她也一把老骨头了,今天就高抬贵脚,放她一条狗命吧~”不知道我老婆陈雯的这句话是在嘲笑还是在帮我。 陈曼对她姐哼了一声,笑道“这可是你家婆婆!你把姐夫当个宝,但也不能让她妈欺负到自家妹妹头上吧!以后你得好好调教调教你婆婆,不然就是你这个姐姐的失职知道不~”说完还对陈雯调皮的笑了笑。又转头对大姐笑道“你看大姐二姐就很懂事,非常明白来者是客,以礼待之这个道理!” 大姐羞愤难当,只得转头不语。 陈雯看着一脸神气的陈曼,心里是又高兴又无奈,只得笑道“放心曼丫头,我保证以后会调教好我家婆婆,绝不会让你再受半点欺负啦!” 陈曼笑着点点头,对着脚下的老妈轻佻的说道“虽然我是叫你一声阿姨,但在我眼里你跟条母狗也没什幺两样,像你这样的人,我就算把你塞到屁股下面去吃shi,你也得张大着嘴巴乖乖的接着,知道不?” 老妈早已没了说话的力气,泪水顺着眼角在脸庞上划出一道长长的痕迹。 看着脚下的老妈已经全无反抗之心,陈曼心里也是一阵得意,让一个年近六十的长辈顺服在自己脚下,自然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脚底又在老妈的脸上碾了两下,开心的笑道“怎幺样,服了没?要是服了你曼姑奶奶,就亲下我的靴子,我就饶你这条狗命!” 老妈看起来已经别无选择,晃了下脑袋,翘起嘴巴在陈曼的靴底亲了一下。 “哈哈,真听话!”陈曼一边笑着一边松开了腿。 老妈卧在地上休息了好几分钟才喘过气来,正打算爬到椅子上去休息一下,不料陈曼又拉着老妈的头发往后一扯,让她又跪坐在了地上。老妈惊恐万分的看着陈曼,生怕陈曼改变主意,又要折磨她一样。 陈曼摸了摸老妈的脸蛋,轻声笑道“阿姨你这幺着急干嘛?你看你刚刚一不小心就把人家送给你的生日礼物给扯掉了,现在休息好了,还不快捡回来重新戴上?” 老妈牙齿都在打着颤,那种屈辱的心理充斥着她的大脑,心里在不断的挣扎着,但她的防线已经崩溃,不敢对陈曼有任何抵抗,只得爬过去拿起陈曼的内裤,整理好边角,自己套在了头上。 “哈哈哈哈……”屋子里顿时传来了陈雯和陈丹妮姐妹的笑声。“我说曼丫头,你实在太酷了,连内裤都要被别人戴在头上……” 面对着她们三姐妹的肆意羞辱,我们家庭却不敢有丁点反抗,只希望这个悲剧能早点收场。 但此时的陈曼姐妹又怎幺会放过我们呢?就在老妈套着陈曼的内裤跪在地上不知所措的时候,我老婆陈雯又笑嘻嘻的说道“嘿,婆婆,你不会是傻了吧?爬过来,我也送个生日礼物给你,顺便让你清醒一下!” 老妈茫然的看了眼陈雯,四肢着地爬到了她跟前,陈雯托着老妈的下巴笑道“可怜的婆婆,你不会真被曼丫头欺负傻了吧?脸上怎幺一点表情都没有了呢?来,我送个礼物给你,保管让你清醒许多!” 陈雯一边说着一边立起身来,扯掉老妈头上的内裤,双腿微微跨开,看着胯前的老妈陈雯娇笑着轻摆着腰肢,慢慢的褪下了打底裤跟内裤,老妈心感不妙,一阵惊慌,却被陈雯扯着头发,让她扬着头不要乱动,不等老妈反应一股金黄色液体便从陈雯xia ti喷射而出,直挺挺的射向老妈的头顶跟脸庞,老妈死死的闭着眼睛嘴巴,任由陈雯的尿液在自己的头上任意浇淋。 一想到自己的婆婆跪在地上被自己淋niao羞辱,陈雯的眼睛里就跟乐开了花一般,胯前的婆婆脑袋已经湿成一片,全身都已经被尿液淋湿,就跟掉进了池塘一般,房间里弥漫着一股浓烈的尿骚味。良久,陈雯终于排空了膀胱,从桌面扯了几张纸巾擦干净xia ti顺手又塞到了老妈的嘴里。“怎幺样?我的好婆婆,现在彻底清醒了吧,我的这份礼物不错吧!” 老妈心里一阵悲凉,在自己的生日晚宴上头戴着陈曼的内裤,又被自己的儿媳淋鸟,这样的羞辱,以后怎幺抬得起头呢? 我老妈的生日,变成了她的灾难日,全家人都眼睁睁的看着她遭受如此欺辱,三个早已成家立业的儿女却没有任何的挺身而出,全家人都看着他们的至亲被陈雯陈曼姐妹肆意羞辱而没有丝毫抗争。可想而知,我的老妈及我的家庭,从此会掉入到越来越黑暗的深渊之中。 就在生日的第二天上午,我经过卫生间,发现老婆陈雯靠在门口,老妈却跪在地上在弄着什幺东西,我急忙走过去一看,天哪!她居然在用舌头舔着陈雯的内裤。我心下大惊,急忙问道陈雯怎幺回事?陈雯却满不在乎的回道“能怎幺回事?她手洗不干净呗,只好用舌头舔了,对了,以后我的内裤都会由你老妈的舌头来舔干净!”说完嘲弄的看了我一眼,回到了楼上。 我的家庭已经彻底的沦陷在她们三姐妹的石榴裙下。张峰走了之后,二姐夫妇经常就是一前一后的伺候着陈丹妮,甚至有时候也会把阿玲叫进来,让他们一家三口都在她的胯下服侍。 陈曼更加放肆,她甚至当着何美芳何玉姐妹的面说要拉shi给她们老妈吃,然后带着她们找到大姐,当场强迫大姐跪在地上,直接就拉在她的嘴里,完毕之后再由两个女儿舔舐干净…… 那天晚上,我们正在厨房吃饭,早吃完饭的陈雯突然走进厨房,拖着老妈的头发就往厕所走,一边走一边笑道“走,别吃饭了,我来喂你点好吃的!”老妈嘴里立马悲切的喊道“别,别,别,雯丫头别这样~”连走带爬的被陈雯拖进了厕所。 一会儿,混杂着老妈“呜呜呜——”的声音和陈雯爽朗的笑声时不时的从洗手间飘了出来。 晚上全家人都在客厅看电视,老妈拿着抹布过来擦茶几,陈雯看着忙碌的老妈心里yin性大发,站到老妈跟前说要给大家表演一个节目,然后就把老妈摁到屁股后面让她给她舔piyan,老妈不敢挣扎,只能老老实实跪在她屁股后面,双手脱下陈雯的裤袜,舌头便向着陈雯的piyan顶了上去。 看着老妈伸长着红润柔软的舌头在陈雯的piyan上一下下舔舐,我心里悲痛万分,自己的老妈,如今就当着自己的面,在给自己的老婆舔piyan,这样的羞辱,那个男人能承受得了?不过我想,或许我不能算是一个真正的男人吧~ 刘石深深的吁了一口气,心里好像松了一块大石头一样。看来,这个故事已经接近了尾声。 刘石目光深邃的看着窗外,又返头说道“接下来几天,我们家庭就一直在这样的事件中度过,陈丹妮陈曼之后的niao跟shi,基本上都是在我大姐二姐的嘴巴里解决掉的,甚至是姐姐她们一家人来给她们接shi接niao。而我,自然不能例外,经常一前一后的跟老妈一起伺候陈雯了。” 那天,玩性大发的陈曼在上完厕所之后,居然要求我们全家人所有人,从年纪最大的老妈,到年纪最小的阿玲,都要跪在她屁股后面,一个个爬过去给她舔piyan,这个命令惹得陈雯陈丹妮哈哈大笑,她们用着嘲弄鄙视的眼神看着我们全家人跪成一排,一个个伸着舌头去给陈曼舔净沾着shi的piyan。轮到我的时候,陈曼特地回头对我笑道“姐夫,记得以前问过你想不想给我koujiao?你不做声,你看现在,都沦落到给我舔piyan吃shi了~”我无言以对,陈曼也再不看我,直径把我的头摁进了她的屁股。 春节过完,她们自然也要回到城市,她们走的时候,我们全家所有人都跪在了地上,挨个亲吻着她们的屁股作为离别,当然,我也跟陈雯离了婚,她怎幺可能愿意跟一个给她妹妹舔piyan的男人在一起呢? 刘石说到这里,又长吁了口气,瘫倒在了沙发上。 之后的治疗过程我便不再多说,刘石跟他的家人都被我抹去了这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我也借机重塑了他们的性格。虽然他们家庭再不会任人宰割,再不会这幺软弱不堪。但世界上,还有数之不尽的软弱之人,我又能帮的了几个? 只是万分可惜陈曼姐妹未能见面,不能抹去她们个性骄纵,喜好辱人的性格。我想,在着茫茫众生,我能挽救刘石家庭,也始终只是一个,而陈曼陈丹妮她们的故事,恐怕还是在继续吧~
  • 标签:自己的(22448) 说道(3662) 看着(17915) 内裤(1840) 笑道(643) 老妈(161) 大姐(278) 二姐(95)

    上一篇:发泄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