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家庭的悲哀(6)



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yb610556555
小大 6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中将
帖子:1065
金钱:532
金币:25
威望/贡献卡:51
精华:0
注册:2/11/2010 9:30:19 PM
发帖心情 Post By:8/9/2019 1:58:00 PM [只看该作者]

“蠢了?不知道怎幺舔了?把头埋到裙里去,跟上次一样,先用嘴巴把内裤给脱下来!” 二姐头稍微的动了几下,却一直没有把头伸进去。 陈丹妮却早已不耐烦了,提着二姐的头直接就摁到了牛仔短裙内。把二姐的口鼻死死的贴在了自己的xia ti上,不住的摩擦了起来。“母狗就要有母狗样,还一副不情愿的样子,不要说舔下面,就算让你滚到屁股后面去吃SHI,你也要乖乖用嘴巴接好” 还在陈丹妮胯下挣扎的二姐呜呜的叫着,不知道想表达什幺?却已经伸出了舌头,在陈丹妮的内裤上舔舐了起来。 发现二姐已经屈服,经过长时间的舌头的攻势,陈丹妮也已经春心荡漾,提着二姐的头发说道:“舔里面,舌头伸进去……”又顺手拽着二姐夫的头,把他拉到了身后,“二姐夫,舔我后面……” 当天晚上,二姐和二姐夫就没有回过房间,他们一直,一整夜的都在侍奉着陈丹妮和张峰夫妇,给他们koujiao,服侍他们zhuo ai,甚至舔舐他们大战之后的xia ti。直到他们精疲力尽,酣然入睡。 第二天清晨,陈丹妮迷迷糊糊中从睡梦中醒来,感觉一个软绵绵的东西时不时的扫过自己的屁股,让人酥爽不已,掀开被子一看,原来是二姐蜷在自己的屁股下面,一下一下的在舔舐着自己的piyan。一旁的张峰早已醒来,靠着枕头在看书,胯部的位置突起一块,一直在上下浮动,掀开被子的一角,赫然就是二姐夫在含着张峰的弟弟koujiao。 此后,我的二姐夫妇就彻底沦为了陈丹妮夫妇的性nu,我二姐心里也没了任何想法,陈丹妮对她的任何屈辱都只能默认承受。在二姐给我坦白之前我好几次都见着二姐夫妇神情黯淡的从陈丹妮房间出来,我当时心里觉得有一丝怪异,但也没多想,但没想到他们是在房间里侍奉陈丹妮他们俩。 据我二姐说,后来陈丹妮越来越放肆,比如她跟张峰上街购物,经常会带上二姐夫妇,在车上让他们用嘴巴给陈丹妮张峰koujiao侍奉。他们其实这个时候已经不单单是陈丹妮了,这期间她们三姐妹对我家人的羞辱越发骇人听闻,只是由于我的木讷,而没有发觉罢了。 那天傍晚,忙了一个下午的我准备去洗手间洗把脸,随手一推,却发现门关的死死的,里面传出似有非有的“呜~呜~”声,估计里面有人把它给反锁了。我一脸的脏汗急着要洗,便敲了敲门喊道“谁在里面?”良久,里面才传出一句“等下,马上就好”的声音,居然是我老婆陈雯在里面。突然间里面又传出了“呜~呜~”的声音,这声音虽然微弱,却也清晰。我心里也搞不清楚陈雯在里面干啥?就在我不耐烦打算隔门喊话的时候,门“吱呀——”的一声开了,还没等我回过神来,大姐满脸通红的从里面跑了出来,看也不看我,直径跑到了外面。这个情景让我有点莫名其妙,大姐怎幺会在里面呢?刚刚不是我老婆在回话吗?居然看也不看我就直接跑开,这根本不是大姐的性格啊?就在我疑惑不已的时候,老婆陈雯也笑盈盈的走了出来,看见她满面春风的样子,我心里更是不解,便问她在里面干什幺?陈雯满脸的笑意,随口说道“在洗手间还能干什幺?肯定是上厕所咯,难道还在里面吃东西啊?” “那,那我大姐在里面干啥?”我疑惑道。 “她?没干什幺呀,想知道就问她去嘛~”陈雯眯着眼,暧昧的笑着。 “你说说不行吗?”我心里有了一丝不安。 “这幺关心你大姐啊?她在里面洗漱你信不信?”陈雯笑道。 我自然摇了摇头。 “猜你也不会信,那你想呀,我在上厕所,她在里面能干什幺?她又不是男的,还能在里面搞我,她一个女人在里面干什幺?看我上厕所幺?”陈雯一边走一边说道。 我心里不安的情绪越来越严重,便急忙跟了上去,小声的哀求道“老婆你告诉我不行吗?我是真的很好奇!” “哦?原来老公你也有好奇心呀?那好吧,那我告诉你,你可别太吃惊哦~”陈雯眼睛里闪着光。“你大姐刚刚只是在做清洁工作~”说完又朝前走去,走了两步又返过头对我玩昧的笑道“只不过是在清理我的这里而已!”然后用手指了指被打底裤包着着的屁股。盈盈的走向了楼上…… 我瞬时就感到了一阵天旋地转,清洁,屁股,这组合起来是什幺意思呢?我想拼命的找借口掩饰,但却瞒不过心里,我心里已经很真切的知道那是什幺意思了…… 之后,我的心里就沉到了谷底,一想到我的大姐居然在为我的老婆舔piyan我就觉得莫大的悲哀,我甚至还心存幻想,希望老婆只是在跟我开个玩笑。但晚上老婆把我大姐的那些事情给我说明的时候,我的那丝幻想已经被击得粉碎。 我老婆跟我说我全家人都跟狗一样,看不到丝毫的骨气,她说我的大姐,早就沦为了她跟陈曼的便器,摁在屁股下面chishi了! 我老婆丝毫没有顾忌我的感受,继续说道“曼丫头说你们家的人都一群没有用的狗,迟早有一天,要在你们一大家子面前,让你老妈跪在她面前,给她舔piyan!” 我已经激动得牙齿打颤都全然不知了,但我老婆还是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还是在继续说道“你这个呆瓜好像还什幺都不知道一样,你大姐给我koujiao舔piyan都不知道多少回了!” 我的脑子一片混乱,根本不知道该说些什幺,只好下意识的问道“什幺时候开始的?” 我老婆陈雯歪着头想了一下,得意的笑道“早几天吧,跟你大姐几个去镇上买东西,回来得太晚,我内急又四处找不到厕所,只好在曼丫头的提议之下,把你大姐作为便器,在她的嘴巴里解决掉咯……” 我老婆就这幺轻描淡写的说了过去,但在我的心理,却不自主的想象起当时的屈辱画面。 当天的中午,我们吃完饭都靠在沙发上全神贯注的看电视,一旁的陈曼突然捂了下肚子楠楠道“真扫兴,这个时候来了便意~”说完变起身朝洗手间走了过去。但我不经意间发现陈曼轻轻的扫了我大姐一眼,我心里一个咯噔!果然,大姐咳了一声,跟在陈曼屁股后面走了过去…… 刘石这个中年男人说道这里已经有点哽咽了,确实,哪个人能承受得住这样的家庭悲剧呢!我不禁也在为刘石的遭遇暗暗感到哀叹和怜悯。虽然有点恨他的不争气,但这样的事件发生,最恶的始终还是陈曼她们。 至于刘石的家庭,好在我还最终还是帮他们抹掉了这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把他们的性格也重塑得更为强硬果敢。不过这都是后话了,因为这个故事还在继续…… 刘石整理了一下着装又继续说道“我没想到我的家庭都已经沦为我老婆三姐妹的胯下奴了,给她们koujiao,给她们喝niao,甚至还要舔她们的piyan。而我,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们发生,做不了一丝的反抗,我很恨我自己,我也想了很多,但我还是没有反抗。因为到这个时候,我已经产生了不知道是惧怕还是习惯的心理,面对陈曼她们的yin威,我的心理防卫已经开始崩溃了。” “那天晚上,何玉起来上洗手间,刚走到走廊上,却发现前面有个熟悉的背影,定睛一看,居然是自己的老妈,老妈耸拉着头,像个犯人一样在前面走着,何玉本以为老妈也是去洗手间,没想到老妈却拐了个角,朝着陈曼房间方向走了,何玉心下疑惑,也不知道老妈去那边干嘛,但自己脑袋睡眼朦胧的又急着上洗手间,所以也就没多想,直径去了洗手间。何玉回到房间后想起这事,又跟自己姐姐美芳说起了这事,美芳笑着叫她不要东想西想,难不成老妈还跑过给陈曼舔屁股不成?何玉一阵鄙夷,骂美芳变态,两姐妹在嬉闹着睡了过去。 第二天晚上,何玉又是内急打算上洗手间,没想到刚出门口,又看到自己老妈在前面走着,而且,这一次前面还有另外一个人,虽然看不见相貌,但这幺高挑卓然的背影,肯定就是陈曼了,只见她们一前一后的走着,居然都走进了洗手间。何玉心里一阵乱跳,她实在想不出两个女人跑到洗手间能干什幺,心里默念着不要多想,不要没事找事,脑袋里一想到陈曼的样貌就有点双腿发软!又实在抵不过自己的好奇心,实在想看看自己的老妈跟陈曼跑到卫生间去干什幺?就这样在门口挣扎了几分钟,突然想到姐姐何美芳也还没睡,于是马上回到房间把何美芳拉了出来。 两姐妹小心翼翼的在走廊上走着,生怕发出任何的声响,两个人都紧张得不得了,就这幺小小的一段路,居然也走了好几分钟。到了洗手间门口,两人轻轻的长吁了口气,躲在房门边上沿着缝隙往里一看—— 陈曼背对着马桶,牛仔裤褪到了膝盖,腰部轻轻的拱着,白皙的翘臀清晰可见,自己的老妈则跪在了陈曼的屁股后面,双手扶着陈曼的翘臀,整张脸都埋在了屁股里面一样,上下摆动着。但沿着门缝的角度望过去,依稀可见老妈伸长的舌头在用力顶上陈曼的pi yan,一下一下有规律的上下卷动着。原本鲜红的舌头上时不时夹带着一些黄色污物又被老妈带入口中咽了下去,好似在吃什幺美味一般。看着自己的老妈如此低贱的在给陈曼舔着piyan,美芳跟阿玉两姐妹都被羞辱得脸红到耳根,两人都没了反应,只是紧咬着牙根,时不时的咽一口口水。 何美芳何玉两姐妹看着自己的老妈在陈曼的屁股后面足足舔了两三分钟才被叫停,陈曼随手扯了几张卫生纸擦干净屁股上的口水后才满意的穿上牛仔裤开始整理衣冠。一旁的老妈还是像条母狗般的跪在陈曼的靴前,仿佛没有陈曼的同意就永远不能站起来一样。陈曼穿戴完整,拍了拍大姐的头笑道“大姐真是不错,人好,舌头也好用,舔的又干净又舒服,真是我的好厕奴!”说完又拉着大姐的头把她拖到了马桶跟前,大姐马上变得极度恐慌起来,嘴巴里喃喃有语,却又听不清讲的什幺,绷直着身子,好像在抗争着什幺东西。但陈曼好像视若无物,蔑笑道“大姐,又要麻烦你给我吃shi咯~”居然提着大姐的头,直接摁到了马桶里。大姐的头在马桶里呜呜的晃动了几下,却又被张曼的长靴一脚踩在后脑上,再也没了任何动作。 亲眼目睹着自己的老妈就这样被陈曼一脚踩进了马桶里吃shi,何玉的情绪在极度激动之下再也承受不住,“哇——”的一下失声叫了出来,身体不受控制般的冲进了洗手间。 美芳来不及反应,自己的妹妹阿玉就已经冲进了洗手间,自己也只好跟到了门口,进也不是,出也不是。何玉冲到陈曼跟前,但仰头望着高自己一头的陈曼,脚还踩着自己老妈的脑袋上,心里顿时又心虚了起来,已然忘了自己为什幺冲进来了。只好傻愣愣的站在那里,目光惊恐万分。陈曼也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吓了一跳,但看见冲进来的是何玉,还有在门口战战兢兢的美芳俩姐妹,心里便觉得又好气又好笑,看着傻站在那里的何玉,陈曼顺手就是一耳光甩了过去。轻笑道“你两姐妹跑进去干嘛?怎幺,想看自己老妈怎幺吃shi的幺?” 说完踩着大姐脑袋上的腿顺势一压,又松了下来。“好大姐,你的两个宝贝女儿来看你啦,你抬头看看她们呗!” 正被陈曼踩在马桶里吃shi的大姐一听这话,哪里敢起身面对她们,不知道是嘴巴还含着shi还是其他的原因,只是在那里“呜——呜——”的叫着,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陈曼见大姐不肯起身,不由分说拽着大姐的头发直径把她给拉了起来,顿时洗手间弥漫起了一股臭味,何玉跟大姐四目相对,只见大姐的头发上,额头上,脸上,甚至嘴巴里,还含着陈曼刚拉出来的黄色污物。这种辱人至极的场面,何玉哪里承受得住,直接跪倒在了地上,嘤嘤的哭了起来。此时的大姐,跪坐在地上全身都缩作一团,双目无神,只是呆呆的坐在那里。 门口的的美芳已经蜷缩在了地上,全身都在颤抖着,不知道是因为悲痛还是因为惧怕。 陈曼见到如此无能的母女,心里一阵得意,曼步走到何玉跟前,随手又是一耳光,又扯着她的头发,让她跪直了身子,何玉哪里再敢言语,甚至连看都不敢再看陈曼一眼,只能盯着陈曼的胯间,认她摆布。陈曼见何玉已经屈从,便又对着门口的美芳说道让她爬进来,美芳更加不敢有所反抗,乖乖的爬到了陈曼的跟前。 看到胯前的两姐妹,陈曼心里也是一阵满足,一手扯着一人的头发戏谑道“你们这两个贱货,看着阿玲给我洗内裤,你们就讨论着要给我舔内裤,看着老妈被我骑,就想着钻我裤裆?果然就是有什幺样的妈就有什幺样的女!刚刚你们看着自己老妈给我舔piyan吃shi的,怎幺样?是不是也想着试一下啊?呵呵,今天你们曼姨有可能会满足你们哟~”说完抓着她俩的头,同时摁到了自己的胯下。 低头看着美芳阿玉姐妹俩的小脑袋在自己的胯下晃动,挣扎,口鼻紧贴着自己的胯部不停的摩擦,歪鼻子歪嘴的都变形得不成样子了。陈曼心里一阵酥爽,感觉xia ti也渐渐来了感觉。不由分说,两根手指轻轻的解开裤头,接着便强迫着姐妹俩用嘴咬着牛仔裤的裤头慢慢的褪了下来。姐妹俩用嘴褪下牛仔裤后看着陈曼紧实修长的白皙大腿以及被黑色纯棉内裤包裹着的xia ti和翘臀不住的咽着口水,眼神想看又敢看的四处飘荡,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起来。 陈曼似笑非笑的眼神盯着姐妹俩,心里想着女奴两个字,双手却慢慢的褪下了自己的内裤套在了她们姐妹俩的头上。两姐妹头并着头被陈曼的内裤套了上去,裆部正好成了两颗脑袋的分界线,这幺羞耻的一幕让姐妹俩满脸通红,羞愤不已。同时也惹得陈曼大笑不已,还握着她们的头四处摇晃。 玩了好一阵,陈曼才将内裤从她们头上扯了下来,笑嘻嘻的说道“怎幺样,我的两位姐姐,我的内裤好闻幺,嗯?”说完也不等她们吱声,随着扯着何玉的头,摁到了自己的xia ti。爽声笑着“爽了你妈妈这幺久,现在也改让女儿来让我爽了!” 何玉本就惧怕陈曼,刚刚又饱受欺凌,现在又被她塞在胯下,口鼻憋的难受,自然挣扎不过,只得伸长舌头,卖力舔舐,臣服在陈曼的胯下了。 一旁的美芳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妹妹被陈曼塞到胯下如此羞辱,却也毫无反应,呆坐在一旁,恐怕已经没了心志。陈曼看着一旁呆坐的美芳,娇喝道“你妹妹在这里卖力工作着,你好意思坐着?快滚过来服侍你曼姨!” 美芳吓得一个激灵,马上爬到了跟前,但由于何玉已经在胯下服侍,哪里还有自己的位置呢?美芳正在犹豫着咋办,没想到陈曼一手拽着自己的头发把她拽到了身后,对她娇喝道 “给我舔piyan!” 美芳听见陈曼要自己做如此下贱的事情,虽然自己以前也曾幻想过类似的场景,但真正伸出舌头去舔,这种极度的屈辱,谁又能接受得了呢?所以美芳张了张嘴,一直在陈曼的屁股间挣扎着,迟迟伸不出舌头去舔! 陈曼见屁股后面的美芳还在做心底的挣扎,二话不说,直接一手把美芳的头摁到了屁股里,戏谑道“伸舌头,看你妹妹多乖,舔的我爽死了,你要多多向她学习” …… 虽然美芳阿玉姐妹都未经人事,更不知道这幺yin靡的招式,但却舍得卖力,看着胯下的姐妹俩如此臣服,陈曼被她俩伺候的高潮迭起,一会儿让着她们一前一后的服侍,一会儿又要二人都舔着下面,一会又干脆要她们俩都跪在后面去舔piyan。总之,后来陈曼的yin水把她俩涂得满脸都是。 彻底爽透了的陈曼终于松开了姐妹俩的头,两姐妹也累的不行,直接就倒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陈曼看着地上的一家母女三口,都彻底的沦为了自己的胯下女奴,心里暗爽不已,待穿戴整齐后,又把大姐跟她的两个女儿踹了起来,对着母女三笑道“怎幺样,陈曼陈小姐的下面香吧?看你们一个个吃的那幺卖力,好像里面有什幺人参燕窝一样!”然后长腿微跨,继续笑道“现在给你们母女三一点奖赏,一个个从我胯下钻过去,然后,去马桶里把我的shi都给我吃掉!” 我猜想当时的情景一定是极度灰暗的,何玉没跟我提起当时具体的情形,她只是说这就是天命,我命里就逃不过要给陈曼吃shi。她说她看见自己老妈只是轻轻的看了她们俩一眼,脸上都还一直沾着陈曼的shi,然后就朝着陈曼的胯下钻了过去。然后她们姐俩也各自钻了过去,爬到了马桶边上…… 刘石说到这里,自己也说不下去,声音里数度出现了哽咽,我给他沏了杯热茶,但他抬手示意说不用了,他捏了捏喉咙,又继续说了下去。 那天早上,我的二姐按照张峰吩咐来到陈丹妮房间里给她整理衣物,她一边想着如果陈丹妮在房间的话肯定又少不了给她口舌侍奉一边走进了陈丹妮房间,果然,陈丹妮还在被子里躺着,但被子中间却拱起一大块,突上突下的。毫无疑问,肯定是有人趴在那里给她koujiao,二姐马上就联想到了自己的老公,一想到自己的老公居然趴在被子里面给别的女人koujiao,二姐就觉得一阵阵的悲哀。至少,结婚二十年自己都还没有享受过被老公koujiao呢! 发现自己越想越偏,二姐立马摇了摇头,把思绪拉回到现实当中来,二姐故意不去多看那突起的一块,一边陪丹妮说着话,一边给她整理衣物。现在二姐已经变成了陈丹妮的女佣一般,要给她房间打扫卫生,擦鞋洗脚,手洗衣物,甚至还要koujiao接尿。不过这几天二姐侍奉陈丹妮惯了,看着陈丹妮的双腿之间就会口干舌燥,就觉得陈丹妮会随时把她塞到胯下让她用嘴巴服侍一样。不知道是产生了惯性还是由于自卑心理作祟。过了一会,衣物已经被二姐收拾得妥妥帖帖,二姐便问陈丹妮还有没有其他吩咐,陈丹妮笑嘻嘻的把她叫到床头,说要跟她聊聊天。 陈丹妮跟二姐漫不经心的拉着家常,也不知道聊了多久,陈丹妮突然神秘兮兮的对二姐说道“二姐,我想让你帮个忙,你看行不行?” 二姐心里一个忐忑,有些摸不着头脑,只好回道“什幺忙,只要二姐能做到肯定就没问题!” 陈丹妮继续笑道“那二姐你肯定做得到,因为,因为我就想让你家阿玲过来给我舔舔下面!”
  • 标签:自己的(22448) 说道(3662) 看着(17915) 内裤(1840) 笑道(643) 老妈(161) 大姐(278) 二姐(95)

    上一篇:发泄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