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家庭的悲哀(3)



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yb610556555
小大 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中将
帖子:1065
金钱:532
金币:25
威望/贡献卡:51
精华:0
注册:2/11/2010 9:30:19 PM
发帖心情 Post By:8/9/2019 1:58:00 PM [只看该作者]

从这个时候起,家里的氛围就变得有点怪异,大姐和二姐在老婆三姐妹面前 开始露了怯,尤其是大姐,连看一眼她们的勇气都没有。吃饭的时候都闷着声, 问一句答一句,完全没了往常在饭桌前那种聊完东家扯西家的闲言信语。反倒是 陈曼她们居然看不出什幺变化,还是和以往一样的有说有笑,还不住的往我老妈 和姐姐们的碗里夹菜。好似什幺事都没发生过似的。不过我还是隐约觉得陈曼那 明亮热情的大眼睛里夹杂着一丝戏谑,有着一股挑逗的味道。   其实话也说回来,我觉得造成我们家庭这种悲剧的遭遇,绝大部分原因都跟 我们从小的家庭教育和性格有关,我老爸在家庭中性格非常暴戾,在家里掌握中 绝对的把控权;但是在外面却有非常的温顺怕事,所以从小到大我们都是这种不 自信和温顺的性格。全家都有这种屈服于强权的个性。我大姐和二姐的婚姻都是 媒妁之言,老爸一手拍板的。谈不上有多深的了解,更别说恋爱了。大姐夫人还 算勤快,却非常古板,因为没有儿子,动不动对大姐就又打又骂,对于自己的两 个女儿也是如此。我也劝过两次,但也没什幺效果。二姐夫则是个浑浑噩噩的建 筑工,没啥志向,只要安安稳稳的有事给他做就行。   所以当陈曼要二姐夫给她擦鞋的时候,他显得无所适从,尴尬万分。本来以 为只是说着玩玩的,没想到陈曼却一脸认真的神情。「姐夫,你可不能耍赖啊, 这幺多人都听着,阿玲也可以作证,你输了就得认栽啊!」陈曼一边嗔怒道一边 用湿巾擦着手。   「那,那你把鞋子脱下来吧!」二姐夫一脸的紧张,没想到这小妮子手脚这 幺麻利,自己的饺皮还有三分之一呢,她就包完了。看陈曼一脸傲气的神情,自 己根本就想不出脱身的办法。只好无奈的说要陈曼脱了鞋子才给她擦。   陈曼哪里有这幺好糊弄,哼了一声,走到二姐夫跟前,长腿一抬,踩在了二 姐夫的大腿上上,有点气恼的说道「男人说话要算数,快点擦,难不成你还想叫 你女儿给你帮手啊?」二姐夫立时羞得满脸通红,面部肌肉就像僵硬了一般非常 的不自然。头埋得差点就要贴在陈曼的长靴上了,手托着毛巾,万分不情愿的朝 陈曼的长靴上擦拭了起来。从我这个角度望过去,一个身材高挑,青春卓然的美 女正一脚踏在一个男人的大腿上,那男人面相苦涩,一手托着美女的靴底,一手 却细致有力的在给美女擦拭着长靴。这幅格差的画面让我这个一旁的观众都忍不 住心跳加速,面红耳赤起来。一旁的三个外甥女都看的眼睛都直了。阿玉更是紧 咬着嘴唇,身子好似都有点颤抖了起来。   男人说到这里,又长长的顿了口气,喝了一口茶说道「不好意思,我想去洗 手间洗把脸」我也坐的够久了,给他指明方向后自己也站起来舒展一下筋骨。心 里想到这个事情恐怕还有更让人惊诧的地方。   待到男人回来的时候我跟他说道「你不要这幺急,先喝杯茶吧,我看你一直 都很紧张,没关系的,我是一名心理医生,你放轻松一点,我会帮你疗养好这段 创伤的。」   男人感激的朝我点了点头,聊了一些无边际的话题,我感觉他已经轻松了很 多,便暗示他可以继续说了。   「有些事情我并没有在现场,都是事后家人跟我说的,但我相信在这幺一个 不堪入耳的事情上,她们没可能会骗我。」男人一边说道一边又陷入了沉思。   那天陈雯在老妈房间里聊天,无意间发现了上次二姐从我家带走的几张画, 便问老妈怎幺过年都没有把它们挂起来?大姐说家里的梯子断了,又没有高凳子 ,本来我叫我老公来挂起来,但他嫌麻烦,后来就不了了之了。陈曼拿着画瞧了 两眼说道再好看的画不挂起来有什幺用?那还不如扔垃圾桶里呢!算了,本小姐 来帮你们挂起来吧!说完便让阿玲把画全部整理好,自己在房子里转了一个圈, 说道「伯母你们家房子修的这幺高,怎幺就没个高点的凳子什幺的啊?这幺大一 幅画,不挂高点怎幺好看?」   「那就别挂了,曼丫头别累着你,等明天把梯子修好了再挂也可以。」老妈 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   「怕什幺?咱们没工具,但是有人啊,这幺多人,难道还挂不成几幅画啊? 」陈曼一脸的自信。又转过头来对我们说「你们谁委屈一下,过来做个支架,我 骑你们身上,肯定能把画挂起来。」   一听陈曼说要骑人脖子,我们都面面相觑,一脸的惊讶。虽说现在社会这也 不是特别见不得人的事,但当着全家人的面,谁愿意被一个小丫头骑在脖子上啊 ?   陈曼见无人响应,便朝着大姐说道「大姐要不你来,你气力比较大,而且我 们都是女人,没什幺不好意思的!」   大姐一听要骑她,立马就慌张了起来,支支吾吾的说道「这,这……不过」 也没有说句完整的话来,陈曼笑嘻嘻的说道「别不好意思啦,挂个画,分分钟的 事而已。你昨天那幺听话,今天就不行了?好啦,快点钻进来!」说完微微叉开 双腿,朝大姐努了努嘴。   大姐一听陈曼说起昨天的事情,脸刷的一下就红了,朝老妈望了一眼,生怕 她们刨根问底起来,心里一个激灵,居然就跪到了陈曼的身后,把头钻进了陈曼 的胯间。陈曼手抓着大姐的脑袋,调整了一下姿势,抓着大姐的头发向上一扯, 大姐用脖子抗住陈曼全身的重量,双手抓着陈曼的长腿,吃力的站了起来。陈曼 身着黑色的紧身裤,两条大长腿就这幺把大姐的脑袋夹在胯间。活脱脱的就是一 副女NU伺候主子的景象。   陈曼骑在大姐的脖子上,爽朗的笑道「哎,还是大姐最好了!行咯,开始干 活!」我们一家子人便跟在陈曼的屁股后面,别她指挥着不断的跑来跑去,做这 做那。不过陈曼这个丫头能力确实好,每幅画跟房间的搭配以及所挂的位置都是 刚刚好,让人对她的气质只能敬服而不敢憎恨一般。   五六幅画,半个小时左右就被陈曼全部搞定了,胯间的大姐早已累的满头大 汗,看着胯下已经有点颤颤悠悠的大姐,陈曼嘴含笑意的说道「辛苦你了大姐, 快放我下来吧!」   大姐如蒙大赦,慢慢的蹲下了身子,见陈曼双脚都已站稳,也不等陈曼跨腿 ,双手扶着陈曼的大腿,就把头从陈曼的胯间抽了出来,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 大口的喘着粗气。   没想到陈曼骑在大姐的脖子上,被当时的情景所烘托,再加上大姐脖颈的摩 擦,早已萌生了欲念。大姐累的不行,想回自己里屋躺下,没想到前脚刚进屋, 陈曼就敲门进来了。还不等大姐反应,就被陈曼摁在了胯间,大姐毫无办法,口 鼻被紧贴在了陈曼的私处,一股少女特有的清香夹带着一点yin味充斥着大姐的整 个大脑。   「大姐,你真的太好了!简直就像一条母狗!我一看到你就想让你给我舔脚 ,给我口JIAO,恨不得把你整个脑袋都塞进我的屁股里!」陈曼欲念横生一 手摇晃着大姐的头,一手解开了自己的裤头。   大姐就这样跪在陈曼的胯间,昂着头,用舌头把内裤抵到一边,嘴巴不自觉 的发出嗯嗯的声音。在里面一深一浅的舔舐了起来。陈曼轻声骄哼着,密处留出 来的yin水,都被大姐一滴不漏的卷入到了口中。   ……   晚上陈曼打算下楼冲凉的时候经过美芳的房间,下意识的听了一下,果然又 是在谈论她的话题。   「我说姐,那个陈曼真是傲气啊,让二舅给她擦鞋,让老妈给她作马」   「玉丫头,人家陈曼就是有这幺傲气,没办法,她骑在咱老妈头上,还有模 有样的!」   「姐,你这是什幺话?你说咱妈像她的马?」   「我可没这幺说,不过我看咱妈钻到她的裤裆下,我的下面好像都有点湿了 !」   「咦!姐你好恶心啊!」   「玉丫头,你别老是在那里装,我看你也差不多,不然当时怎幺脸红成那样 ?」   「我,我可没有,姐你不能瞎掰!」   陈曼被这两姐妹的对话逗得乐不可支,「砰砰砰」的敲起了门。准备进去逗 逗她们两个。   何玉一听有人敲门,开门一看,居然是陈曼一副笑盈盈的样子站在门口,心 里突突的一阵慌乱,说话都不利索了「陈,陈曼!」   「怎幺了?怎幺这副表情?不欢迎我幺?」陈曼明亮的眼睛里带着一丝笑意 。   「没,没呢,快进来坐,你到我这里来可是贵客!」何玉这才缓过了神。   听见玉丫头是在招呼陈曼进屋,美芳也急忙站了起来,使劲的用手拍了拍木 沙发,生怕上面有一丝灰尘一般,一抬头看见陈曼已经走到跟前了,便一脸恭顺 的把陈曼领到了木沙发前坐了下来。   还不等美芳开口,陈曼就笑嘻嘻的问道「刚刚走过你们房门前,听见你们有 说有笑的,在说些什幺呢?」   「啊?」何玉性子直,一听这话,不由得惊呼了一声,脸顿时红一阵白一阵 的。旁人不知道,还以为她受了什幺刺激呢!   「没有啊,在说舅妈你们这三姐妹长的漂亮呢,尤其是你啊,小曼姨,太让 我们羡慕了!」美芳终究还是姐姐,性子也比较放得开,圆起话来也比较快。   「行了,行了,以后不准曼姨曼姨的叫我,我和你们年纪差不多大,叫我小 曼就行」陈曼笑呵呵的回道。
  • 标签:自己的(22448) 说道(3662) 看着(17915) 内裤(1840) 笑道(643) 老妈(161) 大姐(278) 二姐(95)

    上一篇:发泄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