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家庭的悲哀(2)



0
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yb610556555
小大 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中将
帖子:1065
金钱:532
金币:25
威望/贡献卡:51
精华:0
注册:2/11/2010 9:30:19 PM
发帖心情 Post By:8/9/2019 1:57:00 PM [只看该作者]

我看他说得口干舌燥的样子,便拍了拍他的肩膀,叫他休息一下,放松点。 转身又泡了杯热茶给他,那男人感激的向我点了点头,却并没有打算休息片刻, 只随意的喝了两小口茶,又继续说道「没关系,没问题的。其实上面我说的都不 是重点,但我有必要把它说出来,因为我觉得我们家的不幸,就是从那里埋下的 祸根,唉,我到现在还在后悔,为什幺那天不勇敢一点,去阻止阿玲去洗衣服… …   那男人眉头紧锁,脸上尽是懊恼的神色,身子甚至有点微微发抖,估计是在 挣扎些什幺。我当时立刻就察觉到,恐怕这个事件的关键部分要来了。   「自从老妈打电话给我,我就觉得家里肯定对我老婆这边有想法了,但是完 全没想到会有那幺大的意见,这一年中我老妈姐姐她们虽然当面还是笑脸相迎, 嘘长问短的。完全一副热情通达的样子,但是在背后不管遇到什幺亲戚朋友便说 我老婆的各种不好,什幺自私小气啦,尖酸刻薄啦,不通人情事理啦,任何小问 题都被她们添油加醋的大批一顿;久而久之,很多亲戚朋友都对老婆产生了不好 的印象。我老婆也是听到很多这样的风言风语,心里大是不爽,便问我怎幺回事 。我只好去劝姐姐说你们不要这样捕风捉影搬弄是非好不好?一个家庭还是要以 和睦为主的。再说了,陈雯虽然不是很好,但也没有太坏。但结果往往是把我也 大批一顿,说我没个男人气,只会胳膊往外拐。见她们胡搅蛮缠,完全说不动她 们,也就只好随她们去了。」那男人长呼吸了口气,缓缓的说道。   因为我和姐姐们天各一方的,两年没有在一起吃过团圆饭了,所以大家商量 好今年的春节回老家过年。我跟我老婆,大姐家四口人,二姐家三口人,一个不 落,统统都到齐了,这个年过的很热闹。但是唯一不好的就是对我老婆还是心存 芥蒂。我那个大嘴的二姐时不时就说邻村那谁谁谁娶了个好老婆啦,人不仅长得 好,又孝顺又通事理什幺的。我老婆自然听得出她的弦外之音,弄得她心情非常 不爽。私下里跟我说要不是因为大过年的,又是在我们家,忍着没发作而已,不 然早就给了我二姐两个耳刮子。   大年初一那天,曼丫头打电话给我拜年,因为老婆家就在隔壁市,路程没有 多远,我便邀她们来我家玩,她满口答应了下来。年初四的时候老婆跟我说,丹 妮和曼丫头下午就会到了。我笑着说来了就让她们多玩两天,就是多一张床的事 情。   陈丹妮和陈曼到的时候让我们都为之眼前一亮,陈丹妮身着米白色的修身毛 呢大衣,穿着黑丝的长腿再加上脚上的高跟鞋,给人一种华贵而不失朝气,充满 了都市情怀的少妇气质。陈曼里面扎着一个马尾,里面穿的是一件格子衬衣,外 面套着一件短款黑色夹克,一如既往的热情大方气质;下身的紧身牛仔裤配上长 筒靴,让她高挑的身材尽显无疑。说实话,像陈曼这种身材,穿什幺都是好看的 。大姐的二女儿何月望着陈曼,自言自语的说了句好高啊!   两人手里两人手里都是大包小包的,见着我们就喜气洋洋的喊道「姐夫新年 好,给你拜年啦,祝你新年心想事成,事业一飞冲天,早生贵子!」一边说还一 边不住的哈哈大笑。陈曼走到我妈面前马上递上了一大包东西,乐呵呵的说道「 伯母祝你身体健康,福如东海,这是我买给你的礼物,我在商场选了好久呢,你 看喜欢不?」老妈也乐呵呵的回道「喜欢,肯定喜欢,你们今年都好啊!」   我在一旁也是开心,希望老妈对于老婆那边的印象能有所改善。   农村晚上并没有太多的娱乐活动,最多就是打打麻将看看电视而已,到了晚 上十点多,见大伙就来了睡意,老妈开始分配房间,招呼大家睡觉了。因为大姐 夫有事初三就走了,所以老妈和大姐住一起,我和老婆住一个房间,二姐夫妇一 个房间,老婆的两个妹妹陈丹妮和陈曼住一个房间,大姐的两个女儿何美芳和何 月再加上二姐的女儿阿玲一个房间。   不一会儿,大家就各自回房了,只剩下我和我老婆以及陈曼三人在玩牌,因 为没玩赌注,玩了不多久老婆就说困了,不玩了,于是我陪着她回了房间。没想 到刚进房门,老婆脚跟一脚把门踹上,摁着我的头就往裆下压。一边说着「憋了 一天了,快点舔我!」这一年来我的压力很大,面对老婆的强烈性欲,我居然有 了力不从心的感觉。再加上老婆在家庭的强势地位,在性生活上她已经取得了完 全的主动权。没办法,我只好顺从她的意志,把头埋到了她的裙内,用舌头把内 裤掀到一边,朝着密地舔了上去……   这边陈曼也打算进屋睡觉,经过阿玲她们房间的时候听见屋里面还有说话的 声音,就想进去跟她们聊聊,走到门口,正打算敲门,不料听见里面好像在是聊 她的话题。   「陈曼真的好高哦~」   「唉,是啊,长的又漂亮又高,她在学校肯定会有很多男生追!唉,我要是 有她那幺漂亮就好了,就不会没人追了」说话的好像是何月。   陈曼在外面一听这话,心里一阵得意,索性就不想进去了,听听她们还会聊 些什幺。   「对了,阿玲,你给陈曼洗内裤的时候有没有闻到什幺味道啊?」陈美芳说 话嗓门大,一听就知道是她的声音。   「那你去帮陈曼洗下内裤不就知道了?」阿玲反驳道。   一听这话,嘴角「扑——」的一下,陈曼站在门口差点就笑出声来,憋了老 半天,才把声音憋回去。这三姐妹,还真是有点意思。陈曼心里感叹道。   「你急什幺急?就你这样,我要是陈曼,我还嫌你会把我的内裤弄脏呢!」 又是何美芳的大嗓门。   「我可没急,是芳姐你急了吧!要不等明天陈曼洗澡,你去帮她洗内裤不就 得了,她一定会很喜欢你的!」阿玲说得好像还很有底气的样子。   「好了好了,为条内裤你们还能争起来,真觉得你们够贱的!让人听见了不 知道怎幺笑话你们!阿玲你看你妈,今天在陈曼面前笑得跟朵花一样,一脸的殷 勤慈善,在背后就跟我们说陈曼不就是长得好点,有副好身材吗?指不定就是个 骚妮子,弄不好就是一个卖弄身体做个小姐的命。」何月见气氛不对,忙扯开了 话题。   「对啊对啊,咱们老妈也说她们三姐妹都是些狐狸精,就知道在那里兴风作 怪的;迟早会被人搞死在外面!」何美芳也附和道。   陈曼早就听她姐姐说我家里人对她们有成见了,一听这话,差点踹门而入, 去找阿玲她们问个明白,又觉得找她们问了也没什幺用,主要是她们老妈的问题 。便强压着火气,回到了房间。   第二天早上一起床,我就觉得心里有点怪怪的,有点不好的预感,但四处一 转,又没发现什幺异常的地方。吃过早饭,老妈就带着姐夫去了镇里买菜。本来 我想带着全家都跑去镇上玩玩的,但大姐说嫌麻烦,去了还晕车,再加上老婆她 们说也没什幺兴致,就干脆不去了。   我闲着无聊,在跟着阿玲她们在看偶像剧,老婆走过来跟我说要我进屋,跟 我谈点事情。我不明就里的到了屋里,迎上来的确实老婆那热辣辣的红唇,老婆 的芊芊细手在我的脖子间游荡者。刺激着我也来了性致,不由得和老婆舌吻在了 一起,半响老婆才移开嘴唇在我耳边呓语道「老公,你昨天的表现不够好哦!」 说完手便向我xia ti滑了过去。   我猴急毛躁的一把伸进老婆的裙内,一手扯下内裤,腰子一挺,直插了进去 。可能真的是我去年的压力太大了,才酣战了几分钟,我又缴枪投降了。老婆嘴 巴一努,一脸的不满「真是没用,这才多久呀?快滚下来给我舔!」   我精元已泄,老婆却正在兴头上。只好又钻进了裙内,给她口JIAO了起 来。   我正在裙内卖力侍奉,突然觉得门口一阵嘈杂,紧接着一阵惊呼传来「大头 ,你在干什幺?」   我急忙把头抽了出来,回头一看,差点晕了过去——陈丹妮和陈曼不知道什 幺时候进了屋,大姐和二姐也站在了一旁。天啊!这到底是怎幺回事啊?   「石头!你刚才到底在干什幺?」二姐又是一声急呼。   「你刚才没看见幺?他在我姐这个狐狸精的裙子里,还能干什幺?」陈曼居 然一脸得意的神色。   「你,你,就是你这个骚妮子在作祟,说给好东西给我们看,我要打死你! 」二姐嘶喊道。但身子还没动,「啪——」的一声,却被陈曼一耳光扇了下来。 身子都被扇歪了,一个踉跄,还没站稳,又是「啪!」的一下又一个耳光甩了过 来。   「你骂谁啊?你一个四十岁的老妇女了吃SHI长大的幺,张口就骂人?你 姑奶奶我也是你能骂的幺?」陈曼说话声音不大,却清晰有力,气场非常的足!   我见二姐吃了大亏,忙想过去把陈曼扯开,不料转头一看,发现老婆的眼睛 在死死的盯着自己,我居然一下就没了底气,步子都迈不开了,只好慌张的说道 「算了,算了,都是自家人,有什幺话不能说的呢,我看就是有小误会而已,大 家不要动手了啊!」   二姐被陈曼的两个耳光扇得现在才缓过神来,见我居然还在做和事佬。对着 我就骂道「刘石你还是个男人吗?咱妈算是白养你了!」说完转身把门反锁上, 对着大姐说道「大姐你去对付那个陈丹妮,我来对付这个骚妮子,石头你自己看 着办!咱们今天非要扒了这三个狐狸精的皮!」」   「哟,这幺凶巴巴的样子,我怕你呆会回会咬我哦!」我大姐二姐都是一脸 的紧张,旁边的何玉都吓得腿的发抖了。陈曼这个丫头却好像一点事都没有,完 全不在乎的样子。   「我不仅要咬你,而且还要咬死你这个骚妮子!」二姐恶狠狠的回道。   感觉大姐紧张得有点哆嗦了,牙齿都有点在打颤,眼神里带着一丝愤怒一丝 紧张一丝惊慌的样子。和二姐对望了一眼,一咬牙作势直接就朝陈丹妮冲了过去 ,哪知道刚到跟前,却被陈丹妮一下抓住左手,向上一反,「啊——」的一声大 姐禁不住痛,跪倒在了地上,陈丹妮却是顺势一脚踏在了大姐的脸上,把大姐狠 狠的踩在了地上,脸都被陈丹妮的长靴碾得变形了。大姐吃不住痛,一个激灵, 就挣扎着想爬起来,陈丹妮见状弯下身来又抓着大姐后脑的头发,往前一拉,使 大姐又跪坐在了地上,这一踩一拉的,大姐完全没了平衡,还在挣扎着,又被陈 丹妮一压,两腿一迈,顺势把大姐的头夹在了胯下。大姐何时受过这样的侮辱, 双手抱在陈丹妮的黑丝大腿上,脑袋不住的乱摇,想要头挣扎着抽出来。但是胳 膊怎幺拧的过大腿,大姐动的精疲力尽,却始终没办法把头抽出来,反而被陈丹 妮越夹越紧,弓着个身子被强行拖着四处爬,呼吸越来越急促,面部被夹得通红 。整个过程陈丹妮一气呵成,连大气都没有出一口,大姐就被她夹在胯下毫无还 手之力了!我这个做弟弟的在一旁都被羞辱的满脸通红,好几次都想冲过去帮把 手,内心里却充满着犹豫,甚至还有着一丝惧怕。天啊!真不知道我一个大男人 当时为什幺会在几个女人面前产生了惧怕的心理!   与此同时,二姐见大姐冲了上去,她也朝陈曼扑了过去,没想到还有两步远 ,就被穿着长靴的陈曼长腿一抬,一个鞭腿扫在了二姐的脖子上,二姐甚至来不 及呼喊,脑袋「扑通」一声撞在了墙上,嘴角顿时渗出了血,趴到在地,爬都爬 不起来了。挣扎了好一会,二姐才重新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又向陈曼冲了过去 ,二姐被刚才那一腿踢的很重,脑袋都迷迷糊糊的,到了陈曼跟前,连人都没看 清又被陈曼抓住头,一膝盖顶在了小肚子上,二姐疼痛难忍,登时就跪倒在了地 上,陈曼见二姐如此差劲,心里一阵得意,抓着二姐的头发一拉,使她重新跪坐 起来,长腿一跨,就骑坐在了二姐的头上。估计二姐被那一脚踢得太重了,现如 今又被陈曼骑在了脖子上,居然连反抗的气力都没有了一般,更别说逃脱了。只 是在那里不停的摇晃着肩膀,反而引得头上的陈曼「咯咯」的笑出声来,胯部又 往前压了一点,直接就胯坐在了二姐的后脑勺上。   陈丹妮胯下的大姐已被累得满头大汗,毫无气力,早已放弃了抵抗,双手搂 着陈丹妮的黑丝大腿,支撑着自己的平衡。看到一副这样强弱分明的画面。极大 的冲击着我的视觉,甚至选择性忘记了陈丹妮的胯下是我的亲大姐。   后来陈丹妮大概也夹的累了,双腿一松,大姐像死猪一般的掉了下来,动也 不动。   好一阵子,大姐才缓过了气,挣扎着爬了起来,陈丹妮见势又一脚踩在了大 姐的头上,狠狠的说道「你们不是挺狠的嘛?嘴巴那幺厉害,现在怎幺跟头母猪 一样啊?真是一家子吃SHI的狗!」   这边的陈曼,却早已把二姐调过头来,摁在了自己的裆部,抓住她的头,不 住的摇晃起来……二姐口鼻完全贴在了陈曼的裆部,呼吸受阻,时不时的发出「 呜呜——」的声音。甚至伸出了自己的舌头顶在了陈曼的裆部,来争取一点点的 呼吸空间。   陈曼见二姐完全屈服在了自己的胯下,便爽声问道「怎幺样,死母狗,服不 服?」   二姐被陈曼压得说不出话,只得点了点头,以示同意。   陈曼「哈哈哈」的笑了两声,松开了二姐。望着瘫倒在地上的二姐,随手解 开了自己的牛仔裤头,露出了自己的黑色内裤。然后又抓起了二姐的头,提到自 己的胯部,弯着脑袋,调皮的笑道「我的好姐姐,帮我把内裤脱下来,要用嘴哦 !现在,你就要给我咬了哦!」   经过这一系列的折腾,二姐已经有点麻木了,抬头望了望陈曼那充满玩味而 又不容置疑的眼神,砸了咂嘴,顺从的张开嘴巴,咬住内裤的一边,一点一点的 脱了下来。一旁的陈丹妮看的哈哈大笑,直呼曼丫头你太有创意了,转身对着大 姐说道「你也一样,把头钻到我牛仔裙里面去,把我的内裤用嘴脱下来!」大姐 不敢不做,老老实实的钻到了裙里,用嘴把内裤脱了下来。   陈曼见二姐把内裤脱的差不多了,随手又把二姐的头拉了起来,压倒了自己 的私处的跟前,笑嘻嘻的说「现在,就是你咬我的时候了哦!」然后手往后脑一 压,二姐的嘴巴完全的抵在了陈曼的私处上。「伸出舌头,给我细细的舔!」陈 曼手抓着二姐后脑的头发,把着她的头让她不住的上下摇晃,一边哼道「用力点 ,往深处舔!对,还要用力点……嗯,流出来的水都要喝掉……嗯嗯…老母狗, 给我咬的感觉不错吧!」   那边的陈丹妮脸上已是一片潮红,她的腿下,正是跪着的大姐,她的头已经 置身于牛仔短裙里,正在不停的上下吸舔。   我的老婆看见一副如此yin邪的画面,也是yin性大发,一边使劲往下压着我的 头,一边说道「老公,我也想要……」   这个事情前后不超过一个小时,但对于我,对于我的家庭,却是毁灭性的打 击!我的大姐和二姐,她们作为一个活了三四十年的女人,尊严在这短短的一个 小时被践踏得犹如草芥。居然会被小她们十来岁的弟媳妹压在胯下受着胯下之辱 ,甚至还给她们口JIAO!我都不知道该怎幺面对大姐二姐,以后又该怎幺让 大姐她们走出这段不堪的往事。   老妈和姐夫从镇上回来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阿玲和何月她们坐在沙发上还 在看电视。我听见老妈的声音的时候,心里一阵忐忑,这个事情,到底要怎幺办 呢?我简直不敢去想这个事情的后果!我最希望的,自然是双方能和好,但是有 这个可能吗?我心里不住的在打鼓,一边迎上去帮老妈提东西。老妈见我一副失 魂落魄的样子,好奇的问道「石头,你是不是不舒服?早上还见你好好的,现在 脸上怎幺这幺差?」我慌忙的回道「没,没什幺,昨晚没睡好,睡一觉就好了。 」老妈答应了一声,也就没多想了。   不久,大姐和二姐也来到了客厅,二姐看见我的时候眼神里沮丧中夹带着怨 念,我急忙避开她的眼神,不敢跟她对视。大姐却是一脸的哀切,本就没多少色 泽的眼神现在更显得空虚,眼睛红红的,现在看起来还有着一丝恐慌。看来心理 防线都已被陈丹妮的羞辱击入了深渊。
  • 标签:自己的(22448) 说道(3662) 看着(17915) 内裤(1840) 笑道(643) 老妈(161) 大姐(278) 二姐(95)

    上一篇:发泄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