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的脚奴

自古以来,重男轻女是中国人改不掉了陋习。因为男生可以将姓氏延续,一般家里如果第一胎是女孩的话,都会尝试着生第二个,希望能继承香火。9 O1 n1 i7 O- `5 |% Q % O4 S' _/ e" n: ?) s" R
  我们的女主张笑阳小姑娘在出生后的四年时间里过着掌上明珠般的生活,可是在她四岁的某一天,妈妈怀了二胎。自打怀孕开始,爸爸妈妈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未出世的宝宝身上。在怀孕8个月的时候,妈妈做了b超,确定了是男孩,就在当天,张笑阳原本自己的卧室被硬生生塞进了各种各样的男生玩具。一张自己独享单人床也被爸爸妈妈提前换成了一个木质的上下铺。爸爸还苦思冥想了好几天给弟弟取名为张笑天。
( X5 P1 C# R6 @2 i- A' H
  这一切张笑阳都看在眼里,可并不敢表现出不满,因为现在就算反对也没用,她已经被还没出生的弟弟抢走了所有的关爱。
- [8 V/ @. w" U, A nvwang.icu
  中于弟弟出生了,这时的张笑阳刚过完五岁生日不久,年幼的她却已经要开始照顾坐月子的妈妈了。有一次,妈妈在床上抱着弟弟喂奶,让张笑阳帮忙倒水来,结果一不小心,水杯掉在了地上,弟弟被吓得大哭。妈妈连忙安抚着弟弟,却没有注意到摔倒在地的张笑阳,甚至连看都没看一眼。& q+ K8 L: T1 @
: V) a% r6 Q5 g, D
  张笑阳跑回屋子里忍不住抹起眼泪,她恨爸爸妈妈,也恨这个弟弟,是弟弟抢走了原本属于她的一切。
  转眼,一年的时间过去了,已经一岁的张笑天已经能自己爬来爬去了。有一次,爸爸去上班,妈妈要去超市买东西,第一次把姐弟俩留在家,临走时嘱咐姐姐不要欺负弟弟,有事给妈妈打电话,便出门去了。6 \, ?. F0 ?+ Q2 P. _$ z
# [+ e* i3 T( `4 F
  张笑阳对这个弟弟一点好感也没有,放任他在地上爬来爬去,自己坐在沙发上看起电视来。时间没过多久,弟弟突然嚎啕大哭起来,张笑阳连忙起身查看,弟弟也不知道怎幺了,就是哭个不停。张笑阳有些慌了,她试着把弟弟抱起来,可是刚抱起来一点弟弟哭的更厉害了。没办法,只能先放在地上,手指突然感到一阵温热,弟弟不知道什幺时候摸索到张笑阳的手,把姐姐手指放在嘴里吮吸。

nwxs8.com


% Z! _# g: x. W0 b% B+ J1 i
  不管怎幺说,哭声是止住了,可是张笑阳的小脸蛋变得苦了起来。弟弟躺在地上,使她不得不半蹲在地上才能让弟弟吮吸到手指。她试着把手指抽离,可是刚拔出来就引发出惊天动地的哭声,吓得她立马把手指插回去。张笑阳灵机一动,用最快的速度把手指抽出,然后站起身来,伸出她那可爱的小脚丫,放在弟弟的嘴上。果然,年幼的弟弟,抓起姐姐的脚便含住了姐姐的脚趾。% p. d5 t- r% [0 ~; X

  张笑阳脚趾被弟弟吮吸得痒痒的,忍不住咯咯直笑。很快,张笑阳适应了这种感觉,她观察着脚下弟弟的表情,一个邪恶的念头在她的脑海里发芽了。她一点一点的抽出脚趾,把脚心放在弟弟的嘴上,果然,弟弟用小舌头一下一下得舔着张笑阳的脚心。张笑阳痒得不行,她又把脚跟踩上去,体验着弟弟用舌头对她脚后跟的按摩。张笑阳的脚不大,但是放在婴儿的脸上也能覆盖到大半。, _4 B1 |4 p, W2 k8 g1 |
  • 标签:舌头(3958) 鞋底(1809) 姐姐(4052) 在我(3475) 脸上(1303) 弟弟(616) 妈妈(4614) 豆豆(92)

    上一篇:美女校长的小母狗(女女)

    下一篇:室友的女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