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华梅

节选兴水师李华梅调奴入李门宋乙凤侍主大明杭州听听将军府邸听听西厢兰榻“嗯......出......出来了......”李华梅秀美的胴体在榻上辗转反复,罗衫轻解,白玉般的双臂垂直抓住塌下一只螓首,把它死死的按在自己的玉户前。塌下跪着一位少女,16左右的年纪,长裙委地,秀发披肩,她的舌头拼命的蠕动着,讨好着榻上李华梅的玉户。少女名叫宋乙凤,朝鲜京畿人,自幼修习道术,是李华梅带领舰队出海到朝鲜京城收下的一名海员。那个时候,大明正值万历年间,沿海时有倭寇进犯。而大明为防止倭寇作乱,居然采取了消极的海禁政策,取消以政府为名义的一切对外通商,也正是这个时候,西方列强逐渐走上了殖民道路。李华梅的父亲是戚继光帐下虎将,统领水师,然而在一次与倭寇的战斗中不幸阵亡,22岁的华梅继承家业。她深感锁国的弊端,打算以一己之力组建水师,打击倭寇,以靖海疆,这种举措赢得了很多人的拥戴。宋乙凤就是李华梅的忠实拥戴者。是以她加入李家舰队以来,对李华梅忠心耿耿,服侍的华梅颇为周到。不多时,李华梅娇躯一震,一股极度舒爽的感觉从下面的玉户传来,华梅按捺不住,只听“哧”的一声,一股清泉涌出,多数顺着胯下的舌头流进乙凤娇艳的檀口,数点水滴溅在少女的脸上。 内容来自ism008 本文来自nwxs8.com
华梅从榻上直坐起来,一对玉腿跨坐在乙凤脖子上,清泉汩汩的涌进乙凤口中。华梅的腿,乙凤的脖,肤色是一般白腻无二,难分彼此。少顷完事,乙凤感觉身上的力气已经用尽了,俯首跪在李华梅面前喘气。而华梅欲望一经泄去,冷傲的神色又重新恢复,配上艳若桃李的丹脸,美不胜收。李华梅的樱口微微喘着气,伸出一只玉足,轻轻挑起宋乙凤的香颔,乙凤顺着玉足的来势,将沾满华梅玉液的圆圆秀脸抬起,望着高高在上的主子。“嗯......唉......”华梅不置可否,随即轻轻的叹了一声。虽不比自己惊世绝艳,然乙凤生就如此一副好容貌,却在自己的身边为奴为婢,可谓我见犹怜了。幸好平时待她很不错。只是,这种情景下,也由不得她了......“乙凤,你的口技越来越娴熟了呢。”华梅赞赏着,然赞赏中带着一丝冷艳的蔑视。宋乙凤虔诚的望了一眼李华梅,却不答话。李华梅秀眉微蹙,正在纳闷,只见乙凤张开檀口,舌头和口壁上沾满滑腻。华梅虽说被乙凤的口技服侍了多次,然如同这般心理和生理的双重刺激却是绝无仅有的,华梅已经冷淡下去的征服欲望又重新点燃。李华梅的玉液混合着宋乙凤的口水,从女奴的檀口慢慢滑出,一部分顺着乙凤的脸颊、香颔流在李华梅的玉足上。“舔!”李华梅毫不留情,冷冷的说出这个让宋乙凤感到羞辱的字眼。 nvwang.icu
ism008(一)兴水师李华梅调奴入李门宋乙凤侍主大明杭州听听将军府邸听听西厢兰榻“嗯......出......出来了......”李华梅秀美的胴体在榻上辗转反复,罗衫轻解,白玉般的双臂垂直抓住塌下一只螓首,把它死死的按在自己的玉户前。塌下跪着一位少女,16左右的年纪,长裙委地,秀发披肩,她的舌头拼命的蠕动着,讨好着榻上李华梅的玉户。少女名叫宋乙凤,朝鲜京畿人,自幼修习道术,是李华梅带领舰队出海到朝鲜京城收下的一名海员。那个时候,大明正值万历年间,沿海时有倭寇进犯。而大明为防止倭寇作乱,居然采取了消极的海禁政策,取消以政府为名义的一切对外通商,也正是这个时候,西方列强逐渐走上了殖民道路。李华梅的父亲是戚继光帐下虎将,统领水师,然而在一次与倭寇的战斗中不幸阵亡,22岁的华梅继承家业。她深感锁国的弊端,打算以一己之力组建水师,打击倭寇,以靖海疆,这种举措赢得了很多人的拥戴。宋乙凤就是李华梅的忠实拥戴者。是以她加入李家舰队以来,对李华梅忠心耿耿,服侍的华梅颇为周到。不多时,李华梅娇躯一震,一股极度舒爽的感觉从下面的玉户传来,华梅按捺不住,只听“哧”的一声,一股清泉涌出,多数顺着胯下的舌头流进乙凤娇艳的檀口,数点水滴溅在少女的脸上。
  • 标签:自己的(22448) 调教(1621) 一声(4041) 主子(399) 女奴(558) 服侍(121) 玉液(9) 克莉丝(9)

    上一篇:萝莉的精奴

    下一篇:美女校长的小母狗(女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