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色犬马蝶恋花

她一身女学生的简洁装束,上身是蓝色的束腰偏扣紧身夹袄,下面是黑裙子白袜子黑布鞋,显得那幺的干净利索、亭亭玉立。 学堂里的牟郁雯淡雅如兰,文静若水,待人宽厚仁善。生在清寒然则自重的“教书匠”家庭,或许是禀遵“淡泊豪富权贵”的家训,她对富家公子的公孙德健从不假以辞色。而一贯对同学老师高傲冷漠的公孙少爷,不仅对“雯雯姐”喜欢之中充满了敬畏,百般地讨好、“黏着”她,有包车不坐每日在上学的路上等她;甚至“心怀鬼胎”地幻想有朝一日做她的情郎——不,哪怕是“狗儿”!在她那洁白的袜子上印上自己深深的齿痕!
随着年龄的增长,公孙德健的恋足癖痼疾与日俱增,父母家人的放纵包容,加上偷窥过妈妈拿丫鬟下人当脚垫、脚踏子侍候等眼热心跳的场面,使他早已对雯雯姐穿着黑布鞋白袜子的双脚垂涎三尺。而有一次犯错“受罚”,他居然被雯雯姐用脚踢过踩过,于是他便故意制造这种“受罚”机会,终于有一天他的口鼻被踩到了雯雯姐的白袜脚脚底。
nwxs8.com

“神童”公孙德健使出浑身解数,玩尽花样地“扭骚”郁雯姐。原本矜持含蓄的牟郁雯面对这位“德建弟”高明的“纠缠示好”终究抵敌不住,也渐渐与这“神童学弟”亲密热络起来,两人经常相伴上下学,有时学姐免不了还要在学问上向小她三岁的公子爷“咨聆讨教”,既加深了二人之间的恩德友情,又平添了一层情窦初开的怀春少女对亲密情郎的懵懂爱恋。
牟郁雯唯一羞赧着恼的是,这位神童公子爷有时就是个“妖逆、怪物”!他会突然发起疯来,想尽办法脱去自己的鞋袜,然后像只狗儿样“咬”自己的脚丫!1797833932淫(订阅全文1797833932)

声色犬马蝶恋花
引子
船过三峡,溯江而上。过了李家沱,水势渐渐变得平缓,一家人都涌到木船的船头上看风景。
“健儿呐,适才我们过那三峡夔门可是遭吓到了?你从小生在江南富贵温柔乡,早该来这险山恶水练练胆子!人生就好比这江水,总有激流险滩处,也有稳当安逸时,你看看他们,这阵不是好生地轻松自在?”一个大腹便便、身着绸衫的中年人,伸出粗胖的、戴着硕大猫眼宝石戒子的手指,指点着两岸歇脚喘气的纤夫,对身边一个五六岁模样的男孩子说道。 本文来自nwxs8.com
那孩子从小在小桥流水的江南生长,长这幺大第一回见识到川江巴山的激流险峻。刚才在过“鬼望愁”等险滩时,眼见不算小的包铁木船在湍急的漩涡里打横,吓得他一张清秀的小脸变得煞白,全仗着拉纤的纤夫们雄浑粗壮的号子声壮胆,才没倒在舱中瘫软如泥。此时听到父亲问话,忍不住双眼直盯着那些衣不蔽体、浑身黝黑、瘦骨嶙峋却又肌肉虬结、仅仅靠一片烂布巾巾遮住裆下、不是草鞋就是赤脚的拉纤汉子,心想:要我像这样牛马猪狗一般的过一辈子,这人生也就罢了。
  • 标签:自己的(22448) 少爷(117) 健儿(1) 勤务兵(21) 公孙(52) 副官(14) 团长(9) 司令(5)

    上一篇:半岛上的美丽传说

    下一篇:调教战士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