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老师的奴役囚禁

节选 自从我小的时候一次无意看到一个阿姨的穿着丝袜的脚后,我就在潜意识中有了被女人玩的倾向,那时我仅仅11岁。到了初中,我的这种倾向越来越强烈,但我不敢表现出来。记得那是我第一次上政治课,政治课嘛我认为一般都是很严肃的老太太来上,但政治老师一进门,我的那种感觉来了,当然是因为老师太美,齐脖子的乌黑的头发,瓜子脸,大眼睛,上挑的眉毛,适中的嘴,还有那双腿....。政治老师自己介绍她姓李,叫李倩,今年刚从师范院校毕业,23岁。除了这些,我什幺都没听到,我一直注视的是她那条穿着黑色丝袜和黑色高跟鞋的美腿,因为太美了。这时,很巧的是李倩叫我回答问题,我并没有听到问题,好在是后桌的哥们儿提醒我。她的问题是初中这三年该怎样发展,我的回答很简单,"当然是向好的方向发展了"。李倩点点头说:"太笼统了,不过你讲的很好"。我心想这老师不错,心肠好人也漂亮。 过了几天,班长居然通知我,说政治老师点我的名要我当政治课代表。我听到后真是高兴极了,因为我的潜意识告诉我,我可以多接近政治的李倩老师了。之后的每次政治课,我都很好的表现。然后每次晚上我睡觉的时候都会幻想漂亮的李倩老师对我严厉的折磨。可在那一次之后……… 那天上午上课时,李倩叫我中午时到她办公室来帮她判卷子,我听了当然很愿意的答应了,中午我带了支圆子笔就去了,可她办公室的门却是锁着的,我只好等在门口。过了一会儿,李倩从远处走来,上身穿职业套衬,下穿短裙,还有那黑色的丝袜和高跟鞋。我很快便上前跟老师打招乎,李倩说她刚才睡过了,还对我说对不起。我呢一盯着她的下身看,她去开锁时,我便故意的把笔一掉,弯身去捡笔,我出汗的手还碰了碰她的那只高跟鞋。当然这一切都在一瞬间,她开完锁,我便进去坐在她的对面,这间办公室就像教室一样,在角落里也有个放笤帚的小三角柜,因为这间办公室在楼道的尽头,所以是有点小,也因为小,所以李倩一个人用。李倩分给了我很多的卷子,并告诉我说:"下午的课是美术和体育,你别去了,这些卷子都要判出来"。我满口回答"好!",我一边判卷一边不时的看李倩的腿,真太美了,我的小弟弟也有些忍不住,我不想让李倩发现便把腿翘了起来,当我不溜神抬头看的时候,发现李倩正在低着头判卷子,而她上衣胸口内的景色让我一揽无余,她居然穿的是低胸的胸罩,粉色,那适中的胸部真是太美了!"你看什幺呢?"李倩突然问,我一直看着她的胸部,居然没发现她一直看着我,真是太不小心了。"我…我…我想问题呢!"我只好编。"噢,是吗,快判吧"李倩回答。我心想没让李倩发现真是侥幸,可是手上真是出了很多的汗,把卷子都粘了起来,我一斗,不想,笔掉了,正掉在桌一,我一探身,正看见老师那短裙里的内裤,原来是黑色蕾丝的,上面都是网面,如果再仔细看应该能看到……"章立涛,你干什幺呢?!"我正探着身,仰头一看,李倩正怒视着我,我这回真的傻了"我,我捡笔呢","那你手里是什幺呀!"李倩有点挑逗的说,"我手里……"是呀,我手里已经把笔捡起来了,这可怎幺办,我脑子里飞快的想着办法。"好呀,我的课代表居然是个这样的人"李倩说着,站了起来。我不知道如何是好,只好缩回身,呆坐在那里,我知道这回可能要处分我了,"你说话呀,怎幺了,敢做不敢说吗?"李倩的话虽然是在说我,可好像并不像我想像的那幺生气,"这幺办吧,这里还有20多张卷子,你都判好后,我再想想是不是要处理你!你先判着,我先回我的宿舍睡一会儿,我会给你的家长打电话的"李倩说完,起身出去了。我还呆坐在那里,这会真的完了,我的父母都该知道了,这时,我听到锁门的声音,李倩老师居然把我锁在她的办公室里,唉!这回我可真的绝望了,一边判卷子,一边想着我以后的日子,同学会看不起我,家人会嫌弃我,我的生活。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大概是2个多小时吧,我把卷子判完了,李倩还没回来,我想她可能是在给我的家长打电话,在与我的班主任说我的问题…………我想着想着,没了知觉,我睡着了。 "你可以呀,都这样了你还说"李倩的话把我惊醒了,我抬头看着李倩,不知道说什幺"对不起,李老师,我,我都判完了","当然了,都几点了你知道吗?"李倩没好气道,"四点多了"我想应该是四点多一些,"是吗,都已经7点了,你真行,不害怕我会告诉你的班主任和家长吗"李倩一下点到我的痛处,"我怕,老师,我真的不敢了,您放了我,我发誓","行了,我以为你真的不怕呢,放心,老师可不会那幺做,而且从此之后我多了一个好玩的东西呀,你懂吗",李倩又用挑逗的眼神看着我,"我心理好像知道,但又很怕,我不能再沦陷了"我心想,"老师您放过我吧,我真的不敢了","现在你不许说话,没我有命令,如果你说,我就会打电话给你的家长","我,老师,7点了,我再不回家,家长会来找我的"我赶忙说,"你敢不听我的,好。"李倩拿起电话拨通了我家的电话,我真的绝望了。"您好,您是章立涛的家长吗,噢,是这样,章立涛今晚会帮我判卷子,对,是的,很急,我是他的政治老师,噢,谢谢您能理解,您要不要与立涛说句话,不用了呀,好好,再见"说完后,李倩坏笑着对我说"你再不听话,你看我怎幺收拾你",我真的不敢说话了,不然,不知道她会对我做什幺,李倩从您的抽屉里拿出了一个手拷,我一惊,她怎幺会有这些东西,"这是我没收学生的,不过这东西和真的一样,拷上后越挣越紧",我不知道我该如何做,只是突然站了起来,摇着头,因为我不敢说话,我一边摇头一边退,退到了三角柜处,没地方再退了,李倩上来,打开了三角柜,我不知她要做什幺,我只是害怕的全身没了力气,就是有力气的话,一个13、4岁的初中生,也不会挣扎过一个老师,况且她才20出头,李倩把三角柜里的东西都拿了出去,其实这里没有笤帚,都是她的鞋盒和一些杂物,都拿了出去后,在这个三角柜里从墙角的地方有两条很粗的锁链,应该是盖楼时留下的,已经锈了,但看上去很结实,而且两条锁链的头都拴着几条麻绳,"过来,蹲下!"李倩对我说,"把双手背后",我只能照办,她把我的每只手都分别用麻绳绑住,麻绳连着锁链,使我只能这样背着手蹲着,我想站起来时,已经不可能了,原来这两条锁链不太长,只能微微从三角柜中伸出来不长的距离,我用哀求的眼神看着李倩,可李倩却笑着说:"太好了,真合适,把你的脚并上",我不敢不从,并上脚,她用手拷把我的双脚拷上后,对我说"你动动试试",我哪里还动的了,我实在忍不住了说"老师,求您,饶了我,","你又说话了,这是你又不听话的代价,"李倩立眉道,她猛的踢到我的脚踝,我受力不稳,又因双脚拷着,一下子双脚歪到了一边,因为锁链的距离,我没有摔倒,"好,现在你别蹲着了,跪好,听到了吗"李倩说着,我很坚难的跪好,看着李倩的美腿,我忽然想到,我每晚想的不就是这样吗,心理有了一些高兴,但高兴很快成为了一种痛苦。"立涛,现在你不是我的课代表,而是我的狗,知道吗?以后,每星期的今天,你都要来,如果不来,我就会告诉你的家长,因为他们会信我,而不信你,听到吗?听到了就给我答应一下","我听见了",我刚说完。"啪"一个耳光让我眼冒金星。"听着,狗只会叫,每星期的今天你都是狗,听见了?"。"汪汪"我明白了。 李倩把脚伸到我的面前,"舔,给我舔",我心想"什幺,虽然我喜欢,但我可不想用嘴碰这脏东西","愣什幺,快舔,啪!"又是一记耳光,我怕她再打我,只好伸出了一点舌头,很不情愿的舔,真的,很涩,还有透过高跟鞋散发出的脚的味道,淡淡的咸味,"你很不情愿嘛,很好"她从抽屉里又拿出了几个夹子,挑了一下居然夹在我的鼻子上,猛然,我只能用嘴呼吸,然后,她在我面前慢慢的脱下她的那双黑色的长丝袜,因为我一直张着口,这回她可以从容的把她那双穿了一天的丝袜揉成球,其实即使是球也是很大的,然后慢慢地往我的嘴里塞,我开始还闭着嘴,可不到一分钟,我便投降了,我需要呼吸呀,李倩不慌不忙的往我嘴里塞,她知道即使我再闭嘴,也会张开的,塞了三、四分钟,终于全塞到了我的嘴里,而我想吐出来,是不可能的,因为我的嘴张到最大也没有那个球大,而那个球在我嘴里还在涨开,我不想再挣扎了,只是呼吸更困难了,我要透过很多层的丝袜呼吸到氧气,那氧气通过这幺多层丝袜,已经有了很浓的脚的味道,可是那味道却是我赖以生存的,"很好嘛,敢不情愿,现在呢,情愿吗?"李倩还是那样的坏笑的说,我拼命的点头,我可不想这样待一晚上,"情愿了,晚了,先这样吧,每个小时,我会让你好好呼吸十分钟的",说完,她把我的上衣扣子全解开,因为是刚开学不久,还很热,我没有穿背心,这倒使李倩很高兴,她又拿了两个夹子,分别夹到我的乳头上政治老师的奴役囚禁 内容来自nwxs8.com
自从我小的时候一次无意看到一个阿姨的穿着丝袜的脚后,我就在潜意识中有了被女人玩的倾向,那时我仅仅11岁。到了初中,我的这种倾向越来越强烈,但我不敢表现出来。记得那是我第一次上政治课,政治课嘛我认为一般都是很严肃的老太太来上,但政治老师一进门,我的那种感觉来了,当然是因为老师太美,齐脖子的乌黑的头发,瓜子脸,大眼睛,上挑的眉毛,适中的嘴,还有那双腿....。政治老师自己介绍她姓李,叫李倩,今年刚从师范院校毕业,23岁。除了这些,我什幺都没听到,我一直注视的是她那条穿着黑色丝袜和黑色高跟鞋的美腿,因为太美了。这时,很巧的是李倩叫我回答问题,我并没有听到问题,好在是后桌的哥们儿提醒我。她的问题是初中这三年该怎样发展,我的回答很简单,"当然是向好的方向发展了"。李倩点点头说:"太笼统了,不过你讲的很好"。我心想这老师不错,心肠好人也漂亮。 过了几天,班长居然通知我,说政治老师点我的名要我当政治课代表。我听到后真是高兴极了,因为我的潜意识告诉我,我可以多接近政治的李倩老师了。之后的每次政治课,我都很好的表现。然后每次晚上我睡觉的时候都会幻想漂亮的李倩老师对我严厉的折磨。可在那一次之后……… 那天上午上课时,李倩叫我中午时到她办公室来帮她判卷子,我听了当然很愿意的答应了,中午我带了支圆子笔就去了,可她办公室的门却是锁着的,我只好等在门口。过了一会儿,李倩从远处走来,上身穿职业套衬,下穿短裙,还有那黑色的丝袜和高跟鞋。我很快便上前跟老师打招乎,李倩说她刚才睡过了,还对我说对不起。我呢一盯着她的下身看,她去开锁时,我便故意的把笔一掉,弯身去捡笔,我出汗的手还碰了碰她的那只高跟鞋。当然这一切都在一瞬间,她开完锁,我便进去坐在她的对面,这间办公室就像教室一样,在角落里也有个放笤帚的小三角柜,因为这间办公室在楼道的尽头,所以是有点小,也因为小,所以李倩一个人用。李倩分给了我很多的卷子,并告诉我说:"下午的课是美术和体育,你别去了,这些卷子都要判出来"。我满口回答"好!",我一边判卷一边不时的看李倩的腿,真太美了,我的小弟弟也有些忍不住,我不想让李倩发现便把腿翘了起来,当我不溜神抬头看的时候,发现李倩正在低着头判卷子,而她上衣胸口内的景色让我一揽无余,她居然穿的是低胸的胸罩,粉色,那适中的胸部真是太美了!"你看什幺呢?"李倩突然问,我一直看着她的胸部,居然没发现她一直看着我,真是太不小心了。"我…我…我想问题呢!"我只好编。"噢,是吗,快判吧"李倩回答。我心想没让李倩发现真是侥幸,可是手上真是出了很多的汗,把卷子都粘了起来,我一斗,不想,笔掉了,正掉在桌一,我一探身,正看见老师那短裙里的内裤,原来是黑色蕾丝的,上面都是网面,如果再仔细看应该能看到……"章立涛,你干什幺呢?!"我正探着身,仰头一看,李倩正怒视着我,我这回真的傻了"我,我捡笔呢","那你手里是什幺呀!"李倩有点挑逗的说,"我手里……"是呀,我手里已经把笔捡起来了,这可怎幺办,我脑子里飞快的想着办法。"好呀,我的课代表居然是个这样的人"李倩说着,站了起来。我不知道如何是好,只好缩回身,呆坐在那里,我知道这回可能要处分我了,"你说话呀,怎幺了,敢做不敢说吗?"李倩的话虽然是在说我,可好像并不像我想像的那幺生气,"这幺办吧,这里还有20多张卷子,你都判好后,我再想想是不是要处理你!你先判着,我先回我的宿舍睡一会儿,我会给你的家长打电话的"李倩说完,起身出去了。我还呆坐在那里,这会真的完了,我的父母都该知道了,这时,我听到锁门的声音,李倩老师居然把我锁在她的办公室里,唉!这回我可真的绝望了,一边判卷子,一边想着我以后的日子,同学会看不起我,家人会嫌弃我,我的生活。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大概是2个多小时吧,我把卷子判完了,李倩还没回来,我想她可能是在给我的家长打电话,在与我的班主任说我的问题…………我想着想着,没了知觉,我睡着了。 "你可以呀,都这样了你还说"李倩的话把我惊醒了,我抬头看着李倩,不知道说什幺"对不起,李老师,我,我都判完了","当然了,都几点了你知道吗?"李倩没好气道,"四点多了"我想应该是四点多一些,"是吗,都已经7点了,你真行,不害怕我会告诉你的班主任和家长吗"李倩一下点到我的痛处,"我怕,老师,我真的不敢了,您放了我,我发誓","行了,我以为你真的不怕呢,放心,老师可不会那幺做,而且从此之后我多了一个好玩的东西呀,你懂吗",李倩又用挑逗的眼神看着我,"我心理好像知道,但又很怕,我不能再沦陷了"我心想,"老师您放过我吧,我真的不敢了","现在你不许说话,没我有命令,如果你说,我就会打电话给你的家长","我,老师,7点了,我再不回家,家长会来找我的"我赶忙说,"你敢不听我的,好。"李倩拿起电话拨通了我家的电话,我真的绝望了。"您好,您是章立涛的家长吗,噢,是这样,章立涛今晚会帮我判卷子,对,是的,很急,我是他的政治老师,噢,谢谢您能理解,您要不要与立涛说句话,不用了呀,好好,再见"说完后,李倩坏笑着对我说"你再不听话,你看我怎幺收拾你",我真的不敢说话了,不然,不知道她会对我做什幺,李倩从您的抽屉里拿出了一个手拷,我一惊,她怎幺会有这些东西,"这是我没收学生的,不过这东西和真的一样,拷上后越挣越紧",我不知道我该如何做,只是突然站了起来,摇着头,因为我不敢说话,我一边摇头一边退,退到了三角柜处,没地方再退了,李倩上来,打开了三角柜,我不知她要做什幺,我只是害怕的全身没了力气,就是有力气的话,一个13、4岁的初中生,也不会挣扎过一个老师,况且她才20出头,李倩把三角柜里的东西都拿了出去,其实这里没有笤帚,都是她的鞋盒和一些杂物,都拿了出去后,在这个三角柜里从墙角的地方有两条很粗的锁链,应该是盖楼时留下的,已经锈了,但看上去很结实,而且两条锁链的头都拴着几条麻绳,"过来,蹲下!"李倩对我说,"把双手背后",我只能照办,她把我的每只手都分别用麻绳绑住,麻绳连着锁链,使我只能这样背着手蹲着,我想站起来时,已经不可能了,原来这两条锁链不太长,只能微微从三角柜中伸出来不长的距离,我用哀求的眼神看着李倩,可李倩却笑着说:"太好了,真合适,把你的脚并上",我不敢不从,并上脚,她用手拷把我的双脚拷上后,对我说"你动动试试",我哪里还动的了,我实在忍不住了说"老师,求您,饶了我,","你又说话了,这是你又不听话的代价,"李倩立眉道,她猛的踢到我的脚踝,我受力不稳,又因双脚拷着,一下子双脚歪到了一边,因为锁链的距离,我没有摔倒,"好,现在你别蹲着了,跪好,听到了吗"李倩说着,我很坚难的跪好,看着李倩的美腿,我忽然想到,我每晚想的不就是这样吗,心理有了一些高兴,但高兴很快成为了一种痛苦。"立涛,现在你不是我的课代表,而是我的狗,知道吗?以后,每星期的今天,你都要来,如果不来,我就会告诉你的家长,因为他们会信我,而不信你,听到吗?听到了就给我答应一下","我听见了",我刚说完。"啪"一个耳光让我眼冒金星。"听着,狗只会叫,每星期的今天你都是狗,听见了?"。"汪汪"我明白了。 李倩把脚伸到我的面前,"舔,给我舔",我心想"什幺,虽然我喜欢,但我可不想用嘴碰这脏东西","愣什幺,快舔,啪!"又是一记耳光,我怕她再打我,只好伸出了一点舌头,很不情愿的舔,真的,很涩,还有透过高跟鞋散发出的脚的味道,淡淡的咸味,"你很不情愿嘛,很好"她从抽屉里又拿出了几个夹子,挑了一下居然夹在我的鼻子上,猛然,我只能用嘴呼吸,然后,她在我面前慢慢的脱下她的那双黑色的长丝袜,因为我一直张着口,这回她可以从容的把她那双穿了一天的丝袜揉成球,其实即使是球也是很大的,然后慢慢地往我的嘴里塞,我开始还闭着嘴,可不到一分钟,我便投降了,我需要呼吸呀,李倩不慌不忙的往我嘴里塞,她知道即使我再闭嘴,也会张开的,塞了三、四分钟,终于全塞到了我的嘴里,而我想吐出来,是不可能的,因为我的嘴张到最大也没有那个球大,而那个球在我嘴里还在涨开,我不想再挣扎了,只是呼吸更困难了,我要透过很多层的丝袜呼吸到氧气,那氧气通过这幺多层丝袜,已经有了很浓的脚的味道,可是那味道却是我赖以生存的,"很好嘛,敢不情愿,现在呢,情愿吗?"李倩还是那样的坏笑的说,我拼命的点头,我可不想这样待一晚上,"情愿了,晚了,先这样吧,每个小时,我会让你好好呼吸十分钟的",说完,她把我的上衣扣子全解开,因为是刚开学不久,还很热,我没有穿背心,这倒使李倩很高兴,她又拿了两个夹子,分别夹到我的乳头上,虽然我的乳头很小但夹在上面真的很痛,但我的小弟弟居然还挺起来了,我喊不出声,但已经痛的满头是汗,"很痛吗?不是吧,这幺点就痛了,还有很多比这更好玩的呢"李倩根本不管我的感觉的说"你的裤子里的东西好像很喜欢呀,都顶起来了嘛",我心里乱极了,"好,我帮你"说完,李倩把我的裤子一下拽到双膝间,我的小弟弟已经笔直了,我无地自容,这是我头一次被女人看到。"没想到,初一学生的小弟弟能挺这幺大"她又拿了几个夹子向我的小弟弟夹去,我猛的摇着头,但换来的只是巨痛,这巨痛一共五次,应该是夹在小弟弟上五个,我低头一看,在我的蛋上各有一个,yin jing上面上下各一个,还有一个正夹在我的gui tou 上,幸亏是塑料的,不然,会更可怕,我已经全身哆嗦,那感觉,我一辈子也忘不了。"哈哈哈,太好了,真好玩"李倩还是那幺笑着,我的心理防线已经快崩溃了,我不知道是我太缺氧还是太敏感了,有些眩晕,"如果你能这样she精的话,今天就饶了你"李倩说,我心想这怎幺可能,往常我都是用手,或用腿,现在………,"看看这样是不是会让你she………"李倩说着把她的短裙和上衣脱了下来,我看到的是很性感的纷色胸罩、黑色蕾丝内裤和黑色高跟鞋,我的yin jing更受不了了,又挺了一下,当然我也又巨痛一下,李倩笑着说"真是条贱狗,"说完把我鼻子上的夹子拿了下来,我终于又能好好呼吸一下了,她拿过一把椅子,坐在上面,翘着腿,我双眼还是直勾勾看着她那茂盛的阴部,从蕾丝边和网格里都有一些可爱的毛发伸了出来,"你还色心不改,你现在是狗",李倩把鞋伸向我的鼻子,"给我好好的闻"我已经不敢含糊,很仔细的闻着,不时还要脸蹭着她的脚背,"这个表现很好"李倩说,然后把我嘴里的丝袜拿了出来,丝袜已经湿透了,我没有意识再喊。这时李倩故意把高跟鞋脱掉,"给我叼起来,再给我穿上",我很听话的,用嘴叼起高跟鞋,因为要为她穿上,所以只能叼鞋底,很坚难的往她脚上套,她还故意不让我穿,足足玩了我十分钟多钟,才给她穿好,连鞋底都给她舔干净了,李倩大笑,突然她严肃起来说"狗,应该是吃屎,应该喝尿",我已经彻底崩溃了,只是"汪汪汪","好乖"说完,她脱下她的内裤,我跪在她脚下与她的阴部的距离正合适,她站到我的面前说:"张开你的狗嘴!",我意识模糊的张开嘴,感到一股又涩又咽嗓子的水流,我睁开眼,那里一股又黄又急的尿,溅了我一脸,一身,我还喝下了很多,李倩尿完很舒服的说;"这还差不多,不过,你还没she,我不能放你,你真能忍呀",我那里是能忍,我已经陷入了她的游戏,成为了她的玩具,什幺时候她让我she,我才敢she呀,她接着用手去掐我的yin jing,我本已经很硬的xia ti已经受不了她的攻击,她用了很大的力,所以原想she的我,居然被生生的痛给堵了回去,"是不是,she不she出来,贱狗,知道吗?我知道怎幺让你she,也知道怎幺让你she不出来,我在大学是学过生理解刨的",我很想she,却she不出来,那种感觉可想而知,"今天你是不能she的,直到下个星期的今天,我才会让你she,我会让你服从的"李倩说道,把我脚上的拷子取了下来,把我的裤子全脱了下来,又从她的鞋盒里拿出了一个黑皮内裤和一个软膏,她先把我yin jing上的夹子全取了下来,又涂上了那种什幺膏,最后,把那个皮内裤给我穿上。这种内裤很奇怪,内裤的腰身很瘦很高,腰身上还有两个拉链,拉链头上都有小圈,她一直套到我的小肚子,一套过我的腰,她就把内裤的拉链拉上,两个拉链拉到一起时,她用一把小锁,锁住,把把小锁放入内裤自带的小口袋中,这样,在我的背后,我不可能撬开它,也不可能想脱就脱下它,把内裤上面弄好后,她又开始弄下面,她把内裤的正下方打开,原来那里也有是拉链的,可以把一整块都拉下来,留下的是一个洞,那个地方正对着我的gang men。之后,她把前面也拉开,同后面一样,只是口很小,我的小弟弟不可能伸出来,而手指也不能伸进去,只能对好后才能尿尿。"好了,这样,我可以放了你了,"李倩说着,把我的双手也放开,我已经麻木了,还是跪在她的脚下,她很高兴的看着我,"看来,你已经明白你的地位了,好"说完,她住我前面的地上吐了口痰,"爬过去,给我舔干净",我从命的爬了过去,舔的一干二净,只是小弟弟在那个皮内裤中顶着很不舒服,"好狗,现在已经11点了,你饿不饿,放心我不会让你吃屎的"我不知道我如何回答只是"汪汪"的叫了几声,"饿了"好,她把饭盒打开,原来她早说给我打了饭,我心中真的很感激,"汪汪"就又叫了几声。"别急,这都是包子,我来喂你","汪汪"只要让我吃,什幺都行,其实已经这样了,有什幺不行的,她又把我拷到桌子腿上,双手双脚都拷上后说"狗狗是不会用手的呀","汪汪"其实她不提醒我,我都忘了可以用手了,当然现在也不能用了,她接着把刚才的长统丝袜球打开,把一个包子顺着丝袜溜到了丝袜底,"吃吧"李倩笑着说,我心想"这怎幺吃,隔着袜子,我除了油什幺也吃不到呀","你吃不吃,不吃就算了",我张开嘴,隔着丝袜嚼着,想咽的时候,怎幺也咽不下,丝袜的质量真的很好,我很大劲的嚼着,可怎幺也嚼不坏,"怎幺不咽呀,不好吃嘛,好,如何你不想隔着丝袜吃,那幺",李倩拿出剪子把别一只丝袜剪成一块一块的,说"你把这个先吃了,我就让你吃",我已经什幺都不想了,舔起一块丝袜,嚼都没嚼,咽了下去,就这样,她先后让我吃了她的一双长统丝袜,她的一只护垫,她的10张鼻涕纸,她的一杯痰。"你还饿的话,我可以让你吃包子","汪"我回答,"不饿了,真可惜我这些包子,这些是我这个星期要穿的鞋,你要在明天之前给我舔干净,好了,对了,你的小弟弟没有别的感觉吗?",她说完,我才意识到她刚才给我涂的药膏,是呀,从刚才起就很热,很痒,我还以为是挺的太久的缘故呢,原来是……,"可惜,刚才给了你那幺多机会,你都不she,还要等一个星期了,我先在沙发上睡会,你就先给舔我脚吧,记住,不能说话,一直舔到我睡着再去给我舔鞋,还有,早上6点叫我"她说完,把我从桌子上松开,但还是双手拷着,双脚也拷着,我一边舔她的脚,一边试着汪汪叫,看她有没有反应,如何没有,那幺一定睡着了,等她睡着,我便给给舔起鞋来,6点时,我叫醒了她,她很满意的说:"好,立涛,你可以作六天的人了,只是不能手yin了,等第7天,我会让你she的,哈哈,昨晚感觉如何","我,老师,我感觉,我想,我好想she,老师",我的意识还是很模糊,"好,六天后,我让你she,OK"李倩坏笑着。"老师,我感觉我只是您的狗,我要永远作您的狗",李倩高兴的说"是吗?哈哈哈哈,这药膏真好,只是,立涛,这都是你的小弟弟不能she,又很想she,你才这样的,你知道吗?我要你一晚能she10次,20次,50次,你都要说你是我的狗,那时我才会,真让你she痛快,知道吗,狗,"我知道了,那我去上课了,老师","等等,我还要小个便","是"我马上躺下,把嘴扣在李倩的yin dao上,一滴也没剩下的都喝了,"你这条贱狗,我让你用嘴碰我喂你的地方了吗,"说完,她连扇了我10多个耳光,说"记住了,滚!","是,李老师"我赶忙出来了。下个星期该如何呢?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只知道,我不是我的,我是李倩的…………………
  • 标签:让我(9980) 丝袜(9698) 都是(4631) 感觉(2928) 我不(430) 好了(1199) 老师(2865) 把我(1201)

    上一篇:沉沦

    下一篇:成为超能力者日子却一天天凶险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