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和外甥女

妍是我妻姐,个子不高,皮肤也有点黑,但就是有一种独特的气质吸引着我。我是一名SM爱好者,而妍吸引我的可能是那种无形中散发出来的独特女王气质吧。我和妻姐在两个城市,过年过节的时候,妻姐会来我家小住,有时候我也去妻姐家过年。这段时间便是最幸福的时光了。妻姐和妻子要去逛街,我便推脱不想去,便可以一个人留在家里,而此时,妻姐那些换下来还没有清洗的原味变成了我至高无上的圣物。不知怎地,妻姐原味的味道很大,内裤上独有的骚气简直就是刺鼻,棉袜也臭得很,但我就是喜欢,每次都要把原味放在桌子上,恭恭敬敬地磕上35个头(妻姐35岁),然后再把内裤套在头上,裆部对着嘴边,嘴里塞着棉袜,跪在地上,一边感受妻姐独特的气息,一边手yin。有时我会射在妻姐的高跟鞋里,再强迫自己舔干净。有些同好she jing了以后就没有了奴性,我还可以残留一点,但也要再有刺激才行,因此直接舔食自己的jing ye我是做不到,但是射在妻姐高跟鞋里的jing ye,那就不一样了。混合着妻姐脚臭和皮革的味道,美味极了。到了妻姐家住,那就更爽了,满衣柜的衣服,内衣,内裤,袜子,鞋子,都是我的圣物,我还用丝袜把手脚捆起来,在屋子里爬行,在妻姐的鞋子里吃东西。而最兴奋的就是,妻姐家不习惯把用过 闻了一会,姐姐满意地说:“看来,你是真的喜欢我的味道啊!帮我把袜子脱掉,直接闻我的脚!” 我跪伏在妻姐的脚下,用牙轻轻地咬住袜根,慢慢往下退,嘴唇和鼻尖接触到妻姐赤裸的玉足,凉凉的,玉足的味道直接毫无保留地钻进鼻中,简直舍不得呼吸,而是像吸烟一样,将味道深吸进肺中,循环一周,再轻轻地吐出来…… 我的xia ti迅速地坚挺了起来,隔着柔软的家居裤,高高地凸起着。就在我咬住袜尖把棉袜全部咬下来的瞬间,妻姐看到了顶起的帐篷,用脚轻轻地踢了踢,这幺容易就兴奋成这个样子哦,真实贱呢。 妻姐的足尖让我的xia ti简直要爆炸了,我不禁用手去揉搓那硬邦邦的东西。妻姐看到了,狠狠地将我的手踢开。“贱货,我没让你碰你那脏东西,你能随便碰吗?”我连忙磕头,“主人,汪汪汪,狗狗知道错了,狗狗不敢了,请主人原谅狗狗。”妻姐又用脚踢了踢我鼓胀的xia ti,“把狗皮脱掉,让我看看贱狗的狗ji ba好不好玩。”我站起来刚要动手脱裤子,妻姐又照着我的小腿狠狠地踢了一脚。“跪着脱!”“是,主人!”我连忙重新跪下,保持一个膝盖接触地板的跪姿脱掉了裤子。“看你又高又大的,这ji ba的大小也就一般嘛!不过给我当玩具也凑合吧。”“恩,狗狗是主人的玩具,狗狗身上的一切都是主人的玩具!”
nwxs8.com

“这还差不多”,妻姐笑着说。“正好今天没洗脚呢,你来做你最喜欢的事儿吧!”我俯下身,鼻尖轻轻在妻姐的美足上蹭着,然后伸出舌头,舌尖在妻姐的脚趾上打着转。“呵呵,有点痒”妻姐绷了一下脚面,“不过感觉很舒服呢。”“主人舒服就好”说完,我把妻姐的大脚趾全部含进嘴里,用舌头温柔地包裹着,脚趾缝里藏着的一些脏污的东西都被我吸进嘴里,那里面饱含着妻姐的味道。然后是二脚趾……五根脚趾依次舔完。再顺着脚背舔过去,绕过脚跟,从脚心回来。然后再把整只玉足都含进嘴里,一吞一吐地在嘴里进出。偶尔一抬头,顺着妻姐的大腿可以看见小内内的影子,若隐若现,xia ti愈发地膨胀了。嘴里也加快了动作。一直含到嘴里似乎都没有唾液分泌了,我才放下妻姐的玉足,又轻轻地含起了另一只……“好了,时间差不多了,你先回去吧,改天再好好玩你!”妻姐突然说。我看了一下时间。确实很晚了,便给妻姐狠狠地磕了几个头,“遵命,主人。”便爬到衣服那里穿好了衣服,跪爬出了门。 吃饭的时候,妻姐就坐在我的对面,一边吃饭一边微微地笑着。我也不知道妻姐在笑什幺,心里有点发毛,又有点期待。吃完饭后,我留在厨房洗碗,妻姐突然走了进来。“跪下,亲我的脚!”我迟疑了一下,妻姐狠狠地踩了我一脚。“放心,他们都在客厅看电视呢!”我赶快跪了下来,低头亲吻着妻姐的脚趾。“好了,给你这个!”说着,妻姐递过来一袋子东西,我打开一看,里面都是骨头。“这些是我刚才吃剩下的骨头,你再好好地舔一遍,嚼碎了再扔哦,否则让你好看!”“遵命!”我赶快接过袋子,这里面可都是经过主人唾液侵染的精华啊。我就像嚼甘蔗一样,一边嚼一边洗碗,感受着主人唾液的香味,陶醉其中。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翻来覆去睡不着,有了妻姐这个主人,我又是兴奋又是惶恐,毕竟她是我第一个主人,却又偏偏和我有着这样密切的关系,我希望有一个主人,但我又怕影响到我自己的家庭和前途,然而,我还是相信妍,我觉得她也是喜欢这样的,喜欢享受我伺候她玉足的感觉。朦朦胧胧中,我睡着了,在梦里梦见了许多和妻姐的故事,真希望它可以变成现实。
  • 标签:内裤(1840) 主人(7770) 让我(9980) 狗狗(730) 舌头(3958) 好了(1199) 味道(1724) 嘴里(2009)

    上一篇:闺蜜的母女家奴

    下一篇:女神胯下的虐恋极致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