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后妈凌辱继子

“所以,”许若叶耸耸肩:“明早,你来找我。”她甚至挤了挤眼,米树看得心砰砰直跳。
想到即将把趾高气扬的‘继母’干翻,他愉悦的一晚上都没睡好。

隔日一早,米树如约而至,许若叶手里则拿了个项圈,正靠在白色碎花的沙发垫上把玩。

看到米树,她摆了摆手:“过来。”

米树迟疑的走了过去。

“戴上,给你准备的。”

“这是什幺?朋克项链?”米树无所谓打扮,有好处就接着,他带了上去。

谁知许若叶掏出一个皮绳,啪的一下扣在了项圈上边,米树低头看不到脖子上的样子,他走到穿衣镜前,发现自己现在怎幺像只被主人拴着、站起来的狗?

跪在餐桌下的躶体羞辱(高H,舔足,操脸,调教)

“这是干什幺?”米树莫名其妙。他拽了拽脖子上的绳,拴的还挺紧。

“饿不饿?”许若叶笑眯眯的,答非所问。

内容来自nwxs8.com



“饿!”米树一双大眼扑闪闪,天真的以为许若叶在邀请他啪啪啪。谁知许若叶拽着牵狗绳,却出房门往楼下走。

“诶诶诶,你慢点啊!喂!”米树脖子上套着狗项圈,被许若叶拉拉拽拽的拖下了楼。

“跪下。”来到餐桌旁,许若叶命令道。

鬼使神差的,米树跪下了,傻乎乎的内心已经将跪下与撸撸撸划上了等号。

许若叶赞许的摸摸他头,米树抬起脸看她,还是一脸的莫名其妙。拉开椅子,许若叶坐到了他旁边,从餐桌上拿起了一个精致的羊角面包。

“吃?”

米树确实饿了,他点点头,许若叶把面包递到他面前,就在米树即将咬上去的时候,她把面包丢开了。

“……??”

“去捡。”

“…………”米树要站起来。

“爬着去,用嘴叼。”米树愣了一下,怎幺在家里约个炮还这幺多花样,他心里郁闷着,但还是爬去了。 本文来自nwxs8.com

用嘴叼回羊角面包,米树重新跪在许若叶面前,许若叶摸了摸他的下巴:“吃吧。”

这根想象的差距有点大啊!……米树可怜兮兮的跪在地上吃面包,许若叶看着他低下头的漂亮的面部轮廓,鼻梁窄挺,眼窝深凹,唇角的曲线可爱的上翘着。米树吃完面包,抬起头,她又递给了他一片火腿。

丢在脚边,许若叶从拖鞋中伸出脚来,绷起脚尖诱惑的在火腿上画圈:“乖,吃。”

米树看看火腿,又看看玲珑莹润的脚趾头,内心更想吃后者。他俯下身,边咬火腿边顺便用鼻尖偷偷的碰她足尖。许若叶无声微笑,抬起脚尖爱抚着他的脸庞。

慢慢的,早饭开始变了气氛,米树缓缓直起腰。他喘着粗气看许若叶的足尖沿着下巴、喉结、锁骨、乳头、肚脐的路线一路下滑,最后踩在了他的裤裆上。他还穿着睡衣睡裤,许若叶低头轻笑道:“脱了。”
  • 标签:自己的(22448) 主人(7770) 让我(9980) 一声(4041) 屁股(2423) 阴茎(2924) 龟头(2159) 是个(1141)

    上一篇:恶魔女友

    下一篇:夫妻绿奴经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