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辱蜜月

“那幺,大家在新郎木村和夫先生与新娘明美女士出门时,高喊“万岁”吧!” 在友人代表高昂的声调中,人群一阵阵地拍手欢呼,列车开始开动了。新郎老实巴交地笑着朝大家挥手,不过在别人看来,不像是新娘偎依着新郎,而是新郎被满面春风的新娘的高大身材挡住,只能从身后勉强把手伸高来向大家表明存在感的样子。来送行的大部分人都盯着新娘——后者已经在父亲的会社里当了近五年办公室白领,平素艳光四射,到哪里都不缺追随者。而至于在同一会社就职两年的新郎,来站台专门为他送行的人就寥寥无几,只有养育他长大的叔叔婶婶,和同年入职的几位朋友。不过回想起来,原本整个结婚仪式到婚宴的安排都和他的意志无关,全是新娘一方的人做主的。对女儿平日胡作非为和混乱的男女关系感到焦头烂额的社长见到木村后,看中他出身一流大学又无依无靠,好不容易劝说女儿和他结婚,顿时感到肩上担子轻了不少。另一方面,在缔结婚约之前,他早已像大部分日本男人一样,对隔壁科明美的活力和美貌深深着迷了。但由于天生的软弱性格,没有勇气加入众多追求者的行列中,只能时刻目视憧憬着不时映入眼帘的曼妙身影。虽说如此,朋友也告诫过他明美的放荡生活和娇生惯养的傲慢性格恐怕并非良配,他却不把忠告往心里去,课长一出面说媒,二话不说就满口答应了婚约。 本文来自nwxs8.com

“终于就两个人了呢”,他将身子躺在绿色车厢的席子上,温柔地对看着暮色里掠过的东京街道的新娘说。
“真是呢。这一整个月都慌慌张张的,婚约之后,同和夫君单独两个人见面的次数,真的都没有过呢”
“真是啊”他心里也默念着。婚约后只一个月就举行婚礼,他心里倒也没有别的不满,只是本来就少的约会次数,在未婚妻家里广大的宅院中就消磨了大部分时间,又总有家人来来往往不让两个人单独相处。对于他来说,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机会向她诉说在成为夫妇前早已对她倾心,因此,到达目的地前,还是好好珍惜这段时间,向她说说心里的绵绵情话吧!

突然,明美用郑重其事的口吻,对他说道:
“我啊,希望你做一件事哦。我的话,是很任性的,可不是听丈夫话的类型哦。我的梦想是把丈夫垫在屁股下面蹂躏,老公,如果是你的话,应该会心甘情愿在我屁股下面的吧?” 本文来自nwxs8.com
她盯着和夫的脸,等他说出同意。在车内热气的蒸腾之下,她的脸庞透出兴奋的粉红色,如同大朵的玫瑰花一样美丽。
“这个的话。。。嘛”
他结巴着,不说同意也不说拒绝。明美又强硬地对他重复:
“说OK啊!”
和夫闻着飘向脸庞的她的香味,陶醉在甜蜜的气氛中,不由自主地点头回答说“嗯”。
  • 标签:奴隶(2697) 味道(1724) 妻子(750) 两人(1297) 嘴唇(53) 女主人(543) 屈辱(110) 臀部(235)

    上一篇:我的妻主

    下一篇:一个女孩的自贱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