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警察的故事

jiexuan 我叫琳,是四川人,18岁了,去年和村里的姐妹叫我一起去成都打工。可 是去了没有多久,发现打工好苦好累哦,我又不想再回去,后来没有办法,只有 学人家去做鸡。刚开始很害怕,后来看到赚钱很容易就开始习惯了。下面我是我 的亲身经历,说来给大家听:我开始做这行不久的一天,我和客人谈好了价钱, 然后开了房,正脱衣服。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我们还没有反应过来呢 ,就闯进来好几个警察,我就知道这下完了。   后来我们被带到了警察局里,同在一辆车上的还有十来个姐妹。给我们办了 什幺手续后就把我们关在了一件小房子里,有警察说要把我们可能送去收容教育 ,我们都害怕极了,有几个女孩都哭了。   这时走过来一个女警察,看起来非常的年轻,大概21岁左右吧,长得很漂 亮。她对其他的警察说:「所长说了,大家都回去休息了吧,明天处理这堆卖yin 女。」   没有多久估计人都走光了,四周都没有声音了,估计也很晚了吧。这时我听 见了女人的脚步声,一个人走了进来,就是刚才的那个女警察,她用钥匙打开了 关我们的门,看了我们一会儿,就指了指我和另一个女孩说:「你们两个,给我 出来!」   我们很害怕就出来,然后她叫我们跟她走。我们跟着她上了两层楼,走到一 个门口她打开门让我们走了进去。里面象是一间宿舍,有两张床,还有书桌,衣 柜什幺的,房间布置得很漂亮,床上有粉红色的床单,还有一个毛茸茸的小熊, 书桌上也有一些可爱的小饰品,说明房间的主人是用了心思去收拾这房间的。空 气中有香香的味道,很明显这是一位女孩子的房间。   女警察走到书桌前脱下了上衣,理了理头发,她有着齐肩的长发,轻轻地披 在肩上,样子很好看。然后她回到了床前坐下。命令我们走到她跟前,对我们说 :「你们想不想去收容所里住上一两年的啊?」   傍边的那女孩一下就跪下了,哭着一边磕头一边说:「警察姐姐,你饶了我 们吧,我们以后不敢了「。我也跟着跪下磕头。   「饶了你们也不是不行,关键是看你们听不听我的话。要是你们乖乖听我的 话,照我说的去做的话,我可以考虑放过你们。不然的话,就只有公事公办了。 」   「我们听话,求您饶了我们吧。」   我们哀求到。   「好吧,我的第一个命令是你们马上把身上的衣服全脱掉,一丝都不能剩。 」   我们互相看了一眼,不知道她为什幺让我们这样做,都没有动。   「怎幺?刚开始就不听我的?我看还是送你们去劳教好了。」   「不,不是的。我们听话。」   我和那女孩只好照做,将自己脱得一丝不挂后,我们又重新跪下。   「听好了,从现在开始你们就是我的奴隶,我想把你们怎幺样就怎幺样,你 们必须绝对的服从我。不然的话,后果你们很清楚。」   「我们一定听话。」   「从现在起你们要叫我主人,你们就是我的贱奴。以后回答我要说「知道了 ,主人」;或者是「好的,主人。」   「知道了,主人。」   「现在,你们俩给我把我的鞋子舔干净。」   我稍微迟疑了一下,她就给了我一耳光,打得我的脸火辣辣的疼。这下我立 即低头开始舔她的皮鞋。   「很好,现在把我的鞋脱下,要用嘴来脱」我用嘴衔住鞋跟,很顺利就把鞋 脱下了。旁边的女孩脱得慢了点,又被打了一下。   「把两只鞋的鞋跟插进你们的yin dao里,给我夹住了,不许掉下来。」   我们别无选择,只好把那长长的鞋跟插入自己的下身,下面传来冰凉的硬物 感,那屈辱的感觉却让我很觉得有些兴奋,估计傍边的女孩也是。   「现在捧起我的脚,闻闻香不香?」   她笑着说。   我照做了,捧起来闻了起来,女警察穿了一双白色的有好看的花边的棉袜。 她的脚的确有香味,加上一点薄薄的脚汗味儿,很特别,很好闻。   「说呀!香不香?」   「很香,主人。」   我和那女孩异口同声地答到。   「好,那你们现在同样用嘴把我的袜子也脱了,把它放在你们的头上,同样 的不许把它掉下来。」   我用牙轻轻咬住了袜口,往下拉,然后又咬住脚跟的位置向外拖。虽然没有 像脱鞋的时候那样容易,但也没有花多少时间。然后,我把脱下的袜子放在自己 的头上,小心翼翼地顶着,害怕掉下来被惩罚。   「现在开始舔我的脚丫,每一根脚趾都要舔干净,还有脚趾缝和脚底也要舔 干净。」   女警察的脚形很美,脚趾细细白白的,很可爱。我捧着这像艺术品一样的美 脚舔了起来,把脚趾放进嘴里吸允,用舌头舔刮她的脚底和脚趾缝。也许是有些 痒,逗得她咯咯直笑。   「好了,够了「她让我们放开她的脚,然后从床下拿出一双拖鞋,穿上站了 起来,脱掉了衬衣,里面穿着粉色的乳罩,然后她也把乳罩解了下来,露出了雪 白的乳房,又圆又大。」   你们站起来。」   我们站起来后,她一把把我们抱在怀里,三个人的胸部被挤在了一起。   「呵呵,你们两的也不小嘛,就比我的小一点。」   我和女孩都害羞地低下了头。   「哟,脸红了。真可爱。选你们就是因为你们年纪小,长得可爱。」   然后她突然对我们每人脸上亲了一下。」   算你们听话,刚才做得都不错,来我赏你们吃奶。」   她示意我们轻轻蹲下,然后把乳头送到了我们的嘴边,我们只好听话地放进 嘴里又吸又舔。感觉就象我们真的在吸她的奶一样。乳头在嘴里象樱桃一样胀了 起来,一种依恋的感觉涌了上来,抬头一看,她正微笑着看着我们。   不一会儿,她的脸就变成红红的了,喘息也急促了起来。让我们停了下来, 然后叫我们帮她把裤子脱了下来,她的内裤也是粉色的和内衣是一套的,下面已 经有了湿湿的印记。   她要我们俩面对面的跪下,中间隔着一个很小的距离。然后她脱掉了自己的 内裤,走过来叉着腿站在我们之间。她湿漉漉的yin hu刚好朝向了我的脸,我能很 清晰地看见她yin mao上一滴滴的爱液。   她拍拍我的头,说:「你来舔我的小妹妹,「然后把手伸向后面拍了另一个 女孩的头,「你就给我舔菊芯好了」于是,我就开始舔了,先舔她的yin di,然后 用舌头分开她的yin chun来舔里面,最后把舌头使劲伸进她的yin dao里,摩擦她的yin dao 壁,可是我的舌头伸进深处会突然被什幺东西挡住,我才明白,那是处女膜,这 个女警察还是个处女。   我的下巴常常能碰到后面的那个女孩的下巴,看来她也舔得很卖力。很快女 警察就从喘息变成了呻吟。   使劲把我的头向她的下身挤压。我的嘴里,脸上全是她的爱液。   「快呀,不要停。」   她开始大声的叫到。   于是我加快了速度,舌头不停地舔击她的yin di,吸她的yin chun,cha ta的小xue。 后面的女孩也开始用舌尖往她的菊洞里钻。在我们的夹击下,她很快就达到高潮 了。一股热热的液体从她小xue里喷出,溅得我一脸都是。在她的指挥下,我们把 她扶到了床上躺下,再从水瓶里到出热水,用热毛巾给她擦洗干净了,小心地改 上被子。   然后我们才就着那毛巾擦了脸。   我们想,大概可以结束了。可是她又命令到:「你们俩坐到对面的那张床上 去,用我刚才让你们插在yin dao里的那皮鞋,表演自慰给我看。   我们按照她的命令做了,我们都坐在那张床上,张开腿,面对着她,开始用 鞋来自慰。很快也有了感觉,开始泛滥了,yin水流满了大腿。   然后,她又叫我们互相拥抱接吻,叫我们换成69式,互相舔对方的下身。 而她却趴在床上笑着看我们的表演。   终于,我们都在对方的挑逗下达到了高潮,她让我们放下鞋子和头顶上的袜 子,去清洗干净下身。然后,她把被子掀开一角,说:「你们做得很好,都到床 上来吧。」   我们就赶快爬到了床上去,说实话,外面挺冷的。   我们分别躺在了她的左右两旁,她用手环抱着我们,让我们的身体紧紧地贴 着她的身体。   她的皮肤滑滑的很软、很暖活。   也许是因为床很小,让她觉得有些挤,她就让那个女孩钻到脚边去,继续用 嘴舔她的yin hu。而我则被命令趴在她身上去舔吸她的乳头。然后,她的用手揉摸 我的乳房,还用手指掐我的乳头。虽然很疼,我却不敢出声,只能任她玩弄。不 过没有一会儿,她就放开了我,用双腿紧紧夹住下面的哪个女孩的头,两只手使 劲把女孩的头往自己身下压,嘴里又开始了呻吟。没有多久,她忽然身上的肌肉 都绷紧了起来,大叫了几声,然后又放松了。我知道这是她的第二次高潮了。   可能是她真的累了,她叫我们都停了下来。然后,双手像抱玩具娃娃一样抱 着我,让下面的那个女孩,把她的脚揽在女孩胸前,用女孩的体温来给她保暖。 我们也都觉得很疲倦了,很快大家都睡着了。   天刚亮的时候,她突然把我从睡梦中推醒,对我说:「贱奴,我想要小便。 」   我茫然地望着她不知道,她到底要我做什幺。   她看我没有动静,就在我的乳房上掐了一把,说:「你钻下去,用嘴给我接 着,全喝下去,如果弄洒了一点,看我怎幺收拾你。」
nvwang.icu

我只好照做,钻了下去,张开嘴,把嘴严严的贴在她的yin hu上。刚刚做好准 备,一大股又咸又苦的尿液就灌进了我的嘴里,把我嘴胀得鼓鼓的,我不知道如 果洒出来会面临怎样的惩罚,只能拼命的喝了下去。还好,尿得不是很多,我也 没有给弄洒在床上。   她满意地哼了一声,然后叫我们都下床,让我们给她穿上衣服,服侍她洗簌 。   等到她洗簌完毕、穿戴整齐后,她又把我们带下楼去,重新关在了那个小房 间里。没有过多久警察们就开始陆续的来上班了。   后来,我们两又被单独的叫出来,让我们说明情况,又给我们进行了「批评 教育」后,说念在我们年纪小,又是初犯,给我们一个改过的机会,就把我们放 了。   临走的时候,她又记下了我们的电话号码,说要我们随传随到,要实时对我 们进行监督,让我们改过自新。   可是我有种预感,这事儿仿佛还没有结束。   那晚在警察局里的事情过去一周后,一天中午我突然接到了女警察的电话, 命令我马上到锦江区的一间公寓里去报告改造的情况。我犹豫了很久还是决定去 吧,因为我知道如果我不去,她会想办法来报复我的。我找到了那间房间,小心 的按了门铃,开门的就是她。她突然就打了我一耳光,「怎幺花了这幺长的时间 ,找死啊?还不快脱了鞋子给我滚进来。」   于是,我脱了鞋子跟着她走了进去。走进去是一件比较大的客厅,落地窗上 挂着浅蓝色的窗帘,阳光照进来,使得屋里的光线很柔和。屋子里还有五位年轻 的女孩坐在沙发上,一边打闹一边看电视,沙发前的茶几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 看到我的到来,女孩们都很惊讶,也没有打闹了,眼睛都齐齐的看着我,那眼神 似乎看到了什幺很奇怪的东西。   「韩雪,你不是说真的吧?她就是你说的那个……」   一个穿白色衬衣的女孩惊奇地问到。   「我还以为你是开玩笑的呢?这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当然是真的了,她就是我说的那个奴隶,当然还有其他的了,但是我比较 喜欢这个」女警察脸上全是得意的表情,然后踢我一下对我说,「贱奴,这是你 任阿姨和田阿姨的家,你要也听她们的话哦。还不快跪下给阿姨们问好。」   我赶紧跪下磕头,然后说:「阿姨们好,给阿姨们请安。」   「哇,她真的跪下磕头了耶。」   另一个穿着粉红色吊带衫的女孩惊奇得跳了起来。   「我觉得好丢人哦」旁边的一个女孩用手蒙着脸叫到,从一身学生服来看应 该还是个高中生。「是呢,真的好听话。」   又一个女孩说到,她穿着紫色的套裙,看起来漂亮极了。    「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呢。她长得好可爱哦」最后的 一个女孩有着一头美丽的长发,眼睛里满是兴奋。「这怎幺行?笨蛋!要一个一 个地给她们行礼才行」韩雪拎着我的耳朵,让我跪在了第一个女孩身前,就是那 个穿紫色的套裙的女孩面前。「这是你任阿姨,快给任阿姨磕头问好。」   我赶紧俯下身去磕头:「任阿姨好,给任阿姨请安。」   女孩只是歪着脑袋看我,嘴角满是笑意。然后我又被挪到第二个女孩身前跪 下,给她请安。   「这是你田阿姨」第二个女孩就是那个穿着粉红色吊带衫的女孩。她伸出手 来摸了摸我的头,说:「真有意思呢」第三个女孩是她们中间最小的估计也就是 十六岁左右的样子吧,韩雪让我叫她张阿姨。   她也只是捂着嘴笑着看着我。「这是你王阿姨」第四个女孩是最先说话的那 个穿着白色衬衣的女孩。在我抬起头后,她也轻轻地拍了拍我的头。   最后一个女孩就是有着美丽长发的那个女孩子,长得特别的美,有一双亮亮 的眼睛,不停地闪烁着。   在我磕头的时候,她正在把一小片削好的水果放在嘴里,正准备嚼呢,突然 停了下来,眨了眨眼睛,又把它从嘴里拿了出来。「好乖哦,来张开嘴,阿姨赏 水果给你吃。」   我只好把头仰起来、把嘴张开,然后她就象喂动物一样把那片水果放在了我 的嘴上方,松开手让它自己掉进我的嘴里。旁边的女孩们都开心地笑了起来,韩 雪也笑着说:「还不快谢谢你何阿姨?」   「谢谢何阿姨。」   我只好又给长发的女孩磕了个头。   「下面,我问你,她们中间谁最漂亮?」   韩雪又问我。「阿姨们都好漂亮,象天上的仙女一样。」   「不行!」   女孩们都抗议说「你要说清楚到底是谁最漂亮?」   韩雪也狠狠的踢了我一脚:「说,到底是谁最漂亮?」   我忍着痛,再一次看了她们每个人一眼,「我觉得何阿姨最漂亮。」   「好啊,谁给你东西吃你就说谁最漂亮」其他女孩都生气了。「真是下贱。 」   穿白色衬衣的女孩顺势就一脚重重的踢在我脸上,把我踢倒在地上,脸上气 呼呼的。   这时韩雪出来劝到,「本来就是拿她来玩的,大家为这个生气可不值得哟。 」   「就是嘛」长发的女孩也笑着说到「好可怜哦,过来,阿姨看看踢红了没有 ?」   然后就把我揽到跟前用手抚摩我被踢到的脸。「好了,咱们还有其他的游戏 要玩,大家不要再生气了。」   韩雪拿出一个眼罩,「来小何你先用这个来把她眼睛蒙上,要让她看不见。 」   「好的」长头发的女孩很快就给我把眼睛蒙了起来,严严实实的一点光都看 不见。「好了,这下保证她什幺都看不到了。」   然后我听见韩雪好象拿出了一个口袋说:「现在大家把袜子脱下来放在这袋 子里。」   「韩姐姐,这是要玩什幺呀?」   好象是那个穿学生服的女孩问。   「别着急,马上你就知道了」韩雪回答说。「大家蹲在沙发上,把脚放在沙 发的边缘。」   接着又是女孩们笑闹的声音,然后我头上的眼罩又被取了下来。这时我发现 女孩们的袜子都不见了,每个人都光着脚丫蹲坐在沙发上,脚都在沙发边上悬空 放着。女孩们的十只脚丫排在了一起,看起来好壮观。「贱奴,还不快爬过去舔 阿姨们的脚丫,要认真舔喔,一会儿有问题要考你。」   然后我就爬了过去,开始从长头发的女孩的脚丫舔起。   我先是轻轻的舔她的脚背,然后再吻她的脚尖,再把舌头伸到她的脚趾中间 去舔她的脚趾缝,然后是舔脚底,最后我把她的脚趾放在嘴里,一根一根地吸。 长发的女孩人美、脚也很美,白白的脚很纤细,皮肤很光滑,脚趾甲上涂着白亮 色的指甲油。脚上没有一点汗味,有一种淡淡的清香。她挺有兴趣地看着我舔她 的脚丫,还不时的指挥我舔这儿、舔那儿,嘴里还说:「真好玩,我从来没有试 过让人舔脚丫,感觉还蛮舒服的嘛。」   「喂,小何你别只顾你自己玩嘛,后面还有好多人呢。好了、好了。到我了 。」   旁边穿着白色衬衣的女孩一把把我抓了过去。然后把脚塞进了我的嘴里。穿 着白色衬衣的女孩的脚尖很尖,脚趾上涂有褐色的指甲油。可能是常常穿高跟鞋 的原故吧,脚面上没有什幺汗,脚底平平的有硬硬的感觉,可是她的脚趾缝里却 是咸咸的,可能那里出汗比较多。   「好舒服哦,脚趾头被她吸在嘴里的感觉棒极了」白色衬衣的女孩满意地笑 着说,然后把我的头移到旁边的女孩脚边「小张,你来试试。穿学生服的那个女 孩只是轻轻的笑着,什幺也没有说。   我就直接捧起她的脚丫舔了起来。女孩的脚很小,看起来很可爱,皮肤非常 的滑嫩,脚趾甲上什幺也没有涂。脚上没有汗,却有一丝淡淡的皮革的味道。   女孩很害羞,我舔她的脚的时候脸都是红红的,然后她拉了拉旁边穿着粉红 色吊带衫的女孩说,「田姐姐,到你了。」   「那好,我也试试是什幺感觉」穿着粉红色吊带衫的女孩说。   然后我赶紧转过头去舔她的脚丫。她的脚趾甲是彩绘的、有点长,图案很好 看,上面还有些银银亮亮的东西。脚踝上套着小小的彩色石头做成的脚链。她的 脚感觉就不是那幺的滑了,脚上虽然没有什幺汗,可是当舌头扫过的时候却有感 觉到好象有薄薄的一层灰尘在上面,脚底和脚趾缝里有一些黑色的像泥一样的东 西,咸咸的。在她们的注视下,我还是把它舔进了肚子里,把女孩的脚也舔得干 干净净的。「哈哈,真好,省得我再去洗脚。」   穿着粉红色吊带衫的女孩笑着说。当我准备去舔最后一个女孩的脚丫的时候 ,她却阻止了我。然后皱着眉头说「去,到那边拿个纸杯接点水,漱漱口。刚舔 完别人就来舔我的,讨厌,一点卫生都不讲。」   旁边的女孩们都哈哈大笑起来。我只好从地上爬起来去接水,然后漱了口, 再回来重新趴在穿紫色的套裙的女孩的脚下,看着高高在上的她。「张开嘴,让 我检查看看还脏不脏了?」她用手指甲轻轻夹住我的嘴唇向上下翻开,观察我的 嘴里。「哼~~,可以了,舔吧。」   最后一个女孩的脚和第一位的一样,都是白白的、滑滑的、很纤细,但是和 第一位女孩不同,她的脚上却有一股熏衣草的味道。「是挺舒服的,她的舌头和 嘴唇都很灵巧。」   穿紫色的套裙的女孩也开始笑了。「这样高高在上看她给我们舔脚感觉好过 瘾哦。」   「是呀,还可以在这幺近的距离下慢慢观察好有意思哦。」   长头发的女孩也笑着说到。   「好了好了,游戏继续。」   韩雪示意大家停下来,然后对我说:「贱奴,现在我来问你,她们谁的脚最 美,味道最香?」   每个人都用一种期待的目光看着我,白色衬衣的女孩还比了比拳头。我想了 想,心惊胆战地说:「我觉得,张阿姨的脚最美,味道最香。」   「完了,看来咱们都输给小妹了。」   长头发的女孩仰天长叹地说。其他女孩也纷纷做出可惜的表情。   「不是的,她是乱说的,其实姐姐们的脚才好看呢。」   穿学生服的那个女孩红着脸忙着解释说。「算了,输给小妹子也没有丢人的 ,咱们继续玩。」   穿紫色的套裙的女孩说「韩雪,下面怎幺玩?」   「下面咱们再重新蒙上她的眼睛。然后嘛,等着看吧。」   韩雪重新给我戴上了眼罩,然后让我仰起头,拿出一个什幺东西放在我的鼻 子上,「贱奴,刚才你都舔过了她们的脚丫,现在你来猜猜看,这是谁的袜子啊 ?猜错了要被惩罚的哦。」   放在鼻子上的袜子应该是丝袜,很轻。独有的一股熏衣草味道轻易地就出卖 了它的主人是谁。我很快回答说:「这是任阿姨的袜子。」   「答对了」女孩们都拍手笑到「好聪明哦。」   「那这双呢?」   韩雪又拿了一双袜子给我闻。这次的袜子有皮革的味道,可是穿学生服的女 孩和穿着白色衬衣的女孩脚上都有皮革味,会是谁的呢?我又感觉到这双袜子的 材料不是很薄,好象是绵制的。我想穿着白色衬衣的女孩穿的应该是高根的皮鞋 ,不适合穿这样的袜子,所以这双袜子的主人应该是那个穿学生服的女孩。「这 双是张阿姨的。」   「哇,又对了。」   「就是啊,好有意思哦。」   女孩们又笑了起来。   「好,那你来闻闻这双又是谁的。」   说完韩雪有拿了一双放在我鼻子上。   这次的袜子是薄薄的棉袜,有着淡淡的不知名的香味。我想起了长头发的女 孩漂亮的脸蛋,和丽人的气质。「这双应该是何阿姨的。」   「不错、不错,就是我的。快给她闻下一双。」   长头发的女孩兴奋地叫着。下面的一双很容易猜,同样有着皮革味道,却是 薄薄的丝袜。我一下就猜出是白色衬衣的女孩的了。「真的假的哦,怎幺每次都 猜对哦?」   「呵呵,大家不要出声,」   韩雪说到:「贱奴,最后剩下的是谁的袜子。」   我正想说是穿着粉红色吊带衫的女孩的,可是突然想到她比其他女孩多了灰 尘的脚,然后我说:「最后的……应该没有了,因为田阿姨根本就没有穿袜子。 」   女孩们哈哈大笑了起来,「看来你还真不错嘛,居然全答对了。」   「好了休息一会吧,我肚子都笑疼了。」   穿着粉红色吊带衫的女孩捂着肚子说。   「是啊,我也笑得受不了了。」   学生服的女孩说。   「好吧,下面咱们都休息,大家边喝饮料边看她的刺激表演。」   韩雪给她们每人倒了一大杯橙汁,然后对我命令到:「贱奴,过来把身上的 衣服全给我脱了。」   我只好按照她的话做,把自己脱得一丝不挂。接着她又命令说:「坐在中间 的地板上,表演自慰给阿姨们看。「好耶,果然够刺激。」   长头发的女孩喝了一口橙汁拍手说到。   「就让她用手指吗?不给她什幺道具吗?」   穿紫色的套裙的女孩说。   「怎幺?你还有道具?呵呵,看不出来哟,原来我们小任还经常……」   穿着白色衬衣的女孩偷掖到。   「不是了,人家不是那个意思啦,讨厌!」   穿紫色的套裙的女孩脸红着申辩着。
  • 标签:自己的(22448) 看着(17915) 主人(7770) 让我(9980) 姐姐(4052) 少女(1404) 女孩(2234) 嘴里(2009)

    上一篇:天使和恶魔的甜蜜之恋(三)

    下一篇:难忘的熟女足交记忆(全网最低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