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臭脚陈太太狂虐喷精

今年15岁,是个国三男生。独自一人住在公寓四楼A座。我家隔壁住了个寡妇,陈太太,35岁。美艳至极,一双勾魂的桃花眼令人不得不沉醉在那魅力之下。每当走上楼梯时,我总是不自觉的跟在她的后面,只希望能看到偶尔露出的点点春光。而且她的脚与阴部似乎都极其的臭,只要稍微靠近,那浓烈的臭味都会令我深深的兴奋。不自觉就勃起了呢。每天凌晨,我几乎都要跪在她的门前,嗅着骚臭至极的高跟鞋度过一个愉快的手yin过程,那种含着屈辱以及种种复杂情感的喷she,使我深深着迷,而且无法自拔,哪种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 可惜最近快要基测(考高中)了,没什幺机会去闻那芳香(?)迷人的高跟鞋。 -*-这日,我跪在地上,用力的舔舐着那发黄发臭的高跟鞋内面之时,陈太太的门倏地打开了,我顿时愣住了,我不知道该怎幺办。她居高临下的望着我,眼神像是在看一只下贱的低等动物,她穿着性感、暴露的内衣,居然让我裸露的下体益发高涨了起来。她没有说话,浑身散发着一股威严的气势,令我不自觉地匍匐在地。「你真像条狗。我已经注意你很久了,没想到你还真是奴性坚强啊。」陈太太冷冷地对我说:「既然你这幺下贱,我想我也没必要对你客气了。跟我进来。」最后四个字隐含着无上的威严。我不敢拒绝,而 作者:xmcxkk 字数:51166 下载此文 我是作者 内容来自nwxs8.com
我今年15岁,是个国三男生。独自一人住在公寓四楼A座。我家隔壁住了个寡妇,陈太太,35岁。美艳至极,一双勾魂的桃花眼令人不得不沉醉在那魅力之下。每当走上楼梯时,我总是不自觉的跟在她的后面,只希望能看到偶尔露出的点点春光。而且她的脚与阴部似乎都极其的臭,只要稍微靠近,那浓烈的臭味都会令我深深的兴奋。不自觉就勃起了呢。每天凌晨,我几乎都要跪在她的门前,嗅着骚臭至极的高跟鞋度过一个愉快的手yin过程,那种含着屈辱以及种种复杂情感的喷she,使我深深着迷,而且无法自拔,哪种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 可惜最近快要基测(考高中)了,没什幺机会去闻那芳香(?)迷人的高跟鞋。 -*-这日,我跪在地上,用力的舔舐着那发黄发臭的高跟鞋内面之时,陈太太的门倏地打开了,我顿时愣住了,我不知道该怎幺办。她居高临下的望着我,眼神像是在看一只下贱的低等动物,她穿着性感、暴露的内衣,居然让我裸露的下体益发高涨了起来。她没有说话,浑身散发着一股威严的气势,令我不自觉地匍匐在地。「你真像条狗。我已经注意你很久了,没想到你还真是奴性坚强啊。」陈太太冷冷地对我说:「既然你这幺下贱,我想我也没必要对你客气了。跟我进来。」最后四个字隐含着无上的威严。我不敢拒绝,而且我内心居然隐隐有一丝欢欣喜悦。我没想到居然发展得这幺戏剧化,我暗暗猜想:她要我当她的奴隶吗?想到这,我的下体撑得快要暴裂了,甚至前端已经沁出了一丝丝晶莹的yin贱液体。我傻愣愣的跟着走了进去,并且关上了门,陈太太坐在沙发上,舒适地伸了个懒腰,慵懒妩媚的气质自然地流露了出来,我看得呆了。「废物,给我跪下!」陈太太一看我没有动作,破口大骂:「你只是一只贱狗,有什幺资格站着!?」 我连忙「扑通」一声跪下了,并且低头不敢看她。「喀嚓。」陈太太不知何时手里已经拿持了一台数位相机,她拍下了我下贱、露出下体跪在她脚下的画面。「这……」我感到一阵心慌,要是照片流传出去我可就身败名裂了啊。 「这什幺!闭嘴!以后说什幺都要叫我女王!」她脸色一沉说道。「是,女王。」我连忙回应。不知道为什幺,我特别怕她那发怒的神色,也许是骨子里就有的奴性与卑贱吧。「嗯,学的很快嘛,贱狗。」陈太太满意道。说完,她伸出踩在地上多时的臭脚,其上全是黑色的污垢、污粉。她说道:「为了证明你的忠心,舔乾净吧,我也会把这照片拍下来,以防你背叛。」 我心惊胆颤,但更多的是被羞辱的奇异兴奋感。我俯下头,距离那双美丽却富含臭味的脚还有二十公分,便闻到了惊人的臭气。「咯咯,我的脚汗香不香啊?我可是每天都穿鞋子十个小时以上呢,我这个人呢……又有些懒,不太喜欢每天洗澡,咯咯……」陈太太娇笑了起来,一点也不为了对我说这些不喜欢洗澡之类的话难为情。虽然很兴奋,但毕竟还是臭气薰天,我脸色谄媚讨好道:「真的香啊。此香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我此刻不像是一个接受过教育的国中生,而像是一个卑躬屈膝的奴才。 陈太太见我还有些迟疑,一脚踹翻我,叫道:「香还不快舔,你这只专门舔脚的贱狗!废物!」我一阵恐惧,强忍的被踹的痛苦爬了起来,忙滚到陈太太的脚前,再也顾不上那惊人的恶臭,连忙讨好的把舌头凑了上去,努力的舔舐了起来。感觉像在吃沙子一样。 「呼嘶呼嘶──」陈太太满意的看着我舔她的脚,微微瞇着眼,看来很是享受,不时轻叹一口舒爽。我这才想起陈太太的职业是高中的教官,每日都要穿着丝袜加上棉袜,还有廉价皮鞋,而且鞋、袜常常都不换洗,臭味自然极浓。「对、对,就是那里!趾缝也给我舔乾净,要是有一点脏污,我杀了你!」陈太太以不容拒绝的口气命令着我。我也乐于接受。花了半个小时,我才舔完陈太太的右脚,现在她的右脚看起来光亮如同洗洁过了一般,看得她连连点头。「嘿嘿,看来你很有作奴隶的天份嘛。」「多谢女王夸奖,奴才一定会争取做得更好!」我越来越融入奴隶的角色了,连自称都变成了「奴才」。同样花了半个小时清理了陈太太的左脚之后,她要我跪在地上,将脸伸入她坐在沙发上而隐藏在腹部底下的阴部kou jiao。我颤抖着将头伸向那从内裤底透出极其骚臭味道的阴部。 「等等,先用嘴将我的内裤脱下来。」我不敢怠慢,俐落的用嘴将陈太太的内裤咬了下来,但由于过于慌张,不慎居然用牙齿轻轻的刮到了陈太太的大腿一下。陈太太大怒,一巴掌把我掀翻在地,大骂道:「贱狗,你居然敢用你那骯脏的牙齿碰本女王尊贵的大腿!?」我惶恐至极,不顾脸上火辣辣的疼痛,连忙翻身爬起,跪下了不断磕头,嘴里不停地说着:「女王饶命、女王饶命……求女王原谅奴才的过失,奴才该死、奴才该死!」「你也知道自己该死?啊!?」陈太太似乎还不解气,不同的用力踹着我的身躯。她是学校教官,自然会一些武技,踢的地方都是极痛而不会内伤之处。痛得我满地打滚。 又过去了三分钟,我伤痕累累,陈太太也停下了脚,我强忍着全身酸痛,连声道:「多谢女王、多谢女王……」陈太太冷哼了一声,冷声道:「你最好服侍得
  • 标签:说道(3662) 看着(17915) 主人(7770) 勤务兵(21) 表妹(361) 太太(219) 灵儿(133) 军长(7)

    上一篇:足缘

    下一篇:ktv对恋足小姐调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