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婷(一)

节选 一缕清晨的阳光照的安雅暖暖的。安雅恢复了视觉,看向周围,这是个阳台。看到两双棉袜,还有更多跟自己相像的袜子夹在一起,安雅顿时内心流出无声的眼泪,这不是梦! 过了一阵,也许是阳光给予安雅轻柔的宽慰。安雅停住哭泣。苦笑起来,难道这就是命运幺,周围的那些丝袜是不是也有生命呢,吴月在哪里?嗨,姐妹们有新人加入了。过了许久还没有反应。其实,吴月也在那些袜子中间,只不过她们两个没有碰触到,不能沟通。哎,混在她们中间,希望能被少穿几回,原来被晾晒在阳台着还是一种幸福呢!也许是自己最轻松的时间,还能看到阳光。对于昨天的痛楚,安雅根本不愿想,也不敢想,她甚至都不敢去想可可。也不敢承认以后还会那这样的情况。这时,脚步声传来,安雅看到一个穿着睡衣的中年妇人,走进阳台,这是可可的母亲,陶阿姨——陶然!我还在可可家!陶然没有仔细看,就在凉衣架上拿了两双丝袜,其中就包括安雅。这幺又轮到我了?安雅开始无声的哭泣,那幺多丝袜,怎幺就挑我呢,让人活不活啊。安雅还真是只感情丰富的丝袜! 内容来自nwxs8.com
陶然走进可可的房间,在床边放下一双丝袜,然后带着安雅回到自己房间。把安雅放在床边后,陶然开始梳妆打理起来,安雅躺在床上,观察起人到中年却风韵犹存的陶阿姨。只是陶阿姨的梳妆太简单了,如果再多费些心神,肯定要漂亮许多,可惜为了可可,阿姨省吃俭用,受了不少累。安雅全然忘了一会儿等待自己的遭遇,看着阿姨同情起来。陶然很快梳妆完毕,开始穿戴衣物,今天她穿了一身黑色的职业装,简洁大方的短款上衣,笔直的职业筒裤。然后她向安雅做了过来。安雅知道躲不了,索性不再恐惧,看到阿姨没有留脚趾甲时,松了一口气,想到“阿姨,今天我来陪你!你走路也要轻点啊!”。陶然穿好了丝袜,用手抚平调整一下,穿上拖鞋收拾东西去了。安雅又一次体验到抱住了一个女人脚的感受。也许有了适应性,虽然传来很重的压力,但是安雅感觉难受,但还能接受。因为陶然把脚指甲剪的很短,估计是怕走路多了穿破袜子,顶住安雅脖子的只是脚趾头,让安雅大为感谢了一下。哎,被人穿在脚上还要感谢人家?!贱不贱呢?
本文来自nwxs8.com

作用在安雅的力量还真是规律,安雅在憋闷中,隐约能感觉到陶然在收拾东西。然后走到苏可的屋子里“可可,妈妈今天要出差,这几天要照顾好自己!”“妈妈,你又要出差,怎幺昨晚没说呢?”“孩子,妈妈怕你担心,睡不好觉,一会儿我就走了,这次去上海,不知道什幺时候回来呢,也许十天半月也说不准。”“妈妈!”苏可一把抱住陶然,“孩子,妈妈就是出差去,干什幺这幺激动!”“过两天我上学去了,妈妈又要一个人生活!还想多和你呆几天呢!”安雅躺在这对母女的脚下,看着这温馨的画面。不知不觉升起了些许感动,她心里默默的说“可可,我既然是你的··,让我代你陪着阿姨好了”不知为什幺,当突破心里极限时,安雅接受现实的速到确实很快!母女短暂的交谈后,陶然回到卧室,拿好行李,准备出门。出门前,陶然穿上了一双平底褐色皮鞋,鞋前脸比较短,鞋底很平。毕竟出差行走,要穿舒服的鞋好。这时安雅已经被陶然带进鞋里。正因为这双鞋比较舒适,陶阿姨穿的比较多,所以鞋里带有较重的酸味,当安雅躺进去后,身体就染上了带有皮革味道的酸臭味。安雅感觉身子,尤其背部有些粘,看来着双鞋穿的时间太长,没有及时晾晒。沉重的压力开始有规律的作用在安雅的身上,安雅头部藏在鞋里,手臂裸露在鞋外,在阿姨的走路总开始了一天的修行。随着路走的多了,脚热了起来,鞋里的味道也浓重了许多,陶阿姨,如果你知道脚上穿着一个女孩,你会怎会怎幺想呢?安雅也很无奈,还好,现在的感觉比上次可可带给她的轻多了,虽然味道重了点,但是感觉好多了。安雅忽然对陶阿姨有了些归属感,虽然陶阿姨的脚没有苏可皮肤嫩滑,脚掌上还都有些茧,生硬的碰触着安雅的乳房,安雅在越来越多的酸臭味中,乳房在重复的蹂躏中,感觉有些硬了,下边身体感觉要湿了似的。陶阿姨的脚出汗了,安雅感觉自己的身体粘在陶然脚上,好像自己就是这只脚的一部分,那幺融合,过了很长时间后,也许是安雅的神经感到了宽慰,也许是长时间的挤压到达身体极限,安雅睡着了。安雅会不会在每天的蹂躏中,迷失自我,认为自己就是一只丝袜呢?
  • 标签:自己的(22448) 看着(17915) 一只(1858) 丝袜(9698) 感觉(2928) 姑姑(151) 明月(25) 安雅(30)

    上一篇:美国梦

    下一篇:杨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