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舔意外死亡的女孩下体(舔逼神作)

二零零四年的最后一天,我像往常一样孤独郁闷。网络不通畅,只能在校内有限的几个垃圾站点徘徊,下载点小东西。电视开了一天,却都还不如戏曲频道好看,我颇喜欢越剧,美女多,戏词也写得好。
但终归无趣,这里冬季的天空又是如此阴霾压抑,放眼尽皆萧瑟之景,雪地上脏兮兮的。很是思念南国的小冬,不甚冷,偶有散雪,落下便化了,如春雨般。

是以地上总是青青的,只有树木顶上露出白色的一点。无暖气,着厚衣,温淡酒,看A片,实在不亦乐乎。这些联想使我倍加想家了,想那青青的山水,那微醉的淡酒,那雅致的小菜,那多情的女儿。

距离归家还有一段时日,因此我必须等。在大学里面都是搞一个形式,一切按部就班,交学费,呆在学校,考试,考不过再交钱,最后拿毕业证,走人。交钱+出勤=证书,这个公式从一诞生开始,就包含了高校所固有的道德沉沦。在这里,大家行尸走肉,醉生梦死,怀着归家的憧憬,歆享不夜的颓废。

本文来自nwxs8.com



这里学生本地人多,因此今天很冷清,寝室就剩下我一个人。我很满意这个环境,可以肆无忌惮地干任何事,看色情片也好,打飞机也好,方便得很。

下午了,阳光很快就阴暗下来,这里的冬天是不适合看书的。我起身伸个懒腰,在寝室里转圈,这是老习惯,每当一片空白,或者莫名触动,又或激情幻想,都要不由自主地绕步子。楼道里静悄悄的,不回家的人大都结伴去城市购物,或者昨夜通宵、午睡未醒。天地闲又仿佛就我一个活物了。

去自习室罢,我想,那里有一侧阳光很好,还可以读一些小说。我拉紧大衣,走出宿舍楼,外面风好大,当年的胡人,在冬天都能干些什幺呢?怪不得几千年来都想占领我中原大地。汉人的封建时代是以一个外族统治下的政权覆灭而结束的,女真人最终融入了他们梦寐以求的锦绣江山,却以自己的全面汉化为代价,值得吗?这些丧失了灵魂的人。他们的心态,大约和穿日本武士服拍广告的李老头有所类似吧? nwxs8.com

自习室的人更是少得可怜,几个女孩围着笔记本计算机看影片,两个小子跟女生打情骂哨,大家在自己的小范围里自得其乐,以此消磨时光,等待晚餐。我在一个最明亮的位置坐下,暖气片热腾腾地,让人懒洋洋。

正困怠着,一个白生生的脸蛋突然凑到我面前,我呆了,接着她又噗嗤一笑,香气吹到我脸上。

我咧嘴示意,压制了一下惊艳的感觉,说:「也来自习啊?美女」她笑道:「不,来逛逛,帅哥」一面翻开我的书,「看什幺呢?」「Yellowbook」「没正经」她一把把书抢来,「米兰?昆德拉?」「捷克作家,当代的」「没看过」她挨着我坐下,淡淡的香气传过来,让我有种很幸福的感觉,唉,没想到今年的最后一天,过得如此有价值啊。
  • 标签:感觉(2928) 肛门(989) 美女(1012) 臀部(235) 用手(176) 把她(145) 尸体(52) 上身(9)

    上一篇:(转)被各种女人虐踩(1)

    下一篇:(转)被各种女人虐踩(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