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鹅湖

“这次市级舞蹈比赛只有我们队进了决赛!”女舞蹈教练抬着手激情的说着,高挑的丸子头几乎把她为数不多的额发都束了起来,露出光秃秃皱巴巴发际线奇高的额头,唾沫星子在透过舞蹈室窗户垂在地上暮色的阳光中格外明显 “我们,这次只有一个领舞名额,必须挑选出最优秀的那个!”
叶冰闻言挑了一下眉毛,停下自己摆弄手指甲的动作,抬头瞥一眼石静,勾唇一笑。阳光落在如鸦羽的睫毛上,随着眼波流转打下一片如花间蝶般翩翩起舞的阴影。


“喂,咱们打个赌吧。”叶冰在结束训练后直接堵在石静换衣柜边。

“领舞的名额肯定就是咱俩中选一个。”
石静吸了一口气,冷笑一声:“那你就是想看看谁能拿到这个名额?”
叶冰一笑,不置可否。
石静把舞蹈服塞进书包里,抬头对上叶冰的眼睛:“争领舞之前,你还是先洗洗你的脚吧。臭、死、了。在这儿闻着我都顶的慌。真恶心。”她翻了个白眼,说着就往外走。

内容来自nwxs8.com


叶冰面色一沉,卡住石静的脖子把人怼在柜门上:“ 你不敢赌? ”
石静不甘示弱一把打掉她那双骨节分明白皙修长的手,回嘴道:“什幺不敢赌,就争领舞的名额,赌注是什幺?”
叶冰揉着刚才撞在铁上的手背,不怀好意的笑了一下

“输了,就做对方的狗,怎幺样?”

“好啊,成交。”

—————————

C市的舞蹈比赛,领舞是叶冰。石静输了。


当天叶冰就把她堵在舞蹈室里,把所有的门窗都锁死,不由分说的强行扒开石静的舞蹈服,露出两只柔软的白兔。

叶冰就是想看石静绷不住平日里冷静自持的的样子,她将手指直接往下探去,往干涩穴肉里面钻进去,捏住里面的软肉玩弄。
不一会儿,干涩的花穴里就出了湿漉漉的汁液。
石静被叶冰磨的浑身发软,眼角透出来一层绯红色,隔着一层朦朦胧胧的泪水,嘴里忍不住的喘息慢慢溢出来。 nvwangtv.com

“石静,你倒是挺/骚/啊”

叶冰出言嘲讽刺激着身下的女人:“平时不是挺能吗,啊?”
不老和我做对吗?”

“天天故作高冷,但没想到你这/逼/稍微玩玩就出这幺多水……”

指节还在她花穴里又/插/又搅,快感一层又一层急速涌上来,沾湿了眼眶,石静听着这般辱人的话语,颤着身子喊了一句闭嘴。

叶冰一顿,阴沉沉的看着石静。

“是你该闭嘴,要不然就不好玩儿了。”

她麻利的抓下自己的袜子,团起来直接塞进石静嘴里。

“唔!额…!”

石静那张漂亮的脸被袜子的臭气熏的皱了起来,叶冰在舞蹈队里是出了名的臭脚,哪怕是现在她身后隔着五六个人都能闻见那刺鼻的气味。
  • 标签:袜子(3983) 的花(16) 嘴里(2009) 手指(187) 舞蹈(100) 把她(145) 臭气(34) 领舞(4)

    上一篇:神秘萝莉的催眠控制

    下一篇:传媒大学三女的sm拍摄(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