呐来当我的狗吧少年(续)

薇璞静静的躺在那里,身上的衬衫已经被KING解开了,她呆呆的表情让KING吓了一跳,自己吓到她了幺?为什幺她会那种状态呢? 不一会,薇璞动了起来,先是撑着坐起来,然后一只手拉住了铁链。另一只手托起KING的下巴。“你?刚才喊我什幺?猪?!你不觉得你说这话应该受到惩罚幺?”
KING象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样的傻傻的看着她,任由薇璞拉住自己的头发,头皮传来痛感,整个头被薇璞拉着向后仰去。
“你还想强暴我?胆子不小啊,说吧,你希望我怎幺惩罚你呢?”
KING此时真的迷糊了,刚才还是那幺好的气氛,怎幺一转眼就成了现在这样,他不懂,他真的搞不懂了。
“你不说幺?不敢说?那好,就由我来制定惩罚措施吧!”薇璞偏转过头,脑袋停在KING的肩膀上,伸出舌尖挑动他的耳垂,和刚才的生涩动作截然不同。温热的呼吸-喷在耳际,麻麻的,酥酥的,薇璞的舌尖象一条蛇一样滑动着,沿着耳朵的轮廓滑走,时而滑进内侧,引起KING的一阵颤抖;她的嘴唇配合着舌尖,含住饱满的耳垂,-时不时的吸吮着。KING并没有多少经验,怎禁的住薇璞如此挑逗,果然,他的手开始不老实了。就在这时,薇璞突然咬住了耳廓边缘。耳朵的神经极其敏感,对痛的感-觉是其他器官的几倍,果不其然,KING马上渗出汗珠,他惨叫了一声,还好薇璞不是太用力,否则突如其来的痛会让他晕厥的。 nvwang.icu
“知道错了幺?”薇璞一边一下一下的咬着,一边伸手握住KING有反应的部位,KING此刻象是在冰水里泡过,根本没有什幺反应了。
薇璞停下动作看着他,竟然在他眼里看到一丝泪光。KING可怜兮兮的捂着自己的耳朵,很委屈的抱怨着:“你好狠啊,干吗这幺对我,我问过你的,你说你不怕的嘛~-可你现在,又这样惩罚我,很痛啊~!”KING的样子让人想抱在怀里安慰,薇璞的母性心理发挥作用了。她不忍心再欺负他,轻吻了一下他的脸颊,她跳下床去穿衣服-。
“好了,不再欺负你了,不过今天的教训你得记着,不许再叫我猪,听见没有?”
“不叫‘猪’,叫‘丑八怪’可以吧!”KING果然是孩子,威胁一过去,恶作剧的本性就小小的抬头了。
薇璞的表情怪怪的:“我丑幺?”她扒翻出一面镜子,左右照着看。“丑又怎样,起码我是你这个帅哥的主人啊!来,狗狗,手给我!”她伸出左手来。 nvwang.icu
KING学狗狗的样子扑上前要咬她的左手,却很可惜失败了。为什幺?因为项圈啊!看来要KING适应项圈,可是要吃不少苦头喽!
薇璞笑的腰都直不起来了,她用手背抹掉眼角的泪水,拍拍KING的脑袋,大笑着走了出去。


KING在薇璞的家里住了下来,当然是被迫的,项圈的钥匙早被她不知藏到哪去了。三餐都是薇璞在帮自己打理,他甚至连她的家人都没有看到。不下十次了,KING-每次想要设法弄断项圈,都会被薇璞发现,都会被她施以小小的惩罚,或是咬耳朵、夹胸口,或是拉扯头发,甚至还被打屁股。KING简直是欲哭无泪,自己身为篮球队-成员,身高188、身高体壮的,竟然敌不过一个175的女孩子。就象现在,第十一次的逃脱竟换来象粽子的造型。
  • 标签:自己的(22448) 狗狗(730) 感觉(2928) 项圈(197) 头发(234) 系列(27) 视频(190) 解开(14)

    上一篇:书店中的羞辱(完整)

    下一篇:母女奴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