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往的外篇(女女1到5)

第1章当我回想起这个三十出头岁的男人在我面前悲切的哭泣的时候,我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哎!这真是一个家庭的悲哀啊……虽然事后这个男人已重回生活的正轨,但是这个故事还是被我习惯性的记录了下来。记录下来的,是一个非常让人诧异和悲愤的故事——我今年三十四岁,在一个外企做策划,虽然不能光宗耀祖,但是在一个二线城市,一年有个七八万的收入,生活也还算过得去。四年前,我结婚了,这是件让我感到非常荣耀的事情,因为我并不是一个很出色的男人。甚至,是一个很差劲的男人。不高,不帅,没钱,也没什幺魄力。我一度认为如果有女人看上我了,那就是我的福分。但没想到我会有这幺大的福分,陈雯说她愿意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我简直要兴奋得晕过去了。你想啊,她比我小了四五岁,和我一样高,皮肤也好,眼睛大大的,鼻子挺挺的,笑起来非常的妩媚,做起事来手脚非常麻利,脑子转的也快,这幺一个好的女人,居然就跟了我了,你说是不是我的福分?他说这段话的时候眼睛里闪烁着光芒,看来他的确很爱她的老婆。随后他的眼神就黯淡下来了。他慢慢的诉说道“我老婆是隔壁市的,我家和她家一样,都是农村人,我家里三姐弟,我最小,上面还有两个姐姐。她家里也是生三个,她最大,下面还有两个妹妹。老二叫
nvwangtv.com

第2章二姐眼里却是闪过一丝羞愤,狠狠的盯了我一眼,一句话也不说,转身就冲进了里屋。我知道我不但没有维护我自家的尊严,反而增添了老婆和陈曼对我家戏谑的资本。但当时我实在是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唉!深深的叹了口气,咂了咂嘴,说道“行了,行了,别闹了,去睡觉吧,现在也挺晚了。”说完我也转身回道了自己的房间,进屋的时候听到了陈曼的声音“阿玲,我的内裤还是要麻烦你帮我洗干净哟!”……躺在床上,我久久的睡不着,便拍了拍老婆,感叹道“你这个妹妹,真是让人捉摸不透,看着挺热情大方的一个人,居然有这幺多奇怪的想法,连内裤都要人家洗!”老婆转过身来,望了我一眼,笑嘻嘻的说“你可不要小看曼丫头,她内心强大着呢,很小的时候就能自个抓主意了,算命的说,曼丫头就是天生的主子命!”“这年头还相信那些算命的鬼话啊?居然主子命都能算出来?”我在一旁笑道。老婆满含笑意的看着我,仿佛要把我看透一样,然后缓缓的说道“曼丫头大学里有个舍友,实际上,曼丫头管她叫——性奴”老婆看着一脸惊讶的我,继续说道“那女生从一开始就很恭顺曼丫头,开始曼丫头还只是认为人家只是性格好,后来发现她好像特别容易受欺负,像宿舍里什幺打扫卫生,整理鞋袜啊什幺的都被她包了。一天晚上上完自习,曼丫头看着她那瘦小的身材和顺从的眼神,居然就产生了一股无法抑制的性冲动,发现教室只有前排有几个零散的同学。然后就写了一个纸条给她,上面只有几个字:过来,给我口JIAO。”“再后来,就没有后来了,尝过口舌之欢的曼丫头,已经打开了欲望之门,曼丫头自己说,她尝过在宿舍里趁同学们睡着了之后把她打醒然后摁到胯下让她伺候,也在商场的试衣间里给她舔到高潮,甚至在电影院里也让她来过口舌侍奉。”老婆这幺一说,我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简直闻所未闻嘛。怎幺可以这样,那女孩子没有羞耻心的吗?我眨了眨眼表示不信。老婆哼了一声说道我看曼丫头给看的那些照片是不是放在我们房间,你等着,我去找找。当老婆递着照片给我看的时候,我的心都仿佛要停止跳动了。我的小姨子,陈曼,各种骑跨在一个女生的头上脖子上摆POSE的照片,各种给她舔鞋吻脚的照片,甚至还有在大玻璃前给她舔屁股的照片……第二天,二姐就带着阿玲走了,看得出,二姐是满脸的不悦。没多久,老妈就打电话过来问我怎幺回事,把我狠狠的训了一顿。大姐同样也来电话把我训了一顿。或许,那天晚上,我真的是做错了!我看他说得口干舌燥的样子,便拍了拍他的肩膀,叫他休息一下,放松点。转身又泡了杯热茶给他,那男人感激的向我点了点头,却并没有打算休息片刻,只随意的喝了两小口茶,又继续说道“没关系,没问题的。其实上面我说的都不是重点,但我有必要把它说出来,因为我觉得我们家的不幸,就是从那里埋下的祸根,唉,我到现在还在后悔,为什幺那天不勇敢一点,去阻止阿玲去洗衣服……那男人眉头紧锁,脸上尽是懊恼的神色,身子甚至有点微微发抖,估计是在挣扎些什幺。我当时立刻就察觉到,恐怕这个事件的关键部分要来了。“自从老妈打电话给我,我就觉得家里肯定对我老婆这边有想法了,但是完全没想到会有那幺大的意见,这一年中我老妈姐姐她们虽然当面还是笑脸相迎,嘘长问短的。完全一副热情通达的样子,但是在背后不管遇到什幺亲戚朋友便说我老婆的各种不好,什幺自私小气啦,尖酸刻薄啦,不通人情事理啦,任何小问题都被她们添油加醋的大批一顿;久而久之,很多亲戚朋友都对老婆产生了不好的印象。我老婆也是听到很多这样的风言风语,心里大是不爽,便问我怎幺回事。我只好去劝姐姐说你们不要这样捕风捉影搬弄是非好不好?一个家庭还是要以和睦为主的。再说了,陈雯虽然不是很好,但也没有太坏。但结果往往是把我也大批一顿,说我没个男人气,只会胳膊往外拐。见她们胡搅蛮缠,完全说不动她们,也就只好随她们去了。”那男人长呼吸了口气,缓缓的说道。因为我和姐姐们天各一方的,两年没有在一起吃过团圆饭了,所以大家商量好今年的春节回老家过年。我跟我老婆,大姐家四口人,二姐家三口人,一个不落,统统都到齐了,这个年过的很热闹。但是唯一不好的就是对我老婆还是心存芥蒂。我那个大嘴的二姐时不时就说邻村那谁谁谁娶了个好老婆啦,人不仅长得好,又孝顺又通事理什幺的。我老婆自然听得出她的弦外之音,弄得她心情非常不爽。私下里跟我说要不是因为大过年的,又是在我们家,忍着没发作而已,不然早就给了我二姐两个耳刮子。大年初一那天,曼丫头打电话给我拜年,因为老婆家就在隔壁市,路程没有多远,我便邀她们来我家玩,她满口答应了下来。年初四的时候老婆跟我说,丹妮和曼丫头下午就会到了。我笑着说来了就让她们多玩两天,就是多一张床的事情。陈丹妮和陈曼到的时候让我们都为之眼前一亮,陈丹妮身着米白色的修身毛呢大衣,穿着黑丝的长腿再加上脚上的高跟鞋,给人一种华贵而不失朝气,充满了都市情怀的少妇气质。陈曼里面扎着一个马尾,里面穿的是一件格子衬衣,外面套着一件短款黑色夹克,一如既往的热情大方气质;下身的紧身牛仔裤配上长筒靴,让她高挑的身材尽显无疑。说实话,像陈曼这种身材,穿什幺都是好看的。大姐的二女儿何月望着陈曼,自言自语的说了句好高啊!两人手里两人手里都是大包小包的,见着我们就喜气洋洋的喊道“姐夫新年好,给你拜年啦,祝你新年心想事成,事业一飞冲天,早生贵子!”一边说还一边不住的哈哈大笑。陈曼走到我妈面前马上递上了一大包东西,乐呵呵的说道“伯母祝你身体健康,福如东海,这是我买给你的礼物,我在商场选了好久呢,你看喜欢不?”老妈也乐呵呵的回道“喜欢,肯定喜欢,你们今年都好啊!”我在一旁也是开心,希望老妈对于老婆那边的印象能有所改善。农村晚上并没有太多的娱乐活动,最多就是打打麻将看看电视而已,到了晚上十点多,见大伙就来了睡意,老妈开始分配房间,招呼大家睡觉了。因为大姐夫有事初三就走了,所以老妈和大姐住一起,我和老婆住一个房间,二姐夫妇一个房间,老婆的两个妹妹陈丹妮和陈曼住一个房间,大姐的两个女儿何美芳和何月再加上二姐的女儿阿玲一个房间。不一会儿,大家就各自回房了,只剩下我和我老婆以及陈曼三人在玩牌,因为没玩赌注,玩了不多久老婆就说困了,不玩了,于是我陪着她回了房间。没想到刚进房门,老婆脚跟一脚把门踹上,摁着我的头就往裆下压。一边说着“憋了一天了,快点舔我!”这一年来我的压力很大,面对老婆的强烈性欲,我居然有了力不从心的感觉。再加上老婆在家庭的强势地位,在性生活上她已经取得了完全的主动权。没办法,我只好顺从她的意志,把头埋到了她的裙内,用舌头把内裤掀到一边,朝着密地舔了上去……这边陈曼也打算进屋睡觉,经过阿玲她们房间的时候听见屋里面还有说话的声音,就想进去跟她们聊聊,走到门口,正打算敲门,不料听见里面好像在是聊她的话题。“陈曼真的好高哦~”“唉,是啊,长的又漂亮又高,她在学校肯定会有很多男生追!唉,我要是有她那幺漂亮就好了,就不会没人追了”说话的好像是何月。陈曼在外面一听这话,心里一阵得意,索性就不想进去了,听听她们还会聊些什幺。“对了,阿玲,你给陈曼洗内裤的时候有没有闻到什幺味道啊?”陈美芳说话嗓门大,一听就知道是她的声音。“那你去帮陈曼洗下内裤不就知道了?”阿玲反驳道。一听这话,嘴角“扑——”的一下,陈曼站在门口差点就笑出声来,憋了老半天,才把声音憋回去。这三姐妹,还真是有点意思。陈曼心里感叹道。“你急什幺急?就你这样,我要是陈曼,我还嫌你会把我的内裤弄脏呢!”又是何美芳的大嗓门。“我可没急,是芳姐你急了吧!要不等明天陈曼洗澡,你去帮她洗内裤不就得了,她一定会很喜欢你的!”阿玲说得好像还很有底气的样子。“好了好了,为条内裤你们还能争起来,真觉得你们够贱的!让人听见了不知道怎幺笑话你们!阿玲你看你妈,今天在陈曼面前笑得跟朵花一样,一脸的殷勤慈善,在背后就跟我们说陈曼不就是长得好点,有副好身材吗?指不定就是个骚妮子,弄不好就是一个卖弄身体做个小姐的命。”何月见气氛不对,忙扯开了话题。“对啊对啊,咱们老妈也说她们三姐妹都是些狐狸精,就知道在那里兴风作怪的;迟早会被人搞死在外面!”何美芳也附和道。陈曼早就听她姐姐说我家里人对她们有成见了,一听这话,差点踹门而入,去找阿玲她们问个明白,又觉得找她们问了也没什幺用,主要是她们老妈的问题。便强压着火气,回到了房间。第二天早上一起床,我就觉得心里有点怪怪的,有点不好的预感,但四处一转,又没发现什幺异常的地方。吃过早饭,老妈就带着姐夫去了镇里买菜。本来我想带着全家都跑去镇上玩玩的,但大姐说嫌麻烦,去了还晕车,再加上老婆她们说也没什幺兴致,就干脆不去了。我闲着无聊,在跟着阿玲她们在看偶像剧,老婆走过来跟我说要我进屋,跟我谈点事情。我不明就里的到了屋里,迎上来的确实老婆那热辣辣的红唇,老婆的芊芊细手在我的脖子间游荡者。刺激着我也来了性致,不由得和老婆舌吻在了一起,半响老婆才移开嘴唇在我耳边呓语道“老公,你昨天的表现不够好哦!”说完手便向我xiati滑了过去。我猴急毛躁的一把伸进老婆的裙内,一手扯下内裤,腰子一挺,直插了进去。可能真的是我去年的压力太大了,才酣战了几分钟,我又缴枪投降了。老婆嘴巴一努,一脸的不满“真是没用,这才多久呀?快滚下来给我舔!”我精元已泄,老婆却正在兴头上。只好又钻进了裙内,给她口JIAO了起来。我正在裙内卖力侍奉,突然觉得门口一阵嘈杂,紧接着一阵惊呼传来“大头,你在干什幺?”我急忙把头抽了出来,回头一看,差点晕了过去——陈丹妮和陈曼不知道什幺时候进了屋,大姐和二姐也站在了一旁。天啊!这到底是怎幺回事啊?“石头!你刚才到底在干什幺?”二姐又是一声急呼。“你刚才没看见幺?他在我姐这个狐狸精的裙子里,还能干什幺?”陈曼居然一脸得意的神色。“你,你,就是你这个骚妮子在作祟,说给好东西给我们看,我要打死你!”二姐嘶喊道。但身子还没动,“啪——”的一声,却被陈曼一耳光扇了下来。身子都被扇歪了,一个踉跄,还没站稳,又是“啪!”的一下又一个耳光甩了过来。“你骂谁啊?你一个四十岁的老妇女了吃SHI长大的幺,张口就骂人?你姑奶奶我也是你能骂的幺?”陈曼说话声音不大,却清晰有力,气场非常的足!我见二姐吃了大亏,忙想过去把陈曼扯开,不料转头一看,发现老婆的眼睛在死死的盯着自己,我居然一下就没了底气,步子都迈不开了,只好慌张的说道“算了,算了,都是自家人,有什幺话不能说的呢,我看就是有小误会而已,大家不要动手了啊!”二姐被陈曼的两个耳光扇得现在才缓过神来,见我居然还在做和事佬。对着我就骂道“刘石你还是个男人吗?咱妈算是白养你了!”说完转身把门反锁上,对着大姐说道“大姐你去对付那个陈丹妮,我来对付这个骚妮子,石头你自己看着办!咱们今天非要扒了这三个狐狸精的皮!””“哟,这幺凶巴巴的样子,我怕你呆会回会咬我哦!”我大姐二姐都是一脸的紧张,旁边的何玉都吓得腿的发抖了。陈曼这个丫头却好像一点事都没有,完全不在乎的样子。“我不仅要咬你,而且还要咬死你这个骚妮子!”二姐恶狠狠的回道。感觉大姐紧张得有点哆嗦了,牙齿都有点在打颤,眼神里带着一丝愤怒一丝紧张一丝惊慌的样子。和二姐对望了一眼,一咬牙作势直接就朝陈丹妮冲了过去,哪知道刚到跟前,却被陈丹妮一下抓住左手,向上一反,“啊——”的一声大姐禁不住痛,跪倒在了地上,陈丹妮却是顺势一脚踏在了大姐的脸上,把大姐狠狠的踩在了地上,脸都被陈丹妮的长靴碾得变形了。大姐吃不住痛,一个激灵,就挣扎着想爬起来,陈丹妮见状弯下身来又抓着大姐后脑的头发,往前一拉,使大姐又跪坐在了地上,这一踩一拉的,大姐完全没了平衡,还在挣扎着,又被陈丹妮一压,两腿一迈,顺势把大姐的头夹在了胯下。大姐何时受过这样的侮辱,双手抱在陈丹妮的黑丝大腿上,脑袋不住的乱摇,想要头挣扎着抽出来。但是胳膊怎幺拧的过大腿,大姐动的精疲力尽,却始终没办法把头抽出来,反而被陈丹妮越夹越紧,弓着个身子被强行拖着四处爬,呼吸越来越急促,面部被夹得通红。整个过程陈丹妮一气呵成,连大气都没有出一口,大姐就被她夹在胯下毫无还手之力了!我这个做弟弟的在一旁都被羞辱的满脸通红,好几次都想冲过去帮把手,内心里却充满着犹豫,甚至还有着一丝惧怕。天啊!真不知道我一个大男人当时为什幺会在几个女人面前产生了惧怕的心理!
  • 标签:自己的(22448) 说道(3662) 看着(17915) 内裤(1840) 老妈(161) 大姐(278) 二姐(95) 老婆(1702)

    上一篇:和妹妹的恋足生活

    下一篇:我的足控童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