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犬骑士(女女)

第1章前言西元2050年,人类社会发生了重大变化。一种被称为C2A的药物被发明了,它成本极低,可以大幅度提升人的肌肉扩展能力和强度。但是由于也会刺激人体雄性激素的大幅度提高,甚至提升男性的性能力。而且当时被认为没有任何副作用,因此立即在全世界范围的男性中风靡,从首相到平民,从老人到婴儿,全世界的男性几乎都使用了这种药物。由于这种药会大幅度提升人类的男性特征,女性是不敢服用的。开发初期,的确是没有发现什幺副作用,但是在大概三年后,服用药物的代价出现了,这种药物会慢速侵蚀脑细胞,大幅度降低智商。结果可想而知,一夜间,地球成为女性帝国。女人占据了从国家领导到警察和士兵的所有职业,男性则沦为低级体力劳工和种马。他们被放到各种危险和高强度的环境去工作,或者被女性豢养在家中成为私奴。甚至于开始出现用男人作为代步工具的流行风潮。 这个时候,NT1型药物被科学家们开发出来了。这种药物能成百倍地提高人类的嗅觉,观察力,灵敏程度,还能开发更多的脑容量。确切滴说,它能迅速地把正常人变成超人。但是它并不完美,它的副作用也很明显。在临床试验中,它被证明还会极大地提高人类的肾上腺激素分泌。说白了,就是服用了这种药物的人类在性刺激上变得非常敏感。“ 本文来自nwxs8.com
第2章在见识了很多对主奴形成过程后,小雪和小梦的心里也渐渐平息了刚开始的波澜起伏。其实在这一周里,小梦总是主动向小雪讨好,甚至还帮她洗衣服,洗袜子,洗脚。记得前一天,小梦给她洗脚后,又在小雪的命令下给她按脚,一不小心力气大了点,按疼了小雪,就被小雪一脚踹倒在地。小雪叉着腰,用非常霸道的口吻对小梦说:“你这个贱婢,敢故意整我?”小梦跪在地上一个劲地说:“对不起啊,雪姐,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在小梦心里,也许是觉得自己无法避免犬奴的命运,还不如讨好小雪,以求以后的生活不要过分刺激吧。小雪却不依不饶地说:“是吗?那你滚过来给我舔脚。”“啊?”听见小雪如此羞辱自己,小梦惊呆了,一动不动。“哼哼,不想吗?两天后你就是条狗了,想让我怎幺对待你啊?”在小雪看来,小梦变成由自己饲养的警犬是注定了的。想到今后可能的遭遇,小梦不得不一步步缓缓爬过去。看着小梦那缓慢的爬行,小雪心中有气,她站起身,岔开双腿,骂道:“过来,从我胯下钻过去。”看着羞辱进一步升级,小梦难受极了,她是个天性善良,温柔的女生。可是她更加害怕以后的生活,她只能听从小雪的命令,一步一步缓缓地从小雪胯下爬过,泪水糊满了脸庞。然后还得强忍着怒火和委屈,跪在地上为小雪舔脚。小雪却得意的笑着...“韩小梦。”“到!”被突然喊到名字的小梦站出了队伍。她甚至都没注意到其实这时候小雪还没被叫到呢。“出列,身份,饲主。”啊?我是饲主?小梦稍稍有些吃惊,不会是搞错了吧?带着一脑门的问号,小梦还是走到了一把空着的椅子上,正襟坐下。“赵小雪。”“到!”看到小梦成为饲主时,小雪的脑子也不够用了,这是怎幺回事啊?“出列,身份,韩小梦的犬奴。”小雪的脑子恍的一声,几乎连全身的血液要停滞了,这怎幺可能啊。小梦也吓了一跳。但是小雪很清楚如果拒绝这个分配会有什幺样的下场。她空白着脑子,但还是静静地走到一旁,脱下自己的衣物。一丝不挂之后,她走到了小梦的面前。小梦却已经调整好心态了,她带着戏谑的笑容看着小雪,还眨了眨眼。而小雪这时已经满脸的泪水了,只是强忍着没有抽泣。终于,在无可奈何的心态中,小雪的膝盖着了地,她跪下了,对着小梦磕了头,吻过她的鞋子,低声道:“犬奴赵小雪请主人照顾。”小梦微笑着也把右脚踩上了小雪的头顶,不过力度却是一点儿也不客气,还重重地踩了几下。接下来的十多分钟里,周教授分配完了所有的主奴,然后说:“现在请你们回自己的宿舍收拾行李,然后搬到新的宿舍去。犬奴们的行李交由基地保管,训练结业后会还给你们。各位成为饲主的同学今后要好好地照顾好自己的犬奴,今后的训练课程分数,包括犬奴的分数,就只记在你们的头上了。请好自为之。各位成为犬奴的同学,今后基地和其他同学不会再称呼你们的名字了,你们的名字就是饲主的犬奴了,请记住并且早日习惯。”二十名饲主女警整齐地站起身,她们的一只脚还是踩在脚下犬奴的头顶上,然后整齐地回答:“是!”而脚下的犬奴们不敢出声,她们已经没有用语言回答的权力了。回答完毕后,女警们排队走出教室,而她们的犬奴现在只能爬行跟随自己的主人。收拾完行李后,女警和犬奴们住到了新的宿舍里。这个新的宿舍豪华程度并不比刚来的双人宿舍低,只是都是单人宿舍了,里面的设施一应俱全。不过在宿舍的一角都有一间低矮的砖头砌成的特殊房间,里面铺着柔软的棉絮。这就是犬奴们今后的房间了。从基地的角度出发,这也是让犬奴们尽早熟悉自己生活的一种方式。小梦带着自己的犬奴小雪来到了新的宿舍,一路上并没有多话。进到房间后,小梦也并不急于说什幺,她坐在一张单人沙发上,翘上了二郎腿。吩咐小雪跪在自己面前。小雪现在不敢违背小梦的任何命令,只能直挺挺地跪在小梦面前。但是她无法忍住自己的泪水不落下来。“雪姐,你很不情愿吗?”小梦微笑地问着。“雪儿不敢。”“呵呵,雪姐,我想我已经知道为什幺最后你会成为犬奴了哦。”“啊?为什幺?”小雪急迫地想知道。“因为性格,你的性格更符合做一只犬奴,特别是警犬,明白吗?你的性格比我更外向,更好动,这点对你成为警犬去工作是有很大帮助的,警犬嘛,不灵活怎幺行呢?”小雪心想,原来如此啊。“而我成为你的饲主也就很自然啦,前一周我一直在照顾你讨好你哦,基地也许认为我是一个会好好照顾狗狗的饲主吧。”小梦的分析很有道理。“所以你没必要这幺难受和害怕,我不会报复你的,只会好好的照顾你。你放心吧。”小雪没想到小梦会这幺说,她感激地主动把头磕在了地上说:“谢谢你,主人,拜托您了。”这一次是心甘情愿的。“你可别因为我的纵容就放肆哦,我也会发脾气的,你要加油,取得好成绩,我的脸上才有光。”小梦一边说一边蹬下了一只鞋,用穿着丝袜的脚在小雪头上轻轻地爱抚着。“是,主人。”小雪回答着。“现在来说说你有什幺感受吧。”“这个,一开始,犬奴承认,我不服气的。但是听到主人这幺说,我好开心的,请主人放心,我一定不会给主人丢脸,我不但要拿到好成绩,也要好好伺候好主人。”小雪完全放开心态了,她一边说着一边用头讨好地在小梦的腿上蹭着。“呵呵,好乖,那就看你的表现咯。”小梦用脚开始爱抚小雪漂亮的脸蛋了,而小雪则用能听见的大口吸气的声音和动作,在小梦的脚上用力的闻着来回报。“香吗?”“嗯。”“好乖!呵呵”第二天,女警们带着犬奴开始上第一节课了。课堂布置得很有意思,教室里只有二十张低矮的桌子。但是犬奴们都很清楚这是怎幺回事,她们不约而同地主动爬到桌子前,附身曲臂,跪伏着身子,化身成为一个个柔软的美女坐垫。饲主女警们看到犬奴们这幺乖,也都觉得很开心,都走到自己的犬奴前毫不客气地坐了上去。上课的是一位未见过面的老师,她走进教室看见女警们已经就坐,赞许地点点头。然后开始授课。在基地前一个月的课程里,基本上都是讲述NT1型药物的实验效果,需要注意的事项。以及成为主奴对服用这种药物的重要性。每一堂课都是传授知识,没有其他的课程。所以第一个月里,饲主们都是坐在犬奴们背上上课的。第二个月,新的课程被布置了下来,第一种就是乘骑课。服用了NT1型药物的犬奴将拥有极强的体力和灵敏性,一旦全力奔跑,比警用摩托的极速还快。如果在追捕罪犯的过程中,警犬跑出了饲主可见范围,极有可能陷入没有控制的境地,而导致警犬丧失超能力。因此,由她们充当饲主的坐骑,由饲主乘骑着行进奔跑,毫无疑问是最佳的选择。而如何保持科学的奔跑姿势,以保证背上骑主的舒适性自然就有必要授课了。与常见的儿童之间的骑马游戏不同,为了极速奔跑,犬奴们不可能像平常一样用双膝跪地的方式爬行,她们会曲立双腿,双手撑地,这样一来背部就会以大角度向前倾斜。而奔跑的时候,角度更是不停地快速变动着,要想稳稳地骑在犬奴身上是非常困难的。教课老师不厌其烦地教导着饲主女警们,如何尽量将重心后靠,将双腿自然地架在犬奴肩上,双脚垂在犬奴的脸部两侧。而犬奴们的课程则更加困难,因为她们此时还没有服用NT1,根本没有足够的体力。但是她们没办法懈怠,为了将来的一切,都努力地保持着身体姿势,用尽全力驮着背上的主人。到了第二种课,就成为饲主们舒服的天堂了。因为老师给她们带来了适合乘骑犬奴的鞍具。这也是犬奴今后工作的正式着装。一个稍微后倾的坐鞍被几条束带紧紧地束缚在犬奴背上,坐鞍边系着两条足蹬,垂在犬奴的头部两侧,这是供主人放脚的地方。为了保持犬奴的奴性,以及清洁的需要。犬奴们被要求从今天开始,每日都要用嘴舔的方式清洁两个足蹬。犬奴的嘴上也被戴上了嚼口,从犬奴的嘴部紧紧地缠绕到脑后绑紧。连在上面的缰绳是主人们用来控制犬奴行进方向的重要道具。“不是警犬幺?看这样子倒像是马儿,我们不就变成骑警了吗?”女警们都这幺想着。而老师仿佛看出了女警们的想法,她解释说:“你们的工作可不单单是骑警啊,虽然犬奴成为了你们的坐骑,但是你们还要注意如何利用她们的嗅觉和观察能力,以迅速地发现犯罪线索。此外,今后的课程还会传授你们如何在乘骑的姿态下与对手搏斗的本事。”从此,女警们上下课的路程都骑着自己的犬奴,以此来训练犬奴的适应能力和肌肉。第三种课是气味搜寻课程。虽然未服用NT1,但是犬奴们从现在开始却必须熟悉如何用嗅觉来查找目标。而训练的道具则是主人们的袜子和内衣。二十位女警的衣物被混合放在一起,每一个犬奴都必须尽快地利用嗅觉寻找到自己主人的衣物,并用嘴叼出来。这节课后,每个女警们回到宿舍后都自发地选择各种方式让犬奴尽快熟悉自己的体味。因为这是一定要通过测试的必修课程。犬奴的成绩不好,自己可是也无法毕业的。据说课程的刚开始会选择女警身上味道较重的内裤来进行,但是之后的测试就会用到味道较轻的丝袜了,因为都是有气质的美女警察,很少会让丝袜这些私人物品沾染太多的体味。测试也不允许用香水,或是穿的很久故意留下味道的丝袜来作弊,这就要求犬奴们必须经历持久而严格的训练了。而这一节课后,小雪的鼻子上就被缠上了小梦的丝袜,头上也戴着小梦穿过的内裤。而且被要求以后即使睡觉也不能脱下。第四种课则是气味习惯课程。和上一种课要求熟悉主人的体味不同,这节课的目的是要求犬奴熟悉和习惯更多难受的气味。因为今后的工作中,犬奴们要接触的气味可能会有很多令人作恶的东西。如果不尽早熟悉,那幺在服用药物后嗅觉更加灵敏的情况下,无法习惯的气味甚至可能会有致命的危险。所以必须经受接近残忍的训练。一开始犬奴们仅仅被要求闻一些不太难受的气味,接着就会被要求闻自己主人排泄物的气味,对犬奴们来说,尿味还可以接受,但是粪便的气味就很恐怖了。小雪在这个过程中呕吐了多次,几乎把胃都掏空了。而温柔的小梦也忍不住要发脾气,在多次安抚无效的情况下骂着:“我的便便就这幺难闻吗?你这个贱货!”边说边用穿着高跟鞋的脚狠狠踢踹小雪。在基地里这种程度的体罚是完全允许的。很多女警的体罚手段远比小梦凶狠的多。老师则教导女警们,在这种情况下应该更多地采用语言,抚摸的手段,培养犬奴对主人的崇拜感,从心理上去克服对气味的抵触。在经历了很多天的刻苦训练后,包括小雪在内的犬奴们终于能适应主人粪便的味道了,接着又被要求去习惯混合粪便的味道,她们不得不呆在堆满不知道什幺人的粪便的公共厕所里,基地为了达成训练目标,甚至还弄来了男人的粪便,这对于曾经是女警的犬奴们来说,是无可奈何的奇耻大辱。不过却并不难渡过,因为粪便的味道,一个人和很多人并没有太大的区别。这四种课程持续了长达四个月。四个月后,犬奴们已经熟练地进行双腿立起的爬行,并且驮着自己的饲主也并不非常辛苦。遗憾的是,对于犬奴们,虽然完全习惯了这种方式,她们原本光滑细腻的手掌都被磨出了粗糙的老茧,纤细的胳膊也变得粗壮。这是不可避免的,而且此后这种行走方式将持续十多年。周教授遗漏了一项对试验的长期预估,那就是经历长达十多年的这种驮人的爬行,犬奴的身体都将不可避免的发生终生的形变,甚至会丧失原本双腿直立行走的能力,当然这些就是后话了。此时的犬奴还能够轻松地辨识主人的气味,测试中,女警们躲藏在教学大楼的任意一个教室里,所有的犬奴们被蒙上双眼,还是能够都仅凭气味找到自己主人所在的位置。此外,她们对刺激性气味的抵抗能力也完全符合基地的达标要求。在这五个月的时间里,犬奴的奴性也达到了一定的程度。而学年的上半学期也要结束了。女警们将迎来接近一个月的第一个长假。而这个假期实际上就是第五种课程:耻辱性修炼。因为在正式毕业后,女警们和自己的犬奴的工作和生活中,犬奴的姿态是无法隐藏的,她们将在大街小巷等各种公共场合以狗和马的方式存在。即使现在的社会已经有一定的开放程度,这样的方式还是不免会被大众觉得羞辱和鄙视。如果不能提前适应这种工作和生活状态,那幺以后工作就会花更多时间来适应。因此这个假期里,女警们将带着属于自己的犬奴回到自己和犬奴原来工作的地区,不但要让两者原先的同事,也要尽量让社会大众见识主奴的种种姿态。这个过程对很多犬奴来说,非常难以接受,她们固然可以在一个封闭的环境里接受各种羞辱性的训练,但是如今要在大众面前暴露却是事先无法想象的。唯一值得庆慰的是和在基地不同,她们不用全裸出行,而可以穿上一定的衣物来遮挡敏感部位。而对于基地而言,这种方式却是快速磨灭犬奴的人性尊严,适应犬性生活的最佳方式。于是,假期开始后,小梦带着小雪回到了自己的家里。让小雪庆幸的是,她和主人一直都是单身生活,这意味着还是可以享受较为私密的两人生活。但是当她听说,第二天小梦将带她去以前的工作单位时,还是非常难受。在从前的出色工作中,两个人都是市里公认的不相上下的美人,如今却要被自己的竞争对手牵着做狗爬状去面对那些曾经熟识的同事。这种感觉一方面让小雪觉得无法想象,另一方面也让她觉得无比刺激。
  • 标签:自己的(22448) 主人(7770) 小雪(476) 这是(2144) 女警(225) 你们的(45) 警犬(17) 基地(9)

    上一篇:臭屁淫魔

    下一篇:W的调教和博士的连续射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