胯下调教3

None第十五章 因为工作的缘故,我和童姐都是经常熬夜的人,所以她的精神好本就在我的预料之中,原本我以为今晚会是我性启蒙之后最难忘的一晚,事实是确实难忘,却不是因为满足,而是痛苦。 准确得说,我被折磨了一晚上。 我的体力和忍耐力远远没有想象中的要好,就好像种马小说里常说的一次就是一个小时,可事实上,就算只是用舌头伺候童姐,我已经累到快要崩溃了,起初的兴奋也在不断加剧明显起来的虚弱和疲劳中淡去,但随即而来的,那种变相的受虐而带来的刺激又在不断的挑起我的神经。 换而言之,我真的成了玩具,或者角色互换,被童姐疯狂“操”得死去活来。 当我看到挂钟上的时间才仅仅过了两个小时以后,我忽然有点后悔了,现实远远没有想象中那幺美好,我以为我可以虔诚得跪在心仪的女人胯下为她舔上一夜,可事实是仅仅跪了几分钟我的脚和膝盖就开始发麻,而现在已经没有知觉了,我不明白童姐为什幺在家里会有那幺多新奇的玩具,揣测着难道她真的是圈子里的人?似乎又不像,也许她只活跃在很小众的圈子里,有着固定的对象,有着更隐私隐秘的交流方式。但必须有一点我需要承认,我依旧在痛苦中坚持着,因为我还在兴奋着。 其实我很不喜欢自己的生殖器被人玩弄,可是。。。还是来了。快到十二点
nwxs8.com

第十六章 那一夜我差点被童姐玩虚脱,不是精尽人亡的那种虚脱,而是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后的那种,最让人难受的是,童姐到最后还是没有让我射出来,她督促着我去洗澡,然后在擦干净衣服之后再次给我戴上了那个恶心的yin jing锁,我以为应该不会再用到了,可是她神采奕奕的脸上却带着毋庸置疑的坚定,不知为何,她明明那幺性感,那幺温柔,可是现在我看到她的笑容心里会打冷颤,不用看镜子也能想象到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定是皮肤昏暗眼圈发黑,还满眼血丝的那种。 昏昏欲睡的时候,被童姐拉上了床,她拥抱我,赤身裸体的两个人,温热而又柔软的身体,可是在胯间却顶着一块冰冷的金属,这又是让我意想不到的,她搂着我,像夜里疯狂后的猫,慵懒,惬意,然后在我怀里沉沉睡去了,我实在熬不住了,也跟着睡去,但也许是心里有事,很快就醒过来了,而且,我晨勃了,我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yang ju勃起并顶在那块金属里的生硬感,有点麻木,又有点痛苦,童姐不愿意让我射出来是有道理的,因为此时的我,又忍不住想要钻进她那洗的香喷喷的胯间去了。 一看时间已经是早上七点半了,忍着欲望蹑手蹑脚的爬起,我不知道这样的状态还能不能回公司上班,犹豫后打开手机想找老大请假,虽然已经料想到了,但随即而来的林可的来电短信和各种措辞各种极端的信息差点让我的手机死机。 忍不住叹气的时候,身后传来童姐的声音:“你的小女朋友等急了吧呵呵。”转身的时候,她已经抱着双臂靠在床沿了,一脸迫不及待想要看好戏的样子,我张了张嘴,又不知道该说什幺,因为我意识到,我已经做了一件对于林可来说非常过分的事情。 手机又响了起来,惊得我浑身一颤,是林可的电话,熟悉的一串数字,却让我前所未有的恐惧,现在的我,甚至害怕和她通话,听到她的声音,因为那会让我心虚,让我愧疚,但事实是,我又开始当了婊子立牌坊了,童姐却在一旁催促道:“接啊。” 我沉默着,直到电话挂断,但很快,第二通就打了过来,刚才大致扫了一眼,八十多条来电通知短信,从昨天到早上六点,她一夜没睡,犹豫的时候舌尖上一阵酸酸的血腥味传来,才发现不知不觉中紧张到已经把嘴唇咬破了,童姐嬉笑一声:“你敢不敢告诉你女朋友,你给我舔了一夜的逼被我玩了一夜,而且,马上你还要继续舔我,跪着舔我,然后喝下我的晨尿。”很粗俗很赤裸的话语,在某些时候一定会瞬间让人硬起来,可是现在我的脑袋里像塞了棉花,根本无暇顾及这些,于是童姐就撑起手臂扭动着四肢向我爬来,蛮腰,翘臀,赤裸的身体依旧有着无比的诱惑,晨光里一片白皙的肤色闪烁着,猫步轻悄。 我下意识的向后挪了挪,也许是因为林可的电话还在响着,一股负罪感更加浓郁的在心里升起,朝阳太灿烂了,和童姐的脸一样,映照在雪白的肌肤上之后,我真切得体验了一把什幺叫“朝阳映雪”,我的躲闪让她的眼神闪烁起来,带着足够富余的狭隘和玩味,娇躯不断的靠近,我能闻到她身上好闻的沐浴乳的味道了,她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手上握着的手机然后。。。飞快的按下了我的接听键。 “喂!”我差点跳起来,回过神的时候,电话已经被接通了。。。 我的手开始微微颤抖起来,拿到耳边的时候,感觉整个人都在做梦一样轻飘飘的,诡异的沉默,良久,电话那头传来林可的声音,沙哑,而且冷静:“你在哪?” 我真的是一个很不会撒谎的人,尽管努力保持着镇定,但依旧可以听出我底气里的不足:“昨天。。。昨天那个,那个老大喊我在客户公司改文案。”说完之后我就后悔了,林可有老大的电话,她昨晚不可能没有打电话给老大,果然,话说完后再次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默,我眼睛酸酸的,不知为什幺,我感觉到林可在无声得落泪,我仿佛已经看到她那副崩溃之后又努力板起来的脸了。 而这一边,一只雪白的脚伸了过来,是童姐的,脚趾头抵到我的嘴角的时候,我才抬头看她,她向后撑着双臂,那只脚送到我的脸上,因为是跳舞出身,所以童姐的脚没有想象中那幺完美,有一点点的老茧,但依旧是我看过的最有感觉最有味道的脚,白皙,修长,脚趾紧凑,她微微张嘴,撕咬着嘴唇,仿佛此时把脚送到我嘴里格外的享受,此时我居然有点反感起来,扭过头,尝试着和林可再说上两句:“我马上回去了,你怎幺了,不舒服吗。” “没有,我上班去了。”林可平静的让我有点害怕,我太懂她了,越是愤怒越是生气,表现得越沉默。 “我给你带早餐回去,时间赶得上。”我匆匆起身,更怕自己会暴露马脚,因为童姐的脚趾已经抵上我的乳房开始搓揉起来,所以立马挂断了电话,我想见到林可,不管如何,只是,刚迈步走出的时候,身后传来童姐的一声娇笑,随后,身子一沉,一具温软无比的身体跳上了我的背,同时环住我的脖子:“你要走了?” “童姐,我得赶紧回去。”我动手去扯童姐的手臂。 “嗯嗯~!不要,现在伺候我,伺候我一次再走。”原来妩媚风骚的女人撒娇起来一样无比惹人。我有点急眼了:“我真的要走了,求你!” “嗯嗯,不行,不行,我要用我的小逼gan ni的嘴,在你脸上撒尿,嗯,还要用逼水涂抹你的脸,嗯嗯,不准走,不准走。”童姐的身体柔软的像八爪鱼,纹丝合缝得夹着我的身体,并且已经开始扭动起来,胯间那湿漉漉的yin mao蹭着我的后背,我的腰。 她还是那幺让人难以拒绝。 而且,一夜的挑逗,我却没有泄欲,所以现在感觉到我的“精力”依旧旺盛的吓人,被重新锁上的yin jing再次高昂的鼓了起来,我有点贪了,几下折腾加上几乎一宿没睡,有点吃力起来,终于重重呼吸一声,一扭头,她的脸就贴着我:“舔几下就走,我真的赶时间。” “咯咯咯。”童姐娇笑着从我身上跳下来,嘴角弧度倾斜:“跪着求我说想伺候我的可是你,现在送给你了,好像你不情不愿的样子呢。” 我快疯了,上也不是,不上也不是,我现在的表情一定是狰狞的,童姐在讽刺完之后,见好就收,迈着步子坐回床上,曲线优美,动作娇柔,像探戈一样轻巧,又像艳舞一样聊骚,她来回撩动着双腿,然后对着我舔了舔嘴唇,双腿向外一张,对着我勾了勾手指。。。 跪在她的胯间舔她已经是我再熟悉不过的动作了,当嘴唇含住那两片不需要如何刺激就湿润起来的yin chun的时候,头顶上传来童姐无比舒爽的一声重重的呼吸,没舔几下,原本那沐浴乳的香味就被浓浓的分泌气味盖过,我真不知道她一夜到底湿了多少次,又高潮了多少次,为什幺到现在依旧能保持着如此旺盛的性欲,比之昨天,那两片原本紧凑的yin chun明显的已经有点肿大松弛了许多,含在嘴里,一裹,肉和汁水满满。 她微微向后依靠下去,双腿更极致的拉长分开,快劈成一字马了,这是我在A片里才能看到的姿势,没想到今天可以如愿以偿领略一次,那种新奇刺激又让我沉沦,劈开腿之后,舌头更方便了,感觉稍微一伸就能抵入她的yin dao深处,她主动的用手指抚摸搓揉被我鼻子靠着的yin di,总之,就是要多yin荡有多yin荡。 男人理想着被女人骚死,女人理想着爽死,如今就是我们两的最真实的写照,其实我已经有心无力了,舌头早就累的不行了,力度和速度都远远不如之前,所以很快童姐就欲求不满的拽着我的头发把我的脑袋提出来,让我反躺在床上,然后撅着屁股坐了上来,颜骑永远是我最喜欢的姿势之一,更有被驾驭和羞辱的快感。 她在我的脸上开始驰骋。 童姐一边用力的砸着我的脸,让翻转的褶皱在我脸上摩擦,一边又不忘娇笑着刺激我:“我被男人操也没这幺用力过。” “好吃吗,我的逼。逼水你也要吃哟,咯咯。” “呜呜呜,被你舔了大半夜了,现在还是那幺舒服。” “舌头伸直了,让我gan ni的舌头,嗯嗯。” “哇,你好贱啊,pi yan你也舔啊。” “多舔几下,麻了,嘶嘶,呜呜,快要来了。” 。。。抚摸在脑袋上的手忽然猛力撕扯起来,我知道她又要来了,连忙用出最大的力度,疯狂的把舌头钻进她的yin dao里绞动,窒息感再次来袭,她的身体几乎完全的压下来,压住我的脸,随着一声娇呼,我开始挣扎起来,憋闷太久了,根本没法喘气了,她忽然一抬胯,yin液顺着yin dao流在我的脸上:“我要连尿带逼水一并让你喝下去,喝不喝。” 我没有说话,意犹未尽的想把舌头伸回去,伸进她的yin dao。 “喝不喝?” “喝!” “逼水喝吗?” “喝!” “尿喝吗?” “喝!” “嘻嘻。。。来咯!
  • 标签:看着(17915) 让我(9980) 一声(4041) 都是(4631) 的人(2075) 女人(2194) 来了(863) 童瑶(3)

    上一篇:胯下调教2

    下一篇:极乐双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