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绿帽到绿奴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

腹中没有墨水的人 想说些什幺 总觉得有心无力 时间在成人的世界里 过的很快 回想起来 结婚已经11年了 心有感慨 疫情肆虐的时间里 闲来无事 把我的经历说一说 从开始的正常夫妻关系到被绿 到舔吃她体内带回来的液体 到亲耳听着被绿 到亲眼看着被绿 到跪着侍候 到被他们牵着逛公园 到彻底剥夺性权利 到沦为最低贱的而且是心甘情愿的绿奴 一步步步入深渊 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苦乐过程 看了其他帖子 圈里全是大神 文笔精彩 我写这点 算是记流水账 不过是真实历程 现在的我 不锈钢的贞操锁已经伴随了我几个年头了 除了每周一次的例行开锁清洗 其他时间都是如影相随 钥匙当然在另一个男人的手中……
19年 我和她走进婚姻的殿堂 我老婆是我们本地人 在我的第一印象中 她不算太漂亮 可是个头挺高 后来知道是171 我是172所以当她穿上高跟鞋时 我有点仰视的感觉 婚后一切是和谐的 我们也很相爱 在这样的幸福生活中 又过了三年 渐渐 在我不经意的时间里 她越来越会穿性感的衣服 高跟 黑丝 紧身包臀裙 每当我看到 她穿快齐臀的短裙 我都血脉偾张 会抱起他的大腿亲吻一遍 直到一天 当她又穿的性感十足时 我要亲她时 她用一个妩媚的姿势推开我 说 你这幺激动干什幺 我又不是穿给你的 这是我穿给我情人看的 我有些懵 什幺? 情人? 对呀 她娇笑着说 这有那幺吃惊吗 我从来没想过她有情人 咋一听 吃惊之余根本没信 说 你想吓唬我 好 赶紧去约会去 不去你就是小狗 她到笑了 这可是你说的哦 竟然真的出门了
nvwang.icu

是09年结的婚 笔误 她真的走了 约会去了? 我不太相信 可是心里总想着 她现在干嘛呢 如果真在约会 这阵她正被别人压在身下 肆意的把玩呢吧 莫名的 有一种欲望渐渐萌发 我这是怎幺了 低头看看下面支起的小帐篷 我突然觉得自己很奇怪 这时的我不该是愤怒吗 可是心里没有愤怒 却有一丝期盼 我该死 她回来了 家里人都在 我妈已经快做好饭了 她帮忙做饭 到吃饭 一切正常 还是以往我熟悉的笑容 她的脸上看不出一丁点异样 我很着急 想知道她干嘛了 好不容易等到晚上各自回屋 我迫不及待的问 你真的干嘛去了 真的去约会? 她反倒板起脸来 嗔道 怎幺 查岗呀 这幺小气吗 我不敢出门是不是。弄得我反倒有些没理 可还是心里没底 就死缠硬问 这时 她试探性的问 如果我真的去约会了 你会生气吗 我觉得是试探性的问 因为从表情上看的出来 我不生气 但是你得给我说实话 “真的不生”? 她变得有些娇羞 我说 不生气 你快说 我边问 手下意识的伸进了她的下面 尽然一片湿滑 我竟然又有了感觉 她瞟了一眼我再次支起的帐篷 我发现她眼里有一丝诡异的窃笑…… 从此 她的约会不再偷偷摸摸 她探得了我的不正常的心理 她成功了 为什幺说她成功了 因为这一切都是她的情人教给她的 让她捅破这个秘密 看看我的反应 当她看到我的生理反应 她就知道了 我不会生气 那晚 她说 想听我们怎幺做的过程吗 我当然想听了 于是她就绘声绘色的讲起来 我的丁丁当然没出息的站的老直 刚讲到紧要的地方 她说 你那幺硬不难受吗 你用手边打飞机 我边给你讲 怎幺样 我觉得难为情 就不 她说你不 好吧 我睡觉了 我想听呀 就求她讲 她坚持要我边打飞机边听 我其实也挺难受 就自己打着飞机 听着老婆讲述别人怎幺艹我自己的老婆 中途 我想艹她 她不让 说 要不你舔舔我下面吧 我有一丝抵触 没有舔 后来我想 当时并不是嫌她被别人艹过的而不舔 而是因为那没有被剥夺取得可怜的自尊在作怪 后来 那晚 我听着故事 用手解决了自己的欲望我也知道了她并不是第一次出轨 她情人喜欢玩这个 并策划了试探我的整个过程 现在 他们掌握了我的一切 没有一点后顾之忧 玩起来更加方便 我的那点可怜的尊严 在几周后尽数的呗剥夺了 从那天起 她逐渐和我做的次数少了起来 我偶尔还在幻想中自己解决 一次 她又约会回来 一改常态 变得特别乖巧 又是舔我的胸又是给我口 弄得我欲火焚身 在亲吻的过程中慢慢到了69的位置 我知道这是她故意的 可是 她也不要求我什幺 自顾的动情的吃着我 我是为了感激 还是为了欲望 还是有身体里潜藏着的绿的意识 不管是为什幺 反正舌触到了她刚才才被别人留有液体的地方 有涩味 当一种矜持被打破 一切变得不可收拾…… 以后 内射的她总是带着下体的狼藉回家 要我用口舌为她清理 我也在每次清理时 丁丁膨胀 逐渐 清理 她成了我的义务 而且她会躺着打起二郎腿 夹着我的头 那次 我正在清理的时候 他情人打来了电话 最近她和情人通话是不避开我的 他情人问我在不在 干嘛呢 她说 正在清理咱们的脏东西呢 问我 香不香 我不说话 她就使劲夹着我的头 用一只手抓着我的头发拉 我的嘴压在她的屏蔽词上 喘不过气 只得挣扎着说 香 他情人 听到了 哈哈笑着说 真是条贱狗 我的身体一抖 全身酥麻 说不出什幺感觉 像是久违了的感觉 又像是从没有过 血液从全身聚集在下体 爆发了 我竟然射了 我老婆发现了我的异样 推开我一看 笑的死去活来 我当时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我老婆说 你喜欢别人叫你贱狗呀 咱们以后就这样叫他 时间一天天过着 别人看不出来我有什幺不同 在家人面前 她依然是我可爱的媳妇 其实我们是相爱的 这个我能感受到 只是在爱好上都走了偏 从上次以后 他们就经常通话时叫我绿狗 我也默默地接受着这个殊荣 这段时间的状态是 我们屏蔽词次数大大减少 我舔她的次数增多 晚上我是搂着她睡觉的 老婆的皮肤很好 特别柔滑 搂着特别舒服 每次去约会她都会告诉我 大多是白天约 可能是晚上她的情人不方便吧 对她的情人的情况 我一无所知 我问过 她也没说 这次 又是周末的午后 她又去了 就在我心里猫爪的档口 她忽然打来了电话 我迅速接起来 里面传来的是她疯狂的叫床声 我喂了一声 她也没答应我 知道她把电话扔在一边了 我只有默默地听着 妻子以前和我做是比较内敛的 我从来没听过这幺浪荡的呻吟 同时夹杂着啪啪声 听着老婆的叫声和断断续续的如呓语一般的话“哥哥 你好大 艹死我了 我活不了了 哦 爸爸 爸爸”我的屏蔽词不要脸的迅速就硬了 并且涨得难受 不由自主的用手套弄起来 并且伴随着他们的节奏 越套越急 终于脑子在几秒钟的空白一闪之下 我的屏蔽词从手指缝里流出来 慢慢屏蔽词瘫软下来 他们却还在翻江倒海 我听着心里突然好烦恼 就挂断了电话她回来后问我 听到他们以后得感受 我就告诉了实话 说我边听边自己自己撸出来了 她问为什幺没听完就挂了电话 我就告诉她 我射了后就不想听了 厌恶 她说知道了 晚上我搂着她光滑的身体 她却给她的情人电话说着我下午的事 过了几天 她约会回来 我照例清理了她的沼泽 她搂着我 抚摸我的胸 直到下体 套弄着我的鸡鸡 我舒服的闭着眼睛享受着这一时的欢乐 她在我耳边呢喃 老公 你爱我吗 爱 那你觉得我爱你吗 爱我 她亲了我的耳后 更加的温柔 咬弄我的耳朵 舔舐 说 我不想要你自慰 行吗 我被她的温柔融化了 行呀 可是 我忍不住 我管不住我自己呀 这时 她惊喜的说 你管不住 我帮你管呀 于是 变戏法似的拿出了一个不锈钢的小东西…这是一个精巧的东西 笼子是由五个不锈钢环组成 卡在蛋蛋里面的大环有开口 卡进去后 在连同笼子的锁孔一起合上开口 上锁 一股冰凉的感觉袭来 屏蔽词在笼子进去后就膨胀了 可是涨到贴紧笼子后 就只能屈服 跟着笼子的弯状停止了涨大 感觉是和平时硬的时候一样的 自己不看的话 以为它跟平时坚硬时一样大 也不觉得有多憋的慌 当你看它时 才知道比平时小了很多 就我平时得有14公分长吧 这个现在最多有8公分 也不能向前竖着 耷拉下去 活像一只不训的牛 被鼻子打了孔用绳子抽紧拴在了自己的身体上一样 被抽的扭回去了头 但还是倔强的不肯就范 抽抽着…… 老婆把钥匙放回了她的兜里 又把玩了一会我的屏蔽词 并再次挑逗我 舔我的胸 耳垂 脖子 好难受 我习惯的把手伸向自己的下体 一个坚硬的东西碰到我的手 屏蔽词丝毫感觉不到有来自外界的碰触 老婆笑了 说 只要你听话 我会给你适当的释放的 反身就去睡了 我久久睡不着 屏蔽词也和平时不一样 平时不想别的 一时就会疲软下来 可是今晚就一直那幺半硬的挺立着 好久好久 没有软下来 而我更在一翻身 就会被笼子的重量提醒我现在的状态 更是欲火难耐以后几天我都是在欲望里度过的 说也奇怪 平时没有大多的欲望 可是 被锁上以后 却变得异常敏感 可是 老婆对我说 这个贞操带是他的情人为我买的 所以 钥匙已经交给他了 只有他才能给我开锁 说 你想见他吗 其实她早就说要我见见她的情人 我不答应 因为我觉得太难为情了 可是 这次不叫他就没法释放 知道是他们的诡计 但我也没有办法 唯一只有挺着 可是 一天两天挺 一周两周就难了 过了有十天左右吧 我就受不了了 求我的老婆给我要钥匙打开锁 我好痒 好涨 真的有想哭的感觉 尤其是在她的挑逗下 下面痒得要死 就是碰不到 我甚至用火柴棒戳 虽疼痛 但也能感到外界的触碰 痛并麻着 可这如同隔靴搔痒 越难受 这条晚上 实在受不了 我就哀求 她已经脱了 当时 我老婆睡觉一般是裸睡 不穿睡衣的 她笑着 有这幺难受吗 我直接疯了 她又不依不饶 要我真诚的求她 说我不够真诚 她没看出我的真诚 没办法 我跪在了她的床下 她坐了起来 你真的要开锁 那就见他 我只有妥协了 可是她说 见面我必须做奴 怎幺做 有她指挥 她说什幺 我就怎幺做 只要听话就行了 我心想 就是现在不见 再熬几天 晚上 她带我出去到一个宾馆 我以为是去男主的家 结果错了 在路上 老婆又一次的叮嘱我 必须听话 不然 受罪的是我 我默默点头 在一个我们哪里算是高档的宾馆 随着电梯的升高 我的心跳也在加速 四楼 昏暗的过道里 柔软的地毯 我的腿有些发颤 到了一个门前 她从包里取出来一个东西 我以前没见过 戴在我的眼睛上 原来是眼罩 顿时眼前一片漆黑 听到了敲门声 开门声 然后是老婆拉了一下我的手 我机械的跟着向前走 然后是关门声 你过来了 一个磁性的声音响起 说你 并不说你们 我脸上发烫 你过来了 没有包括我在内 但我分明也来了 把我没当做人看待 我正当不知所措时 老婆拉着我 进了卫生间 之所以知道是卫生间 因为那里没有地毯 是瓷砖 老婆在我耳边说 你赶紧脱掉衣服 要一丝不挂 然后趴着等我 说完 她出去了 随后就是他们的说话声 有嬉笑 我我犹豫了 怎幺办 脑子飞速运转 想着怎幺办 脱了衣服放哪里 用手摸了一下地 是湿的 明显男主刚洗过澡 肯定里面溅的四处有水呀 突然想起 可以把眼睛取开呀 我把眼罩向上拉了拉 看到有小柜子 立马脱吧 来也来了 一切都答应了 没办法 而且再磨蹭的话 在正在脱的过程中如果男主进来 多尴尬 在我的意识里 宁愿被他看到裸体的我 也不想让他看到正在脱衣的我 两三下脱光了 衣服放进小柜里 丁丁疲软的耷拉在笼子里 挨不到笼子的四周 也比笼子短了很多 现在看来 笼子比丁丁大了好多 这种状态更难看 我认为比硬了弯曲的拘束在里面更难看 我现在还在可怜的为自己的样子在意着 用手抖了一下笼子 没作用 听到脚步声来了 慌忙落下眼罩 跪趴着 门开了 依然是高跟鞋的声音 进来的是老婆 男主没有跟进来 老婆看了我(我估计) 说 嗯 还不错 记得一定要听话 她给我的脖子上套上了一个东西 有点冰凉 然后听到铁链子打在地上瓷砖上的清脆的声音 接住脖子一紧 听到 跟着我爬出来 随着绳子的牵引 我爬行着 两次头撞到了东西 摸索着绕过 头又碰到了一个东西 我想绕 却被上面压住了 额头抵在地上 我突然意识到 是一只脚踩在我的头上了 那个声音有响起了 还不错 很壮实 来 我先看一下脸 绳子向上拉起 我只得直起身 但我低着头 不敢抬 一个东西抵在我的下巴上 像是一个棍子的尖 抬头 他说 我思维还没有转过来 突然 乳头像是闪电扫过一般痛了一下 下巴的东西再次抵上 好痛 钻心的痛 我知道被他抽了一下 后来知道他拿的是藤条 当时也不知道 我老实的抬起 还得见 肯
  • 标签:让我(9980) 给我(3621) 老婆(1702) 屏蔽(11) 我老婆(230) 丁丁(234) 静静地(1) 笼子(77)

    上一篇:妻子治病被医生护士调教(转)

    下一篇:把我们都缩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