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婚纱的恶魔

假如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事情就很好解决,我可以私下报复,也可以诉诸于 法律;我可以选择原谅语蕾,也可以与她离婚。但这些都建立在我对整个事件本
身有着强烈反对的基础上。然而,我无法对视频中语蕾的兴奋和沉迷视而不见,
更无法对观看视频的过程中自己的兴奋和沉迷视而不见。

  如果没有看第二部视频的话,我该向妻子坦白的,告诉她我知道了一切,告
诉她我可以接受这种事情的发生。但是,刚刚结束的视频里我的妻子明白无误地
说想要与过去做出了断,想要脱离那些不正常的生活、不正常的欲望,这让我该
如何向她启齿?你不能告诉一个正在戒毒的人说『我真他妈喜欢你吸毒的样子』,
尤其是在你的想法极有可能左右她的做法的情况下。

  我想不清楚,干脆又拿起了遥控器。无论如何,还是等看完所有视频再做决 nvwang.icu
定吧。

  第三段视频一开始,屏幕上就出现了一个屁股——穿着衣服的屁股。

  我愣了一下才发现那个屁股是自己的,而那时的我被扛在阿浩的肩上。画面
中语蕾和斌叔也都在,不必说,扛着摄像机录像的责任落在了小娟的头上。

  只消看一眼语蕾的装扮我就知道这是什幺时候录的了——她身上穿的是一身
大红色的旗袍、超薄透明丝袜和红色高跟鞋,这是我们在婚宴上敬酒时她穿的衣
服。

  全国各地婚俗不同,大部分地区其实婚宴在中午就结束了,但我们这边特殊
一点,就是中午正式举办宴席,晚上还要再设宴招待准备婚礼期间提供过各种帮
助的亲朋好友。宴席标准和正式婚宴也是一样的。虽说我和语蕾举办的是西式婚
礼,但毕竟结婚是两家人的事,尤其是要顾及到长辈的意思——对大部分年轻人
来说,他们可是付酒席钱以及扩充收份子钱范围的主力。因此,与其说我们办的

nwxs8.com


是西式婚礼,倒不如说中西合璧更贴切一点。

  其实那天中午我没喝多,被灌的不省人事是在晚上这一顿。阿浩和小娟一直
负责婚礼的摄像,自然是算进帮忙者中,斌叔虽没帮什幺忙,但他与别人都不认
识,从头到尾都跟在阿浩身边,婚宴总管便把他当作了阿浩的助手。现在视频中
记录的就是晚宴结束、宾客散尽以后我和语蕾进入洞房以后发生的事。

  我不知道那天晚上是出于什幺样的安排最后竟是阿浩把我扛回来,但猜也猜
得到肯定是他的自告奋勇加上语蕾的意愿吧。上一段视频中语蕾说过她和这三人
的约定还没结束,看起来这新婚之夜就是约定的最后一部分——当然,这时候我
已经预感到那晚我新郎的权利和义务十有八九是被别人代劳了。
  • 标签:自己的(22448) 一声(4041) 的是(3688) 鸡巴(3248) 妻子(750) 小娟(58) 新娘子(7) 婚纱(8)

    上一篇:雪兰的特殊性癖

    下一篇:大学的尘土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