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为胯下人

民国初年,我16岁,正赶上灾年,爹娘为了三斗谷子的彩礼,把我嫁给了邻村放羊的老孙头儿。
洞房当天,丈夫死在了我身上。

活到60多岁终于当了回男人,他是笑着死的,留给我的是刚刚捅破的处女膜,和从那萎缩的老鸡巴里最后射出的一股股精液。

第二天,我被捆的严严实实的,押到了县衙大堂上。

“下跪何人?”

县官老爷一拍惊堂木,喝问道。

“奴家孙王氏,叩见大老爷。”

我把头死死的贴在大堂冰凉的地面上,自然就没看到,除了端坐在堂上的老爷,就在我旁边,端坐着一个衣着华丽的中年男人。

女人上堂不分对错得先打20板子,在娘家当姑娘时我也是听家里的叔叔伯伯们说过的。

一想到等下要被脱光了裤子打板子,我浑身软的再也不敢动。

“孙王氏,有地保告你新婚之夜害死丈夫,可有此事?”。 nvwangtv.com

听了大老爷的质问,我不禁吓得魂不附体道:“大老爷,奴家冤枉啊,奴家的丈夫是兴奋过度加上年老体衰才意外身亡的,奴家不曾加害啊!”

“大胆刁妇,还敢狡辩,来人,拖下去杖打四十!”

大老爷的话音刚落,只听得县衙外面一阵欢呼,我不由得流出了委屈的眼泪。

每逢女人上堂,县城里总会奔走相告,毕竟看女人被脱光屁股打板子可是个难得的美事,据说还有多年的光棍男人对着被打板子的屁股手淫,行刑的衙役也是见怪不怪。

之前听家里的长辈闲聊时说的绘声绘色,就已经觉得被打的女人可怜,没想到今天竟会轮到我自己。

“大人且慢,老夫有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勐听见大堂上竟然有另一个声音,我不禁偷偷地抬起头来向声音的方向看了一眼,却发现就在我的旁边,竟坐着一个中年男人。
nvwangtv.com


而我之前一直低着头跪趴在他的脚下。

县官老爷对这位中年男人竟是相当的客气,说道“许老爷有话尽管讲来。”

只听许老爷说道:“想这刁妇所害死的丈夫孙老狗,本是我家家生的虎子(当尿壶的男奴),只因为年老了不便使用,这才打发出府,允他成家,至今奴籍还在我家名下。而这刁妇既然害死了孙老狗,不如将他归入奴籍,送到我的府上,以抵偿孙老狗的性命。”

大老爷听完赞赏道:“久闻许老爷文曲星下凡,聪明绝顶,今日一席话令下官茅塞顿开,如此甚好。既然如此,那四十大板也就免了吧。”

最新找回听了大老爷的话,我不禁悲喜交加,喜的是那要命的四十板子居然免了,悲的是从此以后就要给人家做奴婢。

不过转念一想,像我这种下等人家的女孩,一辈子也就那幺两条路,一是给娶不上老婆的老光棍当媳妇,二是进入大户人家当奴婢。
  • 标签:主子(399) 女奴(558) 奴才(643) 小姐(1424) 奶子(368) 老爷(41) 自然(25) 陪嫁(1)

    上一篇:农家马桶4

    下一篇:被情敌欺凌的少女(女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