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女侠爽文转上便宜

黄沙漫漫,西风呼啸,龟裂的古道上永远是那幺苍凉,不是有死去行者的尸骨毫无预兆的出现在人们面前,叫人触目惊心。 如今正是南宋颓废之时,金人南下, 大宋子民惨遭欺辱,一时间民不聊生.
古道西风,在一片荒芜的官道之上,正有一群往北方躲难的百姓,他们扶老协幼,各各满面风尘.就在此时,响起一阵战马嘶鸣之声,一队金国兵马疾驰而来,在宋朝难民的哭喊声中,屠杀着这些手无寸铁,毫无还手之力的宋人,当真凶残之极.
便在这时,几道裙纱之影从远方飞驰过来,待到近处方才看清是几名十八九岁的美貌女子,不容分说,几名女子已经跃入金人兵马之中,一穿淡黄色裙纱的女子手拿玉萧,旋转于一金兵头顶上空,裙边飞舞犹如天女下凡,那金兵抬头一看,之见一穿白色短靴的玉足已飘然落了下来,此女子足尖点在他脑门上,金兵只觉柔香软体,扑通一声便倒了下来,女子单脚踩着金兵的头,美目瞥了一眼脚下的人,对脚下生命甚是不屑,脚腕一拧,金兵甚至来不及哀号,脑袋已是旋转了一圈,登时死在那黄衣女子裙下。另一金兵挥刀斩来,黄衣女子用萧尖将钢刀点开,飞起一腿,将那金兵踹倒,把那人胳膊反扣回来,朝着他的胳膊肘关节之处,秀足重重落了下去,白影一闪,香气飘过,咔嚓,已将他胳膊踩断,那金兵发出杀猪般的残叫,黄衣女子冷笑一声将腿慢慢抬至金兵头顶,金兵只能无助的看着那裙下的美腿缓缓上扬,而却不能躲闪,嘴里喊出一句“女侠饶命啊。。”黄衣女子冷漠的摇摇头念道“做梦”一记下劈,金兵便在女子裙下哀号一声,死在她的脚下. 女子冷哼一声,起身飞入敌群.
内容来自nwxs8.com

人群中跃出一天蓝色衣裙的美貌女子,冷艳如冰,素手中忽而送出一条白色稠带将一金兵缠住如拖狗一样,拖将过来,一脚踩住他的心口,那金兵躺在女子纱裙之下,只觉一股香气着实沁人心脾,一时间竟然想入非非,完全忘了自身的处境,蓝衣女子美目如冰,脚下丝毫不留情,穿着白色绣鞋的小脚一顿,踏碎了金兵的肋骨,方才感到疼痛的金兵一口血被女子踩出,双手死死抱住蓝衣女侠的小腿,下半身不由自主的抬了起来,两条腿痉挛似的乱蹬一通,眼中流露出对死亡的恐惧和乞求饶命的神情,但是蓝衣女侠的脚力却让他不能说出半个求饶的话语,蓝衣女子虽知道他怎幺想的,然脚下却丝毫不减力道,一双明眸中没有丝毫的同情,反复扭转着脚尖,在裙纱下的白色绣鞋将金兵的生命一点一点的挤出体外,最后金兵终于痛苦的抱着蓝衣女子的腿,做了她的脚下亡魂.
一时间几名女子上下翻飞,犹如天女下凡,秀足在舞蹈间取人性命,就在一白衣女子一脚踢死一名金兵时,突然金兵队里响起擂鼓,只见远方一大批金国兵马赶到,为眼下的士兵振奋了士气,几名女子纷纷陷入苦战,突然一只箭矢飞来竟将一女子脖子射穿,众姑娘一见姐妹受伤,娇喝一声,形成一个莲花之阵将一开始那名黄衣女子簇拥起来,黄衣女子旋转裙角,飘飞腾起,足尖点在众姐妹兵刃之上,这些兵器,或萧或笛,均以玉器制成,形成花瓣样式擎着上面的犹如天仙的女子,女子风姿偏偏,玉足与脚下之玉器仿佛融于一体,虽箭石如飞蝗般散来,但到此阵两步之外竟都齐齐的停了下来,又被一股真气反弹回去,金兵们自做自受,死伤一片. 却见黄衣女子吹起手中之萧,声音屡屡,如怨如慕,如泣如诉,让人好生消魂.这一曲碧海潮生曲,得黄药师后人真传,当真威力无穷,许多金兵乃至百姓都纷纷昏厥过去.
  • 标签:说道(3662) 看着(17915) 一声(4041) 女子(659) 二人(267) 小王(162) 姑娘(141) 汉子(36)

    上一篇:农家马桶3

    下一篇:农家马桶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