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马桶

我的乳名叫菅囝囝,菅如雪这个名字是我上初中时才取的。四岁以前,我几 乎没有什幺记忆,只有三件事情记忆清晰,以至于我在之后的一生中都无法忘记。   第一件事,我刚满三岁时的一个闷热的晚上,我被一阵「啪啪」响声惊醒, 我坐起来看见了一幕令我惊异的镜头,只见我的妈妈正坐在我的父亲胸膛上,两 只手抽打着父亲的脸颊,她竭力压抑着自己的笑声,不时往父亲的嘴里吐一口痰 或者唾沫,父亲则不停地小声叫着「妈妈」。一会儿,妈妈背对着我把自己的肛 门放在父亲的嘴上,父亲拼命在妈妈的肛门上吮吸着,很快,我就看见妈妈金黄 色的屎一节一节慢慢落进父亲的嘴里,父亲吃屎和妈妈的拉屎配合得天衣无缝, 妈妈拉完了,父亲嘴里一只剩下最后的糊状的稀屎,最后妈妈端过来自己刚尿得 一老碗黄橙色的尿,父亲坐起身,双手接住,「咣当咣当」几大口就喝得一干二 净了,妈妈往父亲嘴里啐了一口唾沫笑嘻嘻的问「儿子,香不香呀。」父亲一边 磕头一边回答,「香,太香了,妈妈。」妈妈正要准备将自己的一只脚塞进父亲 嘴里时,突然发现了我,妈妈显然吃了一大惊,她慌忙丢下父亲,手脚并用,快 速爬到我身边,把我搂进怀里说:「我的宝贝女儿什幺时候醒来了,怎幺一声不 响的?刚才,妈妈和你爸爸在玩亲
  • 标签:自己的(22448) 一只(1858) 妈妈(4614) 嘴里(2009) 父亲(337) 啪啪(305) 咣当(20) 唾沫(6)

    上一篇:第一卷与女神大人的百日射精初次见面

    下一篇:姐妹花的终极拘束改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