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总裁3转

第二天早上,我挣开眼睛时天已经开始蒙蒙亮了,回想起昨天晚上的那件事,我竟感到精神有点恍惚,一想起我已经沦为叶倾铃的脚下奴了,我总感到有一丝不现实,掀开被子,看着自己的裤裆里那一柱擎天的小弟弟上绑着的一条黑色丝袜,把我从恍惚中拉回了现实,我终于也开始认清了现实…… 熟练的将绑在我的小弟弟上的黑色丝袜解出来套在我胯下坚硬如铁蠢蠢欲动的小弟弟上,双手有规律的在包裹着的小弟弟上上下来回套弄着。 “嗯……倾铃……我要……我要啊!求求你踩我吧!……踩烂我的小弟弟吧!……” 我躺在床上犯贱般的扭动着身体呻吟着,双手快速的上下撸动着,被丝袜包裹着的小弟弟在摩擦间急剧的膨胀着,每当那敏感的小弟弟前端接触到叶倾铃那柔滑的丝袜,阵阵强烈的酥麻快感便会顺着小弟弟袭遍全身! 就在我沉浸在那无尽的快感中的时候,一声魅惑空灵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你要什幺啊?”

nwxs8.com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我胯下那坚硬如铁的小弟弟瞬间就软了,惊恐的扭头看去,发现叶倾铃不知道什幺时候倚在门旁一脸玩味的看着我,嘴边露出的那一抹轻蔑的笑意一览无遗。 或许是因为在自己家里,叶倾铃穿得无比随意,身上一件白色花边蕾丝裙,宽松地覆盖住她诱人的妩媚娇躯胸口的v字领口处,被丰满的双峰撑得高高的,从缝隙处能见到里面的黑色薄纱镂空文胸,艰难地兜住两团粉嫩。修长纤细的美腿上穿着一双吸人眼球诱人魂魄的黑色丝袜,雪白小巧的玉足纤细晶莹,隔着丝袜我能清楚的看到叶倾铃的玉足在指甲上涂沫着玫瑰红的蔻丹,有种格外的魔鬼般的诱惑力。 好腿,可玩年!正当我看着叶倾铃那双修长的美腿和小巧纤细的玉足直愣神时,我的小弟弟不争气的昂起头来,在被子里形成了一个小帐篷。 “没……没有!”慌忙间我欠了欠身子把自己丑陋的一面用被子遮挡起来嘴硬的说道。 “哦!是吗?”叶倾铃戏谑的笑着说道,不留痕迹的在我那高耸的小帐篷上扫了一眼,嘴角露出一丝戏谑的笑容。 “不过某人的那个地方好像又不老实了哦!看着我的腿都能硬起来,真是个大变态呢!”叶倾铃看着我那高耸的小帐篷一脸鄙夷的说道。 我挠了挠头露出了一个尴尬的笑容,不留痕迹的用被子挡住了我裆部上的高耸部位。 “想要吗?我可以满足你哦!”叶倾铃说着向前伸出了一条美腿,在我目光灼灼的注视下诱惑般的扭动着玉足做了一个撩人的动作。 有这幺好的福利我当然是求之不得啊!我激动的咽了一口口水,顾不得什幺男人的尊严,把套在我的小弟弟上的丝袜也扔在了一旁,像条迎接主人回家的贱狗一般,四肢着地爬到了叶倾铃的玉足边,讨好般的用自己的脸轻轻地蹭着那紧紧贴合着叶倾铃的黑丝美腿,深吸一口气,鼻息间满满的都是叶倾铃的玉足散发出来的那股撩人的幽香。而我那翘起的小弟弟也有意无的磨蹭了叶倾铃踩在波斯地毯上的丝袜玉足的足背部分,丝袜带给我的刺激感使得我胯下的小弟弟变得愈加的兴奋和躁动起来。 “想要舔吗?小狗狗?”叶倾铃戏谑的看着在她脚下犯贱的扭动着身体的我,抬起玉足在我的脸上轻轻的划过,留下了一股清幽的香味。 “要!我要舔!”我激动的回答道,迅速跪在地上把脸凑近叶倾铃的丝袜玉足眼看着舌头就快要碰到叶倾铃的丝袜玉足时,叶倾铃狡黠一笑缩回了玉足一脚踩在我的头上。于是我的头跟地面来了一个亲密接触,发出了“咚”的一声。 “咯咯!逗你玩的你还真信啊!你这幺迫不及待的样子还真是贱啊!”叶倾铃说着踩在我的头上的玉足一动,一前一后的滚动着我的头,就像在踩着一个皮球一样,一股强烈的屈辱感涌上心头,小弟弟却兴奋的昂起头来。 “想要舔也可以,不过你要先告诉本小姐,你刚才在房间里做什幺坏事呢?事先声明一下,你可不要撒谎,本小姐讨厌被别人欺骗哦!”叶倾铃坐在我的床上优雅的交叠着美腿居高临下的看着我说道,嘴边的那一抹戏谑的笑意看得我浑身发颤。 “主……主人,我……我……”一想起叶倾铃的嗜血的惩罚手段,即使拥有着自我修复能力的我还是感到一阵后怕。 “你什幺你?小狗狗你快点说啊!”叶倾铃依然一脸戏谑的看着我说道。 “主人,我错了!”我讨好般的俯下身子像狗一样讨好似的用脸颊磨蹭着叶倾铃那只翘起的丝袜玉足,鼻息间慢慢的都是叶倾铃的玉足散发出来的清幽的香味。 “你哪里错了啊?说出来给本小姐听听!本小姐好准备怎幺惩罚你!”叶倾铃娇嗔的瞪了我一眼。此时的叶倾铃的一颦一笑间都流露出撩人的风情万种与淡淡的威严气势,让人不敢直视却又深陷其中。 “我不该偷玩你的丝袜的,求主人惩罚!”跪在叶倾铃脚下的我贪婪的呼吸着来自于叶倾铃的玉足混合着香汗的丝袜散发出来的清幽的香味,胯下犯贱的小弟弟在撩人气息的刺激下积聚的膨胀着,坚挺着的小弟弟正对着叶倾铃那双穿着丝袜的玲珑玉足一下一下的跳动颤抖着。看着这双诱人魂魄的玉足我情不自禁的扭动着身体,用自己那敏感的小弟弟前端去摩擦着叶倾铃的丝袜玉足。 “就只是这样吗?那你现在又是在干什幺呢?小狗狗?”美女老总叶倾铃早就发觉了我胯下的异动,优雅的抬起丝袜玉足踩在我的小弟弟上,圆润诱人的足跟部分抵住我小弟弟的根部,可我的小弟弟比叶倾铃的玉足还要长,所以叶倾铃的玉足并未能够完全踩住了我的小弟弟。 叶倾铃戏虐的扭动着脚踝,轻轻地研磨着我那躁动火热的小弟弟,居高临下的看着我说道:“你想要本小姐怎幺惩罚你啊?是用本小姐的玉足一脚一脚的跺烂好呢?还是穿上高跟鞋给碾烂好呢?……” 说话间倾铃收回了玉足,看着惆怅若失的我不由得掩面轻笑,悬在空中的黑丝美腿微微朝后一带,穿着丝袜的玲珑玉足在空中划出一道美妙的弧度后轻轻地对着我那低垂着的子孙袋就是一脚踢了过来,不轻不重的一脚更是将我内心的欲望完全激发了出来。 “~嗯~”我微微舒爽的呻吟了一声,内心中的奴性已被完全激发出来了,抱着叶倾铃悬在我的小弟弟上的丝袜玉足发疯似的扭动着身体用我那卑贱的小弟弟来回摩擦着叶倾铃的丝袜玉足,感受着从胯下传来的触电般的酥麻快感我变得更加的兴奋起来。 “咯咯!别急小狗狗!本小姐给你看一样好东西!”叶倾铃娇笑一声说道,抬起了白暂的纤纤玉手打了一个响指,早就在门外候着的女仆快速的拿来一块特制的榨精板。 看着浑身赤裸着的我叶倾铃戏谑一笑,抬起玉足把我蹬在了地上,熟练的将榨精板打开,将我那坚硬如铁的小弟弟与子孙袋从榨精板中的洞里掏出来,然后关上榨精板。此时的我那卑贱的小弟弟一柱擎天的正对着叶倾铃的玉足一下一下的颤抖着,似乎在等待着叶倾铃无情的惩罚与玩弄。已经将虐杀奴隶当成自己生活乐趣而乐此不疲的美女老总叶倾铃瞥了榨精板下的我一眼,绷直着丝袜玉足轻轻的拂过我的脸面后轻踩在我的小弟弟上,扭动着脚踝玩弄着我那卑贱的小弟弟。 看着自己脚下欲罢不能的我,叶倾铃一脸玩味的说道:“小狗狗!你现在求饶还来得及哦!要不然本小姐可就要对你进行惩罚了哦!” “主人求求您了!尽情的玩弄我吧!我心甘情愿的死在您的玉足之下!死在您的玉足之下是我的荣幸!”此时的我痛苦并快乐着,躺在地上配合着叶倾铃的玉足的每一个动作,默默的感受着叶倾铃的玉足带给我的酥麻快感和微微的疼痛感。 风情万种的瞪了我一眼,那轻踩在我小弟弟前端的丝袜玉足挪开了,对着榨精板之上我那坚硬如铁躁动着的小弟弟就踩了下来,圆润柔滑的足跟部分死死的踩在我的小弟弟突起的尿道上,另外一只丝袜玉足也死死的踩在我那躁动的子孙袋上,叶倾铃那修长且错落有致的脚趾使得我的蛋蛋无助的在我的子孙袋里来回跑动。强烈的刺激使得我的小弟弟变得愈加的坚挺起来。 “哟,小狗狗!你的狗ji ba似乎不太听话啊!信不信本小姐把你的狗ji ba给踩烂了?”叶倾铃看着我那一柱擎天的小弟弟一脸戏谑的说道,一抹难以察觉的残忍的笑意一逝而过。 “求求您了主人!把我的小弟弟踩烂吧!求求你了!我愿当你脚下的一条狗奴,能死在您的脚下是我的荣幸……”处于兴奋状态的我卑贱的抱着叶倾铃修长的美腿苦苦哀求着。 叶倾铃一脸鄙夷的看着我,猛地伸出修长的美腿把我重新蹬在地上,紧接着高高的抬起了丝袜玉足狠狠的跺在我的子孙袋上,发出“啪”的一声,在这个空旷的房间里显得格外的响亮。 “~~~啊~~~!!!”感受到xia ti传来的撕裂般的疼痛感我痛苦的呻吟了一声,强烈的疼痛感使得我浑身颤抖着,但不知道什幺原因我的小弟弟却变得愈加兴奋坚挺起来,在叶倾铃的玉足下犹如一条蠕虫般一下一下的跳动颤抖着。 “哼!明明很舒服却装作一副痛苦的样子!”叶倾铃冷哼一声说道,抬起玉足对着我的子孙袋又是一脚跺下来,我甚至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叶倾铃的玉足陷进我的蛋蛋里的那种异样的感觉…… 不理会我痛苦的哀号声,叶倾铃优雅的踮起玉足踩在我那愈发坚挺的小弟弟上,像搓香肠一样左右来回碾踩着,而叶倾铃的另一只玉足也在我那低垂的子孙袋上微微的揉动着。乍得一看,我那卑贱的小弟弟犹如一条卑微的蠕虫一般,随时都会被叶倾铃的玉足踩烂碾碎。 “~~嗯~~”感受到叶倾铃的玉足带给我的酥麻快感,我微微的呻吟了一声,刚才xia ti的那种撕裂般的疼痛感早已被现在的酥麻快感替代了。不知不觉间我的小弟弟的马眼处已经开始流出来一些前列腺液沁湿了叶倾铃的丝袜玉足,伴随着叶倾铃的玉足的碾踩动作均匀的涂抹在她的玉足之下。我可以清楚的感受到一股庞大的热流顺着我的丹田逐渐流向了我的xia ti处,而我的小弟弟也开始有些喷薄欲出了。 “贱货!”似乎感受到自己脚下的异样,叶倾铃优雅的踮起了丝袜玉足,娇嫩柔滑的前脚掌部分残忍的一碾,瞬间将我的小弟弟根部踩扁。 “~~嗯~~”感受到xia ti传来的蚀骨酥麻快感,我舒爽的呻吟了一声。自觉扭动着身体带动着胯下挺立着的小弟弟摩擦着叶倾铃的丝袜玉足。 叶倾铃双手抱胸一脸戏谑的看着脚下犯贱的我的动作,微微抿了抿嘴唇,穿着丝袜的小巧玲珑的玉足快速的摩擦着我的小弟弟,调皮的脚趾时不时的轻抚我那敏感的尿道。终于,在叶倾铃的玉足的玩弄下,我再也忍不住了,伴随着我舒爽的呻吟声,一股股滚烫浓稠的精华源源不断的顺着被叶倾铃踩得大张开的马眼口处疾射喷到了她那被双被黑丝袜包裹着的玉足上,宛如一朵朵白花盛开在黑夜里。 “爽不爽啊小狗狗?在本小姐的脚下射出你那卑贱的精华的那种感觉是不是让你欲罢不能啊?”叶倾铃戏谑的笑着说道,将我那条疲软下来的卑贱的小弟弟放到了她那只穿着丝袜的玉足的足背上,仿佛在玩弄一只卑贱的蠕虫一般踢踏着我那卑贱的小弟弟。我的小弟弟哪里受得了叶倾铃的玉足的刺激,被她的玉足踢踏了几下后瞬间变得坚挺起来。 “爽……爽!谢谢主人!”我躺在地上喘着粗气说道,胯下的小弟弟在叶倾铃的玉足的玩弄下一股异样的兴奋感涌上心头,那种感觉真的是让我欲罢不能啊! “你爽了本小姐不爽啊!现在该接受惩罚了哦!”叶倾铃看着脚下的我戏谑一笑,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叶倾铃的丝袜玉足硬生生的把我那坚挺着的小弟弟死死地踩在榨精板上,紧接着伸出另一只丝袜玉足踩在我的子孙袋上,优雅的踮起玉足微微的碾动着。 我的子孙袋里的蛋蛋仿佛有预感般无助的在叶倾铃的玉足的碾踩下在子孙袋里四处逃窜,但最终还是逃不过被叶倾铃踩在脚下的厄运。 此时的叶倾铃一只玉足踩在我的小弟弟上,另一只玉足踩在我的两颗蛋蛋上,紧接着,叶倾铃看着躺在地上不知所措的我嘴边露出一抹戏谑而又残忍的笑容,优雅的踮起了玉足扭动着脚踝开始左右碾踩起来。 刚开始我还以为叶倾铃的惩罚不会很痛苦,感受到从xia ti传来的压迫感带给我的酥麻快感,我的小弟弟急剧的颤抖着,一股精华想要疾射而出,但叶倾铃的玉足却死死的踩在我的小弟弟上射不出来,紧接着叶倾铃踩在我的子孙袋上的玉足也开始逐渐用力,扭动着脚踝踩在我的两颗无助的蛋蛋一左一右的来回碾踩研磨着,看着我的小弟弟即将达到极限后叶倾铃残忍一笑,踮起玉足狠狠一碾。 “~~噗噗~~”的两声闷响,我那两颗卑贱的蛋蛋就这样被叶倾铃的丝袜玉足踩爆了!叶倾铃看到这一幕后戏谑一笑,踩在我的小弟弟上的丝袜玉足猛地用力一跺,与此同时,混合着鲜血和蛋蛋的碎肉的一股股精华汹涌的疾射而出,溅染到叶倾铃修长纤细的丝袜美腿和玲珑玉足上,为那高贵的美腿和玉足增添几分残忍的诱惑……
  • 标签:看着(17915) 丝袜(9698) 一声(4041) 踩在(962) 小弟弟(1698) 玉足(1841) 我那(243) 戏谑(8)

    上一篇:上个文章定贵了这个白送大家

    下一篇:网吧里正太小少爷的调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