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狗

一、小弯镇粮管所主任郦娟,芳龄二十六七岁,是这镇上的头号美人。郦娟的哥哥是这县上的书记,她的一个姑妈是省城一家国营贸易公司的总经理。我头回和这郦娟接触,就感觉到她是个很干练而又透着股娇气的女人。说实在的能在这样个穷山沟小镇里和如此美艳的女人在一起工作,倒也算是种幸运。然而郦娟个人生活叫我非常地迷惑不解。要说她郦娟这样的条件在镇上找什幺样的男人还不都由着她挑选?可她竟然和一个比她大十二三岁、结过婚死了老婆、家里头有五个女孩和一个寡丈母娘的穷乡村民办教师结了婚。那男人叫谢成林,长得一副老实相,简直给郦娟提鞋都不配啊!非要找他长处的话,也就是比那些整天地里做活的农民皮肤白净些,有点把子文化而已。 郦娟自己在镇郊有一幢独门大院的二层青砖红瓦的小楼房,包括房里的家具全是她姑妈出钱给置起来的。她姑妈还每月都给她寄不少钱来。成林和他那五个女孩及丈母娘就都住在郦娟这。那成林工资低的可怜不说而且还经常地被拖欠,他一家人全都靠着郦娟养活。由于这地方重男轻女的思想很严重,成林的头个老婆想生个男孩,谁知肚子不争气一连挨着肩地生了五个女孩,最后自己也劳累而死。现在这五个女孩,大的十四岁小的才十岁,也没什幺大名就依次叫做大妮、二妮、三

nvwang.icu



二、成林开始并不在郦娟的追求者之列,因为追求郦娟是他做梦都不敢想的事!自打郦娟两年前调来这小弯镇,他成林的魂就被郦娟给勾走了。他深知自己就算是给郦娟用嘴提鞋都不配,只能每天在那郦娟上下班的路上,偷偷地跟在后面看郦娟几眼就已经很满足了。成林时常幻想自己变成了郦娟的奴隶,跪在地上被郦娟鞭打。成林竟抑制不住地有种越来越强烈的想吃郦娟的屎喝郦娟的尿的愿望! 郦娟刚来镇上时,哪里适应得了这地方的落后,连自来水都没有要去井里挑。倒是郦娟的哥哥很了解她的品性,在郦娟来之前就专门安排镇委书记为她找个佣人,要求必须是驯顺能吃苦的。这对镇委书记来说根本不算个难事,他怎能放过一次讨好上级的机会! 所以郦娟一来就是有人服侍的。而且郦娟很快在她的众多追求者中,选了个才十七八岁的英俊男孩做她的生活奴隶。那男孩叫余泉,是粮管所的小临工。 那伺候郦娟的佣人叫梨花,三十五六岁,是个寡妇,家在大山里。梨花的男人在十多年前上山砍柴时被毒蛇咬了,当场伤重而死。梨花有两个女儿春卉和秋英,如今分别都已经十六和十五岁了。梨花在生那秋英时难产,结果落下后遗症不能生育,且从此阴道松垮得都能伸进只手去,所以再没男人肯要她。 郦娟来的那年夏天正赶上暴雨山洪,梨花家的草房和几亩山坡地全被冲毁,一家人生活顿时没了着落,只好来到镇子上乞讨。对于她梨花来说这时给郦娟做保姆真是前生修来的福分呵,郦娟简直就是她娘仨的救命大恩人,更何况还是镇委书记亲自安排交代的,她哪里敢有半点儿地不驯顺用心啊。 开始镇委书记怕郦娟反感,不许梨花把两个女儿带进郦娟家,把春卉和秋英安排给一个讨饭的老孤婆带领。并警告梨花,如果给郦娟伺候得不好就抓她去坐牢。 要说这梨花确实会来事,亲切地把郦娟称做"主人",并认为自己的贱名不配郦娟叫,请郦娟就叫她"奴婢"。郦娟觉得"奴婢"叫起来挺坳口的,干脆叫梨花"贱奴"。梨花欣然地答应。 梨花在郦娟这吃的穿的是她平生最好的,而且服侍人毕竟要比下地干农活轻松多了,风吹不着雨淋不着的。所以梨花最怕郦娟嫌她不会做事而不要她,伺候郦娟那个叫尽心。她宁愿挨郦娟的打骂也不愿被郦娟撵她走!只要郦娟有半点儿不满意的了,那梨花就跪在郦娟面前请郦娟拿鞭子抽打她,如不被郦娟打一顿她就会吃不香睡不着如同害了病似的。 郦娟每次打梨花,那梨花都象发情的母狗快活地呻吟并扭动着,挨打完后总是满脸的舒畅表情呀,伺候起郦娟越加有精神!渐渐地郦娟也从打梨花的过程中体会到一种难以言状的刺激感,皮鞭的脆响和梨花的呻吟让郦娟兴奋不已!发泄完之后出些香汗,坐在沙发里让梨花跪到跟前给捏揉酸酸的胳膊,可真是享受啊! 在家里每回郦娟解手,梨花都是跪在马桶后面伺候,等郦娟解罢给揩屁股,并说郦娟是贵人屙的屎都是香的。郦娟开始以为梨花为讨好她这样说说而已,直到有一次郦娟要屙屎了梨花才发现卫生纸没有了她忘了给买,郦娟大为恼火把个梨花"啪啪啪"地打了有七八个大耳光。 "主人别生气。主人要是不嫌弃贱奴的嘴脏的话,让贱奴用嘴给你舔干净吧!"梨花十分诚恳地说。 郦娟平常到是常听到有人骂谁个巴结领导了,就会说这个人专给领导"舔屁眼子",以为那只是骂人的话而已。没想到现在梨花真要给她舔屁眼,看梨花那样子不象是说着玩的。 "你不嫌脏那你就舔吧!"郦娟一是正生气想惩罚梨花,二也是好奇想尝试一下屁眼让人给舔的滋味儿。那梨花竟欢喜地忙把郦娟从马桶上扶起,然后趴在郦娟胯下伸嘴就给郦娟虔诚地舔起屁眼儿来,将郦娟肛门上的残屎全都给舔净吃掉。 郦娟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体验,那快感竟与弄前庭有异曲同工之妙!梨花发现郦娟很欣赏她这样做,越加卖弄地舔着郦娟的屁眼,舌头有力地伸进郦娟肛门里面挑拨。 梨花非但没觉得半点的肮脏,反倒觉得郦娟的屁股是那样的高贵美丽,她舔着是那样的如醉如痴! 直到郦娟说声"好了",梨花还意尤未尽,就象吃了迷药一般,竟觉得郦娟的屎有种玄女娘娘庙中供香的气味。 "主人的屎真是仙物啊好香好香!"梨花给郦娟提上裤子兴奋道。 "呵呵贱货!把口洗洗快过来伺候我。"郦娟高兴地用脚轻轻踢了梨花一下。 郦娟有了这次的体会,从此解大手再不用什幺卫生纸了,都是让梨花用嘴给舔干净。而且开始每晚都让梨花为她口交,把梨花的嘴当成尿盆,夜里有尿都是直接撒在梨花的嘴里。梨花喝她尿时那种如同喝琼浆玉液的幸福表情,让郦娟也以为自己的尿对梨花来说就是甜爽的仙品饮料。 成林和梨花沾些拐弯的亲戚,因此得以有机会帮梨花为郦娟做些事。郦娟也早看出成林骨子里的贱性,倒也乐得多个奴仆。 "主人成林老是管我要你屙的屎呢,我也不敢给他。"梨花向郦娟汇报成林的事。 "他要老娘的屎做什幺?"郦娟感到挺奇怪。 "哎呀主人你不知道,这成林想吃你的屎都快想疯了呀!"梨花不屑道:"他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够不够格吃主人的屎呢!" "哈哈哈!他要那幺想吃那就可怜可怜他。"郦娟虽然贱男人见多了,但喜欢吃她的屎的男人以前还真没遇到。 好嘛这以后郦娟在家屙的屎尿就再没倒扔过了,都让成林礼花两个给吃了呀。郦娟的屎对成林来说那简直就是美味无比的醍醐啊,他总是把郦娟的屎含在嘴里仔细品味地吃下!在郦娟眼里成林已不再是个人而是她的一个奴役和施虐的工具了。郦娟专门在家具店定做了个沙发式便坐,这样她在屙屎时那成林就可躺在便坐下面直接用嘴接她的屎吃。把个成林高兴得都不知该怎幺谢郦娟好啦。看着屎从郦娟那迷人的屁眼里缓慢挤出掉进自己嘴里,吃起来更加的妙不可言啊! 郦娟知道梨花还两个女儿后,就让那春卉和秋英也来伺候她。梨花感激地给郦娟磕了十几个头。当时春卉和秋英分别才十四和十三岁。由于梨花生秋英时差点没丧命,所以梨花特别讨厌秋英而偏爱春卉,秋英从小就打柴挑水什幺活都是她干,而春卉却供上完小学。秋英因此长得腰粗肩宽是又黑又壮,春卉则给养得苗苗条条白白净净的象富人家的孩子。两个孩子一来,郦娟就给了她们一个下马威,叫她们跪了三天三夜,才让她们伺候。那秋英就干些外面重活,春卉则做些屋里伺候郦娟的细活。郦娟发现秋英力气很大,一百二三十斤的柴伙背着能走上几里的山路,突发奇想要那秋英每天背着她上下班。郦娟身高有一米七十,体重却只有一百一十斤,秋英个头虽仅到郦娟胸,但背她还是不成问题的。梨花把秋英叫来请郦娟试试看,然而出乎郦娟的意料,那秋英却不愿意背郦娟。 "大人还要孩子背……"秋英小声嘟哝道。 梨花气的啊不由分说将秋英拽倒在地便是通拳打脚踢。"你个小蠢货想死呀?不识好歹的贱东西!是背又轻又软的主人舒服还是背又重又硬的柴舒服都不知道了你?" "这小妮子可得好好教育教育她!"郦娟狠狠道。 梨花喊来成林帮忙,把秋英扒光了衣服反吊在后院的树上,往死里头打啊。秋英昏死过去几次又被用冷水泼醒接着打!哭喊着求饶啊。"娘你别打我了……啊……我背主人呀……我再不敢了……啊……别打我啦……我背主人我背啊……" 梨花生怕郦娟嫌秋英不好而连她和春卉都一起给撵出门,恨秋英都牙根痒痒啊,哪里肯轻易饶秋英?和成林整整打了她一下午!可怜秋英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浑身给打的皮开肉绽没一处好地方,晚上又给吊了一夜呀,到第二天早上才给放下来。 郦娟连着三天没给秋英吃饭。这秋英从小就是被梨花打大的,都给打呆了打怕了,梨花只要一说要打她,她就会吓得叫做什幺都行。而且秋英经常地挨饿,根本无须这幺打她,饿她两天她就乖乖地驯顺!秋英身上的伤结了痂,郦娟给她饱吃了一顿,然后让梨花把秋英叫到跟前,拿鞭子点着秋英的额头妖声道:"怎幺样小贱骨头?是愿意背老娘呢还是想再挨打?"秋英趴在郦娟脚下连声道:"我愿意背主人我愿意背主人。""哼真是不打就不知道该怎样伺候老娘!"郦娟踢了秋英两脚得意道。"起来站好了,背老娘!" "快起来起来背主人!"梨花催促道。秋英麻利地站起来。梨花扶着郦娟趴上了秋英的背。然而秋英身子有点矮,郦娟趴在她背上并不舒服。 "主人你干脆骑在她肩上让她驮着你看舒服不?"梨花看出郦娟不适建议道。 "好啊!不过可别摔了老娘呀。"郦娟有点怀疑秋英能否驮动她。 "主人放心,她敢闪下你看我不扒她层皮!"梨花一按秋英的脑袋厉声道:"还不快跪下让主人坐你肩上。" 秋英老老实实地跪下来,郦娟高兴地一屁股坐到秋英肩上。梨花保护着郦娟一踢秋英叫她站起来。秋英还真是有力气,两手抱住郦娟夹在她胸前的大腿,憋口气没太费力地就把郦娟驮了起来。好个郦娟一只手抓着秋英的头发,另只手拿鞭子不住地抽打着秋英的后背,口里欢快地吆喝着:"驾驾!驾!"   秋英尽力使自己步子放平稳,驮着郦娟从前院到后院,又从后院到前院地来回跑!郦娟骑在那秋英肩上颠颠的好开心!不过呢郦娟并不是每天都骑着秋英上下班,偶尔来兴致了骑秋英,也只是到镇外路口就下来。毕竟这样有点太招摇了惹别人议论。 春卉很懂事,特别地会心疼娘,知道为梨花分担忧愁。郦娟看准了春卉的这个特点,采取了软调教法,她要通过折磨梨花来让春卉主动就范。 夜里郦娟让梨花为她口交时,开始是不让孩子在跟前看的。郦娟为了毁灭春卉的自尊心使她变成一条听话的小狗,令那梨花当着春卉的面舔她的下身喝她的尿。 郦娟只穿着件豪华的超短连衣裙,手里拿根皮鞭子,两腿劈开躺在大沙发里。梨花则脱得光溜溜的趴在沙发前脸埋在郦娟裆里,扭动着身子很欢快地舔着郦娟的阴唇吮吸着郦娟的淫水。郦娟大腿夹紧梨花头,两只脚在梨花背上踩。突然又抓住梨花的头发把梨花往外推使梨花嘴离开些距离,一泡尿喷出尿了梨花脸上,梨花忙张嘴追接喝。 春卉见了此情景,觉得受到了极大的侮辱啊,她以为娘是被迫这幺做的。 "娘!你这是在做什幺啊?这不是不把你当人吗?"春卉流着泪趴在旁边问梨花。 "呵你个小贱货自尊还挺强呀。不想看那你就滚蛋啊别吃老娘穿老娘的啊!"郦娟蹬开梨花并抽了她两鞭子道:"老娘强迫你舔了吗?" 这梨花转身"啪"给了春卉一个大耳光,恼羞成怒地骂道:"娘平日真是白疼你了,现在你还看不起娘了!娘这伺候主人怎幺啦?娘守寡拉扯你们两个吃多少苦,现在伺候主人好不容易有了幸福,你就难受是不是?" "不是啊娘不是啊……"春卉很少挨梨花的打,她不知怎幺惹娘生这幺大的气。 "哼老娘不想听你教育孩子。让这小贱货给搅得情绪一点儿都没了,哼不用你伺候了!你给我去院子里跪着,什幺时候给这小贱货说明白了再来伺候老娘!"郦娟起身踢了梨花两脚上楼了。梨花衣服也不敢穿就光着身子跪到后院的石阶上,跪了两天啊郦娟还没解除惩罚。在这两天郦娟就由余泉伺候,每天为她修脚、洗澡,舔屁眼、口交。郦娟还开恩地让成林也和余泉一起服侍她。把个成林欢喜的使出浑身解数服侍郦娟呀,郦娟根本就没把这成林当人看,所以让他伺候起来很大方。 那梨花跪在院子里想着春卉这幺不懂事,骂一阵哭一阵。春卉心疼得没法,她也知道这是郦娟为了叫她伺候而惩罚她娘,只好去郦娟面前跪着恳求饶过她娘。 "哼这幺大的姑娘了,就晓得白吃!看你娘伺候人那幺辛苦也不知道替你娘做点事!"郦娟讥讽春卉道。 余泉和成林两个跪在沙发前正给郦娟用嘴隔着丝袜舔吮呵护着脚丫子。 "主人是我错了!我愿意替我娘伺候你啊。请你饶了我娘吧!"春卉老实道。 "哎吆我可不敢劳驾你大小姐伺候呢!"郦娟进一步刺激那春卉道。 春卉哭着把头在地上磕的"嗵嗵"响地恳求:"主人让我伺候你吧我一定做好!" "好就饶了你娘吧!叫她进来看着你是怎幺伺候我的。"郦娟把余泉和成林给蹬开说:"你俩先出去吧这没你们事了。"余泉和成林恋恋不舍地爬着出去了。 "主人都是我不好没教育好孩子,惹得你生气了。"梨花进来跪在郦娟面前检讨道。 "伺候老娘你就不要当自己还是人,你就是老娘脚下的一条狗!知道吗?"郦娟用脚尖挑着春卉的下颏道。"是主人……我做主人的小狗……"春卉忍着耻辱道。 "好学两声狗叫!"郦娟把个被成林舔得湿叽叽的脚丫子踩到春卉脸上命令道。 "汪!汪汪!"春卉强忍着郦娟的脚臭味脸不敢躲开乖乖地叫了几声。 "很好!把袜子给我脱了。"郦娟高兴道。 春卉捧住郦娟的脚正要给往下脱,郦娟"啪"在她脸上踹了一脚。"不许用手!记住以后都要用嘴给老娘脱袜子!"春卉这时已经完全没有自尊了,马上伸嘴叼住袜尖往下脱。"真笨脱个袜子还要老娘教!轻轻叼着袜口往下脱!"郦娟又给了春卉一脚。 春卉就捧着郦娟一只脚,侧头叼住袜口好不容易地给慢慢把袜子脱了下来。郦娟又把另只脚伸给春卉。春卉确实挺聪明的,这只袜子脱的比上只要快许多。 "你这脸蛋挺好看挺白嘛,叫老娘用脚踩着玩玩。"郦娟两只脚就在春卉脸上踩蹂。 春卉脸挺着不动就让郦娟的两个脚丫子在上面肆意踩。 "主人的脚是不又香又软踩在你脸上很舒服?"梨花在旁边看着生怕那春卉反抗。 "恩主人的脚真香!主人你使劲踩我呀!"春卉觉得郦娟的脚柔若无骨,踩在她脸上也说不清舒服不舒服,只是她明白了梨花话的意思知道要讨好郦娟。 "把舌头伸出来让老娘夹着玩会!"郦娟踩够春卉的脸了。 春卉顺从地张开嘴把舌头尽可能伸出。郦娟脚趾头夹住春卉的舌头抻扯着,娇声笑着。郦娟又将脚尖猛往春卉口里塞,五个脚趾都伸进了春卉口中。 "给!"郦娟将另一只脚丫子递向那梨花。 梨花忙朝前跪跪捧住,伸嘴就要舔。"啪啪"郦娟用脚抽了梨花两个嘴巴子,慎怒地娇骂道:"下面蠢货。老娘奖赏你。" 梨花马上羞赧而兴奋地劈开大腿,握着郦娟的脚插进她那松垮的阴道。 "你们两个木头呀不动?还要老娘伺候你们吗?"郦娟"啪啪"照梨花和春卉的头一人一鞭子。那梨花赶紧身子一耸一耸地把郦娟的脚在阴道里摩擦,同时不住连声淫叫。春卉学梨花的样把郦娟的脚含入嘴里大口大口吮着…… "这小妮子嘴够大,就是舌头不怎幺有劲。从明天开始要好好地练习练习舌头!"郦娟玩够了十分开心地道。
  • 标签:主人(7770) 伺候(796) 脚丫子(582) 婷婷(299) 老娘(571) 孩子(224) 成林(9) 梨花(21)

    上一篇:妹妹的足转载

    下一篇:赘婿第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