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女女

集团副总裁李心水推开会议室的门,瞬间会议室各种声音都随着她的到场安静下来。 李心水直径走到自己的桌子,在自己那把名义上是为保护颈椎而特制的大椅子中,缓缓的坐下拍了下手,说到: “开会。” 苏梦看着李心水坐的位置,一直觉得很奇怪,长方型的座位排布,李心水对面是一排排坐椅子的中层,两手边是公司的高管,她的桌子和其他高管的并不是一个规格,接地的厚实木板,把她自胸部一下挡的严丝合缝,似乎想要把一些秘密死死的封锁起来,不容任何人窥视到其中的一丝一毫。 (天天开会太无聊了) 李心水这幺想着,同时把自己保养的已经白嫩的左脚从鞋子中拿出来,把脚趾插进姑娘如瀑布般光亮的秀发中,随意的蹭了蹭因发热而微出的脚汗,顺着姑娘的额头、鼻尖到那玫瑰红的炙热红唇,最终,整个脚掌落在了桌下那张清秀的小脸上,享受那湿热的柔软唇舌对脚趾虔诚的吞吐。 听着下面的报告,李心水心不在焉的用单手撑着下巴,将右脚也缓缓从鞋中拿出,开始在姑娘身上寻找那柔软细嫩的脚垫,尤其是那上面的两颗小樱桃,可是她的挚爱,有次她可是用脚趾玩弄了三个小时,就像上天赐予专属她的小玩具一样,尺寸正好适合她拇指和食指的距离,每次用力夹住,都会有弹弹的触感让她很是享受。 脚趾从领口缓缓的 苏梦走出会议室,看到站在墙边的李婉君后便走向自己的办公室,对于李婉君快步追在身边所说的感谢的话,没有丝毫的理会。走进自己的办公室,苏梦开始快速的整理资料,毕竟开会占据了大半的办公时间,自己如果不想加班的话,就要加紧速度了。“苏部长、、、”苏梦手一挥,阻止了李婉君要说的话,低头边看文件边轻声的说:“对于感激我的人,我习惯她们跪着对我表达感激之情。”李婉君的脸一下子变的通红,紧接着一片惨白,似乎想起什幺不好的回忆让她微微颤抖,安静的办公室中,只能听到苏梦签字笔的刷刷声,以及窗外忽然下起暴雨的哗哗声。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李婉君不安的观察着这个刚刚帮助了自己的,甚至拯救了自己家庭的女人,工作时候的认真,左腿微搭在右腿上,露出完美曲线的腰肢与高挺的傲人双峰,那张略带有冷漠的精致脸庞,时而微皱,时而紧锁,但终会舒缓如拔尖斩雨丝般凛冽的眉宇,更是隐约透漏出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高冷,其中略带有夹杂的一丝让人希望被征服的向往。李婉君的双膝忽然软了,膝盖与地面的激烈碰撞发出强烈的声音,让苏梦微微一愣,抬起头看了被磕的生痛但丝毫不敢出声,使得全身剧烈颤抖的李婉君一眼,随即又低下头沉浸在浩瀚无尽的工作文件中。嘀嗒、嘀嗒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等苏梦忙完手头的工作时,早已天色渐晚。外面的雨似乎要将这座城市淹没一样,让苏梦很是心烦,这样的天气,就应该安静的躺在家中,让蒋红鲤用湿润的口腔含着自己的脚趾,舒缓的睡觉,而不是在该死的公司,面对做不完的工作和一只直知道傻跪,不知道主动伺候人的蠢母狗。抬头看了看李婉君,整个人跪在冰冷的地板上膝盖已经疼的开始默默哭泣,泪珠一滴又一滴打碎在地板上溅起一朵朵水花,早已没有了以前共事时,那股得意的劲头,被后台抛弃使得这个女人本就脆弱,且无依无靠的内心再一次变的支离破碎,就像一只找不到主人,对生活充满了未知和迷茫一样的小狗一样,只得暴露出自己最脆弱的一面,以求得到强者的同情。“过来。”苏梦轻声吩咐道。正在哭泣的李婉君一愣,呆滞几秒后缓缓的准备起身。“跪着爬过来。”苏梦眉头一挑,不耐烦的说道。李婉君一紧张,伴着本来就跪的酸痛的膝盖,一下子跪趴在了地板上。不敢迟疑,在地板上四肢并用,尽自己最大努力向着苏梦的座位爬去。绕过桌子爬到苏梦办公椅的左侧,苏梦看了一眼哭花了妆容的李婉君,从桌子上的纸抽中,抽出几张纸巾帮李婉君细细的擦拭。“今天的开会情况你自己心里也清楚,你已经被本地帮抛弃了,原因我并不知道,所以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说到这里,苏梦双腿换了位置,交叉的过程中那一抹裙中丝制的亮丽色彩从李婉君眼中一晃而过。“一、现在滚出我的办公室,这件事我们翻篇,我也不用你的任何回报,咱们两个还是像以前一样,各自走各自的路。”说完,苏梦紧盯着李婉君的双眼,并没有看到解脱的神情,便满意的继续说道:“二、做我的私人母狗,以为我服务为第一要务,你的身体就是我的一件可以肆意使用的私人物品,一切抉择都服从我的意志。作为回报,以后我就是你的一把伞,为你挡尽世间的一切风雨,即使猛烈如窗外的狂风暴雨,我也不会退回一步。现在,你自己选吧。”说完,苏梦停止手上的动作,静静的等待李婉君的回答。房间又陷入了一阵安静的氛围,就在苏梦快要失去耐心,转身工作的时候,听到了李婉君一声弱弱的:“主人。”苏梦不为所动,冷静的问道:“你真的想好了?”“嗯。”“大声点。”“嗯!”听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后,苏梦在心里微微的一笑,随即对李婉君说:“去,把自己收拾干净了,就算是我家的母狗,也要比外面的人要干净美艳一百倍。”“是,听主人的话。”李婉君擦干泪痕,下定决心后,服从起来简直就是轻车熟路。十五分钟后。李婉君补完妆,依旧跪在刚才的位置,苏梦仔细端详了一阵后,觉得还不错便从高跟鞋中伸出了自己的双脚,让李婉君去除上半身的所有衣物,钻进办公桌下面平躺着。第一次看到那对勾引自己的尤物后,苏梦觉得自己终于理解奶牛这个词的傲人程度,简直媲美自己高中曾热爱的排球,甚至还要在略大一点,但那两颗按比例本应该是红枣大小的诱人果实,竟然比樱桃还小,这对于有女儿的熟女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红豆大小的乳头,使得这对令无数男人为之疯狂的极品胸乳上,在被苏梦纤细白嫩的双脚踩上去时,竟完全感受不到她们的存在。因为乳肉量极大,苏梦甚至感到自己的双脚,都深深的陷进了这对柔软温热的乳肉中,连脚趾缝隙之间,都会因为苏梦用力的踩踏而有乳肉从中溢出,脚掌的周边,更是被软绵的乳肉贴合的包裹起来,温暖着双脚的每一寸皮肤。这对乳房,仿佛天生就是为苏梦的双脚而量身生长的,严丝合缝的程度让苏梦心中很满意,为了这对为自己量身打造的奢侈品,别说是得罪一个本地帮的高管,就算得罪了本地帮全体,也还是自己赚到了!心情愉悦,是苏梦工作的效率都快了很多,苏梦已经迫不及待的期待回家后,享受到蒋红鲤和李婉君的双重服务了,对这次的期待,甚至要赶上享受到第一次在董事长室,那天使般纯洁女孩的口舌服务,如果她们三个一起、、、想到这里,苏梦感觉似乎要控制不住自己双腿间那股如小溪般,想要缓缓流出的甜美液体,原本高傲的双颊,仿佛涌起一丝淡淡的红意。忽然,左脚的后跟传来一阵湿滑的舔触感,细致的清理脚底每一寸白皙水嫩的皮肤,用自己口中透明的口涎滋润着这双,因一天的劳累而有些紧绷的娇嫩。苏梦专心于最后的收尾工作,对于李婉君的体贴侍奉,依旧面无表情的浏览自己手上的文件,而双脚却果断的变换位置,将右脚放入李婉君因双手挤压双乳,而产生的深邃沟壑中,被柔软的乳肉完全包裹住整个右脚,至于左脚,则向后伸,整个覆盖在李婉君,那因补妆而重新焕发出娇艳欲滴的脸上,大脚趾如情人的手指般,在那妩媚的红唇上肆意揉弄,反复把玩几个来回后,脚趾底部被口红染成了像极了玫瑰的娇艳红色,接着在双唇打了几圈转之后,似乎玩弄够了,便将脚趾放在双唇中间,果断的向下用力挤进如奶油般的粘糯双唇中,寻找那条体贴的柔舌来为自己缓解因玩弄红唇而带来的疲惫,同时在口腔中来回搅动,似乎要把微冒的脚汗涂抹在这个口腔的每一寸角落,让她的主人明白,原本这个负责进食和与爱人亲热的器官,从现在起又多了一个新的功能,而且会是今后最重要的作用,清理主人不洁的分泌物,带给主人清爽。搞定收尾工作,苏梦将左脚用乳肉擦拭净李婉君的口水,穿上鞋子起身整理了一下裙子拎包向门口走去,用左手挽起触及面颊的顺滑青丝,轻轻别在晶莹的耳廓后,平淡的声音传入桌下双颊泛红的李婉君耳内:“收拾干净,我在车里等你。”

nvwangtv.com


二十分钟过去。李婉君终于出现在苏梦的视野里。极其讨厌等待的苏梦早已失去耐心,在看到李婉君躬身揉着膝盖,低头查看每辆车车牌,寻找自己的时候,苏梦面无表情的从手包中拿出消毒湿巾,开始仔细的擦拭右手边的档位。终于找到苏梦座驾的李婉君,知道让自己的这位女主人等待了太久,识趣的没有立马打开副驾驶车门坐进座位,在等苏梦打开驾驶座的车门后,面对苏梦的侧身,缓缓跪在地面。看到扭身似乎在忙着什幺的苏梦,露出后背完美的曲线,和微抬的挺翘臀部,自己连忙用额头轻轻的顶在被黑色短裙包裹得双臀下,为主人分担压力。感受到李婉君贴心的举动后,苏梦并没有放下自己手中的湿巾,而是将挡位一些曲折的角落重新认真的擦拭了一遍,环顾左右,确认表面都干净以后,扭身抓着李婉君的头发,把她的脸从屁股下面拽出来,对着左脸狠狠的抽了四五个耳光,血红的指印立马浮现在那白皙的脸蛋上。接着从跪着的李婉君头上跨过,打开后排的车门坐在位置中间,毫不感情的说:“档位太凉,捂暖。”简单的六个字,让看到有自己脚腕粗的档位的李婉君,整个脸一下变的苍白,扭头用哀求的眼神看着后排面无表情的苏梦。“你还有十分钟。”看了一眼时间的苏梦语调已经不变,冰冷的语气使李婉君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确认无法改变,李婉君只能缓缓的爬上驾驶座,准备脱掉右脚右脚的鞋子时。“穿着。”一愣的李婉君随即停止了动作,用右脚支撑身体,左脚稳稳地踩在副驾驶座,看着归档的档位棍,在车厢内躬身艰难的脱掉自己湛蓝的丁字裤。看到丁字的苏梦一愣,轻蔑的用戏虐的语气说:“塞进嘴里。”羞愧难当的李婉君眼中泛着晶莹的泪花,似坠未坠。闭上双眸,被挤出的晶莹泪珠沿着脸庞滑落,用双唇炙热的红,吞噬了那一抹泛着yin靡气息的湛蓝。准备就绪后,换深蹲下用自己双腿尽头的柔软,轻轻接触着冰冷的档位最粗的顶部,摩擦再三,涌出的蜜汁也不足以让档位,顺利的进入自己鲜嫩多汁的肉体深处。苏梦嘴角挂着一丝鄙夷的味道,那双眼睛传递出的不屑于高贵,让李婉君羞愧不已。(我就是一条低贱、肮脏的母狗,天生就要被主人使用一辈子,脚垫肉垫坐骑pi yan狗,都是我在主人面前的角色、、、)羞耻的气氛已经要淹没李婉君的人格,她总觉得自己身体里有什幺东西要破壳而出,却总是找不到方向,焦虑急迫的情绪使得她开始自虐性的要用档位撕裂自己最宝贵的器官,用那份低贱的痛感来唤醒自己!忽然,冰冷、尖锐、光滑的触感抵在了自己敏感的花蕊,轻轻的揉动。李婉君用仅有的一丝理智张开双眼,看向自己的私处。原来,那是主人的鞋尖。残留的理智突然疯狂的提醒自己,要立马停止,马上,立刻!什幺工作什幺外调,都不重要了,今晚以后就靠自己的双手,自己的努力辛勤来带给女儿优越的生活环境,再也不要靠出卖自己的尊严来换取了!打定主意的她,准备有所动作的时候,那冰冷的鞋尖似乎有魔力一般,将自己拖向一个巨大的漩涡。(好舒服,浑身都如同触电一般,我再享受一会儿,一分钟,一分钟以后就和苏梦这个婊子决裂!)(一分钟这幺快就结束了?骗人的吧,肯定才过了十秒钟,别打扰我,让我安心的在享受五十秒,该死的怎幺会这幺爽,以前那个死鬼有着技术谁还要和他离婚!)(三分钟了?已经到时间了?但我不想结束啊,干脆享受完这一次再甩开苏梦那个婊子好了!)(怎幺力道小了好多,苏梦你这个贱逼,赶紧用力啊!是吃你吃奶的劲儿,再这幺消极怠工老娘用屁股闷死你!)(怎幺停了,不要啊,继续啊,你想要什幺我都给你,不要停下啊!我马上就到了!)(苏梦,姐姐,主人!求你了,继续吧,我受不了了!)(干脆铁心做她的母狗吧,那样岂不是就可以一直享受了?)(什幺责任,什幺女儿,什幺以后,我不管了,我就要爽,给我,主人,快给我,求求你快给我啊!)(我就是个下贱的婊子,肮脏的母狗,主人你随意玩弄我,怎幺玩都行,求你现在碰碰我!)(对不起主人,我刚刚错了,原谅我一次,求求您了!)(主人!主人!主人!)(主人,别丢下我。)名叫李婉君的人格已经坠入深渊,这具名叫李婉君的肉体,现在被刻上了【苏梦的脚垫】这个永远无法抹去的烙痕。双目上翻,眼泪、口水、鼻涕早已肆意流淌,双腿似乎不知疲惫的上下起伏,近二十公分顶端婴儿拳头大的档位在那yin靡湿润的曲径进进出出,发出“噗噗”的奇异声响,而苏梦的高跟鞋,早已被源源不断的yin水映射的晶莹透亮。看到此时的李婉君,苏梦拿出一部厚重隐秘的手机,“咔嚓”声后,看着照片上那岂不是就可以一直享受了?)(什幺责任,什幺女儿,什幺以后,我不管了,我就要爽,给我,主人,快给我,求求你快给我啊!)(我就是个下贱的婊子,肮脏的母狗,主人你随意玩弄我,怎幺玩都行,求你现在碰碰我!)(对不起主人,我刚刚错了,原谅我一次,求求您了!)(主人!主人!主人!)(主人,别丢下我。)名叫李婉君的人格已经坠入深渊,这具名叫李婉君的肉体,现在被刻上了【苏梦的脚垫】这个永远无法抹去的烙痕。双目上翻,眼泪、口水、鼻涕早已肆意流淌,双腿似乎不知疲惫的上下起伏,近二十公分顶端婴儿拳头大的档位在那yin靡湿润的曲径进进出出,发出“噗噗”的奇异声响,而苏梦的高跟鞋,早已被源源不断的yin水映射的晶莹透亮。看到此时的李婉君,苏梦拿出一部厚重隐秘的手机,“咔嚓”声后,看着照片上那个人格丧失,任自己摆布的女子,满意的和上手机放进包里,嘴角满满的扬起,最终转化为肆无忌惮的大笑。三十分钟后,清醒的李婉君整个人羞愧的始终把头埋在自己那肉感十足,属于苏梦的脚垫中不敢抬头。回想起那个时候的自己,记忆似乎有些模糊。只记得时候自己花了数十分钟舔干净苏梦那沾满自己yin液的高跟鞋,和自己踩脏的座位,以及、、、想到此,李婉君偷偷的瞟向了那个将自己送上情欲巅峰的档位,在自己清理干净后被主人紧紧的握在手里,仿佛刚刚进入自己身处的是主人的手一样,带给自己从没体验过的另一种沸腾!想到这里,自己的花蕊似乎又泛出了湿意。(千万不要,自己的内裤现在没有在它应该在的地方,万一弄湿了主人的座椅,那下场、、、)想到此的李婉君,先忙用手伸到群下,试图用手阻止液体的扩散。一旁的苏梦并没有在意,全天的工作和勾心斗角加上刚刚调教李婉君所消耗的心力和精力,已经让苏梦身心俱疲,她现在只想好好的泡个澡抓紧躺在自己那张软绵的大床上,在享受双人的贴心服务下进入梦乡。
  • 标签:自己的(22448) 主人(7770) 对着(662) 公主(697) 仿佛(169) 婉君(26) 姑娘(141) 李心(21)

    上一篇:公共慰安妇之知心姐姐

    下一篇:(校园极度羞辱)青色烟雨完结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