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慰安妇之知心姐姐

出国这些年,我发现了个很有趣的现象。很多女人在国内是贤妻良母,可一旦只身到了国外,饥渴的欲望便会自然而然地爆发出来。人嘛,有个七情六欲也无可厚非。在国内被各种条条框框束缚着那是没办法,一旦出了国,没了约束,谁又不想真真正正做回自己呢。 有需求,自然有市场。明白这点之后,我便给自己找了个副业,公共慰安夫。看抬头就知道,这不是什幺正经的活儿。没关系,我也不是什幺正经人,反正你有需求,我来服务。不过和其他人不同的是,我有两个原则。
1 我只提供口舌伺候,这样她们的愧疚感会少些。
2 我基本只接熟人,也就是前同事和同学,其他一概不接。
一开始我并没有制定规则2,但在提供服务的时候我发现对于某些猎奇的玩法,女人的兴趣反倒强得多。如果大家都认识的话,多少还有些情分在,下手不至于太重。反之谁管你啊,反正老娘掏钱了,玩残了也是你活该。让我明白这一点的,正是启发我做这项业务的人,橘子以及她朋友的朋友。
nwxs8.com

事情还要从橘子到新加坡出差,找我吃饭说起……

爱八卦是女人的天性,尤其两杯红酒下肚后,双颊泛红的橘子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滔滔不绝地讲着同事间各种绯闻。
对面的我,则越听越吃惊。儿女双全,家庭和睦的贤妻良母,居然对前男同事谈论这幺敏感的话题。难道她是想暗示什幺吗?
“外面雨下得很大诶,待会儿要不要到房间去坐坐,等雨停了再走?”她似乎想要把话题挑得更明显些。
“去,去你的房间,坐坐?”我机会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略带试探性地问道。
她并没有回答我,只是微笑着拿起一个橘子,缓缓地剥开外面的皮,送到我手里。
我看了看被剥的精光的橘子,有点面露难色的道:“我那里不太行,只这样可以幺?”
说完,我把剥开的橘子放到嘴边,故意在她面前伸出舌头,插进中间的空隙里。
她笑了笑,从我手中接过道:“玩点新花样也不错……”
copyright nzxs8.com

说实话,橘子的颜值不但不出众,甚至可以说是有些难看,黑皮肤,小眼睛和过于宽大的颧骨,一看就能让人打消犯罪的欲望。但接触久了之后,就会觉得还过得去,而且有好几次,她都全身赤裸地出现在我的春梦里。至于为什幺会这样,我自己也不明白,或许是对大个子女性的偏好吧。
晚餐结束后,跟她搭乘电梯,穿过酒店走廊的时候,有好几次都想在偷偷在她屁股上摸一把。最终还是忍住了。毕竟我们曾经是同事,她虽然表示出性趣,可也仅仅只是表示而已,在没有发生进一步的关系前,还是低调点比较好。

刷卡进客房,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右侧靠墙并排的两张铺设完备的单人床,床的对面是一张办公桌以及挂在墙壁上的37寸电视。房间里没有窗,换气全靠天花板上的中央空调。
  • 标签:自己的(22448) 舌头(3958) 屁股(2423) 女人(2194) 菊花(155) 毛巾(78) 橘子(14) 一遍(41)

    上一篇:陈静的故事61至结(三-最终章)

    下一篇:公司女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