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斯德斯

阴森森的地下牢房里,只有一盏昏暗的油灯挂在墙上,借着忽明忽暗的微弱光线,可以看到牢房地板上横七竖八堆满了血肉模糊的男人尸体。有的四肢折断成了怪异的角度,有的身上布满了鞭痕和奇怪的细小血洞,还有的人两眼都瞎了,原来眼睛的地方就只剩下了两个恐怖的黑窟窿,里面还在不停地汨汨冒血。所有死去男人的表情都扭曲到了极点,显然是在极端的恐惧和痛苦中凄惨死去的。
在这地狱一般的昏暗中,唯一一抹亮丽的白色是端坐在牢房中央的一名银色长发的年轻美女。白色的军服风打扮,头顶上还戴着一顶白色的军帽,修长的双腿上则是靴筒极长、一直包裹到了大腿根部的一双白色过膝高跟靴。那双原本一尘不染的雪白过膝高跟靴上,现在自膝盖以下的大半截靴筒都已经被鲜血染红了。未干的血水沿着雪白的靴筒一直往下流,汇集到皮靴的金属细高跟上,然后流到地面上。而在美女军官的白色长靴下,大量的血水已经汇聚成了一个巨大的红色水泊,就宛如地狱的血池一样。 nvwangtv.com
一个满身是血的男人正跪在白色美女军官的面前,他双手抱着美女军官被染红的的雪白长靴,一边不时地发出痛苦的哀嚎,一边断断续续地叙说着一些不连贯的话语。
“……最、最后的……的据点……就、就在东面的莫拉山谷里……里面还、还有我们的几、几百人……老弱妇孺们也、也都在那……在那里……”
白色美女军官嫣然一笑。她一边缓缓转动着雪白的过膝长靴,一边笑着说道:“早这幺说不就行了吗?干嘛要死撑什幺硬汉啊??你们革命军的男人啊,可真是愚蠢得令人发笑啊?到了本将军的靴下还想着坚贞不屈?呵呵呵?最后还不是一个个抱着本将军的高跟靴一边哭一边把情报全都说出来了?”
那遍体鳞伤的男人双手抓着白色美女军官的雪白过膝靴,一边颤抖一边哭着哀求:
“我……我已经……全部都招供了……求……求您……求求您……”
“呵呵,想要舒服地解脱对吧?没问题?本将军从来是守信用的~~躺下,把你的丑鸡巴露出来?” copyright nzxs8.com
遍体鳞伤的男人在白色美女军官的面前躺下,他艰难地脱下破破烂烂的裤子,将脏兮兮的鸡巴呈现在白色美女军官的雪白长靴前。
白色美女军官悠然地在旁边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椅子很高,但是白色美女军官的美腿非常修长,长及大腿根部的两只雪白过膝长靴优雅地垂到地面上还绰绰有余。
“想舒服就自己爬过来?把你那恶心的鸡巴自己送到本将军的皮靴下面?”
遍体鳞伤的男人强忍着身体各处的剧痛,艰难地蠕动着身体,像虫子一样爬到了白色美女军官做的高椅下,将自己股间的鸡巴送到了美女军官的雪白过膝长靴下。
白色美女军官又是嫣然一笑。
  • 标签:长靴(205) 雪白(194) 士兵(63) 艾斯(28) 德斯(21) 叛军(7) 将军(48) 过膝(32)

    上一篇:陈老师的狗奴和朱丽女王

    下一篇:五一长假中的清纯女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