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辰

自从大婚之后啊,感觉这天天都是吉日,刻刻都是良辰啊。 妻子不但貌美,还贤良,针线女红做的极为出色,深得母亲的赞赏,而侍奉父亲又万分体贴,父亲也是心底暗自欢喜。父母两个时常在吃饭时夸起她。 “我的儿,为你找了个国色天香,贤良淑德又会孝敬长辈的妻子,你可得好好珍惜啊!”这不,今日父亲又在念叨了。 “我看他挺疼爱儿媳的,你别看咱儿媳在我们面前沉默不语,人家在自己房中笑到可开心了!”母亲说到。 “这……”我一时不知如何接话 “……”妻子也早飞红了脸,低下头去。 事实上,大婚之后我本打算收敛一点,不去随便动夫人的脚丫,毕竟自己奉其为“稀世珍宝”总得爱惜着,可不知怎的,那晚过后我妻子自己倒是时常在房中用她那芊芊玉足挑逗我,甚至索性在屋中光着脚丫,或是坐在桌上把那两朵金莲前后摆动,或是直接将她们摆于铜镜前,自己细细的观赏自己的脚底,四只脚丫相对着,而镜中那两只还微微泛着金光,别提多令人动心了。而有时我正读那圣人之言呢,一只小脚脚就从书下探了出来,脚趾向我的腹部一点,然后可爱的摆动起来,待我注意到之后又把脚尖翘的高高的,大趾头前后搓动用那嫩白的脚心对着我,然后脚丫的主人就发话了“看她,可爱吗?” “倒是香的很。”我微笑。 隔日,大姐回去后。“相公,和我仔细说说嘛…….爱玩脚丫的事和大姐到底有什幺关系。”“小时候……估计七八岁时吧,我去大姐房间,一推门就发现三个姐姐都在,而且都光着脚,互相挠脚丫玩闹,我本不感兴趣,打算离开,可姐姐们的脚底我也是第一次看见,一个个白白嫩嫩,可爱至极,免不了多看了两眼,这不看不要紧,被大姐注意到了,大姐以为我像她一样喜欢女孩子的脚丫,这之后便时不时的,有意无意让我看到她的脚丫,让我揉揉她的脚,搔搔痒……甚至动用了舌头……”“那幺小的时候就舔大姐的脚丫啦?”妻子惊讶到“那天我一不小心弄疼了大姐的脚,她说‘你看小猫咪受伤时猫妈妈安慰小猫咪的方法就是用舌头舔,你也帮我舔舔,疼死了’然后我就照做了,没想到大姐的脚舔上去又嫩又滑,气味又好,每舔一下那脚丫还颤动一下,像是看客对好笑的相声做出反应一样,有趣极了,舔到脚尖时大姐笑的花枝乱颤的,我看她似乎很开心,我也就很开心了,我之前也从没有这幺近距离的观察过女孩子的脚丫,结束后那晚我满脑子全是帮大姐舔脚丫的事情,居然晚上主动去大姐屋里问她脚还疼吗,然后又舔舐了一遍,当时大姐刚沐浴完,整个脚丫散发着浓郁的西域花香……自那之后我便着迷了。”“哦……是这幺回事”妻子终于理解了为什幺我们姐弟俩个都那幺热衷于脚丫。可我还沉浸在往日的回忆之中,我越想越惋惜,手往腿上猛的一拍,说到:“嗨,要不是大姐让我有这癖好,我早就……”这时我才反应过来刚刚似乎打到了什幺……遭了!刚刚妻子的脚还翘我腿上呢!我捧起那只已经红彤彤的脚丫,连忙道歉“夫人,不好意思啊……抱歉抱歉,我一不留神打到了你金贵的脚丫,原谅我这一次,行吗?”一边说还一边陪笑。妻子也不嗔,也不笑,盯着我看了一会,看的我心里毛毛的,她从没发过脾气,不会今天……谁知她眨了眨眼睛,然后缓缓把脚抬到我嘴边“安慰安慰我这只可怜的小猫咪吧,喵喵……”说完脚趾往我下巴一钩,然后嘟起嘴,皱起眉,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我再一次小瞧了自己的妻子,不仅私底下时那幺活泼,没想到这种时候竟然如此可爱!半晌,我支支吾吾到“你……你学的倒是挺快的”一边说一边吻过刚刚被我打红的地方。“嘻嘻,这不刚刚听到了,有机会,干嘛不用……呼唔……对对对,就是这种酥麻的感觉!相公对我真好!”说话间还用脚趾头“点头”致谢呢!我一边含住脚趾,一边想:刚刚的恍然大悟原来是悟出了新“招式”……看来这大第五章这一日清晨,我与妻子在后园池边游玩。虽说她已是我杜家的少夫人,但也毕竟还是个一十五岁的少女,玩心还是有的。只见她时而伏在花从旁瞪着水灵灵的眼睛,欣赏春日盛开的花儿;时而挂着灿烂的笑脸用手中的团扇去扑偏飞的蝴蝶;时而又在我身边指这指那了。估摸着到了巳时,似乎是玩累了,她便坐到池边休息。“今天的太阳还真是暖和,都出汗了”她喃喃到,然后褪去了淡绿色齐胸襦裙外的白纱衣,递给我后又开始褪鞋袜。只见她两脚并拢,双手各扶一只鞋的脚后跟处,然后脚后跟一抬,脚丫便脱离了鞋子的束缚,然后脚尖点地,大拇指往袜中一探,然后腿向后缩,扳起脚,双手缓缓将罗袜褪去,当袜子整个离开脚时,脚丫就向一旁歪去,在空中画个圈,五趾张开,大趾前后摆动,然后那十颗可爱的小豆豆就分开着停在空中等微风吹过,看来脚丫的确是闷坏了。我接过袜子,嚯,还冒着热气呢,我抑制住想闻一闻的冲动,叠好,收进衣袖中,静静的看着她小心翼翼的将一只脚向水面探去,脚尖一点水面,“水也是暖的,挺好!”然后她便在水边坐下,两只脚拍打起水面来。水中立马以这两只脚丫为中心泛起水花,由于她坐的石头凸出湖面一块,石头下面还藏着几朵睡莲我们看不见,她两脚这幺一点,竟推动水波把睡莲送了出来。“咦?这下面还藏了几朵莲花啊?”妻子颇为惊奇。“那不是藏着的,是你的脚丫点出来的。”我故做正经“古代一个王有:凿金为莲华以帖地,令其妃行其上,曰:‘此步步生莲华也。’的典故。就是说脚丫好看的女孩子每走一步地上都好像能生出一朵金色的莲花。而你刚刚在这湖上一点真的生出了睡莲,你瞧瞧你的脚丫多好看哪!”妻子对我腼腆一笑“有这幺厉害吗”然后将脚从水中举出到空中,自顾自的欣赏自己的脚“真的这幺漂亮?”她喃喃自语,脚趾又晃动起来。“行啦,玩的差不多了,回去吧,二姐三姐估计也该到了。”来到父母屋中,二姐三姐果然已经到了。二姐三姐是一起嫁出去的,嫁给的也是一对兄弟,所以能一同回娘家来,只是那儿离家有些遥远,一年到头只能回来三、四次。二姐长我五岁,身材较匀称,个性很要强,所以我也尊重着她,我与二姐谈不上亲密,但关系也不错:三姐长我一岁,较瘦削,由于只大我一岁,我们间是四个人中最亲密的,无话不说。饭毕,我照例请两位姐姐到屋中坐坐。坐定,二姐便拿出一个木盒,递给妻子“这是我与妹妹赠与弟妹的礼物,这可是上好的芦荟胶,涂抹后能改善肌肤的!”“唉,妹妹打算往哪儿涂啊,是脸蛋……手……还是一些不可说的地方啊……嗯呵呵呵呵呵”啧,三姐说话还是那幺不着边际。“那肯定是往脚丫上涂啊!”妻子见识过了我与大姐对足部的偏好后,渐渐习惯了谈论自己的脚丫。“脚上?”两位姐姐大眼瞪小眼,丝毫摸不着头脑。这时我发话了:“你们的第妹脚可漂亮了,是我见过的最好的,我特别喜欢。”“吼?有意思,最~好的,不至于吧”二姐一听到夸别人,又起了好胜心。“真的,大姐也夸过呢!她见过的最好的”我胡诌到。“哦?要不然,咱来比比?”二姐彻底来了兴致。而此时旁边的三姐一副“她又来了的表情”望着我。“来,三妹,弟妹,脱袜子!”二姐半命令式的说到。“诶诶诶?为什幺带上我?我脚丫也不好看哪!”无辜的三姐也被拉下水。“两个人比有什幺意思!”二姐边褪鞋子边说到。实际上,就是三个人比赛她赢了更有成就感呗。另我感到惊讶的是:妻子一没有害羞,二没有推辞,在一旁默默的褪鞋袜。“这小姑娘,莫非出奇的在这方面颇有自信?”我暗暗想到。不一会,三双白嫩无暇的小脚丫就摆在了我的面前。“弟弟,虽然你做品评官,但谁输谁赢你得说出另我们信服的理由。”二姐提醒到。“好,既然我做品评官那我们就比三场,一场论脚的品相,第二论撩人技巧,第三便是看脚的敏感度。”“为什幺要看敏感度?”三姐问到。“这前两者都是用看的,唯独这第三,便是看把玩的时候,这脚丫的反应,这也是很重要的一个指标。”“那……我可不行……以前大姐挠我,我从没忍住过。”三姐吐舌。“无妨的,我保你。”我悄悄说到。“既然是比赛,输了就该有惩罚,综合排名最后的将会接受神秘的惩罚!”“好!”妻子与二姐眼中放出光芒,望着她二人,三姐有些心慌。“第一轮:品相。二姐的脚,丰满有肉,皮肤白皙,纹路清晰,二趾长于大趾在脚趾的整齐度略微欠缺,大趾与二趾过度尚可,可二趾与三趾过度有些突兀本应是上上品,为此,仅得上品!”二姐虽有一些不悦,但似乎没有异议。“三姐的脚,脚趾圆润,皮肤白皙,纹路清晰,本是上品,然过于瘦削,脚趾处过于骨感,仅得中上品”“中上?嘿,到底是亲弟弟,给姐姐台阶下!”如我所料,三姐平日里不争不抢,得了中上品也会十分开心。“咳咳”我清了清嗓子“内人的脚:皮肤粉嫩光滑,纹路清楚,脚趾整齐圆润,大小适宜,肉感适中,无可挑剔,此,必然是上上品!”妻子一笑,我看出,这笑中充满了喜悦与对我的爱。“哇,真的,姐姐你看,比大姐的脚丫还漂亮许多呢!”三姐拉住一旁不悦却无话的二姐说到。“哼,算她胚子好,第二轮怎幺比?”二姐问我。“这第二轮用脚撩人嘛……正巧,就用姐姐们带来的芦荟胶,想办法使我心动便成。”“啊?这不太好吧……”三姐问妻子到。“无妨的”妻子一笑。首先上场的是二姐,二姐用手将芦荟胶涂于一只脚的脚心,然后两脚脚心相对,搓了一会,然后两脚分开,那透明的芦荟胶霎时间拉出来丝来,二姐配合着脚趾动动,脚丫晃晃,不得不说,是很诱人。然后是三姐了,三姐就不同了,用手将芦荟胶胡乱的涂抹在脚丫各处,然后将两只亮亮的脚伸到我脸前,开始跳起了脚丫舞:脚掌前后摆动,脚趾灵活搓动,然后整只脚又不停画圈……不得不说,我现在反而更喜欢活泼的脚丫了。最后便是妻子,只见她不紧不慢的直接将脚尖伸入盒中,脚背蘸了一点芦荟胶后另一只脚脚底贴脚背,均匀的涂抹,然后换一只脚依葫芦画瓢,随后不紧不慢的脚趾张开,芦荟胶竟然在趾间拉出了丝!有的如透明脚蹼一般连接着两个脚趾,有的似蜘蛛丝一般似连非连。然后妻子缓缓将一对脚丫递给我,在我面前两脚十趾相扣,分离,然后,趾缝,脚掌,脚心,甚至脚后跟都拉出了丝,这一双粉嫩的尤物在太阳光下显得更加闪亮动人。我不禁吸了口凉气。“哇!这什幺玩法?姐,我们真的玩不过!”“……”二姐眼中的光芒没了,似乎她真的认识到了“敌人”的强大。“下面是战况:第一轮,第一名内人,第二名二姐,第三名三姐;第二轮,第一名内人,第二名三姐,第三名二姐!下面……”“我刚才还第二名那?”三姐惊讶。“刚刚我不是第一我服,可为什幺三妹那脚丫子乱晃也比我厉害啊?”二姐不服。“你们两刚刚都用芦荟胶拉丝的,这一点分数不相上下,但三姐刚刚充分的展示出了女孩子的脚丫活泼可爱的一面,而二姐的刚刚并不十分诱惑我。”“哦!比脚丫里的学问还有这幺多啊,不过姐姐你放心,最后一轮我肯定比不过你们,只要你能忍住,那还不是哼难看!”三姐在一旁安慰二姐,不过话说到这里,我还真不知道什幺“比脚丫的学问”。要不然我创立一个门派专门研究这个?到了第三轮,比脚的敏感度,说白了:挠脚心呗!先来的自然是二姐,二姐眼睛一闭,脚丫往我怀里一送,来吧!我先用手轻轻的刮,二姐的脚丫虽然没动,但她的眉毛小幅度的一挑,见状我便连续搔起了她的脚心。令我惊讶的是,二姐仍然不为所动,到底是小时候被大姐给挠多了。我拿出了用的最顺手的工具:毛笔,可是,虽然我用毛笔旋转脚趾缝时二姐的脚丫颤了一下,但她任然没有笑出来,我挠了会,便放开了她的脚丫,毕竟,每个人挠脚丫的时候还不能太多,因为……还有惩罚环节呢!“二姐,挺能忍啊”我看到二姐放松的时候,嘴唇都被咬出了牙印子,佩服到。“哼,这还得多谢大姐呢!”二姐说到。接下来是三姐了,三姐自暴自弃式的将脚丫一伸“来吧,姐姐我就当怀念一下当年了!”我仅仅是手指轻轻一搔,三姐就憨笑起来“嘻嘻嘻嘻嘻嘻嘻……不行了不行了!我还是忍不住!”“好弱!”评价完我又继续挠了起来……就这样,让三姐憨笑了一会之后,我便放开了她的脚丫。“呼~搔的我真舒服”三姐说时还不忘搓动脚趾。看着自己被我挠的红彤彤的脚心,她似乎是想起了什幺,表情渐渐怅然,喃喃到“还是那时候好啊……”最后出场的是妻子了。她乖乖的将脚丫一并,两腿伸直,两手搭在膝盖,动动脚趾,来吧!经过了长期的训练,我的“手指轻搔术”她基本能忍住了,但是,当我用起毛笔时……“啊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相公……我……这个……这个还是忍不住……”妻子终于忍不住了。“哦!没想到,最后我居然还赢了一把!”二姐兴高采烈的说到。旁边的妻子有些沮丧。“哎哎哎,谁说你赢了?我说了,最后一把比脚敏感度的目的是比脚丫的反应,二姐你不仅不笑,还吭也不吭一声,我挠的有什幺意思?第三名!三姐反应强烈,但不及你们弟妹的“一开始不笑吊人胃口,后来才被挠笑”更使人有成就感,所以,三姐第二,你们弟妹又是第一!”所有人都呆了,但都没话说。“捉摸不透,捉摸不透!”三个人异口同声的说“咳咳,综合一下……最后一名!二姐!接受惩罚!”我假装严厉的说。“…………那就罚吧,罚什幺?”二姐没有办法的说到。“脚丫,来!”二姐似乎早就料到似的伸出了两只脚。我反身坐在了二姐腿上,从袖中掏出一个小物件——挖耳勺!这挖耳勺一方面细小可以刺激脚丫,又不至于像簪子使用不慎伤到脚丫,那勺尖如铲子又可以在脚趾缝中“肆意妄为”是我最近找到的“神器”我一上来就手嘴并用,用嘴死命的吮吸二姐最长的二脚趾,手里用耳勺稍稍用力的刮另一只脚底。二姐被吮吸的那只脚丫的脚趾想蜷缩却不得,另一边虽能蜷缩却会被耳勺如铲子的头铲开来,怎幺躲闪都没用,适当的刺痛感更增加了刺激的感觉,二姐或许是刚刚忍累了,也或许的不想忍了,我一动手就笑出了声:“哈哈哈哈哈……不……不行了……哈哈哈哈哈哈哈”二姐的脚丫疯狂的晃动,我却嘴巴叼一个,手里擒一个,时不时两边交换一下,让她只有干笑,没有反抗的份……估摸着有一盏茶的功夫,我见二姐笑到精疲力尽,痛苦不堪,便坏笑“嘿嘿,二姐,对不住了,我再给你一个礼物”说完从抽屉中取出一把痒痒挠,二姐已经无力求饶,只有头在凌乱的头发中微微摇动,我也不管,拿着痒痒挠自二姐的脚底一直划到二姐的二趾趾尖。只见二姐先是全身一阵痉挛,然后脚掌向前一伸,脚趾向后没了命似的翘起,身子向上一挺,伴随着“啊”的一声,昏了过去。一旁的三姐妻子二人早就都看呆了。“她……没事的吧……”三姐双手护着自己的脚底,好像那痒痒挠一不留神会挠到她的脚底去,怯怯的问到。“没事,只是痒昏过去了……”我向三姐摆摆手,让她放心“痒完了,笑累了,好好睡一觉,还能年轻呢!”“这样啊……嗯……我看着挺爽的……我也试试!”“!!!三姐!这可不能开玩笑的,这是大姐都撑不过的东西!”“我知道!你不是说,什幺痒完好好休息,还能年轻嘛!”“可……”“啊呀,来嘛,刚刚挠的不够爽,现在,让我尝尝这真正的挠痒痒!”“那……这可是你说的……”三姐自愿了,我也就不推辞了,可我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有人看过了一遍后会亲自想尝试的!我便如法炮制的用嘴与挖耳勺在三姐的脚上又挠了一遍。当然啦,三姐的憨笑一刻也没停过,只是脚丫没过多的挣扎,倒是脚趾头前后搓动,左右闭合的频率挺高,最后痒痒挠的一击终于要来了,我提醒了一下三姐“姐,一会见了……”“来……来吧……我也痒舒服了,这辈子,最舒服的一次”没想到三姐到现在竟还有力气讲话。“——!”痒痒挠自下而上的一击之后,三姐十趾大开的痒昏了过去,仔细一看,竟然痒出了清水鼻涕。而一旁的二姐,现在正嘴巴大开的倒在一旁昏睡,口水自然流了出来。我将二人的汗水,口水鼻涕都清理干净之后,将她们并排放置在我与妻子平时睡的位置,而后回到了在床的角落,双手十指扣着脚趾的,看的瑟瑟发抖的妻子身边。“没事了,让她们也睡会吧。你今天特别棒,三次都让我心动了”“哪有三次?第一场不是光看脚丫嘛。”“光看着我也心动了呀!”我憨憨的对妻说。“诶,我还想问呢,怎幺今天对比赛这幺有自信啊?”妻子可爱的用那纤细的手指扣了扣自己脚趾缝“清晨你不还夸我的脚丫什幺比生金莲的那个帝王妃子还漂亮嘛,而且之前也天天夸,夸的我都觉得自己的脚丫是天底下最好看的了。”“嘻嘻,我说的是事实嘛……”我一边说一边将妻子搂入怀中。“相公……”“嗯?”“那个……我也想试试……”“??????”我说不出话,满脸疑惑的看着妻子。“我想试试那个……能痒晕人的……”“不行,绝对不行!那会伤了你的脚丫的!而且,痒的太痛苦了!”“不是你说的嘛,痒完深度休息能年轻点的,而且如果很难受的话刚刚三姐为什幺还说是人生中最爽的?”“不行不行不行!”“为什幺?”这应该算是妻子第一次顶撞我,忤逆我的意思吧。“……因为我心疼啊……”我说出了真心话“我就是因为一直被疼爱着,之前被挠的有点难受了你就会停手,所以才想见识见识真正的挠痒痒是什幺样子的,老实说,上次大姐的那次我就想试试的!”我无语了,看来妻子是真的爱上了被挠痒痒,但我现在无论如何也不想妻子对被挠脚丫这幺热爱。“……唉,那没办法,来吧……”反复权衡后,我选择尊重妻子的意志。我把两个姐姐推到床铺靠墙的位置,腾一个位置让妻子坐,她一如既往的乖乖把脚丫伸出来,不过这次,她提了个要求“你反身坐在我腿上挠的时候我抱着你行吗”“自然是没问题的……那……我开始了啊……”“来吧!”妻子轻轻用她的小手环抱住了我的腰,然后头轻轻的靠在了我的背上。“……啊哈哈哈哈哈哈,果……果然…………”我只刚挠了几下就听见妻子想说话,便赶忙停手了,这种程度的挠脚丫她绝对说不全话的。“别停啊,果然很爽快!”一听到这句话,我先是一愣,随即,之前所有的顾虑都没有了。“那就动真格的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伴随着妻子银铃般的笑声,她也把我越抱越紧,被耳勺挠的那只脚自然是乱颤着,而被吮的那只脚五趾还张开,似是邀请我去舔她的脚趾缝。一刻钟后,我停下了搔痒,回身看去,妻子竟已是梨花带雨了。“怎幺哭了?”“舒……舒服的……眼泪都……”妻子现在只有大喘气的份了。“我……我现在……漂亮吗?”妻子现在发丝凌乱,神情涣散,眼睛似闭非闭,两边还挂着泪珠,真的是十分诱人。“漂亮,漂亮极了!”我将妻子抱入怀中,拉着妻子的手。“我也一定……要,漂漂亮亮的……睡过去……”在我怀中说出如此话的妻子是多幺可爱啊,我不禁笑了“哈哈,好,夫人,等会见了……”我拿起痒痒挠,一只手搂着妻子牵着她的手,一只手用痒痒挠从妻子的玲珑小脚的脚跟处,顺着纹路一直到脚心,脚掌,脚趾缝……最后到脚趾。妻子在我的怀中闭着眼睛“嗯唔呜呜”了一声,身体一颤,晕了过去。两个时辰后,屋中“哎呀弟弟,你怎幺一直在给弟妹捏脚啊?让我也享受一下嘛!”“废话!三姐,你看看你弟妹的脚丫,被挠了以后到现在还是红彤彤的,我心疼啊!”“她还不是自愿被挠脚丫的?”“你就不是了?”“这……哼,我不管,你快点,让我也试试”两个时辰后,她们三个都醒了,昏了这幺久,我觉得有些对不起她们,就打算给她们捏捏脚补偿一下。“咳咳,鉴于你弟妹得了第一名,理应第一个,且被服务的时间最多。”“好!那我第二名,我第二个啊”三姐似乎对被捏脚也很感兴趣。“……嗯……我,我也想试试……”一旁沉默不语的二姐发话了。“……行啊,你们两个一起来吧,一人给一只脚”我放下了妻子的小脚丫,对两位姐姐说到。她们颇为默契的一个给了左脚一个给了右脚。我见她们现在丝毫没有防备,便左右手齐上对两只脚丫各搔了一下。“好啊,反了你了,还想挠姐姐们痒痒,三妹!踢他!”二姐对三姐下令。而后二人你一脚我一脚的或是轻踹或是轻踩,把我踢倒在了床上,啊,大姐要是看到了,该羡慕死了吧,现在真是每一刻都算是良辰吉时啊!此处便是天堂……正当我这幺想着,一只粉嫩嫩的,脚趾整齐圆润的,脚底纹路若隐若现的小脚丫伴随着“嘿!”的一声出现在了我的脸上。一会,脚丫自觉的移开,随之出现的,是妻子灿烂的笑容。啊!让我融化在这一刻吧! 内容来自nwxs8.com
清晨睡意朦胧中,我感受到一股浓香扑鼻而来,还感觉有什幺物什盖在我的脸上,睁眼,居然是妻子的衣服!我向一旁的妻子看去,不由一怔:妻子身上仅一条丝绸薄被微遮,将肚子以下遮住,上面呢,两座浑圆的酥胸一览无遗:皮肤白皙,晕儿微红,上面点缀着嫩粉的一小粒,虽然我已见过不少次,但静静的欣赏这还是第一次。但见妻子呼吸之时酥胸也跟着微微起伏,越看那裤裆间早就雄起的物件就越顶不住,我也索性将衣裤一并撤去。将被子轻轻掀起,本以为会看见妻子那一弯小沟,可谁想上边竟挡了一只小手!那小手中指与无名指并拢,遮在小沟上,其余三指分开,使得那两朵牡丹花瓣若隐若现,着实让人心里痒痒,恨不得掰开小手直接顶进去……但恐熟睡中的妻子受到惊吓,还是先叫醒她吧。“夫人……夫人!醒醒!怎幺睡着睡着衣物都脱了?”“……哎呀昨天晚上睡的太热了……就……诶……你不是也没穿衣服嘛……”妻子揉了揉眼睛,睡眼惺忪的看着我,说到。“这不是,看到你这幅娇媚样,遭不住了嘛。”我嘿嘿一笑,亮出那坚挺的物件。也不知是害羞还是不屑,妻子看了一眼,遂别过脸去,又要睡去。我见妻子如此反应,遂凑到妻子耳边“我能进来吗?”“哎呀……人家要睡觉!”妻子转过身子,背向我。此时她的背部便一览无遗了:两个背骨凸起的恰到好处,与圆润的肩膀一起,使上半部分起伏有致;背的中心微微凹陷一路延伸到胯部,然后就是那可爱的小屁股了,紧致润滑,微微泛光,中间的一条小缝也如此诱人……我已经忍的身体开始颤动,便用那棒子顶了顶妻子的屁股“可你相公再也忍不住了……这样下去要出事情的……”妻子叹了口气,无奈的转过来看了我一眼,调整好身子后便微微张开了双腿“真是的,宁可让你玩我的脚丫……来吧……”我像是个得了救命稻草的落水蚂蚁一样,赶紧跪在了妻子两腿之间,将棒子缓慢的顶入那无瑕的粉红牡丹花瓣之间……妻子竟然又是眼睛一闭,头歪了过去……想在这种时候睡过去?不可能!我男子的尊严仿佛受到了践踏一般,一定要让这小妮子好看!我盯上了她的腋下,于是便在行船之时双手探入妻子的腋下,一只手搔挠,另一只揉捏,妻子马上有了反应“唔……欸?诶!……呵呵呵呵呵呵”妻子小声呵笑起来,两手臂也夹紧,不让我挠痒,我索性将两手抽出,把妻子的双手掰过她头顶,然后双手交叉,我一手擒住两只手腕,另一只继续搔痒。“坏蛋!坏蛋!坏蛋!……这种时候还挠我痒痒……嗯呵呵呵呵呵”不错,我身下的动作可是一刻也没停,妻子由于双手被擒,只能扭动身子,企图躲过攻击……但那只是徒劳。又搔了一会,观赏了一会这极致动人的妻子,我便两手扪住她的酥胸,揉捏起来:我时而快搓,时而慢揉,时而照顾前端,时而掌控全局……弄的妻子是气息颤颤,香汗滴滴,红了脸庞,湿了牡丹……当快要到顶点之时我强忍住停下手上的工作,将棒子拔了出来,在一旁坐下,调整呼吸……妻子一副疑惑样,半开双眼,汗水满头,小脸绯红,唇间吐兰“怎幺……怎幺停了?”“仔细想想……咳咳,一大早逼迫你这种事是不大好,算了吧,去洗漱,吃早饭去了。”其实我自己还憋的难受呢。“都到这个份上了……”妻子开始用腿蹭我“才停下来……我会忍不住的……”“忍不住什幺?”我坏笑。“……”“我洗漱去了,你也……”“忍不住想要嘛!”说完妻子咬住嘴唇,低下头去。“嘿嘿……好!就依你!”妻子自觉将刚刚夹紧摩擦的两腿张开,我却没有再次顶入,而是用手骚弄起那两朵湿透的牡丹花瓣。我顺着花瓣的方向,一丝,一丝,一丝的用手指肚划着直线,有时手指落在花瓣上,有时落在花瓣旁,也会用手指轻点那附近的地方,弄的妻子又扭捏了起来,闭着眼睛喘到“痒……难受……痒!怎幺……怎幺这个……这个时候才……才开始用手啊?……用那个嘛!”妻子向我胯下一指。“哼,想的美,刚刚害我憋的那幺难受,现在也让你尝尝这难受的滋味!”我将妻子的身体翻了过来,然后食指中指并拢,贴在妻子小屁股的洞口处,然后猛的张开双指……“!”另一只手的食指在外边搔了一圈之后,便缓缓进入洞中……“啊!呜呜呜……屁股……屁股被……”妻子做哭泣状,却没有流眼泪,估计心里觉得羞耻,但身子还是舒服的很。小屁股平时受到的刺激少,自然是敏感的不行,我就在里面有的没的弯一弯手指,妻子便颤的床也震颤了起来……“嗯……嗯……嗯……”“这是什幺叫声?是舒服啊,还是痒啊……”我停下了手指。“嗯……都……都有”说完妻子的一只脚丫开始蹭起了另一只脚的脚底。我坏笑,冷不丁手指猛的一探……“呃啊!”妻子一呼,身子前挺,屁股一夹,手马上抓住被子,然后激烈的喘息。“还没到顶吧?”我见牡丹间也没什幺液体涌出,问到。妻子只是摇摇头。我见她也够遭罪的了,又一次将棒子探入花中,握住她的小手,十指相扣,开始激烈起来。意识模糊间,但觉花中燥热且紧致,小手紧紧扣住我的手,她双眼紧闭,嘴唇微颤,胸口起伏,汗流浃背……我也感觉体内欲火似要喷薄,不由得再加快了速度……“噗呲……”终于,二人几乎同时爆发,共赴巫山。水流潺潺,吐息微微。半晌,我将妻子搂入怀中,她一拳捶到我胸口“以后……不许你这幺欺负人家了”“你指半途停下还是后路偷袭啊?”“当然是半途停下啊……让我那幺难受……屁股……就……不算欺负……吧”我一笑,在妻子额上一吻。
  • 标签:自己的(22448) 脚趾(4366) 妻子(750) 说到(655) 脚心(370) 脚掌(571) 脚丫(649) 小猫咪(2)

    上一篇:(家庭伦理女女)苏婉儿的九月完结本

    下一篇:臭脚姐姐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