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妈妈和她情人的狗

我看着妈妈在阴茎上扭动,抬起臀部紧接着又坐下。在这个姿势上,表哥只能把阴茎的一半放进妈妈的阴道,另外一半就暴露在外,夹在妈妈的两片玉唇之间。 我犹豫了。我想象这个场面已经很久了,现在机会已经摆在我面前,但是我却仍然感到没有把握是不是真的要这样去做。我想起以前有一回我赤裸着躺在妈妈床上时,妈妈曾经哄过我的话。妈妈坐在我身边,诱惑我,许诺说可以让我在自己的玉户上爱舔多久就舔多久,直到我张开嘴含住了她情人的阴茎。在我为她的"情人吹萧时,我倾听着妈妈的淫声浪调――她一边看着我,一边手淫。她呻吟、呜咽,手指伸进自己湿漉漉的玉户,腰肢和臀部不住地扭动。她厉声呼喝着我直到他把她的情人吮得射出来。我变成了他们两个下流把戏的一部分,我吮舔别人巨大的龟头,直到它剧烈地抽搐着把邪恶的精液喷进他的嘴里。

copyright nzxs8.com


姨妈的手指抓紧了我的头发,打断了我的回忆,她把我的头按在妈妈的阴阜上。
"做给我看我,我想亲眼看你做一遍,"姨妈喝道。
"快点,"妈妈喘息道。"舔,给我舔呀。"
我仰望着妈妈,我的嘴唇凑到她多肉的小瘤上,那是妈妈的阴蒂。她的嘴绽开了笑容,眼帘低垂。
我的舌头沿着妈妈阴唇擦拭着,当我的舌头向上卷的时候感觉到一根光滑的肉棒在我的舌头上滑过。
妈妈双手撑着沙发,背靠在沙发的靠背上。她稍稍翘起臀部这样就只有龟头还在留她玉户的入口上。姨妈揪住我后脑的头发,把我的嘴巴紧紧按在妈妈张开的阴庭和钻进她阴道的阴茎上。我发现我如果不舔那条肉柱就无法舔妈妈的玉户。我的舌头在二者上面舔前舔后。
"噢,好…,好极了,"妈妈看着我忙碌的舌头呻吟道。"你觉得很好吗?"她问我。
"谢谢,"我呜咽道。 nvwang.icu
妈妈咯咯笑着,稍微抬起一点臀部。表哥的阴茎头弹起来顶在妈妈的阴蒂上。我同时吮舔它们,我的嘴唇含着光滑的龟头和肉嘟嘟的阴蒂。我的舌头忙得不亦乐乎。 "
以下为隐藏内容
妈妈和他的情人
我妈妈是个按摩女,经常穿着粉红色丝袜在家里走来走去,超短牛仔裤,看的我眼睛发直。但毕竟我的爸爸还在,我也只能有的看没得吃。其实我一直不知道我妈妈是按摩女。
本来说好星期五去春游,但因为下雨零时取消了,所以我提前回家了。回家后,我看到惊人的一幕。
“这是我情人的脚,舔啊!” 妈妈用脚挑逗着爸爸。
爸爸不停地舔。妈妈问,舔什幺?爸爸回答说,舔你情人的脚。妈妈问,香吗?想舔吗?爸爸回答,香,想舔!妈妈问,谁是我的情人?爸爸说不知道。妈妈说,猜啊,不知道,怎样舔?
  • 标签:自己的(22448) 看着(17915) 舌头(3958) 妈妈(4614) 母狗(1913) 臀部(235) 姨妈(142) 表哥(137)

    上一篇:无意识踩踏(搬运)

    下一篇:来自女儿的无意识舞蹈踩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