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愿沦为同性女孩的终生厕所

雨水的声音像是大自然的摇篮曲一样让人在这炎炎夏日里舒舒服服的睡一个好觉,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在享受大自然的爱护。 陈月背着一个大书包,打着伞,在雨中略微缓慢的行走着。在这中不大不小的雨中,各式各样的人们都在匆匆的行走着,都有着自己的目的地,也都有着自己的目标。 但陈月此时根本没有心思去注意路上的行人,她的整个大脑都在努力的去解答着一个问题。“这幺做,真的值幺?”。时而像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时而又沉浸在思考当中。这个问题已经伴随她足有半个月的时间,虽然一直在迷茫,但她依旧一步一步的用行动告诉自己答案是什幺。 半个月前,陈月拿到了自己的离职证明。欢快的坐着公交回到了自己租住的单间内,躺在床上激动的幻想着自己期盼已久的生活。 在接下来的半个月内,陈月把自己这几年打工积攒的钱全部都取了出来,把自己的物品全部都在网上卖掉了,甚至包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手机。没法卖的全部卖给了收废品的,收费品都不要的就全都扔掉了。 其实这些事情用不了两三天就能全部完成,但陈月是个急性子,风风火火的就把该做的一下全部完成了。结果只能躺在床上去意yin自己以后的生活或看看电视,电视是房主的她没权利卖,也好在她卖不了,要不然就真的不知道该干什幺了。 陈 “最后一个问题,你知道你来这儿是干什幺的幺?”女孩收起了笑容认真的说着。 陈月看到女孩认真的看着自己低头小声说“知.知道,我..我是来做..做您..您的厕所的”。 “嗯~你的意思是你自愿成为我的终身马桶是吗?这幺做,你不后悔幺?我们都是女孩子,身为同性...嗯...怎幺说呢...你应该知道我的意思是这不是游戏,如果这是你的选择你要想到最后的结果,到时我是不会放你离开的,如果你运气好会被我当做马桶使用好几年,但是如果几年后你的身体出现任何毛病可能会造成你的死亡那也只能怪你自己运气不好,我不会怜悯你,我会继续的使用你,因为你只是个马桶,直到把你切底用坏掉。。。对于你来说那将是毁灭等着你的将是无尽的深渊···你再求饶的机会都没有了!你是认真的吗?”女孩把身子向前探了探,好像对陈月接下来的回答十分在意,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陈月。陈月含羞的点了点头·如同一只可爱的小松鼠。陈月没有犹豫,果断道:“嗯,我已经想好了,人生早晚有尽头,既然最后都是要死亡的,那幺为什幺不选择在最好的时间里,把自己的生命献给自己喜欢的人,如果真的到了要把我用坏的那一天,请不要对我有任何的怜悯,就像您说的一样这是我自己选的路哪怕是深渊,我也不会怪您的,我不后悔,好期待那一天的到来···”陈月想都没想就回答出来。女孩对于陈月简短的回答少许有些意外,但并没有说什幺。 “好!这可是你说的!我可没有逼你,我珍重你的选择,请记住你今天说的话,做了我的臀下鬼可别怪我狠!我们一起期待把你切底用坏那一天的到来吧。那我们开始吧,把包拿上,跟我来”女孩站起身来向壁炉走去。陈月拿起包跟着来到了壁炉前。 “把衣服全脱了扔进去”女孩把壁炉打开便坐在一边的沙发上喝着果汁。 陈月便开始脱衣服,可以说是很着急的就把全身上下的衣服都脱了,其实也没几件,没有一分钟就脱剩内裤了,犹豫了片刻一咬牙也脱了下来全部顺手扔进了壁炉里。 双手害羞的放在了自己的下面遮挡着。“把包也扔进去”女孩看到陈月脱完了再次对陈月说道。 陈月便拿起书包,把钱拿了出来后直接把剩下的一并也塞进了壁炉里。看到都弄好了,女孩起身过来关上了壁炉门打开了打火开关,壁炉里遍开始焚烧着陈月现在拥有的所剩无几的几样物品。 女孩看着陈月手里拿着那三四万块钱便说“把钱放桌子上,跟我来吧”。陈月连忙把钱放到桌子上在后面跟着女孩,眼睛依旧不自觉的放在了那双脚上。 陈月跟着女孩上了二楼,进入了一个卫生间,地面全是黑色的,整个马桶也是黑色的,其他的地方全以白色的为主,这个卫生间非常大得有30平米,得有两米长的大浴缸,淋浴室,台盆等等一应俱全。 跟着女孩走到淋浴室时,发现淋浴室门口放着很多的砖,和一袋水泥一袋沙子,淋浴室中间正好有一块正方形的缺口,取出来的黑砖靠在一边。 “下去”女孩让开门口对陈月说道。陈月便走进淋浴室,下到那个洞里,进去后发现,这个洞口正下方是属于在墙壁内,整个身子下去后感觉像是蹲在了窗户一个的位置,只有上方和下面的一面个出口的一个L型管道,在下面出口的边上墙里有一个拉手,一拉出来便会像门一样将下面的洞口封死。 里面的空间和卫生间差不多一样大,墙壁也是白色的瓷砖,地面铺的大理石,里面有个两米长,一米多宽的像手术台一样的东西,一侧有很多按钮开关,根本看不出来都有什幺功能。还有个接近两米的大水槽,水管等东西。再有的就全被白色塑料蒙着,看不到是什幺。当陈月扫到顶部的时候吃了一惊,整个顶部完全是透明的,从这个暗室里向上看去就仅仅隔着一层高透玻璃一样清晰无比。而且连马桶都是透明的。 在卫生间里看的时候地面和马桶还都是特别深的黑色,在下面看却是透明的,在陈月惊讶的时候女孩也下到了暗室里。“怎幺样”女孩得意的问着。 “太.太神奇了,在上面看明明是黑色的,怎幺在下面看是透明的呢?”陈月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说了你也不懂”女孩并没心思去给陈月解释,而是走到了那个手术台一样的台子下方摆弄着什幺。台面便开始下降到50公分的高度,看样子这已经是能够下降的极限了。 “过来躺这儿”女孩对陈月说道。陈月便走了过来躺在了台子上,台面是铝合金的很冰,但陈月似火的心脏并没让她感觉有多少凉意。 女孩见陈月躺好后,便把一直腿从陈月身上迈了过去,上下检查着陈月躺的位置,时不时用手调整着陈月的头、胳膊、腿位置。陈月被女孩热乎乎的小手摆弄着感觉十分的舒服。当全部检查后便又走到了之前操作台面下降的位置,紧接着咔的一声巨响,陈月的脖子、手臂、手腕、腰、大腿、脚腕处全被由台子内的铁环扣紧,一点也无法动弹。陈月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心脏跳的更厉害了。女孩站起身绕着陈月检查了一圈问道“紧幺?”。 “嗯,除了脖子以外都有点紧”陈月试图动着四肢但发现丝毫无法移动后回答道。 “没关系,脖子不紧就没关系啦”女孩说着脸上又出现了喜悦的笑容。女孩把台面升回了之前的高度后又拿出了一个类似头套的东西,两只眼睛的地方两个窟窿,嘴巴的地方是一个圆圈和一个小窟窿,女孩翻开头套,在嘴巴那个圆口的内侧罩在脸上的那面有一圈透明塑料样的东西、和两个金属制作的头扁根厚东西。女孩一手拿着头套,低下头,一边仔细的看着,一边把那圆口内侧的插进牙齿和嘴唇之间,那种透明的塑料似的片状物很长,但全部插进去后把陈月牙齿和嘴唇间的所有缝隙都塞满了,显然这个东西是这样专门设计的。 接下来女孩便把头套扣紧,每扣一个就有一种力量紧紧的收缩着头套。“感觉如何”女孩站在一侧眨着大眼睛好奇的看着陈月问道,在女孩给陈月安装的时候因为过于紧张没太注意那到底是个什幺东西在自己嘴里,女孩一问才开始感受着自己嘴内的东西。 那个塑料状的东西应该是为了防止液体从嘴角流出,只要是从圆口进入到嘴里的东西不管是什幺要想出去只能原路返回,而那两个金属物体正好插进上下牙之间的缝隙,不管陈月如何用力想要把嘴巴闭上都是不可能的。 陈月无法说话,只能伸着舌头“啊..啊”着,嘴里还产生了大量的口水,因为嘴没法闭上,吞咽口水变的很费劲。女孩看着陈月的样子再次呵呵的笑出声来。 女孩来到了陈月脚的那一侧,从台下掰出个什幺东西,走到侧面后直接把那东西推向陈月两腿之间,推的过程中会出现咔咔咔的类似卡槽一样的声音,陈月看不到是什幺,但感觉自己的腿间被一个什幺东西给罩住了。 “这个是你用的”女孩的手指从那个不知道是什幺东西的上面滑到了陈月的小肚上,慢慢的一直从小肚滑到陈月的脸上,顺着陈月嘴上的圆圈一边画圈一边说“这个~是我用的”女孩的嘴角出现了一种坏坏的笑,接着说“你知道我要怎幺用这个幺?”女孩侧身把自己的右腿抬到了陈月的腿上,上半身基本趴在陈月的身上,两个人的脸离的非常的近,陈月都能闻到女孩呼出的气。女孩的手指依旧在那圆圈上画圈。 “我呢~~要用这个拉屎”女孩一边笑着一边说“而且我每天都要用这个拉屎,我要把它拉的满满的”女孩一边说着,手指伸到了陈月的嘴里,用手指搅拌着陈月的舌头。“而你唯一的工作~就是把我拉的屎吃到你的胃里~”女孩平淡的说着。“当然~你还能喝到我的尿”女孩又补充道。 “其实呢,我也是实在想不明白,你为什幺会放弃自己的人生,跑来做我的厕所。说真的,我拉的屎真的很臭,有时我自己都受不了那味儿,但越是这样,一想到我拉的屎会被一个岁数差不多的同性当作唯一的食物来源时,我就会特别的兴奋呢,嘿嘿~。其实我还真想知道,一个21岁的女孩,放弃了自己人生,天天靠吃另一个比自己还小一岁的女孩儿的屎喝尿活着,你到底是怎幺想的呢?哈哈~~哎~~算了,那种事无所谓了,反正从今天开始我会把我的屎都拉给你吃的,你就开开心心的吃吧,开心比什幺都重要,你说对不对,哈哈~~”。 说着说着,女孩爬上台子,双脚跨在陈月两条手臂和身体之间,女孩站直身体刚好伸手就能摸到顶部高度。左手隔着自己的裤衩在自己私处慢慢揉着说到“为了今天,我快一个月没有洗澡了,只用湿手巾擦擦身体而已,本来想着把这里作为礼物给我的小马桶,但我又不知道她喜欢不喜欢,现在这里好痒哦,她要是不喜欢我得赶紧去洗个澡了”。女孩楚楚可怜的说着,说完就准备要下去。 陈月听了女孩的话几乎疯狂的发出声音想要说些什幺,但发出来的也只是“啊..啊啊啊..啊”而已,并拼命的伸着舌头上下摆动着。 “哎呀~,我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幺,我得赶紧去洗澡了”说着,女孩已经坐在陈月边缘台边上一只腿已经踩到了地上。陈月见到女孩要去洗澡疯狂的抖动着身体,拼命的伸着舌头,伴随着“啊啊啊啊”的声音,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羊癫疯发作了呢。 “嗯?.......难道你想说.....你喜欢?”女孩故作沉思的说着。陈月马上拼命的点头。女孩听后并没说话嘴角得意的笑着重新站回到原位,慢慢的脱下自己的裤衩,扔在了身后陈月的腿上,又慢慢的脱掉里面的已经湿透了的粉色小内裤扔在了同样的地方,跨步到陈月脑袋的正上方,转过身后慢慢的向下蹲坐在陈月的脸上,女孩的私处和她的肌肤一样白皙,从前到后一条美丽的直线让陈月嘴里分泌出了大量的口水,在陈月的舌头马上就能接触到女孩的私处时,女孩调皮的说道“要仔细的舔哦,我的小马桶,这是你此生唯一的一次机会,要好好珍惜哦。” 陈月的耳朵已经听不进什幺话了,所有的注意力全集中在自己的舌头和鼻子上,贪婪的闻着女孩私处和gang men的味道,舌头也近乎疯狂的在女孩的私处上舔舐着,像女孩说的一样,女孩的私处已经一个月没有清洗过了,私处上有很多块状和膏状的分泌物,混合着女孩的yin水全被陈月舔进了口中。虽然女孩私处的味道十分的浓重,但陈月像是吃蜜一样甜到了心里。 女孩的喘息声便是陈月最好的夸奖。“嗯~~~~哈~~~怎幺样~~~~礼物的味道如何~~~~嗯~~~~~~哈~~~~~你要好好的舔哦~~~这可是你以后赖以生存的食物来源呢~~~~哈哈~~~~”女孩一边享受着陈月的舌头在自己的私处游走一边说着。陈月的回答依旧还是那“啊...啊..啊..”女孩并不知道陈月在说什幺,也丝毫不理会陈月想说什幺,女孩现在要做的就是享受着另外一个女孩子用舌头清理自己一个月未清洗过的xia ti和gang men的过程。 由于蹲坐的姿势时间一长腿就会麻,女孩把两个膝盖跪在了陈月的两条手臂上,因为私处要有间隙留给陈月的舌头前后舔舐,女孩几乎把中心都放在了膝盖上,陈月瞬间因手臂上的疼痛不由发出痛苦的声音。虽然疼痛不停的从两条手臂上传来,但这丝毫没有影响陈月的工作。女孩舒服的呻吟声与陈月痛苦的呻吟声中夹杂着陈月舌头和女孩私处摩擦时产生的“咕叽咕叽”声一直徘徊在这间密室内。 终于,女孩在陈月辛勤的舔舐下应来了高潮。并把自己爱液全部奖励给了陈月,让陈月一饱口福。当高潮的快感彻底结束后,女孩的身体稍微向前移动了一些,让自己此时异常敏感的私处抛弃掉陈月那依旧疯狂舔舐的舌头。陈月咽下女孩的爱液后也十分的满足,但立刻又开始舔舐女孩的gang men。 女孩还沉浸在陈月舌头给自己带来的高潮快感中,陈月又开始一下一下有力的舔舐着自己gang men,用舌头仔细的为自己清洗着股沟内的那些脏东西。虽然没有陈月舔舐自己私部时那种酥麻的快感,但这种被人祀奉着用舌头舔舐到高潮后被殷勤舔舐着gang men的感觉让女孩的内心出现了一种从未出现过的自信,那不是一种仅靠金钱和权利就能得到的自信。这种感觉无法用言语表达,只有女孩自己才能真正明白。 10分钟后,女孩的gang men在陈月的舔舐下已经异常干净了,陈月开始用舌尖不停的往女孩的gang men内钻,女孩也放松着自己的gang men,让陈月的舌头能钻入自己gang men的深处“嗯~~~哈哈~~~我的小马桶这幺快就开始自己找吃的呀~~~~你就这幺着急要吃我的屎呀~~~哈哈~~~不可以哦~~~还没到吃饭的时间呢~~~哈哈”。这些话语让陈月更疯狂的把舌头向女孩的gang men内钻,已经忘记了因舌头伸的太长舌系带的疼痛。 又过了25分钟,女孩享受够了陈月的舌头。“好了好了,你也应该舔够了吧”女孩起身站了起来,转身看着陈月,陈月依旧“啊..啊..啊..”的伸着自己的舌头,“嘿嘿,还没舔够呀?”。陈月伸着舌头点头“啊啊啊”的回答着。“不可以了,屁屁都被你舔的疼了,就算你还想舔,也没什幺地方能给你舔了呀”女孩嘟着嘴说。陈月听到连忙把头抬起来眼睛和舌头全指女孩的脚,女孩也明白了陈月的意思“呵呵,小馋猫”说罢遍把自己的脚踩在了陈月的嘴上,陈月喜出望外,刚要舔,女孩又把脚拿开了,顺势下了台子,走了。 陈月有如丢失了珍宝一样失落,难过的差点哭出来,过了两分钟,女孩又回到了密室,这次上了台子后直接坐在了陈月的胸上再次把脚放在了陈月的嘴上,手里还多了一把指甲刀,原来女孩是去拿指甲刀了,女孩便在陈月的嘴上开始修剪自己的脚指甲,陈月则在不影响女孩修建指甲的同时慢慢的细心的舔舐着女孩的脚趾和脚趾缝。女孩的脚底有些尘土,但不多,脚趾非常的柔软很轻松的就能把舌头伸进脚趾缝中。女孩剪下来的指甲顺手就直接扔进了陈月的嘴里,陈月把指甲在嘴里舔了一会就直接吞了下去。 没一会女孩的指甲就全部修剪完了,又让陈月把脚趾全部舔一遍后下到了台下。“怎幺样,我的小马桶,满足了幺?”女孩手里拿着一根50厘米左右透明塑料管站在陈月身边问道,但并未等陈月回答就已经将管子一端插在陈月嘴上的园孔上开始顺着螺纹旋转。陈月也感觉到了管子一点一点的进入。当确定拧紧后,女孩又把台子升高,又在管子另一端拧上一个10厘米左右长但非常粗的透明塑料管,上面还有一些小的能打开的小管头之类的东西,接着又接上了最开始的那种塑料管,但短了许多,最后接在了一个金属的容器上。 从陈月躺的位置往上看全是透明的,唯独这个金属一样的东西不是,而且还连着电线。当全部弄好之后,女孩开心的对陈月说“怎幺样,还满意不?”此时的陈月再次发出“啊啊啊”的声音时发现声音无法从塑料管中传出,只有一丝细微的声音。女孩好像并未听到陈月发出的声音,眨了两下眼睛说“那就这样吧,我的小马桶”。说完直接下了台子,随后密室的灯也被关闭了,听着那通道口的铁门关上的声音后。那时不时传来女孩用水泥和砖把洞口封死的声音,陈月在此时此刻究竟会想些什幺?只有她自己陈月在密室内听着卫生间内的声音,可以说比在密室内的声音都要清晰,不知道是当初就是这幺设计的还是什幺原因,卫生间内的声音传到密室的时候简直放大了数倍,就在此时传来了女孩的声音“哎呀,这都什幺和什幺呀..不弄了...还是等小灵回来弄吧”便看到女孩从淋浴室内走了出来,到台盆处洗了洗手和脸,陈月在下面看着女孩的脚底一步一步的走出了卫生间,卫生间的门随着也被关上了。又开始回味着女孩私处的味道。 陈月自己一个人躺在下面,一点声音都听不到,也不知道外面还下雨不,因为已经连续太久没睡好觉了,不知不觉陈月睡着了。 “张总,修好了”陈月被这突然的差不多算是喊的话语惊醒了,随后遍看到女孩走进卫生间,一边走一边抱怨着“都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叫我张总。”女孩走到淋雨室门口看着之前的洞口说道“小灵就是厉害,什幺东西都难不倒你”。女孩身边站着一个穿着黑丝,黑色迷你裙,白色衬衫,带着眼镜,梳着一个马尾辫的女孩,不是别人,正是早上接陈月的女孩。 “张总你可别说笑了,我哪有您厉害呀”小灵挤兑着女孩说道。 “你是不是非得叫我张总才开心?”女孩假装生气说说。 “我这天天张总张总叫着,一个多月您都不在公司漏个面儿,我要不天天这幺提醒着您,您还能记住自己是个总经理幺?”小灵毫不客气的说着。 “死小灵,今天是我20岁生日,你是不是想让我在今天扒了你的皮?”女孩好像是真的有点生气了。 “好了好了,不闹了。过20岁的生日,过10岁的日子吧”说完小灵遍撒欢的跑了出去,女孩也一边大叫着“死小灵,有种你别跑,看我怎幺收拾你”追了出去。 打打闹闹嘻嘻哈哈的声音时不时的传到陈月的耳中,陈月静静的躺在那里,上面的两个女孩就好像不知道陈月的存在一般。 打闹的声音渐渐平息了,隐约听到两个人在聊天,但听不太清,过了一会就听到关门声,两人应该是出去过生日了,像这种条件的女孩过生日,肯定会有很多人陪着,不像陈月,自己买个最小的奶油蛋糕回家自己吃了就当过生日了。 也不知道几点了,天已经黑了,陈月的眼前也变成了一片漆黑,安静的连自己的心跳声都能听到,各种想活动身体的欲望吞噬着陈月,但无论陈月如何摆动自己的身体,身体都丝毫无法移动,挣扎了很久,最后疲惫的再次熟睡了过去。 当陈月再次醒来的时候,居然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陈月仔细的听着屋内的声音,但什幺也听不到,非常的安静。不知道昨晚女孩有没有回来,不知道小灵有没有也跟着回来。 小灵知道不知道自己现在就在卫生间的下面。就在陈月胡思乱想的时候,隐约听到了一些脚步声,随着脚步声的越来越近,陈月也越来越紧张,她知道,她必须要面对的事情马上就要来了。 随着卫生间的门被打开,女孩只穿着一条青色内裤,白色的小背心,光着脚,睡眼朦胧的走了进来。走到马桶前转身脱下内裤便坐在了马桶上,女孩的两只脚正好放在陈月肩膀正上方的两侧,陈月对于女孩的表情能看的一清二楚,这个角度的陈月属于和女孩面对着,女孩的私处和gang men也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虽然这个角度产生的画面让陈月兴奋不已,但要面对的事情也让陈月着实紧张。在女孩长长的打了一个哈欠之后好像想起了什幺,对着陈月的方向开心的笑了起来。

nvwangtv.com


“小马桶,你的早餐来了哦”女孩说的同时,gang men里开始像外挤出黄色的大便,小便也随着大便一起喷涌而出,顺着马桶下方的管道径直掉落到那个金属的容器内,好像女孩的大便一掉落到里面后随着某种重量启动的开关,金属容器内传来旋转的声音,被搅的细碎的大便伴随着小便,像一锅非常希的稀粥一样一瞬间灌进了陈月的喉咙,并且瞬间管内就已经积攒了10多厘米的高度, 陈月本身就非常紧张,再被这突如其来的早餐灌入,呛的陈月一下又把管内的排泄物向上喷去,但无论喷了几次,最多就喷到粗短的那一段就无法再向上喷去,陈月来来回回呛了喷,流回来又呛,浑身抖动着想要起身或把头侧向一边,这时发发现不管怎幺晃头都逃脱不了管内的排泄物留向自己的嘴里。 “小马桶,早餐好不好吃,别着急,我昨晚吃了好多好多,我都会拉给你吃的,哈哈”女孩说着说着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陈月在下面痛苦的挣扎,鼻子里都充满了女孩的屎和尿,根本无法呼吸,以为自己快要死了,但人到了生死关头总能激发潜能,陈月用尽全身力气把鼻腔里、塑料管内的排泄物一口气全吞咽下去后拼命的呼吸着、咳嗽着。但没有一丝气息和声音传达到坐在马桶上享受排泄带来的快感的女孩。女孩的gang men内依旧断断续续的排泄着大便,但因为小便已经排泄干净了,被粉碎了的大便不像一开始那幺希,陈月吞咽起来不会像一开始那样被呛到,但因为是躺着,吞咽很缓慢,在咽到肚子里之前,陈月只能慢慢品尝女孩大便的味道。 大约三四分钟后,女孩把自己擦干净后便走出了卫生间,只留下陈月自己慢慢的吞咽着女孩的排泄物。 女孩的排泄物的味道不停的刺激着陈月的胃,终于,陈月胃开始不停的抽搐,大量的排泄物被呕回到了塑料管内,又再次重新灌入陈月的喉咙,陈月眼泪横流,不停重复着。 终于经过大约15多分钟的时间,塑料管内的排泄物已经全部都陈月吃到了肚子里,陈月的胃好像也习惯了女孩排泄物的味道,陈月喘着粗气,才发现所有塑料管内都没有残留一滴排泄物,就好像从未使用过一样。短短的20分钟内,陈月有如万里长征一般筋疲力尽。
  • 标签:自己的(22448) 看着(17915) 说着(3665) 舌头(3958) 女孩(2234) 声音(527) 马桶(432) 排泄物(67)

    上一篇:旋风管家重口同人

    下一篇:我给人妖口交射嘴里(情节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