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白骨女王妈妈上

“夫人~~!您的血食到了~~!!”  如烟似雾笼罩宛如仙境却又阴森幽静的洞穴内,用人骷髅堆砌而成的台阶之上,玉体横陈的冷艳女人嘴角勾起一丝残忍的笑意,深邃魅惑中带走几分阴毒的双眸微微睁开,瞥了一眼不远处蜷缩在墙角瑟瑟发抖的十几位少年。  “看起来很不错的样子啊~~!”  “启禀夫人,这是今天的贡品血食,盒子里装着我国国主根据您的要求让工匠赶制的长靴,还有就是,国主希望您能……”  “嗯?”秀眉微皱,冷艳女人伸出白皙的纤纤玉手,快速的弯成爪状,指尖瞬间长出三厘米长的指甲,身穿将军服带头说话的那人此时已经半悬在了空中,惊恐的张大嘴在哀求着什幺,只是发不出丝毫的声音!深吸一口气,一缕缕血红色的精血顺着他的身体飘散而出,被高高在上的冷艳女人微微睹起的小嘴所吸食,顷刻之间,只剩下一堆森森白骨掉落到地上!  “滚~!”  等到失魂落魄的武士们真的团成一团滚出了白骨洞,我小心翼翼的站起身来将地上那个包装精美的盒子打开,赫然是一双黑色的长靴,靴底完全按照要求用精钢特制的,长达十厘米,捧着长靴我半跪在那位冷艳女人脚下,熟练的为她将长靴换上。  “儿子~!你说我真的可以吗?”  “当然,现在的您就是白骨精,既然已经这样了,您要做得比白 没有丝毫的怜悯,抬起长靴踩在了少年的手掌上,踮起玉足坚硬的靴底残忍研磨碾踩着少年的手指,站在距离妈妈三十多米开外的我都可以清楚的听见那骨头碎裂的声音!  “啊~~!!!”  另外一只手死死地握着妈妈的长靴脚踝部分,少年拼尽全力的想要将妈妈的脚挪开,只是白骨女王的另外一只玉足悄然抬起,对着少年的手肘部分猛地剁踩下去!‘咔嚓’,少年的两只手都被齐齐踩断,厌恶的皱了皱眉,妈妈挪开了长靴,此时少年的双手已经完全废了。  “是谁派你来的啊?按照道理来说你这种被当成血食的奴隶身上一定得经过严格的检查吧?”  傲然站立着的妈妈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冷艳高贵的俏脸散发着一股让人不寒而栗的气息,瞥了一眼脚下默不作声的少年,妈妈戏谑的再次抬起了长靴,紧紧包裹在长靴内的玉足伸到了少年的两腿之间,翘起玉足用靴底那长达十厘米的尖利靴跟拨弄了几下少年的rou bang。  “嗯~!!!”  以往从未见过的性感长靴包裹着的白骨女王美腿近在咫尺,冰冷靴跟和rou bang的亲密接触间带来强烈的快感,少年扭动着身体似乎在配合妈妈长靴的玩弄,裆下的rou bang更是快速 的膨胀着!  “真是贱啊~~!这样都可以硬了吗?”  说话间妈妈玉足紧绷着,带着圆润弧度的高跟靴前端顺势轻柔踩踏在少年的rou bang前端,玉足慢慢的用力,一点一点的将少年的rou bang反踩到了他肚子上,与此同时,尖利的靴跟也精准的踩踏在少年的rou bang根部和子孙袋交接的部位!  双手都被妈妈长靴踩断了的少年脸上露出一丝兴奋的神色,裆下那被妈妈长靴踩踏着的rou bang传来阵阵前所未有的极致快感,犯贱的少年甚至扭动着身体带动裆下坚硬如铁的rou bang去摩擦妈妈的靴底,嘴里更是发出轻微的呻吟声!  “说啊~!谁派你来的~~!!”  深邃撩人的双眸间浮现出一抹阴毒的神色,妈妈猛地踮起了玉足,前脚掌部分对着少年的rou bang快速左右碾踩着,就像是妈妈脚下的一条蠕虫,少年卑贱的扭动着身体,红肿的rou bang都完全陷进了妈妈靴底的防滑纹内了!  ‘吱’的一声,在妈妈残忍的揉虐下,少年竟然是直接射出 了精华,乳白色的浓稠液体顺着妈妈的长靴底部飞溅而出!  “哎呀~~!该死的贱货,都弄账我的靴子了~~!!”  抬起长靴,妈妈厌恶的皱了皱眉,只是长靴抬起的瞬间,脚下那没有了压迫的少年坚挺着的rou bang内又是一股浓稠的精华飞溅而出,射到妈妈的靴筒上到处都是,乳白色的液体和漆黑的长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出乎意料的是,那沾染在妈妈靴子上的精华快速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逝,竟然是被妈妈的美腿所吸食了!  “真是条贱狗~~!!”  妈妈有是一脚正对着少年裆部踢了过去,这次长靴精准的踢到了少年那高耸着的rou bang根部,靴子前端瞬间将少年裆下那低垂着的子孙袋内两颗躁动的蛋蛋踢扁了,少年那刚刚才喷射了的rou bang又忍不住了,大张开的马眼口内,浓稠的精华再次飞溅而出,触碰到妈妈长靴的瞬间就被吸食!  似乎来了兴致,也好像在发泄心中的欲望,妈妈伸出白皙纤纤玉手,轻柔的朝上一拖,原本躺在地上的少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托举着半悬在了空中,妈妈朝后稍微退了半步,稍一瞄准,长靴再次踢到了少年的裆部,‘啪’的一声闷响,少年的一颗蛋蛋竟然是被妈妈活生生的踢爆了,站在不远处的我欣赏着这一切,眼前的妈妈宛如女王电影中正在对奴隶进行金蹴处刑的女王,不,妈妈此时就是女王,是将这些奴隶踩在脚下的白骨女王!  一脚一脚的踢踏玩弄下,少年的rou bang被踢软又踢硬,直到他彻底晕死了过去,裆下那挨了妈妈十几脚的rou bang呈现病态的红肿,已经是再也射不出什幺来了。  “把这条贱狗关进地牢里好生看管,本宫要他生不如死~~!!”  得到了命令的女仆小妖们连忙将少年拖走了,波涛汹涌的双峰微微起伏着的妈妈意犹未尽的瞥了一眼剩下的那些被吓得魂飞魄散的血食少年,脚踩长靴踏着优雅的步子朝着他们走去,语气中充满了无限感慨的说道:“本来我是不想杀人的,可你们却要逼我~~!不过折磨奴隶的感觉还是很不错的啊~~!!”  在折磨少年的过程中蜜穴春潮泛滥的妈妈此时才享受到了那种极致的快感,瞥了一眼脚下瑟瑟发抖的少年们,征服的快感袭遍全身,妈妈伸直了美腿将长靴前端抵住了其中一位少年的下面,玉足稍微用力,强迫着少年抬头和自己对视,居高临下的妈妈看着少年惊恐的神情,不屑的冷哼了一声。  “该怎幺处置你们呢?”  语气中充满了无限的诱惑,妈妈和脚下少年四目相对间,神系列一口气,一缕缕血红色的精血顺着少年的脸飘散而出,跪在妈妈脚下的少年一脸痛苦的妄图挣扎,可身体却一动也不能动,生命凝结而成的精血被妈妈一点点的吸食,白皙的纤纤玉手弯成爪状,按压在少年的脑袋上方,猛然用力一抓,三厘米长达指甲竟然是活生生的插进了少年的脑袋里!  轻柔拍了拍自己胸前坚挺着的双峰,意犹未尽的妈妈舒爽的轻柔呻吟了一声,顷刻之间,脚下的少年已经变成了一堆森森白骨!纤纤玉手随意一丢,留有五个洞的骷髅头骨滚到了那堆白骨女王虐杀之后用来修炼的骷髅堆里。  “娘娘饶命啊~~!娘娘求求您饶了我们吧~~!娘娘~~~!!”  被征服快感激起了内心原本属于白骨精的嗜血欲望的妈妈高高在上的俯视着脚下卑贱的血食少年们,看着赤身裸体的他们裆部那不知何时竟然都高耸着的rou bang冷哼一声,抬脚对着距离自己最近的那位少年裆部轻柔的一脚踢了过去,戏谑的说道:“既然不想死的话,那就用你们裆下的那贱根来给本宫擦拭靴子吧~~!!”  站在不远处的我看着眼前的一切莫名有些兴奋,看着傲然站立着的妈妈宛如女神般俯视众生,卑贱的少年们挪动双膝挺立着裆下rou bang不顾一切的去摩擦妈妈的长靴,画面香艳而诡异,看得我裆下的rou bang都有些蠢蠢欲动了,眼前冷艳高贵的白骨女王和记忆中那个温婉恬静的妈妈渐渐汇聚为一个人。  “真是群贱狗~~!!!”  不知不觉潜移默化的妈妈似乎不再拘束,也不再顾虑,更不将脚下的少年们当成人看待,当他们那卑贱红肿的rou bang触碰到自己长靴的瞬间,他们在妈妈眼中就是等待着被自己虐杀的猎物而已,身为男人象征的rou bang此时却只能卑贱的去摩擦自己的长靴,另类的舒爽快感让妈妈开始享受起身为白骨女王带来的改变!  脚下少年们红肿的rou bang在妈妈长靴靴筒上快速摩擦着,有些少年甚至将rou bang伸到了妈妈的靴底,更有甚者用rou bang去触碰妈妈那冰冷尖利的靴跟,在妈妈性感长靴之下,血食少年们尽情犯贱着,他们在内心早已被眼前冷艳残忍的白骨女王所征服!  “嗯~~!嗯~!!!”  酥麻快感袭遍全身间,跪趴着的少年们再也忍不住了,卑贱rou bang在和妈妈高贵长靴的亲密接触间,剧烈颤抖着,一股股浓稠的精华顺势飞溅而出,此时从我的角度看清就像是少年们在用自己的精华为妈妈清洗长靴一般!  包裹着妈妈美腿的长靴似乎带着让少年们无法抵抗的魔力,一股股的精华源源不断的飞溅而出,粘稠的精华射到长靴上之后快速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逝,持续了将近两分钟的喷射之后,少年们陆续受不了晕死了过去,站在中间享受了少年们精华滋养的妈妈变得更加美艳。  “儿子~~!好看吗?”  转瞬间妈妈就到了我的身边,刚刚才欣赏了妈妈玩弄奴隶的我双膝一软就要跪在妈妈脚下,只是妈妈却提前一把抱住了我,此时的她似乎也刚回过神来,对于自己刚才的举动还有些茫然无措。我的脸埋在妈妈胸前那对波涛汹涌的双峰间,裆下撑起的大帐篷却刚刚好抵住了妈妈的大腿内侧!  “嗯?”察觉到自己身下异样的妈妈伸手一把捏住我那躁动的rou bang,隔着裤子猛地用力一捏!  “妈~~!我错了~~!!白骨女王妈妈~~!我错了~~!!!” 本文来自nwxs8.com
  • 标签:妈妈(4614) 下体(2833) 少年(736) 长靴(205) 元始(12) 天尊(46) 白骨(59) 唐僧(62)

    上一篇:保姆拉屎喂全家(便宜重发)

    下一篇:沈凤女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