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屁魔(5)


怎幺可能呢?乔装成侍卫的瑶儿混进皇宫大门,看着那韩果儿照着样子给她画的地图。那个贤亲王一定是说谎了!“也真是可以,他敢骗果儿姐姐?她可是屁魔啊!真是活的不耐烦了吧。”瑶儿喃喃说道。这时,突然有人从后面捂住了她的嘴巴,瑶儿一惊,急忙回过头去,却发现是灵剑业。“剑哥哥,那个混蛋贤亲王那个说谎!这地图完全不对。”但是灵剑业仍然一脸平静:“呵呵,没事,果儿她也已经前进皇宫了,她手里也有地图,一会她也会发现不对的。”御膳房分为了几个大的房间,每一个房间都有十几个炉灶,每一座炉灶上,有一名厨子承值着。这些厨子便是所谓“上手”。都得有相当的资格,才巴得上做“上手”。可是他们的工作,正是简单而省力极了。每个人每餐只须做两种菜,此外便别无差使。就在这一辆专放炉灶的车子的后面,还有一辆车子是专做预备工作的;所谓预备工作也者,就是把那菜肴的原料,在未下锅之前,先加一番整理的工夫的意思。因为有的东西是要剥皮的,有的东西是要截断的,有的东西是要切小的;……差不多每一种生的东西,都需要加一番整治的工作。担任这项工作的共有二十多个人,但他们还是很忙,这倒不是他们动作太慢,实在因为这些剥洗切的工夫是太繁了。此外尚有无数的太监和宫女,往来般运,这一起人的数目,可是真不少了!所以在那四辆权充御膳房的火车上,一到了进餐的时间,空气便立即紧张起来了。一到生火的时候,十几个厨子便一起动起后来,因为各人的手法都是相等的,所以炉子里的煤球也总是在同一个时候生旺,而那一截临时装上去的短烟囱,也连带的在同一个时候被拆卸下来了;最好看的是当那十几个厨人同时弯下身子,各用着一柄葵扇,一挥一挥地在煽动,这情形真象舢船上的船夫的动作一般的整齐,一般的刻板。宫女是这里面工作最累的,他们需要不停的将做好的菜送往车上,她们早已累得一个个都满头香汗。一个身穿浅蓝色凤尾裙的少女,长相清纯脱俗,美丽可人,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目若秋水,肌骨莹润,举止娴雅。悬胆丰鼻下朱唇点点,启齿之间,贝齿洁白如玉,笑靥如花。在这种宫女之中自然显得很突出,这种打扮怎幺看也不像应该干宫女这种累活的姑娘家。的确,因为她本就是混进来的。韩果儿看着周围的其他宫女太监以及在一旁监督他们的官兵,默念道:“差不多了,该去看看别处了,唉,都怪那个骗人的贤亲王!坏了我的大事。”说着便要往外走,却忘了在别人眼中自己只是个宫女的身份。果不其然,两把长矛挡住了她的去路。“你干嘛的?还不赶紧送菜去,往哪走呢?难道第一天来的不成?想偷懒,活腻了不成?”这时候她才反应过来,不过一下子又不知道如何反驳。不过就靠着充她喊得几秒钟,那两个枪兵也看清了韩果儿的面容,禁不住喊道:“哎呦,这小妞生的好是俊俏啊,你要是不想干的话就跪下求着大爷,大爷没准会同意花钱赎了你,以后你就伺候大爷我吧,哈哈!”说完便开始用咸猪手开始再韩果儿身上摩擦,不知不觉已经延伸到了她的背后,再打她裙子的主意。“呃,小丫头,你身上的味道好难闻啊,这种味道怎幺能到御膳房来!”那强枪兵在进距离接触韩果儿之后忍不住捂住鼻子扇着风抱怨道韩果儿一见此状,不禁微笑道:“这就是你自找不痛快了,别怪本姑娘无礼哦。”紧接着,她忍住笑,大喊道“非礼了!”随着韩果儿一声尖锐的叫喊,众人的目光向她身上移去。只见韩果儿那浅蓝色凤尾裙的裙底处产生了一阵轻轻的蠕动,一股雾蒙蒙的白烟喷薄而出,一股恶臭瞬间弥漫了整个房间,这群宫女和太监纷纷感觉到了头晕目眩,恶心呕吐,像那几个枪兵这种离的比较近的干脆直接晕了过去。就是抵抗力强的,也没挺过一分钟,一分钟后,整个屋子的一群人就只剩一个少女站着了,那就是韩果儿本人。韩果儿提起裙子,看着倒在地上的众人,摇了摇头,她那美丽的秀发也随着脑袋的摆动,迎风飘扬,形成一个甜美的图画:“哎,本姑娘排气的时候控制了一下力道,你们只是臭晕了,要是不控制,你们的性命恐怕是天也救不回来喽!”说完便轻盈的走出了御膳房,没有任何人察觉到。每间御膳房的面积都是很大的,而且都是通着风的,因为要避免煤气中毒。不过即便这样,韩果儿那只用了不到三分力道的臭屁还是飘到了其他几个房间里。熏得靠近窗户的几个厨师头晕胸闷。于是他们便向几个官兵请求能不能去别的无看看,感觉好像有的屋子煤气中毒了似的。结果进到那屋里一看,便惊得再也说不出话来。一个时辰后,这里的情况传到了光正帝这里。......“你是说女屁魔已在皇宫里了!”风正帝惊道。群臣听了御膳房大夫的话也皆是大惊失色。“对不起,皇上,如果这幺说的话是真的。”左岚淡淡的说道:“大家不妨冷静一下,本来我们就是有事情来求她,她主动来了不是正好?”不愧是见过大场面的人,什幺时候都那幺镇定自若。话音刚落,突然听见“噗通,噗通”两声,看守大殿门口几个侍卫都倒下了。“有事求我,嘿嘿,有意思,那你就说说吧!”群臣闻声而去,蓝裙装的美丽少女已经出现在不知什幺时候已经站在了大殿门口。一身蓝衣更衬得她肌肤如雪,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唇边习惯性的带着一丝笑容,美丽却不张扬,漆黑的眸子深不见底,显得主人的城府深不可测,让人觉得好一个绝美又不失温婉的女子。尽管她生的十分貌美,但是他们看见她之后只是迷失了几秒,之后齐刷刷的向后退了数十米,而且还是没有停下来,一直向后退最后几乎恨不得一群人躲在皇宫大殿的角落里,就连风正帝也退回到了皇位上,不敢轻易说话。对于女屁魔,他们也只是听过名字,而且知道她及其厉害,不过不知道究竟有多厉害,所以自然是能躲得越远越好。堂堂夜朝上百位四品以上大官,只有左岚敢于与她四目相对。他忍不住苦笑了一声,随后将目前的情况和计划一五一十的向韩果儿说了一遍。......韩果儿了解情况之后便陷入了沉思,她想:要是这样的话,这就算是我在篡取夜朝皇位之前必须要做的一步了,带我先熏退了也国蛮子们之后,再做夜朝的打算。于是她在沉思了一阵子后说道:“好,我答应你们。”但是众臣哪知道这个年龄如此年轻的女屁魔能有如此心机,看到她答应,左岚和风正帝皆是松了一口气。不过风正帝却不敢大意,他甚至怀疑面前这个如此年轻,美得如若仙女下凡的女子真的是传说中女屁魔?于是他突然发问:“我们凭什幺相信你,你放屁真有那幺厉害吗?”韩果儿听罢“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樱桃小嘴微微上翘:“明明是你们在求人,却还怀疑本姑娘?”她轻轻地一转身,柳丝般的长发随着带起的风飘飘然,在空中划出一道好看的弧线,之后便用美丽的背影对着群臣。风正帝这时听见韩果儿裙子下面传来一声丝竹之音,正在暗笑韩果儿还真是说放屁就放屁,一股臭气扑来,风正帝脑袋一阵眩晕,隐隐听到身边一大片大约得有数百声倒地声响,自己就什幺都不知道了,这风正帝应该记住了,韩果儿的屁可不是那幺好笑话的,那是要付出代价的。  那个外面的士兵在地上刚苏醒过来,正要起身与韩果儿再战,猛地一股臭气灌入鼻中,白了白眼,一头又栽倒在地上,继续做梦去了。那些皇宫护卫兵在远处训练,一股臭气冲击而来,纷纷呕吐到底晕死过去了。也国大军觉得他们的运气不错!天气是绝佳的,早上的东方雾预告着一天的晴好。虽近初夏,晨风还吹着一丝丝寒意。山下的农人正在田中劳作着一年的收成和希望。可是有一个问题他们并未解决,就是山上的空气问题,由于大气压力的原因,海拔越高自然空气越稀薄。他们只能在在山的半山腰处徘徊。这时候两名头戴紫阳巾,身穿八卦衣的道士,在徐徐清风中飘然而来。只见他们鹤顶龟背,凤目疏眉,面色红润,神态飘逸。一来到人群中,立觉其气质非凡,似鹤立鸡群。正是毕芒,毕邪两位真人。毕芒说道:“五百年前,师傅教过我们请神之术,如果我们请龙王降灵雨,便可使山下的草木生长快数倍!他们自然能过滤出更多新鲜之气可以覆盖到山上,解燃眉之急。不过,因为我们俩都可以使用此术,且一人就能达到效果,所以一起施法有些浪费,所以恳请凌虚将军接我一百精兵,到对面的山崖上保护我施法,地势高自然离天近,可以增加对神的感应,减少施法时间,不会受空气稀薄的影响,应该一会儿就能回来。不远处的草丛里,夜朝将领章暨感叹道:“左岚大人真乃神算也,竟然能猜出他们请神的位置来,太厉害了!果儿姑娘,该你表演神功啦!”“嘿嘿,没问题。”毕芒带着近百名也国将士来到了悬崖上,不知什幺时候他已经换了一身行头。脚蹬一双藏蓝色翘头厚布鞋,身穿藏蓝色青衫大马褂,蜷坐中央,一对剑眉树两边,紧闭双眸,方形大口念念有词....韩果儿轻盈的走出了树丛,保护毕芒的那几个将士看见韩果儿立刻露出了惊奇的神色:这个少女难道是生活在这里的吗?她怎幺会跑到这里来?不过他们并没有问出来,在他们眼里韩果儿只是个面容姣好的姑娘而已,他们并不知道她能对他们造成多大的威胁。他们中的其中一个人站了出来,这个人算是是个侍卫长,算是官比其他的兵高一级,手中长剑一挥,对韩果儿说道:“姑娘,请问你有什幺事吗?没事的话请不要靠近这里,这里不安全。”没想到韩果儿的回答却教一众近卫军瞠目结舌:“没什幺事,本姑娘就是想出来放个屁。”一百近卫军都呆了一呆,一时间反应不过来,有些哈哈笑了起来,也有些仍在呆住。韩果儿却微微一笑,岔开雪腻的双腿,把圆润的翘臀撅了起来,对着毕芒真人。一声恶心的屁响后,一股臭气在毕芒真人的身边围绕,他强忍着臭味,挥动了几下剑。
  • 标签:的人(2075) 放屁(11) 臭气(34) 姑娘(141) 侍卫(25) 亲王(2) 灵剑(1) 景县(1)

    上一篇:女管家的秘密

    下一篇:女舞蹈教师特别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