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同学的脚交全

我叫柳永,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因为高考失利,我来到一个普普通通的专科。开始了我的大学生活很久,我发现这真的没啥漂亮的女孩子。 我很幸运的当上了班长,班里的女孩子都还能看,最起码不会吐的那种。丁玲,QQ响了,原来是班里一个叫张敏的女孩子加我,聊过之后,我觉得这个小女孩不一般,或许开放来形容她。 开学之后就是军训,张敏的来了大姨妈只能坐在路边,而我是班长嘛。关心一下同学就给她倒了一杯水聊起来。聊着聊着,我望着她的脚出了神,连集合号都忘记了。“大班长,怎幺老盯着人家的脚脚看呢?”张敏戏谑的笑着对我说。我说:“没,没有”张敏,神秘的一笑,竟然脱下了自己的鞋子,把袜子一点点的脱掉,说:“鞋好磨脚,脚疼。”我看着出了神,下体不自觉的硬了,这些都被张敏看在眼里。 事情过去了好几天,军训还有三天结束。教官说:“今天拉练五公里,希望大家坚持住。” 三十多度的天,跑完五公里之后,大家都虚脱了。我找了个不起眼的小角落躺了下来。这时突然下体感觉到被人踩着,我起身一看,原来是张敏。“大班长在这偷懒啊,不乖哦,得接受惩罚哦”张敏笑嘻嘻的说道。脚还时不时的加了下力。我说:“嘿嘿,偷个懒,可不可以把脚先拿开”张敏说:“不行,说了要惩罚才能分放 自从成了张敏的奴隶后,一个星期以来,她没有找过我。内心的理性和生理需求不断斗争,我企图主动联络张敏,但又碍于面子。于是,内心变得狂躁不安,甚至在食堂吃饭,看到女生的脚都忍不住跪下来舔一下。 有一次,我路过女生宿舍,发现她们把内衣,袜子什幺的都在阳台晒着。于是我有了偷袜子的想法,但是我又觉得万一偷了个丑女孩的袜子,感觉十分恶心。 突然,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她叫张文宣,本来比我小一级,因为我复读了一年,所以认识了她。在复读期间,我有事没事就调侃她一下,因为她是个同性恋,又因为一次打赌,她成了我的闺女。说实话,她长得不怎幺漂亮,而且有点丑,但是我看到她晒袜子的那一刹那下体不由自主的驱使着我去偷。我就在QQ上联系她,并且编了个很烂的理由骗她把穿过的袜子不要洗直接放在外面凉。晚上,我偷偷地潜伏在她的窗下,惊喜的发现闺女把她的鞋子放在了阳台上,我偷偷拿下来,里面竟然有袜子。我迫不及待的把袜子放在鼻子上闻,臭臭的味道让我的下体坚硬如铁,臭的不行。我怕别人看见,拿着鞋飞快的跑去操场,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开始狂嗅起来。我把张文宣的鞋子整个扣在鼻子上,然后掏出下体,用袜子套弄。咔嚓,闪光灯的声音,我惊恐的看向光源,只见张文宣轻蔑的笑着走过来“粑粑,你可真有出息,闺女的臭鞋好闻幺。”我慌乱的扔掉鞋子,然后站起来,脸红红的。“谁让你站起来的,把裤子脱了跪下。”张文宣厉声说。我竟然很听话的跪下,下体外面露着。张文宣走过来,一脚猛地向我的下体踢过来,我痛的不行,紧接着一脚踩在我的下体上碾压起来。“不,不要,闺女,放,放开。”我呻吟到。可是,张文宣更加用力的踩着我的下体,“哎呦,我的好粑粑,你现在是在命令我吗?”她拿起我的龟头,从一个小瓶子里拿出不知名的液体涂在上面,我感到热热的,并一阵阵酥麻。随后,她拿出一根长长的绳子,将我的蛋蛋绑住,然后在我的龟头上缠了好几圈。让我穿上裤子,线从门襟那传出。她就这样欠着我的JJ在路上行走,我感到脸火辣辣的。她一边哼着歌,一边一松一紧的牵着绳子,我感觉时时刻刻都会射出来。正好,刚下晚自习,一群大群学生下课。我只好贴着张文宣走,免得大家看到我胯下的那根线,这是张文宣拉的频率更快了。“班长,嗨。”我班的女同学,大约有6个,她们嬉笑的说:“这是班嫂喽,真漂亮。”我苦笑不得,谁知张文宣停下来和她们聊起天来,并且更加快的摩擦的我的龟头哦,我的声音开始变得急促起来。张文宣知道时机到了,于是猛地把线抽了一下,就这样,我双腿一颤,全射了出来。班里的女同学,看我没站稳,都关切的问我,怎幺了。但是精液已经湿透了裤子。这时,张文宣把我拉走了,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说:“怎幺样,在自己班女同学的面前射精是什幺感觉。我知道有一种男人对女人的脚有特殊癖好,没想到你也有这种癖好,所以我将计就计,想看看是不是真的。”我说:“你想怎幺样,太过分了!”张文宣愤怒了,使劲扯了那根绑在我蛋蛋上的线,用力往上提。“我想怎幺样,不知道呢,不过,现在把你的裤子给我脱掉,快点。”张文宣说罢更加用力的往上提了。然后下体的疼痛虽然让我阵阵痉挛,但是却给我生理上极大的快感,我慌不择路的脱了裤子躺在地上。张文宣突然跳在了我的肚子上,虽然是板鞋,碾压起来却异常疼痛。“啊,啊,我受不了了。”我嚎叫到。她听着我的惨叫,却更加兴奋的踹起我的胸部,甚至蹦了起来。我实在是忍不住,动了下身子,这一动不要紧,张文宣整个从我身上摔了下来。她愤怒的站了起来,一脚踢在了我的下体上,我疼的一动也动不了,“好你个贱货,竟然敢摔我,让你看看老娘的本事”说罢,张文宣脱了了自己的裤子,一屁股坐在了我的脸上,双手使劲拉着我的蛋蛋,张文宣指了指她的菊花说“给我把舌头伸直了,快舔。”我的鼻子先深入了缝隙,一股臭臭的气息侵入进来,我本能的扭头拒绝,但是张文宣双手死死的捏着我的蛋蛋,“想变太监啊,嗯,我乐意效劳”说着更加用力的捏着。我只能屈服下来,把舌头伸进了张文宣的菊花里,味道苦苦的,有些异味,甚至还有些颗粒状的物质。这一刻,我身体里的奴性完全爆发起来,我舔着张文宣的菊花,仿佛在品尝人间美味。由于我卖力的舔着,张文宣身体来了感觉,恩啊的一叫声刺激着我的声线。我由舔弄变为了吮吸,这一吸不要紧,张文宣叫的更厉害了。我仍然卖力的吸着,期待又害怕的怕把屎洗出来。我还没有做好吃屎的心理准备。我舔的很符合张文宣的心意,下体似乎松了不少,这时张文宣反过来做,让她的阴部对着我的嘴,我识趣的舔了起来。渐渐的张文宣的水流的越来越多,呼吸也急促起来,我知道她马上就要高潮了,但是她压我压的越来越紧,流出来的水也在我嘴里面积聚起来。就这样,我被这些液体呛这了,但是这几声呛,却猛烈的刺激着张文宣的下体。啊~随着一声大声的淫叫,张文宣下体猛烈的喷出了几股蜜汁,压迫我几乎窒息了。“嗯,舌头还挺好用,不错。奖励下你。”她说着开始摆弄这我的下体。我的下体早就饥渴难耐,由于刚才张文宣抓的太紧,根本射不出来。我感觉到快要憋不住了,但是突然我看见,张文选从头上拿出了跟发髻,好像是由珠子串连在一起的。她回头看了我一眼,然后神秘的一笑,用舌头舔了一下,左手飞快的套弄着我的下体,就要我马上就要射的时候,突然感到一个冰冷的异物直直的从我的马眼差了进来,瞬间剧痛充斥了我的全身,张文宣把刚才的那根发髻插进了我的马眼,并且上下插动,每一下插动不仅疼的入心入肺,也刺激着我的生理极限。“我没准你射,你不能射,要是没憋住的话,我就把这根发髻插进去送给你做礼物。”张文宣淫笑道。我开始头脑发蒙,每一次抽插都像射精一样,我不知道哪一次会带出水来。我害怕张文宣真的会把整根全插进来。张文宣继续言语挑逗着我,为了防止我叫的太大声,她把内裤脱下来,塞到了我的嘴里,渐渐的我适应了下体的疼痛,但是,想射的感觉越来越强,张文宣手突然变的重了起来,而且速度也提升上来,说:“我数到3你就可以射了”“1”我从没那幺急切的盼望着时间过的快一点。“2”.我疯了般的抓着头,祈求时间快一点。“2.5”我几乎绝望的看着张文宣的背影“3!”随着这声数字一出,张文宣猛地抽出发髻,精液也随着发髻喷出,喷了足足有3分钟。我看着地上的精液,伴着一丝丝血丝。我累的虚脱了似得躺在了地上。张文宣起身穿好了裤子,说“这个内裤就送给你了,没想到你有这种癖好,不错。舌头也不错,下次见面让我试试你那好不好用。今后别当我爸爸了,当我的儿子好吗,乖儿子?”我筋疲力尽的穿好衣服,自知已经逃不出这个女人,于是我识趣的跪了下来“我是张文宣妈妈的好儿子,妈妈有什幺要儿子做的,儿子一定好好做,让妈妈高兴。”“哈,不错,学的挺快。嗯,妈妈很开心。今天就到这吧,下次妈妈在好好玩玩你。”张文宣笑着说完就走了。我从地上站起身来,下体仍然很疼,并且我感到腰部也疼。铃铃铃,手机响了,我看到一个短信,周末跟我出去,张敏。我两眼一黑,不知道,是喜是忧。

内容来自nwxs8.com


  • 标签:袜子(3983) 舌头(3958) 下体(2833) 班长(232) 裤子(114) 闺女(42) 文宣(4) 发髻(3)

    上一篇:女主合集丶黄金

    下一篇:女主管是我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