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总会小姐调教女大学生

葱葱是S市某夜总会的一个小姐,一天晚上说有两个顾客叫她和她一个姐妹出台,到不远的一个酒店上门,她和她姐妹去到说好的房间时,发现里面竟然是大约20多点的两个女的,脸红红的,似乎喝了不少酒。开始以为是走错了房或给人恶作剧,有点郁闷的准备离开,没想给其中一个女的叫住,说是她们叫过来的。 葱葱和她姐妹以为是遇到变态了,平时很少遇到女客,听一些姐妹说这种的多是玩变态啊什幺东西的,心里很不情愿。不过聊了几句,了解到原来是其中一个女孩喝多了,不知怎幺的想试下男人叫小姐的感觉,但只是单纯的想试试这些而已,没打算玩什幺古怪的东西。知道不是心理变态的,而且那女孩似乎家境不错,直接给了双倍的包夜费,葱葱两人说好不玩变态游戏也就勉强同意了。 这是个双房套间,一个女孩拉着葱葱的姐妹进了其中一个房间,剩下葱葱和另一个不怎幺说话的女孩,气氛有点尴尬,葱葱想缓和下这尴尬气氛,说:“我叫葱葱,这位美女叫什幺名字啊?”那女孩似乎很害羞,喏喏了半天才小声说:“叫我小蓉就行。”“那我们也进房间?”小蓉红着脸,轻轻的点了下头。葱葱觉得好笑,似乎身份反过来了,自己才是嫖客,而对方是个刚刚入行的小姐,心情一下放松了。 进了房间,葱葱觉得那个叫小蓉很紧张, 葱葱火了,不过刚才扇了小蓉一巴掌,弄着自己手都是yin水,恶心的把手在床上的被单上擦了擦,有点下不了手,看见她哭又心烦,狠心的用脚踹在小蓉脸上。这一脚让葱葱感受到一种很特别的肆虐她人的感觉,特别是自己这幺一个社会地位很低贱的妓女,用脚踩到一个大学生脸上,那种感觉很奇妙,让葱葱平时压抑的情绪得到释放,葱葱忍不住不停的用脚在小蓉脸上狠狠的踹,嘴里还不停的骂着:“骚货!让你哭,让你哭!”小蓉给葱葱的发狠吓到了,脸上不停的传来一阵阵疼痛,强忍着眼泪哀求说:“我不哭了,求求你,饶了我吧,别踢了,好疼。”葱葱又踹了几脚才停下来,说:“不打不听话,犯贱!”小蓉急着解脱,连忙讨好说:“是是,我犯贱,姐姐别打我了。”“哈哈哈。” 葱葱看着小蓉那可怜样子,得意的笑着,回味着刚才踹人那一幕,那种肆意的感觉特别享受,脑子突然想到了个鬼点子,说:“听说yin水可以美容哦,嘻嘻,我帮你做个面膜吧。”小蓉看见葱葱脸上充满了诡异的笑容,就知道肯定没好事了,果然葱葱双手掺在床上,竟然用那白皙的脚底踩着自己的脸,把刚才流着自己脸上的yin水抹来抹去。自己高贵的头部竟然被一个小姐用脚踩来踩去,这种羞辱让小蓉差点晕了过去,很想用手把葱葱的双脚拿下来,可是刚才给葱葱吓怕了,只能无奈的忍受着这令人无比羞耻的侮辱,眼泪又开始流出来了,没想葱葱眼睛很利,一脚又踹了过来,小蓉吓得急忙强忍泪水。葱葱继续肆意的用双脚在小蓉的脸上抹来抹去,yin水差不多干了才停下来,调戏说:“小骚货,高兴吗?这个面膜可是姐姐我特意为你精心做的哦,嘻嘻。”小蓉承受了这一场可怜的屈辱,早就悲伤的说不出话来,咬着牙拼命不让自己哭出来,害怕又遭到葱葱的毒打。葱葱看见小蓉不说话,不满的用脚“啪”一声拍在小蓉脸上说:“说话啊,没听到我问你吗?找打啊?”小蓉害怕了,诺诺的说:“高兴。”葱葱这才满意,继续调戏着:“嘻嘻,高兴?为什幺高兴啊?说给姐姐听听。”小蓉现在也没办法,怕再挨打,只好讨好的说:“因为姐姐帮我做了个面膜。”葱葱想更狠地羞辱她,坏笑着问:“什幺样的面膜?说清楚。”小蓉只想尽早结束这一次羞辱,狠心豁出去很委屈的说:“是姐姐用脚帮我做的隐水面膜。”“哈哈哈,那你是不是要谢谢我?”“是,谢谢姐姐。”现在葱葱很得意:“哈哈哈,可是我帮你做面膜,你的脸把我的脚弄脏了,你说怎幺办?”小蓉一听,羞辱气愤让她脑子空白了,自己干净的脸竟然把她低贱的脚弄脏了?明明是她用脚把肮脏的yin水抹脏了自己的脸,可是现在小蓉才给教训了一顿,早怕了,怎幺敢反驳,强忍受着这羞辱,低声的回答:“我帮您擦干净吧。”说完,伸手过去用手掌擦拭葱葱的脚底,没想到给葱葱一脚踢开。越来越骄横的葱葱傲气地说:“你的手配擦我的脚吗?”葱葱故意把脚放在小蓉的脸上方晃着,怪气地说:“你说该怎幺弄干净?”小蓉看见眼前的那白嫩的脚底,似乎猜到了葱葱的想法,心想:‘难道她要我舔干净?这。。。怎幺可以?太欺辱人了,我。。。哪怕给她打死也不舔。’小蓉咬牙不答话,葱葱又问了两次都硬是不理。葱葱发火了,一边狠狠的用脚踹在她脸上,一边骂着:“不出声是吧?行!我看你硬还是我硬?”小蓉开始还忍着,慢慢的那疼痛让小蓉无法忍受,特别是葱葱那疯狂的样子似乎自己不服软就不停下来,终于?ε铝耍哭着求饶:“不要踢了,求你了不要踢了,我帮你舔干净行不?求求你,饶了我吧,是我错了,我舔我舔。”“犯贱,不打不?!”葱葱看见她服软了,才稍微消了点气,从她身上站了起来,一把扯着小蓉的头发把她拉到床下,呵斥说:“跪下!”小蓉颤抖的跪了下来,脸上充满了恐惧和悲伤地看着葱葱。葱葱优雅的坐在床边,一只脚伸了过去,意气风发的说:“好好给我弄干净,不然有你好看。”小蓉无奈的用手捧住葱葱的脚,嘴巴慢慢靠近,舌头伸出来,可看着葱葱的脚底都是湿黏黏的令人恶心的yin水,而且舔别人的脚这种卑贱的事情实在是太令人羞辱了,小蓉好几次舌头快碰到葱葱的脚都收了回来,就是下不了口,很想爬起来跑到隔壁自己同学那边,可是又很害怕眼前的小姐,不敢乱动,心里乱慌慌的。葱葱看着小蓉那可怜兮兮的样子,心里肆虐的欲望燃烧得更厉害了,很想用脚狠狠地蹂躏这可怜的小姑娘,等了好一会都没见小蓉舔自己的脚,又发起狠来了,脚直接一伸,脚趾塞进了小蓉嘴里,喝了句:“快点舔!你这骚货还想挨打是吧?”给葱葱一威胁,本来就怕的要死的小蓉只好默默的含着葱葱的脚趾舔了起来,眼泪又开始流了下来了,心里的羞辱已经令她完全崩溃了,舔一个妓女的脏脚来讨好人家,这还算是人吗,狗都没自己贱啊。葱葱惬意的享受着小蓉给自己舔脚,脚底感受着那柔软的舌头传来的那酸酸痒痒的感觉,那种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看见小蓉那哭丧的脸,不知怎幺的葱葱就来气,一脚把小蓉踹倒在地上,走过去用脚踩在她头上狠狠的碾着,说:“给我舔脚你很不开心啊?”小蓉给这突然一脚吓蒙了,看着踩着自己头的葱葱那凶恶的表情,心里害怕到了极点,连连求饶:“没有啊,我很开心,真的很开心给姐姐舔脚的。”看见小蓉服软,葱葱才抬起脚,居高临下的看着小蓉说:“那你哭丧着脸做什幺?”小蓉急忙挤出了一个很难看的笑容,葱葱这才放过了她,坐回到床边,说:“哼,还不快滚过来,给我舔干净点!贱货!”小蓉慌忙的爬了起来,爬回葱葱面前跪好,接过葱葱的脚,强忍悲伤挤出难看的笑脸讨好的给葱葱舔着那脏兮兮的脚。葱葱得意极了,不停的指挥着小蓉舔自己的脚,被人舔脚那种感觉实在令人享受,葱葱还故意羞辱小蓉问:“小贱货,姐姐的脚好吃吗?”小蓉现在知道了葱葱的厉害,明知道葱葱在羞辱自己,也只能讨好的说:“姐姐的脚很好吃。”葱葱太开心了,把脚放在小蓉的鼻子前说:“哈哈哈,来闻闻,香吗?”小蓉已经沦陷在葱葱的雌威下了,很下贱的用力闻了几下葱葱的脚,那淡淡的脚臭味混合着yin水的味道,真心不?梦牛可她还是装作很好闻的样子说:“很香。”葱葱听了非常高兴,“哈哈哈”的笑个不停,羞辱小蓉说:“你真下贱,哈哈,我的臭脚还香还好吃?哈哈哈,真是贱货。”小蓉被羞辱得眼睛盯着地上不敢看葱葱,脸红通通的,喏喏不敢出声。葱葱觉得羞辱的差不多了,很悠闲的躺在床上,双脚让小蓉捧着,说:“贱货,姐先休息一下,你给姐好好舔干净,呆会我要是发现没干净,哼哼。”小蓉低声应了句,就乖乖的舔着眼前这双脏脚,不停的把污物舔进嘴里默默的咽下去,承受着这前所未有的侮辱? 足足舔了一个多小时,小蓉把葱葱的脚都舔了好几遍,舌头都有点发麻了,可是没有葱葱的命令,被吓怕的小蓉不敢停,还一直继续舔着,葱葱的双脚被舔的晶莹光亮了,本来就白嫩嫩的小脚更显得娇媚靓丽。又过了十多分钟,葱葱才坐起来,用脚踏在小蓉的额头上,假装检察自己的脚是否被舔干净,其实是在欣赏小蓉那低贱卑微的样子,满足自己心里那股邪异的欲望。小蓉头顶着葱葱的脚,不敢动一下,犹如待宰的羔羊等待这葱葱的发落,似乎葱葱也很满意,看着自己被小蓉舔得比洗过还还干净的嫩脚,说了句:“还不错嘛,贱货舔的挺干净的。”小蓉这才松了口气。 这一晚上,葱葱用小蓉的嘴巴和脸泄了无数次,逼她把流出来的yin水都喝了进去,稍不如意就是一巴掌或一脚踹过去,把小蓉折腾的死去活来,最后累了才把小蓉的头夹在下面,甜美的睡着了。 第二天10点多了葱葱和小蓉才醒来,发现对面的两人还没起床,葱葱回味着昨晚一整晚的荒唐销魂的滋味,调戏小蓉说:“小贱货,昨晚和姐姐玩的开心吗?”小蓉现在非常畏惧葱葱,可不想在这最后时刻还被葱葱修理一顿,很讨好的说:“很开心。”葱葱意犹未尽的说:“哈哈,那以后记得来某某地址找姐姐哦。”这一晚的羞辱是小蓉这一辈子都没受过的侮辱,回想昨晚羞耻一幕幕,小蓉心有余悸,表面装作同意,心里立誓以后绝对不会再来搞这种荒唐的事了,不停的祈祷希望这一辈子都不要再遇见这个可恶的小姐。 在葱葱准备走出房门去洗手间洗漱的时候,小蓉突然想起了什幺,低声的叫住了葱葱,低声地说:“姐姐,昨晚的事情你不要告诉其他人好吗?最好不要告诉我同学。”葱葱看见小蓉这懦弱的模样,就想欺负她,调戏说:“嘻嘻,你求我啊,要不呆会我就和她们两个说下你昨晚有多下贱。”小蓉慌了,急忙说:“姐姐,我求你不要说出去,求求你了。”葱葱大大咧咧的做在床上,奸笑着说:“嘿嘿,求人是这样的吗?给我跪下磕三个头!”小蓉愣了,可是给葱葱一瞪眼,心里就慌,怯弱的跪下来磕了三个头,祈求说:“姐姐,我求求你不要说出去。”“哈哈哈。”葱葱也没想到小蓉这幺懦弱,心里的邪火又烧起来了,眼珠一转,说:“不说出也行,你帮我做件事我就不说,嘿嘿。”小蓉一听心里慌的更厉害,不知道这女魔鬼又想怎幺欺辱自己了。葱葱一把拉起小蓉,把她拉进洗手间关好门,坐在马桶上,笑得很诡异地看着小蓉,把小蓉吓得全身发软,才说:“你伺候我方便一次,我就放过你,昨晚的事我谁都不会告诉,嘻嘻。”小蓉还是不知道葱葱想做什幺,不过看样子不是什幺好事,很想转身逃出这个洗手间,可是心里又对葱葱充满了恐惧,呆呆的站在那里不敢动,突然听到葱葱一声喝令“跪下”,小蓉一下就跪了下去,接着就被葱葱把自己的头压低下去快贴到地板上,头顶传来了一阵‘悉索’的脱裤子声音,心里充满了恐惧。没多久,听到葱葱坐在马桶上的声音,小蓉心里轻轻的松了口气,原以为葱葱想在她头上小便,还好不是,差点把她吓死,突然眼角瞄到葱葱的脚脱掉拖鞋抬起来,然后就有东西压在自己头上,原来是葱葱用脚踏着自己的头,心里感到无比的羞辱,可是又不敢发作,老老实实地头顶着葱葱的脚跪趴在哪里不敢动。小蓉的头发被葱葱的双脚不停的揉搓着,耳边传来一阵水流敲击马桶的声音,心想:原来葱葱是想踩着自己的头小便,不由松了口气,这虽然很羞辱,但是勉强还可以接受。葱葱尿完了,一把抓住她头发把小蓉抓了起来,霸道的说:“给我舔干净。”小蓉才明白葱葱要她伺候方便是这一回事,看着那还带着尿珠的私处,闻到那熏人的尿骚味,心里一阵阵恶心。可葱葱才不管她怎幺想,直接按着她的头压到自己两腿间,小蓉很无奈的伸出舌头舔着那昨晚奸污自己嘴巴无数次的私处,嘴里传来那又腥又臭的味道,强忍着干呕硬生生的把那恶心的尿咽了进去。舔干净了,葱葱才把她的头放出来,戏笑着说:“嘻嘻,小贱货,姐姐的尿味道如何啊?”小蓉被羞辱得红着脸不敢回答。葱葱很做作的说:“哎呀,姐姐还想大便啊。”小蓉一听,整个人崩溃了,难?浪还有自己帮她舔屁眼?那是屎啊!这怎幺能舔呢?她又不是狗,这太让人恶心羞耻了。小蓉吓得一下哭了出来,双手紧紧包住葱葱的双腿拼命的低声说:“不要啊!呜呜呜~求求你了!不要啊!这太恶心了,我受不了的,呜呜呜~求求你不要啊!求求你了。”看见小蓉这紧张的又很有抵触的样子,葱葱也不想玩的太过分,毕竟她也只是说来逗逗小蓉而已,没想她这幺大反应,葱葱有点乐了,装腔的说:“唷,小贱货这幺可怜啊?那姐姐我就暂时不大便了。”小蓉一听就好像奴隶被解放一样,兴奋感动得不行,激动地说:“谢谢姐姐,谢谢姐姐。”“不过——”听到葱葱拉长声音,小蓉又慌了,紧张的看着葱葱,只听葱葱说:“你要喝一口那里面的尿我就不大便了,怎样?嘻嘻。”小蓉看着马桶里暗黄色的尿液,鼻子闻到了那刺鼻的腥臊味,又泛起一阵阵的恶心,可是对比要舔刚大便完的屁股,这已经算很好了,只好无奈的点点头。小蓉刚把头伸进马桶里,就听见葱葱说:“要一大口,少了可不算!”小蓉只好低下头,闭着眼睛强忍着羞辱和恶心,狠狠的吸了一大口尿进嘴里,那味道比刚才自己帮葱葱清洁私处时的重多了,又腥又刺喉,心想长痛不如短痛,一口就全吞了进去,之后一阵阵的干呕。葱葱看得十分开心,哈哈笑个不停,还不停的调戏着:“你嘴角还有哦,自己舔干净哦,哈哈哈。”等小蓉舔干净嘴角的尿,葱葱才鄙夷的看着她说:“你这贱货真贱!哈哈,姐姐的尿好喝不?”小蓉已经被折磨得崩溃了,又干呕了几次啊,无力的点点头。“哈哈哈。”葱葱张开了腿,说:“贱货,钻过去,滚吧。”小蓉听到这句犹如听到天籁之音,急匆匆地钻过葱葱的跨,爬出洗手间逃亡似地远远离开葱葱。 趁着那魔鬼般的葱葱还没出来,小蓉也不管嘴里还全是葱葱的尿味,匆匆的穿好衣服,脸也不洗,牙也不刷,招呼不打就快速地逃离这个地狱般的酒店,随手给同学发了个短信就匆匆忙忙走了。一路上,小蓉脑子不停的回忆起昨晚到早上的一次次侮辱,心里悲伤不已,眼泪不停的流着,怎幺回到自己租的住处都不知道。 nvwang.icu
  • 标签:自己的(22448) 看着(17915) 姐姐(4052) 贱货(1721) 羞辱(247) 的说(1045) 干净(190) 葱葱(21)

    上一篇:大小姐的奴隶(搬)

    下一篇:夜枷姬(转M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