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妈妈的黄金

此时,妈妈已经把我当成了一个纯粹的尿壶了,每次尿尿的时候,都是非常的自然,就和蹲在便器上尿尿没有任何区别。当我把妈妈最后的一滴尿液都舔干净后,妈妈总会额外地赏我几口香唾,然后才重新工作,我也同时重新开始在妈妈的菊花洞处细细地吮吸和舔舐。 妈妈平时吃饭是很有规律的,因此她每天的大便时间几乎总是集中在早晨刚起床时,那时自然是我一天中最最甜蜜的时刻了。我所渴望的所有东西都会集中在这一时期。当然,偶尔也有例外的时候,那就是妈妈的亲密朋友和她喝酒后,妈妈就会在半醉的状态下赏赐我多出来的美味黄金。只是妈妈在外出喝酒时是从来不带我的,而且妈妈在喝酒时很能控制自己,从来没有喝到呕吐的地步,这就使我的最后一个梦想迟迟难以实现。
妈妈很清楚,纯粹依靠她的黄金我是无法活命的,所以除早饭纯粹是她的黄金外,午饭和晚饭总是妈妈把各种饭菜咀嚼成糊状,一口一口地吐进我专用的狗盆子里,再搅拌上妈妈的尿水和香唾。有时,妈妈心情特别好的时候,也会耐着性子用自己的嘴一口一口一边咀嚼一边往我的嘴里吐,不时还会笑嘻嘻的赏我几个不太重的耳光。

nvwang.icu


妈妈很少有心情特别糟糕的时刻的时候,但妈妈心情特别糟糕的时刻在三个月后,我就遇上了。那是一个很特殊的日子,妈妈后来告诉我,那是她最痛苦也最耻辱的日子,妈妈当时正值妙龄的十八岁,天真和浪漫以及对未来的美好憧憬使妈妈轻易地相信了一个外表相当不错的男同学的甜言蜜语,跌进了爱情的漩涡里,并付出了自己的全部的真情,然而最终换来的却是对方无情的抛弃,对方在名利和爱情之间,最终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名利,妈妈的感情和自尊受到了极为严重的打击和伤害,妈妈的自我调控能力是非常强的,仅仅一个月的时间,她就彻底摆脱了这场噩梦,开始了新的生活,然而,这件事毕竟是妈妈的一个伤疤,每当每年的这一天,妈妈的心情就会低落,所以这天早晨,妈妈就很自然的把我当成了发泄的对象,她先是抽了我十几个很重的耳光,并把世上所有的无情无意的臭男人臭骂了一会儿,然后令我躺在洗手间的地板上,脱了裤子,蹲在我的脸上,往我的脸上浇了一泡尿后,妈妈说道:“贱货,我警告你,不许张口吃,我要让你的狗脸长时间的掩埋在我的屎里面,细细地享受我屎的滋味。记住没有。”
copyright nzxs8.com

“记住了,妈妈。”
妈妈的屎金黄金黄的,不软不硬,一条接着一条盘旋在了我的脸上,连同我的双眼都被妈妈的屎盖住了,幸好最后露出了一个鼻孔,我可以自由的呼吸。妈妈擦干净自己的pi yan,穿好裤子,回头看着我,非常快意的大声笑着,用平时我从未听过的粗话狠狠地羞辱了我一会儿,就闭上洗手间的门出去了。
  • 标签:自己的(22448) 脸上(1303) 妈妈(4614) 儿子(957) 这一(421) 洗手间(55) 心情(4) 孽障(19)

    上一篇:台湾富少包养东北老娘们

    下一篇:同租美女的胯下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