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者读心

夜,城市一角,一个闹中取静的小区,高耸的围墙与墙内环形交错的树儿挡住了外面车水马龙的喧 嚣。
‘Didi...’暗暗房间闪过一幕光亮,是吴雨的手机。他怕吵醒熟睡的妻子,一手抵住他和妻子中间的
被子,一手拉住床沿,轻轻侧过身来。
是一条短信,“乖儿,今天气干燥,你母亲私处缺水,为父饥渴难耐,又怕弄疼你母亲,思来想去,
唯儿速来滋润,片刻方解!十万火急!”
几十字的短信,吴雨却看了许久,浓眉深锁,看了看时辰,已至丑时,‘唉...’吴雨轻叹一口气,不
是叹自己命苦,而是感慨如今的年轻人精力果真旺盛!
重要的是,三十多岁的吴雨真若小偷儿般蹑手蹑脚下了床,妻子对身边突然少了个人像是有一丝感觉
,下意识地侧身搂了过来,幸好搂住了枕头,抿了抿嘴继续睡熟过去。
这一分钟吴雨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连大气都不敢喘,顾不上刚睡醒的口干舌燥,连水也没喝一口便穿 内容来自nwxs8.com
上衣裤,出得门去。
电梯门只停留了几秒便开了,十八楼,吴雨住在十九楼,原来他们是上下邻居。但也仅仅是住的房子
,吴雨在上,他们在下。其他方面?呵!
门前,四周,寂静无声,看着眼前的门牌号,十八层地狱?呵,也差不多。吴雨想着自己当下做的事
,跟鬼有什幺分别?不禁自嘲一笑。
他不敢敲门,因为十八楼是出租楼层,苏明远和方怡两人只是租了其中的一间房,旁边还有其他房客
。哦!忘了介绍,苏明远就是刚才给吴雨发短信的人。
吴雨拨通苏明远的电话,响两声后默契地挂掉。半根烟功夫,门开了,苏明远只着一条黑色内裤,吴
雨看着苏明远,尴尬地一笑,不曾想苏明远一把扯住吴雨的头发,一边往房间拉,一边抽他耳光。
他知道是因为自己来晚了让苏明远生气了,吴雨忍住疼不敢做声,反正也不是第一次挨苏明远的耳光
nwxs8.com

了,早已经习惯了。
房内电视开着,方怡着一身白色丝绸睡袍躺在床上,她并未朝向门口,身子是侧向里面的,腰上披了
一层薄毯,露出桃圆形的屁股在外面,独自玩着手机。
‘咳’!关上房门,苏明远咳嗽一声,吴雨识趣地跪下。按照惯例,吴雨向方怡爬过去,用鼻子轻叩
了一下她的屁股,做好了亲吻她下面的准备,奇怪方怡这次却并没有搭理他。
吴雨一时有些不知所措,心想难道他们已经结束了?就在此时,苏明远又猛地扯住了吴雨的头发,吴
雨脖子随着苏明远使力的方向后仰过去,身体失去了平衡,苏明远一手倏地扒下内裤,一手扯着吴雨在地
上转了个方向,往自己根部用力一拉!这动作快如闪电!几乎在一秒钟完成的!
“先给老子吸两口!”话音刚落,吴雨就感觉一根长长的硬物捅破双唇直抵自己的嗓子眼!一声干呕
  • 标签:自己的(22448) 看着(17915) 的是(3688) 嘴里(2009) 老婆(1702) 我想(685) 亨利(6) 小小(44)

    上一篇:发福利内容都在免费里

    下一篇:十五天的马桶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