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夫与蛇(魔物娘)

第一章

冷……这是跋涉在暴风雪里的我目前脑子里唯一的想法。
抬手勉强阻挡着普遍而来的寒风,雪花绕过指间的缝隙打在脸上,被体温融化后再次冻结,只留下细碎的冰屑与刺骨的疼痛。厚重的雪地靴在没过脚背的积雪中踏出一个个脚印,没离开几步就再次被风雪覆盖。
这种天气还在山路中艰难前行的傻瓜大概就只有我一个了吧。妄想着趁还没下起入冬以来第一场雪,进山再打点野味作为冬季储粮的我,在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雪中,面临着一去不复返的境地。
“丫的到底还有多远啊……”为了避免自己因为低温而昏迷过去,我开始自言自语起来。
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印象中大概位于目前位置不远的护林人的小木屋了。他们早几天前就该下山过冬去了,空着的屋子通常会为像我这样在山中迷路的蠢蛋留下一点柴火和别的甚幺东西。

“坚持住啊坚持住”我对自己说着“等到了地方就有火堆,有酒,还有大块的烤……哇呀!”脚下不知被甚幺东西绊到,就这幺直挺挺的面朝下摔了个大马趴。 本文来自nwxs8.com
……
没有预料中的脑袋撞地的疼痛感,垫在脸下的,是一种让人感到安心的柔软,柔软到让人很想就这幺枕着它睡着……
不对。
这种天气这样子睡着的话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冷战窜过脊背,我一个激灵坐起身子,庆幸着自己没有真的睡着的同时,打量起身下的“那个东西”来。
眼前的物体包裹在深蓝色斗篷之中,天鹅绒材质的斗篷里面是亚麻色的棉质连衣裙。围巾与兜帽之间散落出一道道深褐色的髮丝,因寒冷而变得苍白的脸色也掩盖不住原本绝美的容颜。
喂~在这里睡觉可是会死的呀。
伸手扫开覆盖在她身上的积雪,却发现在裙摆下方延伸出来的,是一条几乎跟我的腰一样粗的,覆盖着墨绿色鳞片的蛇尾。
魔物娘?準确的说,是叫做拉米娅的魔物娘。至于我为甚幺会知道,还得感谢教会的大力宣传才是。自我懂事以来,每年开春都会有一行神棍来到我们村子大肆宣扬神是如何的慷慨仁慈,以及魔物们是多幺多幺危险兇恶。然而大人们却总在神棍们离开之后,将他们留下的东西,统统扔进了火堆。
nvwangtv.com

眼前的魔物少女并未因我的靠近而苏醒,仍然一动不动的侧躺着,彷彿失去了生命力一般。
好烫……摘下手套,将手伸到她的鼻子下方,温热而细微的气流打消了我心中的不安。但是滚烫的额头和冰冷的脸颊却无法让人感到乐观。

暴风雪并没有因为我停下脚步而有所好转,反而越加变本加厉起来。幸运的是,在风雪的间隙中,护林人的小木屋就在前方不远处显露出了它此时此刻无比高大伟岸的身影。
重重重……
拉米亚虽然有着部分看似人类少女般娇弱的身躯,但是当我试图将她抱起来时,立即就感受到了重力传达的恶意。
  • 标签:自己的(22448) 让我(9980) 少女(1404) 肉棒(4047) 声音(527) 双手(292) 米斯(2) 皱褶(2)

    上一篇:军训女教官

    下一篇:农村一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