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姨的脚奴长篇

我十四岁的时候我母亲就跟着别人跑了,我二十岁考上大学,那年我父亲带到家里一个十分妖艳的女人,原本我以为又是父亲在哪个舞厅找回来的舞伴,但父亲和她接触的越来越频繁,直到我大一暑假回去,才知道父亲和那女人已经领了证。 那女人姓冯,37岁,我爸并没有逼我叫妈,我只是叫她冯姨。. y??U& @/ w, a5 f
冯姨经常浓妆艳抹,她每天都要去舞厅,我对她的印象并不好,因为觉得她说话做事很假很虚伪,经常当面一套背后一套。
我知道她看上了我家的那点家底,毕竟我爸曾经是个厂长,不过现在只是坐吃山空罢了,一旦我家的钱被榨光的时候,那女人会毫不犹豫的离开我爸。7 Y5 [, D8 T( c
我爸从小就总打我,所以就算我有自己的想法也不敢说出来,何况他也不会听我的。8 ^3 M& H6 F# g* ~??c
我真的被他揍怕了,怕到甚至不敢和他大声说话,就像小猫一样。因为这样,连冯姨经常欺负我,我却逆来顺受惯了,也不敢和爸告状。没想到我越是忍让她越是瞧不上我,我唯一的一次和她顶嘴,她突然扇了我一个耳光,见我半天没什幺反应,反而顺了她的心意,从此她的眼神更加冰冷,更加不尊重我,甚至——侮辱我。

本文来自nwxs8.com


我爸经常不在家, 冯姨也不管我爸,她是个好吃懒做的女人,平时除了出去跳舞,就喜欢在家看电视,要不就睡觉,我也喜欢看电视,难免会和她一起看,不过多数都是她在霸占频道,她一边吃葡萄一边把脚放在我身边,她的脚很臭,可能是她经常跳舞的关系,她自己也知道,可是她却故意把脚放在我能闻到的地方,有时贴在我大腿上,有时蹭我的手,我就被迫呼吸着带着她脚臭味的空气,我的忍气吞声换来了她更过分的欺凌,她有一次突然把吐出来的葡萄皮黏在我脸上,观察我的反应。: C! c. ]2 N& i7 V
我默默的把脸上的葡萄皮拿下来扔进垃圾筐,用手抹了抹脸上的口水,没说什幺。
她笑眯眯的看我做完这一切,然后把更多的葡萄皮黏在我脸上。
我索性不去理她,任她黏的我满脸的葡萄皮,然后听见她咯咯直笑。0 a' n3 N3 W8 x# k4 q6 v/ Z
我把葡萄皮都清理掉后,想拿水果盘里的一颗葡萄吃,手却被她打了回去,她一脸刻薄的说道:"让你吃了吗?要吃自己洗去!"1 H& \# p3 ?+ ]
nvwang.icu

可是冰箱里已经没有葡萄了,我又愤愤的坐了回去。
冯姨突然笑了,她说:"瞧把你馋的,过来吧,阿姨喂你吃!"
她让我张开嘴,却向我嘴里塞了一块她嚼烂的葡萄皮,我想吐掉,却被她逼着含在嘴里。
最后在她的胁迫下,我勉强嚼了两下并咽了下去,她咯咯笑说:"这才乖嘛,笑一个,阿姨的葡萄甜吗?"
我点了点头,笑得比哭还难看。
从这天起,她经常喂我吃她吐出来的葡萄皮,最后越演越烈,竟然直接将葡萄皮吐到我嘴里。
  • 标签:内裤(1840) 让我(9980) 舌头(3958) 在我(3475) 带着(1131) 嘴里(2009) 女人(2194) 我爸(30)

    上一篇:再也忘不了

    下一篇:冒充女王的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