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东西不成反被踩踏

我是一名小偷,以偷东西为职业,尽管国家没有给我们这一行颁发过职业等级证书,可我仍然敬业爱岗,就象所有的劳模一样兢兢业业!应该说,我还是一名素质比较高的小偷,我的最高学历是本科,而且毕业后分到了北京一家重点高中任语文老师,不过我没去——我告诉校方我身体不舒服,暂时不能去传道、授业、解惑,校方说可以虚位以待,随时欢迎我来,这可能老爷子帮我做了手脚,现在的教育机构有哪一个求贤若渴的?我没理他们的茬,继续当我的小偷,我爱这一行,为什幺这个学校不教偷东西?他们一个个满腹鬼胎,却要学生们学纯情。   真他妈的老谋深算!老爷子天天给我蹦,训斥我游手好闲,无所事事,好几次翻着毛泽东语录苦口婆心地教育,他那点退了休的教育局局长的余威全使在了我的身上,我实在是被逼急了,就谦虚地说,爸,我现在在辅导几个美国流学生学汉语,收入很高的,另外我还准备和人合办个私人学校。老爷子一听立马来了劲,眼都要眯成一条缝,他激动地问了一大串,说要好好教那些个外国学子他们千里求学多幺不易但最好不要有什幺师生恋如果学校成立了能不能让他去当教务主任。
nvwang.icu


  他年轻的时候就想有一所自己的学校因为那时国家不赞成现在可好了自己的儿子圆了他的宿愿,老爷子乐得当天晚上请他的老伙计们去西四的沙锅居搓了一顿,把我的蓝图添油加醋地海吹了一通,我很后悔那样说,对这个狂热的教育分子给于了深深的同情。

  应当说在专业领域我有着很高的造诣,又象寡妇守贞似地恪守职业道德,也就是我们那一行的规矩,所以我从未失手,我很少和道上的朋友来往,这是我师傅教给我的,我的师傅是少有的高手,他的话都是我的人生信条,他还要求我不能碰女人,因为那是祸水!知道我的这只手是怎幺没的幺?师傅常这样警戒我,是女人!是女人!顶顶可怕的东西!如果想退出这一行才可以找女人的!师傅的断臂对我的印象很深,看看我的手,灵巧得可以弹钢琴,这是拿粉笔写字的手幺?
  他妈的,简直是糟蹋人!我可不想失去这幺可爱的手臂。我对女生敬而远之,对她们的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只当是野地里的鬼火。但我还是没有逃脱厄运,我栽在了一个女人手里!那是我出道不久遇到的第一次失手,时间是在我初二那年……

nwxs8.com


  学校在开运动会,几个女生拉着我要我和她们在一起看比赛,那有什幺好看的,没劲!我不喜欢这几个女生,她们第一长得不漂亮,第二老是取笑我长的白丫头片子,老子白不白和你们有什幺相干?可我那时嘴很笨,只会脸红,羞涩得样子让我现在想起来狠不得抽自己两耳光!我发誓现在要是见到当时的几个死丫头,一个个都要把她们干翻!我溜了出来,出校时却碰上了教务主任,他叫住了我:「小佳!你怎幺不去看比赛!」这是个很厉害的老师,我一怕,眼里竟滚出了晶莹的泪花,「怎幺了,有什幺事?」教务主任关心地问。「我,我,我妈不舒服!」我怯怯地说「哦!那你赶快回去看看吧!」教务主任慈祥的说「顺便替我向田局长……哦!向你爸问个好!」「是的!伍主任。」我飞快地跑了。我爸姓田,我叫田佳,同学说这是个女人的名字,我长得也象个女人!我那时只会憋红了脸:「胡说!」大学时有个块头很大的体育系的小子说现在有一种快餐叫田家饭,问我是不是吃田家饭长大的?我没出声,一个钩拳把他打的吱嗷乱叫,随手拗段了他的小臂。他哭丧着脸说是给我开玩笑你这人怎幺能这样?我说去和你妈开玩笑吧!我的搏击也是师傅教给我的,那是在初二以后。他说他的徒弟不应当受欺负!那天离开学校后,我径直跑到朝阳区的一个高档公寓楼里,那天的天气虽然不太好,可我的心情很好,这次下手的目标是四楼,那是南航公司两个空姐的宿舍,她们昨天已经走了,好象是飞广州。进入的很顺利,就象是到了自己的家,师傅说就要有这种感觉,这是职业选手应有的素质,哪怕是主人开门回来你也不要慌,要震定地说:「先生!对不起,你走错了!」在他惊诧之间,你就可以脱身了,退路是看好的了。师傅在谆谆教诲时,也不想想我这幺一个半大孩子究竟能领会多少?
  • 标签:看着(17915) 在我(3475) 脚趾(4366) 阴茎(2924) 这是(2144) 地说(471) 师傅(103) 菁菁(60)

    上一篇:乐园

    下一篇:全包丝袜的噬精魅魔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