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皮筋姐姐的踩踏3.4

现在,我的内心已经不能算是个人了,只是一匹小马,天生注定成为姐姐们的坐骑,就像西游记的小白龙一样。不同的是,我的主人是一个个的女菩萨,有着葱白般娇嫩的金莲,绸缎般顺滑的皮肤,琥珀般光洁的趾甲,兰花般清幽的足香,但又有能够秒杀我的脚力,以及对我体内生命的不屑与冷漠。我就是一个下等的动物,姐姐们的脚、袜子、鞋都要比我的脸和嘴干净,姐姐们用脚来驾驭我是我的无上光荣,用舌头去清洁姐姐们的鞋是我的职责。 我双膝跪地,双手撑地,像匹小马或者大狗一样等待着主人的驱使。这时候,一双装饰着粉色小花的舞蹈小白鞋向我慢慢走来。即使不去看,单凭淡淡的香味,我也知道这是蓓蓓小主。她眼神漠然的看着前方,对我毫无怜悯,即使她在路过我的身前时重重的踩在了我的手指上,她也一点没有减少脚上的力量,就像踩在一根掉落在地上的铅笔一样无情。但对于我来说,这种十指连心的痛却是小主对我的奖赏,我无法拒绝。

内容来自nwxs8.com


转眼间,蓓蓓飘飘然跃上了我的后背,但没有对我说一句话,似乎我的生死与她无关。蓓蓓的腿修长,骑在我的背上双脚是可以沾地的。作为奴仆的我,不能忍受主人的玉足被尘土沾染,因此我必须尽量抬高自己的身子把蓓蓓撑起来。蓓蓓看到了这一点,依然没有说话,但这已经表现出了她些许的满意。它只是用大腿夹了夹我的肋骨,示意我向前走,或者说向前爬。蓓蓓的双腿虽然修长,但是力量却一点不小,我的肋骨一阵剧痛。我心中暗暗害怕,如果我爬的不好,蓓蓓生气后会在大腿上用上全力,我的肋骨必然会断裂,内脏也会被她双腿的力量挤碎。想到这里我只能小心翼翼的爬着。
不知过了多久,我就爬到了操场的边缘,我停下来等待主人的指示,是向左还是向右。这时我突然感到小腹一阵剧痛,原来蓓蓓的脚跟踢在了我的小腹上,这种踢法对于骑在我背上的蓓蓓来说非常的舒服。如果蓓蓓在脚上穿上马刺,我的小肚子就必然被刺穿了。即便如此,这一脚跟的力量也不轻,痛的我忘记了是那一只玉足对我的惩罚。我试探着向左转,但在还没有完全转过来时,小腹上又遭到更重的一脚,对,是右脚。看来我该向右转,我领会错了,难怪这一脚的力量要比刚才大好多倍,是对我的惩罚。蓓蓓这一脚跟踢下去,我感觉肚子里的肠子似乎都被踢断了。但这只是蓓蓓随便摆动了一下小腿的力量,倘若她用上三成的力量踢在我的肚子上,我可能会把肠子都吐出来。 内容来自nwxs8.com
我终于摸清了蓓蓓的指示,牢记她是用哪一只脚踢的我,我好向那一侧转。就这样,在 转了几圈之后,我的小腹上的肌肉已经完全被小主踢散了。此后的每一次重击,都是直接敲打着我的脾胃,我浑身冒起了虚汗。蓓蓓可能也发觉了,也失去了对我的兴趣。最后,她把两条大腿用力一夹,示意我停下来。虽然这个指示我并不理解,但也无需我来理解,因为在这用力一夹之下,我已经眼前发黑趴在了地上。蓓蓓对她的力量掌握的恰到好处,对她的玉足运用的炉火纯青。
  • 标签:我就(3406) 的是(3688) 玉足(1841) 就像(306) 双脚(386) 菲菲(259) 力量(50) 蓓蓓(15)

    上一篇:足控小趣

    下一篇:踢蛋文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