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冤枉的女囚

早上两个漂亮的女狱警把我放下来的时候,我已经浑身麻木,失去知觉,手 脚根本不能动,过了好一会儿,麻木伴随着刺痛从手脚传导到胳膊和大腿,接着
就是剧烈的疼痛,肩部尤其严重,仿佛已经断裂开,我期待着能打开肘臂上的手
铐,哪怕只是让我活的活动。可是,两名女狱警没有这样做,她们一左一右拎起
我被紧紧铐在身后的手臂,把我拖出牢房,我的两肩像断裂般疼痛,身体和两条
腿拖在地上,铁镣在地上拖出“哗啦哗啦”的声响,她们先把我拖到锅炉房,扔
在巨大的锅炉旁边。一个男警已经等在那里了,他坐在锅炉的火口处把几根带木
把的铁条插入火口,火口里已经有几根铁条的柄露在外面。看到这些,我的第一
反应是他们要给我换刑具,可是我已经被手铐脚镣锁成这样,还有什幺必要换刑
具吗?


  " 准备好了幺?" 拖着我的女警问。" 差不多了" 男警一边回答一边从炉膛
本文来自nwxs8.com

里拿出一个像电烙铁样的东西,铁棒的部分比电烙铁长一倍,顶头是一个图章样
的圆头,已经烧得黑里泛红,在他拿着那东西向我走来时,我看出那头上是一个
" 囚" 字,我突然感到了恐怖。猛然挣开两名女狱警的束缚,拼命向门外跑去,
但是我的双脚戴着30公斤重的脚镣,而且双手和两臂的肘部还被手铐紧紧地扣在
身后,铁镣拖在地上哗啦哗啦地响,没跑几步就被两个女狱警擒住,拖回锅炉房。
女警一个锁住我的脖子,一个抓紧我的头发,使我一动也不能动。我绝望地声嘶
力竭地嚎叫。" 啊————" 烙铁按在我的右脸上,一阵烟雾过后,我昏死过去,
身子瘫软下来。


  当我醒来的时候,她们已经把我拖到浴室,打开锁住我肘臂和手腕的手铐,
也打开脚镣。剥去囚衣。将我的双手分开,锁在从两边墙上引出的铁链子上,使
nvwangtv.com

我不得不双手伸平站立在浴室中间。" 今天就要上路了,先给你洗个澡。" 女警
一边说着,一边把锁住我双手的铁链向两边收紧。然后女狱警用皮管子向我头上、
受伤的脸上、身上、腿上猛冲。我感到两边脸上都有剧烈的灼痛感,肯定他们在
我的两侧脸颊都烙上了那个丑陋的" 囚" 字。水一冲到脸上,立刻感到剧烈的刺
痛。我拼命躲避着水枪的冲击,但是双手被拉得很紧,只好闭紧双眼任凭水枪在
脸上伤口处冲击,在我丰满的乳房、小腹甚至阴部冲击,我感觉水柱就像棍子在
我身上垂击,在冲洗下身时一个狱警用手拔开我的阴唇,让水柱毫无阻拦地直射
进我的阴道,我疼的大叫起来。冲洗完了,她们为我换上新的囚服,那是一件灰
色粗布做成的样子很像马甲,无领无袖,胸前有两排红字:" 囚14094"和" 无归
  • 标签:两个(515) 手铐(75) 绳子(343) 把我(1201) 铁链(120) 四爷(3) 脚镣(50) 歹徒(41)

    上一篇:谁都不用笑话谁

    下一篇:谈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