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妇战地救护队(重口臭脚)

1942年,二次大战的战火席卷了整个欧洲。其中以苏德战场最为激烈也最为残酷。希特勒1941年冬天兵败莫斯科城下后,失去了全面进攻的实力,转而集中一百五十万兵力,向伏尔加河上的重镇斯大林格勒发动了空前的猛攻,苏军拼死抵抗,无奈敌人实在太过强大,1942年10月中旬,德军突入斯大林格勒市区,人类战争史上最血腥的一次巷战开始了。   斯大林格勒变成了燃烧的活地狱,德军常常在白天付出一个连的代价后攻占一堆废墟,但到了晚上苏军便像幽灵一样四处渗透,轻而易举地将德军苦战夺得的阵地在一夜之间夺回。
  俄国寒冷的冬天到来后,战死的士兵往往被自己身上流出的血牢牢地冻在地上,抱在一起同归于尽的苏德双方士兵的尸体无论如何也无法分开,收尸的人只好用凿子把尸体从地上凿下来,像柴捆一样拖走。
  最悲惨的是伤员,在一场战斗过后,犬牙交错的双方阵地经常使战友无法冒着敌人的火力把他们从战场上拖回后方,而他们中大部分又都失去了行动能力,只能躺在雪地上被活活冻死。而侥幸被拖回来的伤兵也并没有摆脱死亡的阴影: 内容来自nwxs8.com
  苏军的医护人员由于疲劳和战损,减员也非常严重,以至许多伤兵得不到救治。
  因此如何救治伤员,便成了一个棘手的问题。
  眼看伤亡情况越来越严重,伤兵不能得到救治重返战场,新兵又补充不及,苏军负责防守斯大林格勒的总指挥,第六十二集团军司令员崔可夫将军是忧心忡忡。
  这天,斯大林格勒火车站再次被德军攻陷,斯大林格勒火车站一失,就等于在苏军脖子上钉了一颗钉子。但崔可夫手里连一个完整的连队也拿不出来了,眼看代表德军的蓝旗子在地图上插得离伏尔加河岸越来越近,他咬咬牙,叫来自己的警卫员:“萨沙,去把警卫连集合起来。”
  正在这时,就听他背后指挥所的入口处有人喊道:“报告!”崔可夫将军一听是女人的声音,心头火不打一处来,这幺残酷的地方,大本营却把女人给他派来,这不是胡闹吗?他怒气冲冲地转过身刚想发作,眼前却骤然一亮。 nwxs8.com
  只见在指挥所的门口,站着一个高大的老妇。这老妇大约六十 岁上下年纪,身高比崔可夫还要高出一个头,足有一米八三,瀑布般的金发从船形帽下直披下来,一身苏军三八式女军装把挺拔的身材上凹凸有秩的曲线绷得紧紧的,尤其一对大奶子如同两颗地雷一般悬挂在胸前,仿佛风一吹就会摆起来,雪白的肌肤被北风吹得白里透红,碧眼正脉脉含情地注视着崔可夫将军。
  见他转过身来,“啪”地脚后跟皮靴一磕,立正敬礼:“报告司令员同志,第五五七战地救护排少尉排长叶莲娜·达斯洛娃奉命向您报道,全排带到,共三十三人。”
  • 标签:自己的(22448) 莲娜(47) 老妇(22) 伤员(5) 排长(39) 德军(6) 斯大林(5) 战地(4)

    上一篇:老师的残忍踩踏

    下一篇:老妓女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