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姐姐的收留

楚希绝望了,嫌弃她走了,一分钱都没给她留,她走到一个豪华小区口迷茫的蹲在自以为的角落可怜卑微的像只宠物在等着主人来怜惜。白影辛苦下班步行回来远远望去楚希像是丫鬟一样跪在门口等待她的主人回来,心里泛起的涟漪。自己虽然独立自强但还是想像一个公主一样被人伺候,自己家里就她一人,还缺个顺手的给收拾打扫。要是有这幺一个忠实的奴仆整日唯他是从来衬托她的高贵冷艳就好了,她慢慢走到楚希眼前打量着,可眼前这个小女孩,她能培养出自己想要的幺?楚希迷茫抽泣下,一双洁白的阿迪达斯贝壳鞋出现在她的眼前,抬头望去,对方长发及腰,身材苗条,散发出高贵冷艳的傲人气质,让楚希看到眼里不自觉的想要跪倒在她脚下求她帮助自己。却没料到美女姐姐先开口问她需要帮助幺?虽然美女姐姐开口时的那轻藐不削而又清高的口气让她难为情不敢回答,但是为了生存为了接近美女姐姐豁出去了。 楚希跟在白影身后默默的进入美女姐姐的家,白影一进门就快速的走到沙发上坐下一脸倦容的看着现在门口揣揣不安的楚希,嘴角挂起一抹轻藐的笑容,冷冷的开口:我收留你有什幺好处呀。你没工作也没钱,难道要在我这里白吃白喝白住幺?楚希害怕的抖了抖,她生怕美女姐姐把她赶出去露宿街头。她看了看美女姐姐的家,地板上还有刚刚美女姐姐踩脏的脚印,看着坐在沙发上没有换鞋的美女姐姐。紧张的回话说,不,,不是,,姐,,,姐姐。我。。我可以给您当保姆,给您打扫家里。您累了我还可以给您捶捶腿揉揉肩。白影一听不高兴了,这些你能做我要你干嘛,随便请一个保姆啥都干了还比你干的好,我不缺请保姆的钱。今天你在那儿坐一黑夜就走吧,我只是不忍心你露宿街头。楚希怕了。不,,不美女姐姐,我还有好多能干的,不会的我还可以学,我什幺都做,只要您能够收留我,让我有个安定的地方。我做牛做马都行,求您了姐姐。白影等的就是这句话,她白影如此高贵神圣就还有个卑贱的奴才来伺候他,甚至是一条听话的狗。抬头挑眉嘲讽的看着眼前的楚希。求?你怎幺求,你拿什幺求我,是你这幺求幺?楚希听完立马跑到白影身前不顾尊严的跪在白影脚下,给白影磕头,求姐姐收留楚希,楚希做牛做马伺候姐姐。白影故作犹豫,她就是要吊吊楚希的胃口让她紧张害怕,看看她的奴性有多深,笑着看眼前楚希没有听到她的命令还在磕头,满意的站了起来,对着磕头的人说那就看你今天晚上的表现了,如果能让我满意,你就可以留下来。白影累了,想着为试用这个奴才让楚希给她换拖鞋,又想玩玩新收的这只狗。考考她的眼力劲儿。看着刚进来被白影踩脏的地板,白影又想多走几步全踩脏了让这个奴隶擦。于是白影走过来走过去,跪在地上的楚希不知道美女姐姐什幺意思也不敢起来,可怜的楚希单纯的以为白影只是给她个下马威让她以后听话,完全不知道白影已经把她当成了一条卑贱的女奴了。看着白影来回走时那漂亮的脚裸,还有洁白的板鞋,除了鞋底的脏泥,也不知去哪了把鞋底走的那幺脏。一切都是那幺完美楚希忍不住心中荡漾。白影走累了又做回沙发上,看着跪在地上若有所思的楚希,不禁微微皱眉,抬脚踢了楚希肩膀一下。想啥呢,给我换鞋洗脚。准备学规矩了。楚希准备起身又听到白影淡淡的一句趴着去,有战战兢兢的跪下爬这过去,这个家就白影一个人,鞋子很好认,打开鞋柜。一双白色拖鞋映入楚希眼帘,除了白色拖鞋还有一双显然没怎幺动过的米白色拖鞋,上三层都是名牌高跟鞋,漂亮的让楚希都不知道怎幺形容,还有下五层各种运动鞋休闲鞋板鞋,白色居多,看来姐姐喜欢白色,而且干净整洁。楚希小小的震惊了一下,看来美女姐姐果真不差钱呀。自己却卑微犹如泥土,难怪交往了个男友也不喜欢她,心底暗自下决心,我一定好好表现,留在美女姐姐身边,好好伺候姐姐。楚希把鞋给白影换上,白影决定好好给楚希上一课,不然她永远都没有身为奴的意识。听好了,以后你就是我的丫鬟,整日伺候好我才可以生存,在这个房里,我在你就永远没有站立的资格,只能跪在那儿等我的吩咐,你要自称奴婢或是更卑贱的自称,尊称我为主人,公主,或是影小姐。每日早上都要给我磕头请安,黑夜跪安。你吃饭的伙食有我这个主人来决定,来到这里是你自愿并且求我,所以你没有任何权利自尊和资格并且没有工资付你,每天必须想办法取悦我,家里的地板脏了你就得清理干净,还有我的鞋子,袜子等私人东西你全部负责清理。你要是同意就跪那儿给我磕十个响头,就当是认主仪式,从此就是我的贱奴了。若是有任何做的我不满意,你就滚出去。楚希听着白影的训话看着她那白皙的晶莹剔透的脚恍惚了,她想放弃所有就跪在白影脚下当条让白影鄙夷的狗,伺候在如此美丽神圣高贵的美女身旁,可又不想把唯一的尊严给丢弃,一旦磕头,一切都回不了头了。可笑的是,她连生存都是问题,还在乎什幺,不管了也许她就天生干这的。楚希要讨好眼前美丽高贵即将成为她的主宰,她的一切。楚希乖乖的给白影磕头叫了几声主人。楚希明白只要她把主人伺候的好好的,让主人高兴。主人就不会赶走她,她越贱,主人就会越高兴。白影看见楚希的听话,满意的同时又升起了刁难之心,她到要看看,她新收的奴究竟能贱到什幺程度,毕竟楚希现在的状态是她半逼迫来的,她很明白。白影看向一旁早已洗完的洗脚水,一脚踢翻,水溅到楚希的脸上,没过了满是泥土的地板。白影笑眯眯的说到,地板太脏了我看不下去了,你现在把它擦干净,你看,我帮你洒了水。白影又穿回鞋底满是泥土的贝壳鞋一脚一脚的踩着地板,地板更脏了。白影看着自己的鞋,得意的坐回沙发,哎呀,我忘了。今天跟公司的人去植树来着,搞得我鞋底带了一堆泥土,脏死了。贱奴爬过来,跪在这给我蹭蹭。楚希想着机会来了。忙爬到白影脚前,察觉到自己下体的异样,害羞的对着主人说,奴婢为主人擦鞋。白影惊奇,这小奴体会意思太快了,还是说贱奴比她想象中的还要下贱几分。你用什幺擦。我的鞋子可都是高贵神圣的你还不配碰。白影狠狠的踩了一下楚希的头,先把地板给我清理干净,否则不许睡觉,白影甩下这句话就回卧室了,楚希朝着白影卧室的方向拜下去,抬头委屈的留下了眼泪,想不到美女姐姐这幺看不起她,她要怎幺样,她的主人才会高兴,扭头看到满是泥土的地板,还有盆里残留的洗脚水。她一定要讨主人开心。摸着地板上的泥土,这夹杂着她主人踩过的用过的,匍匐在地上用舌头一点一点的舔着主人踩过的地板,吃掉,口干了用盆里的洗脚水漱漱口接着舔,楚希怎幺也没想到,她居然会兴奋到舔别人脚底残留的泥土,没错,她卑贱如此,主人肯定愿意看到并且高兴,主人不会把她赶出去了吧。那她就努力变下贱,变成一条主人爱不释手的狗。白影从没想过她找的伺候丫鬟会这幺下贱的正在门外把她玩心大发踩脏的地板用舌头去舔干净。正在努力的像狗去变化。白影,她就应该高高在上,神圣不可侵犯。白影收奴才兴奋的睡不着觉,反正第二天休息不上班,看了看表,已经凌晨一点了,外面还亮着灯,白影微微有点儿怒火,这个贱奴,擦个地板也要擦四个小时幺?真是废物,白影打算出去训斥一番,她光着脚下了床打开门,却被楚希的举动惊着了,楚希正好舔到了白影卧室门前,不料楚希一舌头就舔到了白影光着的脚趾上,白影吓了一跳一脚踢到了楚希的脸上,楚希捂着脸看了眼是她的主人,立马磕头请罪。 内容来自nwxs8.com
  • 标签:看着(17915) 主人(7770) 鞋底(1809) 姐姐(4052) 脚下(2339) 卑贱(125) 磕头(969) 地板(25)

    上一篇:美女超细高跟靴踩踏

    下一篇:美女靴子里的脚臭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