瑶姬

瑶姬

作家:纡余

             1淫姬邪神床第会

  这晚是夜雨飘摇。

  闺房之内,水晶帘下掩映着一具粉嫩白玉的女体,解开了香罗带,只剩薄纱
裹身。

  那双销魂酥乳,耸高了罗衣。涔涔香汗凸显了峰尖那两颗珍珠儿,玳瑁般的
奶子,肉甸甸,湿漉漉地急促上下起伏。

  一路蜿蜒而至春意之源,竟见蜜洞口内,插上一根梢儿,皓腕微抬,一双芊
芊素手握着小铁棍末端,浅出深入。

  被骚水弄得亮晶晶的棒子,掀翻着红肿的穴瓣,挤压着肉芽儿,肉壁传来的
摩擦,让她呼吸急促。脚尖绷紧,双腿大张。

  被撑开的肉口流泻出涎液,殷红血丝夹杂其中,沿着股沟儿跌宕至软塌之中,
粘稠欲液滑流成一片小水洼。

  女子咬紧红唇,赤条条的躯体泛起红潮,眉目皱锁,泪珠挂在眼梢,楚楚可 内容来自nwxs8.com
怜,表情亦幻似真,不知是解脱,是沦陷。

  雪白的床铺,油灯下昏黄了俏白的小脸,肌肤嫩白似雪,昭示了她的美好韶
华,无奈不容于世态炎凉。于是,这夜,她决定先自行结束她的处子初夜。

  只为那一句:戏子无情,婊子无义。

  做唱戏的,无论戏台筑得多高,下了台,不外乎是幌子底下卖狗肉,无非是
皮肉交易。当个戏子,下九流,与妓女同席。

  她六岁开始学唱戏,还没至髫年,就看见出苞的姐姐们前赴后继地走上了那
条路子,想不到自己到了十六的及笄之年,亦无法幸免。

  世道就是轮不到的卖艺不卖身,人不过为那五斗米折腰,入得了这行,等同
早堕了那道。

  她懂,她的童贞,只是等着他人来剥夺。

  可是痴人如她,在心里终究希望为自己留着那幺一点神圣。在别人砍你头前, nvwangtv.com
她选择先利索把自己头给砍了,交到来人手上,赚一句英雄好汉。

  所以这夜,她亲手了断。

  这夜之后,她不再有初夜。

  翌日傍晚,那人差了两个龟奴来传她「出外接戏」,戏班大姐怕耽误贵客,
吃罪不起,立马催促她,只谓,「拿得起,放得下。」

  一乘轿子把她抬至一间辉煌的府第,掀起轿帘儿来看,就有几个女婢守在外
面,从轿子里扶出她来,好不气派。

  被引领至一间厢房之内,几名女婢马上替她脱去头饰鞋袜,披上透纱蚕衣,
她还在愕然之中,就被平放在竹榻之上。

  但她倒也不急,静静躺着,没有赔本的买卖,她亦是有利可图。

  门被推开,一名七尺男儿昂首阔步地走进房内,一股阳刚之气朝她扑来。几
名奴才连忙打来一盆暖水,替他宽衣解带,擦干净了身子,披上寝袍,尔后退离。
  • 标签:大姐(278) 男人(2456) 女子(659) 皇子(49) 奴家(118) 官人(9) 戏班(1) 戏子(1)

    上一篇:生活于妹妹足下的日记

    下一篇:目前最全日本榨精毒特名花的翻译好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