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妖榨汁

在一百多年前,那时我还是一只单纯的小狐狸,一个修炼成人的狐仙收养了我,也许是修仙的过程太枯燥孤独,他决定帮我一起修炼,于是他便成了我的师傅,他和我在一起偶尔会化作人形,也是十分帅气英朗,但是更多是狐狸原形陪伴在我身边,和我在一起他总是喜欢用鼻子嗅我的后面,他说这种气味让他感觉坠入了爱河,可是爱是人类的东西,我并不懂,只是修仙的过程如果动了真情就再也修不成仙了。像我这样的功力狐妖是很难维持人形的,如果想维持人形就必须一直有男人心甘情愿的把阳气给我,以牺牲自己生命为代价让我青春永驻,而我只需要让他们的口腔接触到我的皮肤,我就能把他们的阳气通过口腔吸入到我的身体,而我允许他们触碰我身体的唯一部位就是我的脚趾。尽管如此,在我的美貌之下也依然有些迷失了自我抛弃了灵魂的行尸走肉心甘情愿地献出他们的生命,眼瞎这只贱狗一样的男人才只有二十几岁却已经像七老八十般面黄肌瘦。* o+ g2 j6 x5 Z( K    I3 H- g$ k& V
本文来自nwxs8.com

  此刻上个月败在我裙下的贱奴正含着我的脚趾被我吸走阳气,精神显得越加的萎靡,跟一个月前那个精神健硕的小伙子判若两人。这时外面一个年轻的小伙子爬着进来叩拜我,“等这个机会等了多久了?”我弱弱的问了一句“主人,贱狗等了一年零125天终于等到给您献阳寿了~”我呵呵一笑:“这幺想死在我的脚下啊?你看他。”我指了指地上虚弱的老东西,“他来的时候跟你一样,伺候我一个月已经是这副模样了。”
  
  然后又冲着跪在一旁贪婪的允吸着我脚趾的贱狗说:“你滚开吧,留你一条狗命,有新的贱狗来替你了,再这样下去你可真的会没命的哦。”老东西听罢慌忙打起精神睁大已经浑浊凹陷的眼睛:“主人,我可以的,让我再含一会您的脚趾吧,求您了!”我不屑的一脚把他踢开:“你连半条命都不剩了,就算我不让你舔你也活不久了,最好给我死远点,让你给我留下一个好印象,不至于太快把你忘了。”再看跪在下面的年轻人阳具已经翘得老高,两眼呆若无神,张着嘴流着下流的口水。
nvwang.icu

   z6 L' t7 D# P7 D8 ]6 X. u8 d5 G; p
  “很想像他一样吗?想舔我的脚就从你面前的碎玻璃上爬过来,让我看看你的诚意!”4 Y* r u6 f- ~! `
  
  年轻人没有犹豫,木讷的爬上碎玻璃,献血染红了晶莹的玻璃。虽然我已经修成人形,但依然对鲜血,尤其是年轻男人的献血感到兴奋。他并没有表现出痛苦,不知道是什幺让他有了如此强的忍耐力,当他爬到我面前的时候地上已经满是鲜血了,这让我兴奋不已。我把一只高跟鞋踢到他的面前:“闻闻吧,这是你应得的,你花了整整两年的时间等待的不就是这样的机会吗?”
  • 标签:主人(7770) 让我(9980) 您的(846) 男人(2456) 他们的(148) 兴奋(383) 有了(161) 人形(20)

    上一篇:特殊征服

    下一篇:猪乐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