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狱

小黑看来一夜没睡,两眼布满血丝瞪着我。他结实的双臂被铁鍊紧扯在刑架两侧,跪在铁蒺藜上一整夜他整个小腿看来血肉模糊成一片。那根直径十公分,布满各种突起的金属棒仍旧深深地插入小黑的肛门超过二十公分,还有一些半凝结的血块挂在上面,小黑只能尽力起身子以免金属棒更加深入。
而他粗大的阴茎也仍倔强地勃起着,挣扎勃起的阴茎在金属套中涨成了紫色,套子的边沿已经嵌进阴茎的海绵体内,附近的血管一根根清晰的暴露着,因为刑具的拘禁而使龟头充血变成了紫红色。銲死在冠状沟上的钢环连接着重达五公斤的铅块,就这样悬垂在半空中,龟头环则是透过铁鍊紧紧地扯住壮硕胸肌上的两个乳环。两颗高尔夫球大小的睪丸则被特製铁夹挤成了深紫色。

小黑背后还有着三条沈重铁鍊深深地嵌在他的厚实背肌上,连住他胸肌两侧的钢环,蛮横地迫使他的胸肌不由自主的称开。而最粗大的两条铁鍊则依旧穿了少年的锁骨连在刑架的上方。然而在这昨晚一整夜中,每隔三十分钟他阴茎上的金属套便会带给他长达三十分钟的电击和震动,电流由强到弱,再由弱到强,然后配合肛门里的金属棒一起放出电流。除了无尽的痛苦之外,同时将这强壮的男孩带往快感的最高潮。 copyright nzxs8.com

但残酷的是,他马眼里的那根铅笔粗的铁桿,彻底地深入他的尿道并且銲死在其中,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从哪儿排出,当然也包括了昨晚强灌进去的辣椒水和持续涌出的精液。

我抚摸着小黑那毫无赘肉,结实坚硬的八块腹肌,细细感受蕴藏在肌肉下的年轻活力与那鼓涨的痛楚。

「很涨吧?」我狠狠地揍在他的下腹部。

黝黑的少年咬紧牙关撑住了这一下,我接着用电击器在他强壮的胸腹之间游走起来,随着强烈的电流不断袭来,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抽搐扭动着,青筋从浑身肌肉上暴出,坚毅的脸庞涨成猪肝色,痛苦的汗水也从英挺的额头上流了下来,但是他还是不吭一声。

我拿出準备在一旁烧得通红的铁锥,硬生生地扎进他粗壮结实的手臂,一面旋转一面缓缓插入铁锥直到没入至柄,小黑的嘴唇咬得满是鲜血,浑身的肌肉不停地颤抖。

本文来自nwxs8.com



抽出铁锥,我看着喘息不已的少年说:「闻到烤肉的味道没?这时候一定要趁热调味才行,对不对?」

我将长铁钉沾满了一种赤红的液体,微笑着解释:「这是用醋调和的辣椒粉。」

接着将铁钉深深地插进他还冒着烟的伤口,痛苦瞬间从他紧绷的二头肌扩散到全身;小黑终于爆出凄厉的惨叫,疯狂地扭动着身体。

少年每一块肌肉都紧绷到了顶点彷彿用尽全力来抵抗另一根红炽铁锥的插入,然而铁锥还是破开了他壮硕的三角肌从后面穿出。我索性将所有的长铁钉也加以火烤,配上那些辣椒粉,应该可以增添不少乐趣。当第二十根铁钉插入小黑的上臂时,他已经发不出任何的声音,只能无助地喘息;但是小黑的眼神依旧倔强,他狠狠地瞪着我丝毫没有屈服的意思。我其实不能了解为什幺这个才十七岁的少年,就有着如此强韧的灵魂和那彷彿永不屈服的意志力。
  • 标签:少年(736) 肛门(989) 痛苦(251) 男孩(653) 光头(21) 阿龙(14) 肌肉(20) 少校(4)

    上一篇:求点

    下一篇:爱莲说转至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