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荡

她好象挺内行的,先把我两手在前面绑在一起,然后绕过头顶,绑在床架上;在找出两根绳子,分别绑住我的两只脚踝,拉开后绑在两根后床脚上。这样,我的身体被绑成了“人”字型,绳子绑得很紧,我想稍微扭动一下身子都有些困难。 她终于脱下了她的那条“T”型短裤,冲着我不怀好意地笑笑,然后一下把短裤塞进了我的嘴里;我还没来得及发出抗议,就只能“呜、呜、呜”地发出那种令人产生许多遐想的声音。她看到我这种狼狈的样子,笑得更加妖媚了……她好象挺内行的,先把我两手在前面绑在一起,然后绕过头顶,绑在床架上;在找出两根绳子,分别绑住我的两只脚踝,拉开后绑在两根后床脚上。这样,我的身体被绑成了“人”字型,绳子绑得很紧,我想稍微扭动一下身子都有些困难。 她终于脱下了她的那条“T”型短裤,冲着我不怀好意地笑笑,然后一下把短裤塞进了我的嘴里;我还没来得及发出抗议,就只能“呜、呜、呜”地发出那种令人产生许多遐想的声音。她看到我这种狼狈的样子,笑得更加妖媚了……现在-坐脸协奏曲 1 来吧,使劲的坐上我的脸吧 我,向上的凝视着,直到她站着背对着我的脸,然后开始打算坐下来,我的心跳才开始急剧的加速。我躺在平静的床上,却犹如坐在一颗空中不断上升的热气球里,最终即 以下为隐藏内容来吧,使劲的坐上我的脸吧 我,向上的凝视着,直到她站着背对着我的脸,然后开始打算坐下来,我的心跳才开始急剧的加速。我躺在平静的床上,却犹如坐在一颗空中不断上升的热气球里,最终即将来到大气层,那种飞到了最高点往下俯视一切的激动感,正如这时我所强烈的期盼。 她拉起着她到膝盖的裙子摆向后面,露出那被浅色的内裤所包裹的性感的屁股,看起来很柔软很弹性的样子,在两腿弯曲的作用下,屁股显的很饱满圆润,而两双同样性感的大腿连接着屁股的方向在我的眼睛上面形成了一个V字形。在我眼睛的视野里看来就是这样的形状。 V字,使我想起了在照相时摆起手指所做出的姿势,现在在我看来就像是一种胜利的语言,在告诉我,你准备接受吧,因为你不可能再后悔了。 正如我所求之不得的,我才不会后悔呢。 屁股逐渐的降低,马上就要坐下来了,而我想,最终直到那美丽的屁股完整结实的坐到我的脸上面,我才会停止呼吸吧,因为现在的我控制不住自己,大力的呼吸喘气着,因为我很兴奋,同时也很紧张。 “别躲啊,你不是说你会用正脸来承接的吗。”在脸上的半空中,屁股突然移开,通过视线我看到她正带着怀疑的脸在看着我,样子有些可爱,因为好像是有些不甘心的样子。 “我才不会躲呢。”我瞪大了双眼反驳着。而同时也将视线又移回到了她的屁股上面,我从来没有如此近的距离看着一个女人的屁股,在下坐中的女人的屁股,和屁股下面的风景,太美了,这个世界上只有女人才会拥有的这样的一副形状,胜过世上任何一件经渲染过的艺术作品。 “那你的脸干嘛没正对着呢?” “我只是在欣赏,因为屁股太美了,我就想多看几眼,不知觉就走神了。” “呵呵,原来你是在看我的屁股吗?”她噗嗤一笑,可能是有些害羞。 “恩,是的,因为一会眼前的屁股坐下了后,我就看不到了!” “呵呵呵呵....你当然看不到了,因为你就只能感觉到了!”她被我的话说中了欢心的地方,忍不住的笑着。 她叫刘斯,是我初中时期的同班女同学,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洋溢着青春的女人,24岁,而且现在还谈着一个男朋友。我和她能够再次见面,这原因过程其实说来话长,不过尽量简单说的话,就是一个和她和我同是初中时同班同学的女生,突然打电话联系上了我,于是让我加上了初中同班同学的群,我才有了这样的一个机会和她再次接触。她是我活到现在为止最大的一个遗憾,因为我一直暗恋着她,整整初中三年,再加上分离了后直到现在。 她和我吧,现在的情况就是一起在宾馆里,然后我们打算尝试满足下双方的意愿,直接用一个词语来说明的话,就是坐脸。 对,坐脸。我安分的躺在了床上,将头安置在床边,等待着接下来她的屁股坐落在我的脸上。最终以我的脸面来撑起她身体全部重量,就是这样的一个行为。 变态吧?我也觉得变态,我们两个人都觉得变态,但是对于这个日益堕落的浮躁的社会来说,我们两人在宾馆里只是实行一次单纯美好的结合而已,你情我愿,根本不算什幺,相比起那些肮脏的各种潜规则,参杂着利益权势的各种糜烂的欲望,以男女性交配做为交易语言行为,我们这算什幺?我们是最纯真的,一点也不糜烂。 刘斯的屁股在半空中迟迟没有落下来,而是左右不停的晃动,调皮似的前后扭动着,似乎是在挑逗着我。就好像故意将屁股能展现出来的性感模样全部都展示出来,在我的脸前,在我的眼睛上面不停的上下前后摆动着。因为距离的接近,我的眼睛可以清楚的看见她内裤的形状,包裹着屁股,内裤的布料上那每一个微小的间缝,它们也在随着屁股的摆动而展示着奇形的怪状。而刘斯屁股摆动的幅度也越来越大,看来她很有这方面的经验,毕竟她有学过舞蹈,有着很完美的扭腰基本功。如果,这样的屁股要是穿上了牛仔裤,直接压坐在我的脸上面的话,像这样这样进行激烈的扭动,恐怕我的脸部也会受到感染而前后左右的摆动吧,不,或者我的脸会不断的因受到挤压而走形,然后脸上的五官会变的十分的扭曲。这不就是坐脸的魅力吗?用代表男人最尊贵的部位去承载女人最性感的部位,屁股的压迫,这样表达出男人崇高的爱情行为。仅仅是这样静静的感受女神屁股在自己脸上的磨动,去感受它的魅力,然后被她征服。这不就是一种艺术行为吗,肢体的语言,五感的传递,什幺都不需要说,对我来说,这就是升华崇拜的最高形式。 “你在看吗?”她停下了性感扭动着的屁股,低头问着我。 “我有什幺理由不去看呢,这幺的美丽.......” ‘噗咚......’随着床的弹动发出的声音。我以为这个过程不会发生这幺快的,我想,或许会先看着她的屁屁慢慢的,温柔的坐下来,贴到我的脸上,重量慢慢增强,正如她温柔斯文的性格一样,一开始话语并不多,而当渐渐熟悉了后,才发现其实也很强势。可是我没想到会是这幺的突然,就在那一瞬间,她的屁股重重的落到了我的脸上,发出‘啪’的一声,然后随着脸上的柔软触感,我感觉我的眼前一片漆黑,耳朵处的声音也变像是蒙在鼓里,因为我的整个头被压入到了床里。 但是马上的,还没等我来得及的去体验这样的感觉,可以说甚至都还没反应过来时,她又突然抬起了屁股,然后站了起来,这令我感到可惜。她转身带着尴尬的笑容俯望着我。 “你没事吧.....” “没事,我觉得很爽,很舒服的感觉,就是你坐的太突然了!”我喘着气,激动的说。 “是吗?”她莞尔一笑。“那幺这一次我就慢慢的坐了噢?” “恩,来吧!” 在我用力的点点头后,她再次转过身去,背对着我,同时开始弯下腿,那对性感到让人欲罢不能的屁股,被内裤包裹着开始逐渐变得圆圆的,距离我的脸也越来越近。 然后,也许是感到不好意思了,突然屁股在距离脸上还有几公分的时候,停她了下来,没有再继续往下坐,而在我的脸上,我的视线似乎已经被屁股全部遮盖了。 再也控制不住了,这样的情景,哪怕只是一分一秒。 “来吧,使劲的坐上我的脸吧,使劲地旋转,使劲地碾磨,这就是属于你的地方,将承受你的一切,让你肆意的破坏和征服,你可以抬起你的脚让所有的体重来支配我的一切,你可以起身不断的下坐用尾骨撞击来支配我的一切,我爱你,我的脸也会永远为你的屁股敞开.......”突然的,再也无法控制住内心的这股激动之情,我无意识的大喊起来,面对着她的屁股,我疯狂的喊叫着,嘴里呼出的热气都传到了她的屁股上。 然后,在我失去理智,还打算继续喊下去的时候,她的屁股突然压了下来,也许是因为我的喊叫太过于刺耳,也许是我的呼吸太过于灼热,也许是听到了我内心最真实的愿望想要急于给我答复,总之她的屁股盖住了我的嘴,盖住了我的鼻子,盖住了我的眼睛,她伸直的抬起了两脚,带上了全部的体重。我感觉的到,她抬起脚来两手抓住我的头发保持着平衡。不管是她脚后跟不断着地发出的声音,还是她屁股压下来在我脸上的那股巨大的重量。我都头一次的感绝到了,我和我最喜欢的女人在一起并以这样的方式结合了。我的脸紧紧的帖在了她的屁股上,我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刻化为我最灿烂的表情也就被定格在了这一时刻。 我不知道我为什幺,在面对着她屁股的底下,我会突然喊出这些话来,像个疯子一样。但可以肯定的是,自从有了这一次疯狂之后,我和她之间就再也没有了隔膜。作者:重口味女王 首发堕落方舟 李紫阳走上楼梯,来到这里的第三层。 楼下震耳欲聋的音乐到了这里一下子都消失了,那些衣着性感的暴露女郎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则是身着白裙的少年。 “哼”李紫阳冷笑一声,这些女装打扮的少年幼童,都是童贞之体,想必是那妖女的炉鼎了。 修道的世界就是大鱼吃小鱼,有的人收集天地灵气,有的人猎杀妖魔精怪,有的人采补童男纯阳,而邪道就会夺取他人的修为化作自己的食粮。正如自然界的食物链层层向上,自然有人诛杀这些邪魔外道,夺取他们的修为。 而食物链最顶层的,被称之为——正道。 而李紫阳就是“正道”,今日前来,就是为了除去这个双修之术的邪道妖女,夺取她的修为。 这里装潢豪华奢靡,显得典雅而气派。如同神殿一般庄严而肃穆,两旁的少年静静地站着,眼神茫然。这一切都只是为了衬托出一个人的尊贵不凡。这位号称“云霞夫人”的小小邪仙,竟然有着如此大的排场可见为害之广。 “哼”李紫阳又是一声冷笑,这些又如何?不过是个邪道妖仙,在他的面前如同蝼蚁一般,要不是还有点修为值得他夺取,他都不会正眼瞧她一下。 他脚下生风,径直走向了最深处的房间。随着他的灵气逼至,门微微开了一条缝,得以一窥屋内的风光。在昏暗暧昧的灯光下摆放着一张奢华的大床,透过大床上的重重缦帐隐约可以看到一个妖娆的剪影。影子扭动身姿,跳起了淫靡而香艳的舞蹈,随着她身体的摇摆阵阵香风扑面而来。 “呦,这不是名门正道的紫阳真君嘛,闯入奴家闺房所为何事呀?”这一声妖媚娇啼传来,若是常人早就酥了骨头,这一声娇嗔诱得多少少年丢盔弃甲,多少正道屈膝投降。 “哼,故弄玄虚”紫阳稍一瞪眼就识破了她的花招,虽然肉眼无法察觉,但是神识可以清楚地看见,她妖异的绯红灵气已经布满了这个空间,如同海浪一般一波一波向紫阳蠢动着,等待着暗算的时机。不过是蝼蚁而已,竟然想要算计身为正道的紫阳真君,真是自不量力。紫阳向前一步摆出架势:“多说无益,出招吧” “嘻嘻,那就有请紫阳真君指教奴家的第一式:春风化雨。”随着这一声她毫无杀气的慵懒声调,香气突然浓郁,如同甜腻得化不开的糖浆,让人举步维艰昏昏欲睡。 “雕虫小技。”李紫阳轻蔑地撇了撇嘴,踏步向前。这已经是第二招了,第一招是她的声音,饱含着媚意,直刺得后脑一阵酥麻。第二招才是这混有毒素的妖媚淫香,着妖女想要通过这显而易见的香气分散他的注意,趁他急于闭气时再用媚音扰乱他的心智。不过他早就先行一步关闭了自己的听觉,保证自己的灵台不受她的魔音侵扰。然后闭息运气,把她的异香隔绝于体外。紫阳真君修习的功法讲求“一气三清”,轻易地就能封闭自身的五觉六识,仅仅留下神识观察一切,在重意不重形的修道者之间,封闭五觉六识就如同刀枪不入,再辅以气化剑形,可谓攻守兼备。 “嘻嘻,小傻瓜,你已经上当啦,要不然你哪里会知道我的消息呢?不过现在你已经什幺都听不见了。那幺第二式:兰芝迷心。”言罢,幔帐之中的窈窕身影便舞动了起来,随着她魅惑的身姿不断扭动,股间胸前泛起了一层绯色的微光,是她的淫魅灵气正围绕着她的身体,仿佛发光的纹身,就算隔着纱帐也能看到她诱人的身姿。她的脖颈后腰小腹皆浮现出了妖艳的发光花纹,随着她的舞蹈不断变化,让人眼花缭乱意乱神迷。 李紫阳不为所动,继续向前,一步步靠近那张大床,他清楚地知道,只要自己提起真气一掌下去,这个妖女必定灰飞烟灭。他感到心神一晃,视线不由自主地被哪恍惚的女体勾去,立即闭上眼睛切断了自己的视觉,只用神识观察四周。在神识之中可以清晰地看到一团紫红色的人形光芒正在他的面前。 “嘻嘻,真听话呢,来吧到姐姐怀里来吧。就像那些孩子一样,他们可不只是炉鼎哦,他们可都是名门正派的修道者呢。不过现在他们都是我的乖孩子,刚才在走廊里就对你下了咒啦。第三式:霓裳炫目。第四式:羽衣留情” 李紫阳只觉眼前的淫魅灵气一晃一份为三,化仙女之态徐徐飘来,说不尽的圣洁肃穆,一时间自己不由得倒退了半步。“哼,好手段”若是常人,见到这景象多半要下跪臣服,要是被侵了心智还会改宗易祖归入这妖女门下,不过他却向前踏出一步,进一步靠近这险恶的深渊。 仙女的怀抱萦绕而来,灵气构成的纤纤玉指轻佻地摸向他的脸颊,所触之处传来一阵酥麻。仿佛这不是仙女的指间,而是丝袜包裹的玉足。 灵气是没有实体的,这触感显然不是什幺仙女,紫阳虽然封闭了视觉依然猜到了这是什幺。这是那妖女控制莎帐来触碰他,用这触觉刺激诱使他分心,伪造出灵气化形的把戏。紫阳二话不说念动心决封闭了自己的触觉。 至此,六识封闭了五觉,只剩神识依旧。紫阳不仅行走动作与常人无异,还隔绝了所有妖女干扰的手段,可谓无敌。 但是在妖女的眼中却不是这样的。 门外走廊,原本站在两旁的白裙少年正虔诚地跪坐一排,如同诵经一般发出童稚的呻吟,像是有节奏地玩弄自己的性器。他们原本都是成年的修道者,在拜入云霞夫人门下之后被妖法改造了肉身,原本成年的肉体都化作精血源源不断献给了云霞夫人,所以他们的年龄和外貌随着妖术的施展不升反降,此时的他们正在进行着淫邪的仪式支援着云霞夫人的邪恶计划。 紫阳始终没有发现他的身后早就沾满了微小的灵气人形,像是妖精一般小小仙女紧贴着他的身体,正无时无刻地干扰着他的神识,让他看到错误的幻觉。不过灵气是没有实体的,自然感觉不到。而这正是这些少年用自身精血汇聚而成的淫魅灵气。 此时的紫阳真君正如同泥雕木塑一般站在床边等待着云霞夫人的玩弄。在他的神识之中,他还在走向床前,不过察觉不到怎幺走都没有前进分毫。 而在帐内,一位美艳少妇正侧卧窗前,长发扎成典雅的发髻,如同蛛网中心的女猎手,又像是神殿深处的女神。在桃红色的大床上,她身着一件丝质迷你旗袍,短短的前摆甚至都遮不住吊袜带与丝袜的边缘。顺着她圆润柔滑的臀部曲线而下,两腿穿着性感得有些过分的花纹黑丝袜,精致的蕾丝边在光洁的肌肤上如同发着微光的蛛丝,大胆的镂空与半透明设计丝毫没有掩盖她美艳的肌肤反而增添了一丝成熟的韵味。她细巧的长腿惬意地摇晃着仿佛在炫耀她的权威,又像是钟摆催眠观众的目光。

本文来自nwxs8.com


以下为隐藏内容
  • 标签:自己的(22448) 脸上(1303) 都是(4631) 屁股(2423) 扭动(128) 妖女(68) 紫阳(9) 灵气(9)

    上一篇:淫妻老婆的调教01

    下一篇:淫妻老婆的调教02